阳光明媚的午后,胖子和幸存的妹纸在房间里聊天。突然几声敲门,打断了他们。

  “哎,裤裆。你。。”胖子看见孙宇立在门外一时没反应过来,“你终于出来了。?”

  孙宇猛地一把掀开只开了一条缝子的门,大吼道,“你特么才是裤裆,我说了,请叫我藏雷。”

  胡吃海塞完后,一帮子人围在了一起,通过这次生死考量,胖子就把孙宇当成了自己。自我介绍,天赋能力,点数。一股脑儿的全告知了他。问他接下来怎么打算。

  昨天万籁俱静的夜晚,孙宇回过神想了彻夜。或许自己应该努力积攒实力,然后找寻淼姐的下落,但是他却不准备这样干。

  孙宇抹了抹嘴,“姚培,瘦子死了,你咋想的?”

  胖子姚培双眼含火,咬牙切齿道,“还能咋想,弄死他们。”

  孙宇又扫了扫剩余的六个妹纸,“你们呢?”

  其中一个身材娇小,长相玲珑的妹纸带头站起来说道,“我跟你们去,要不是陈淼大姐,我也不会在这儿了。”

  旁边的另一个妹纸,使劲儿扯着她,“杨雪,你干什么。。”

  姚培看着妹纸们的沉默,更来气儿,“你们可真是好阿,把武器装备留下,都滚。。算瘦子眼瞎,救了你们这群人。”

  一个妹纸还在争辩,“胖哥你别生气,我们现在打不过他们,你们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啊。”

  姚培气的头上青筋一鼓,正要上去收拾人,被孙宇拦下了。

  孙宇摆摆手,让大家稍安勿躁,接着道,“冯某刚说过,说自己是草根,那是自嘲,说自己是吊丝,那是自贱。他们分属不同的两个群体,一个是弱势群体,一个是脑残群体。”孙宇指着妹纸们,“你们在这里就是草根,没有胖子和瘦子,你们想回去都不可能。但我们。。”孙宇拉过胖子,“我们并不想让自己成为草根,所以哪怕被人说脑残也无所谓。”

  孙宇又指了指房门,“今天没人怪你们的选择,武器装备自己留下,走吧。”

  妹纸们纠结了一会儿,还是拿起自己的武器装备,陆陆续续聚集在了房间门口,磨蹭不前。

  姚培看的火气大冒,握紧了拳头。妹纸看到胖子的表情,赶紧一起鞠了个躬。

  更)…新¤最jQ快上酷*|匠Si网√/

  孙宇叹着气,“低头是为了更好的抬头,挣扎是为了更好的生存,不然便是淘汰。”

  听完孙宇的话,妹纸们也不再踌躇,陆续出了房门。也许有一天还会相遇,谁知道呢。

  当孙宇目送完妹纸们离开,回过头,居然发现有人没走。

  “哎,那个。。你叫杨雪是吧?你不走?”

  杨雪,咬了咬嘴唇,“我想救淼姐,哪怕我做不到,我也想看你们做到。”

  孙宇嘿嘿一笑,拉过胖子,“不要总是把自己放在弱势地位,试着脑残一下吧。”

  对于战士,每一次的生死存亡都是一次提升,消化总结,然后更好的接受下一次生死存亡的时刻。

  孙宇却不这么想,要是在世界结束之前,找不到陈淼,或许到死,他也见不到这位救她,引导她的恩人了。所以,想了很久的他,不要等待,不要蓄积实力,就在这儿,找到她。

  首先,姚培说,他们也就那个带头的很厉害,其他人,不围攻,短时间内,拿不下他。那把斧头就是那个带头老大的,他们还说的英语。为了任务需要,肯定会再来避难所。再来,陈淼还是比较显眼的,只要守着传送大厅,肯定能有收获。

  所以,孙宇让全程围观事件发生的杨雪去避难所蹲点,有过经历的她,应该不再会被轻易骗出去了。

  姚培被孙宇打发去了酒吧,万一他们没来避难所,得找到其他线索。

  而他自己,去找那个矮矬穷冰猿了。

  不问世事的孙宇,并不知道,故事剧情已经被推动了什么位置。他总是将自己定位在新手的位置上,不去过多关注世界主角们和世界故事的进展,那儿强者太多,不是现阶段自己能够掺和的。他认为,故事总会有剧情,但没想到剧情会产生翻天复地的变化。

  十多天以后,点数仍旧是零的孙宇,回到了避难所休息,这段时间他不是和冰猿呆在一起,就是在拍好不容遇见的铁臂先生的马屁,这位疯狂而执着的科学家,来潘多拉只有单纯的科考目的,甚至为此失去了自己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按上了机械义肢,从而得名。得知孙宇尽然能和冰猿们和平共处时,惊为天人。

  孙宇和姚培在酒吧接了头,看姚培一脸的不自然,才开口问是不是有什么异常。无主之地这款游戏姚培也玩过。在他的解释中,孙宇才知道,发生了让他多么震撼的事情。飙血要塞的战事持续了很长时间,打到最后,秘藏猎人和强盗达成了共识。而游戏中那个胆小的杰克,从来不想离开空间站的杰克,居然传送到了飙血要塞,在另一帮秘藏猎人的帮助下,重创了主角们。罗兰,赤红骑士团的领导者,战死。大兵,阿克斯顿,战死。狂枪手,萨瓦尔多,战死。

  赤红骑士团本部,避难所,连炮火都未发生,却迎来了史上最大的危机。杰克将强大的力量展现在了大家面前,而避难所里只剩下老弱病残与伤心欲绝的莉莉丝。

  孙宇在度踏足赤红骑士团总部时,恍若隔世,转过头看着身后,却不在有那道身影。有的只是避难所剩下的头头们,还有已经拆掉半个总部的莉莉丝。

  莉莉丝看上去很憔悴,露在外面神秘的纹身,一阵一阵的闪烁,紫色的光芒,暴虐的气息。孙宇准备在走近点,被马库斯一把拉住,悲伤的向他摇了摇头。孙宇平淡的回了一句,不用担心。直走到莉莉丝面前,才停止脚步。

  一阵并不好听,但充满无尽悲伤的歌声从孙宇嘴里,越飘越远。

  不管你在哪儿,我都会在你身边。

  不管你去哪儿,我都将会在那里。

  你任何时候轻呼我的名字,你都会看到。

  我是如何信守对你的每个承诺。

  由于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不会在你最要我的时候离开。

  “这首歌是罗兰送你的,不要想着他已经逝去,想他还活着,或许是你身边的床,或许是你家乡门前的树,想他还活着,活着的他想要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