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生活在潘多拉星球上的冰猿,正在某处雪地上挣扎抽搐,张开嘴,却撕嚎不出任何声音,那撕衣裂裤般的痛苦,让人看得非常焦心。

  孙宇握着拳头,站在冰猿3米开外,“我下手是不是有些过于沉重了。。”看着冰猿在雪地中无声的翻滚,孙宇都觉得很疼。在当时的情况,孙宇本着你让我一时不舒服,我就让你一生不痛快的心理,挥下了拳头。没有预料到战果会如此辉煌。他只想让冰猿稍微疼一会儿,自己好借此逃脱,可现在的情况么,它们浑身坚硬的肌肉组织似乎并不能保护自己的要害部位,这位悲惨的幼年冰猿已经在雪地里折腾了十来分钟。

  陈淼的脸颊抽了好半天,我可以猜测到他的开始,却永远无法预料他的结局。

  孙宇仍然举着拳头问陈淼,“淼姐,我这算过关了。。”

  陈淼等了好几秒才平复下自己的表情,“这是我的失误,我没想到幼年的冰猿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一会就能打掉你700多的护盾。按照那天晚上的观测,只要不超过两只,应该对你构不成威胁。”

  孙宇舔了舔嘴角,刚想装个比,却被嘴边的恶臭提醒了。赶紧放下拳头,掏起地上的雪,往自己脸上猛擦。

  冰猿渐渐折腾光了所有力气,躺在地上光能喘气儿了。

  孙宇一副同情的看向陈淼,“这个咋整?让它自生自灭?”

  陈淼却摇了摇头,这些生物并没有招惹过他们,他们在这个星球上平静的生活,对于穿越者,它们似乎只是假象,只是点数的一种存在形态。当她发现它们也拥有人类带着感情的双目时,她就没无缘无故的屠杀过这些穿越世界的生物。可,现在不行。

  “你用自己的枪杀了它。我们不主动杀人,但是别人若要杀你呢?如果你连一只野兽都不敢杀,怎么去反抗那些想要杀你的人?”

  孙宇走到冰猿近前,它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力气,双眼盯着孙宇手中枪,没有求饶,没有懦弱,仿佛在说,如果它还有力气,哪怕死,也要崩掉敌人的牙。

  孙宇吸了口气,收回了手里的枪。走到冰猿身旁,费力的帮它翻了个身。本来可以趁机反抗的冰猿,放松了绷起的肌肉。它的思维很简单,眼睛前的人类没有用手中的武器让它回归潘多拉的怀抱,那它就可以继续吃山那边的果子,继续和领地的同伴打闹,继续和看对眼的母猿生小猿。而且翻了个身,舒服多了。

  帮完冰猿的孙宇回到陈淼身旁,“我不想杀它,我知道,或许我和它换个位置,它会毫不犹豫的把我拖回山洞当食物。可它们干得所有事情,难道不是因为我们的逼迫?它们只是在自卫,我们这些人,就像是闯进别人家里的小偷,还伤害了它们的家人,它们肯定和你死磕。”缓了口气的孙宇继续道,“换作你,你的反应和它们一样。游戏里,我可以毫无顾忌,换各种方法弄死它们,可在这里,它们有血有肉有感情,并不是一组被制造的数据。在它们眼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眼睛。我是个吊丝,不是刽子手。在这样的世界里,或许总有一天我会被逼迫着双手沾满血腥,但是至少不是现在。我还想多当一会快乐的吊丝,多一天,多一个小时也好。”

  说完,孙宇坐在雪地里叹了口气。

  “你这样总有一天会死。”陈淼转过身,背对孙宇,“而对一个总要死的人,我不会投入过多感情。”

  说完,陈淼抬脚走进了白茫茫的世界中。

  孙宇抱着不拖陈淼后腿的想法,本来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可听完陈淼的话,瞬间像打了鸡血似的追了上去。

  “哎,淼姐,你说感情了吧?你绝对说了。啥?友情也行啊?情人不都是从朋友做起的吗?你别生气阿?再找一只冰猿来,我绝对和它正面硬刚,撸翻。。干翻它。。。”

  两人渐行渐远,貌似漏下了什么。趴在地上物理消肿的冰猿,彻底凌乱了。

  第二天两人照旧来到了冰猿的巢穴附近,陈淼支起狙击枪,寻找适合锻炼孙宇的目标,她刚把眼睛凑上去,就发现了昨天暴打孙宇的幼年冰猿,懒得再看,直接让出位置,“喏,你的老伙计。”

  如果说没有昨天的事情,两人想从几十只冰猿中找出它很不现实,不过受“重”伤后,一眼就能瞄出它。

  这个走路慢吞吞,做什么事情都夹着双腿的冰猿太另类了。

  孙宇和陈淼换着观察后,满脸的不可思议。

  “淼姐,那就是你口中的幼年冰猿?你确定昨天不是真的想弄死我?”

  那个两米来高,看似不惧威力的冰猿,在多半身高超高3米的族群中,夹着双腿上串下跳,抢夺高出自己一米两米同伴的食物都不带咆哮的,瞅着哪只母冰猿顺眼,扒开人群,几声大吼,竞争者就跑的干干净净。如果这些不够直观,它那吊打同伴的力量,说明了一切。别的冰猿,哪怕身高在4米左右,四条手臂居然不够它一只手捏的。

  陈淼试着对其他小冰猿丢了个石头,小冰猿还没走两步,便被大些的冰猿提留着丢回了族群中。怪不得陈淼昨天能那么简单的引诱到它,感情这个族群没人刚管它。它不欺负别人都烧了高香了。

  “淼姐,你看看,这特么除了矮点,真没有哪一点像小朋友,好么?”孙宇一脸蛋疼,“要不是这货是个逗比,不知道补刀,今天你就能到那些雪堆里扒拉我的遗物了。”

  看B◎正oW版$》章节、上F酷;》匠》网/`

  陈淼尴尬的转过脸,“我说昨天运气怎么挺好,还能找到个掉单的目标。”

  孙宇由衷的叹了口气,“你不懂它,我不怪你,下次你确定能分清幼儿园小朋友和中南海保镖了吗?”

  不管什么种族都有另类,不要小看矮矬穷,上帝收走了他们的大长腿和俊脸,必然会给他们被羞辱时反抗的力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