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躺在地上嘿嘿嘿的傻笑着,陈淼躲在一边,悄悄的清理过自己的仪容,才缓缓走过来问道,“感觉怎么样?还能动吗?”

  酷匠!网-{永v久ph免G◎费看mf小=说

  本来准备起身的孙宇,立马躺了回去,嘴了哼哼了两声道,“疼,浑身都疼,动不了了。”看着逗比模样的陈淼,舒心的笑了一下,“还能卖萌,说明死不了,起来我看看你到底觉醒了怎样的能力。”

  孙宇不情不愿的起来,抹掉嘴角的血迹,顺便踢了踢腿,甩了几下胳膊,“感觉貌似没啥事儿?可挨到时候真心是浑身都疼,你看,都疼晕过去了。”

  “看你现在的这个状态,应该不是疼痛导致的晕厥,反而很像。。嗯。。背过气了。”陈淼琢磨了一下,“按理来说,冰猿那么大的力量,随便就能打断你几根肋骨。”

  陈淼走到孙宇跟前,伸手捏了捏他的胳膊,“你站着别动,我打你一拳试试,冰猿都打不死你,我的力量肯定更是小儿科。”

  孙宇警觉的往后一跳,“淼姐,别啊,你哭起来,太难看,我可不想再看到了。”

  陈淼脸色微微发红,举起拳头,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一拳轰在孙宇胸口,啪的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孙宇也是各种蒙圈,3倍力量,打自己都不带反应的?自己浑身乱颤的肌肉又是什么鬼?陈淼仿佛不信邪似得,快速挥拳,打得孙宇浑身啪啪啪啪啪啪的乱响。

  “看情况,似乎你现在的抗击打能力很强,估计近身格斗战,很少有人能奈何你。”陈淼一边思考一边想着看还能不能测试出其他的东西。换孙宇这,可就不高兴了,别人高富帅撩妹,然后就是啪啪啪,自己这会儿被妹撩,居然就成啪啪啪啪啪了。做人差距咋就这么大阿?

  “那个,要不我打你一拳试试?”孙宇小心的看着陈淼,“放心,我不用全力。”

  陈淼一听,这是个办法,“不用担心,你全力攻过来,能摸着我的衣角,算你赢。”

  “算我赢是个啥事儿阿?要不我赢了,你给我你的电话。”孙宇眼看有机会,一定要抓住。“要是我输了,你想干啥就干啥,皮鞭滴蜡,绳艺3P,随你选。”

  习惯了孙宇说话方式的陈淼,嘁了一声,“说得跟真的一样,来吧。”

  广大的老爷们,你们说被个妹纸这么撩成,你们能忍?好歹堂堂七尺男儿,必须不能怂。

  “燃烧吧,吊丝之魂。。”装模作样一吼,哪是打人阿?反而是得寸进尺,张开怀抱,扑了过去,反正你说摸着就算,为了电话和还没有发生的与女神同居的故事,拼着老脸不要,也得完成。

  陈淼撇了撇嘴,在她眼里,孙宇跟放慢动作似得,一下鞭腿,就抽在了孙宇腰上。孙宇连身体的摇晃都没有,甩着哈喇子,抓向了陈淼的大腿。陈淼眉头一皱,才发现这个能力有点懒皮,估计得远超孙宇自身的力量才能将他击退或者击飞。抽回右腿,闪身躲过。

  孙宇就跟皇宫里的皇帝小老头和妃子嬉戏似的,满脸的贱笑,这儿扑腾一下,那儿猛捞一手,毛都没碰到一根。陈淼反而能脸上给几拳,身上给几脚。

  折腾半天,陈淼仍然悠游自在,孙宇嘛,累得如同死狗一般,扶着巨石,都快把肺喘出来了。

  “怎么样,还来吗?”陈淼抱手,立与一边。

  “怎么不来,你等着。”孙宇吼完,瞬间又焉了吧唧的说道,“等我多喘一会。”

  孙宇也认识到了自己这个能力的不足,用游戏里的话说,你特么就一不出鞋的神装坦克,面对只出了鞋的ADC照样干瞪眼,你要敢跳,活活风筝死你。

  不过身上这一阵阵的奇痒是咋回事儿?刚刚冰猿糊的那一巴掌,可是从头疼到尾。

  “淼姐,你整得我浑身都痒阿。。”孙宇挠了半天,也没好转。

  “我想,你这个能力应该是利用全身的肌肉细胞,分散来到的冲击。”陈淼说出了自己的结论,“除非一次性用你承受不了的力量,重伤你,不然你都不会倒下,比如冰猿的攻击,当然,自己累死了不算。”

  孙宇一听,立马抓住重点,“你说全身分担?意思别人打我一拳,我会感觉浑身都被打了?”

  “对,只不过是分散后的感觉。”

  孙宇立马捂住菊花,“那力量超远我的人,戳我一指头,我不得哭死。”

  先前孙宇很疼,所以没有细细体会自己的变化,这会的浑身奇痒,可是笼罩了体表所有皮肤。

  “你不会哭死,遇到这种人,你会真死。”陈淼望着孙宇,“这个能力,首要条件是必须和人肉搏,摸清你的底细,没人会傻到和你徒手战斗。其次,你的身体也对抗不了热兵器,冰猿的力量再大,也不可能超过出膛子弹的动能。”

  “我的个去,这么鸡肋阿。?”

  “或许只是我们摸索的不够吧。”陈淼稍微勉励了一下孙宇,就让这货瞬间复活,“对阿,没有最强的英雄,只有最强的召唤师。噢哈哈。我懂了。”

  陈淼对孙宇的反应也是累觉不爱了。

  “那淼姐,我浑身奇痒和疼痛,就是能力的副作用了?”孙宇把身体挠了遍,要不是陈淼在旁边,他就把手移到股沟和胯下了。

  “是也不是吧,我猜测,你也别太当真,我猜测力量被你的身体肌肉细胞吸收后,短时间内还在你的身体里,而想要消化它们,需要一定得时间。”

  “啥?你说我能吸收掉这些力量?”孙宇激动的挥舞双手,“有这能力,我以后不得上天?”

  陈淼甩了孙宇一个乐极生悲的眼神,说道,“异想天开,那些你身体里的力量你能使用?我只是想说,你的身体在化解这些力量时,也无时无刻的在锻炼你的肌肉和细胞。换个简单易懂的方式说,你伤口结痂会不会痒?这证明那些肌肉和细胞在成长,至于怎么成长,成长多少,我就不知道了。”

  孙宇也意识到了这些,“意思是,我特么就得挨打,被打得越惨,就会变得越强?”

  一声唏嘘,爷爷都是从孙子过来的啊。

  “总有一天,我要让挨打成为一种境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