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宇回想起前一天跟手表的交流,发现自己真的很二比,重点问题一个没问,浑身上下都是不知道,怎么办。无主之地阿。这游戏我特么是玩过阿。问题是还原为真实世界和游戏差距也忒大了吧。看看这天,这地,这云,这草。还是远处山脚下几只打闹在一起的生物,完全没有一点漫画风么。哎,不对。那几只玩意儿有点眼熟。

  发现异常的孙宇赶紧就进找了块岩石作为遮挡物,悄悄的瞅向远处。

  那儿有几只像狗又不是狗的生物在打闹,体型小的跟个京巴一样,体型大的完全能比过二哈。看着跟个宠物集会一样,但是那占了整张脸,一张开就是四瓣唇的嘴是要闹哪样?那样的嘴,肯定要吃肉,而且生冷不忌。穿越是穿越了,说好的小说呢?自己要死里边咋办?才整明白自己穿越前表里的贱笑声是咋回事儿。

  这尼玛要死了,别人就接受了自己的整个人生阿。还好自己没老婆,不对,自己一定得出去,然后娶老婆。

  孙宇一个人在岩石后思考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头绪,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偶尔能看见一些岩石和土疙瘩的陂,还有就是古怪生物嬉戏的小山丘,小山丘有很多处,指不定有多少这样的玩意儿,视野极限便是高耸入云的山脉,但是那边十万八千里阿。

  没有遮挡物,出去一准被发现,靠自己打摆子的双腿,用屁股想也跑不过四条腿的生物,况且还穿的人字拖。不行,趁着还安全得想个办法确定自己在哪儿。

  酷(1匠网M,正)#版首发&\

  “啊,有了。”孙宇一拍大腿抬起头看向了天空,那儿有一个奇怪的星体,看起来离的很近,一些裂缝在球体表面闪闪发亮,球体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人造物体,像搜飞船,样子么。。。两个凹字背对着拼一起就是了,正中间的圆形装置散发着让人不舒服的光芒。

  没有太阳,和太阳有关系的都没有。难道自己以为的夕阳就是这搜飞船发的光?游戏里那是个空间站阿。

  空间站是无主之地游戏的最大的标志性建筑物了。可游戏里哪有这么宏大的地面场景?游戏的背景不是4个逗比来挖矿被地主教训了一顿,然后重新逆袭的故事么,和这个平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阿。

  难道是自己理解的不够深?有些东西忘了?还是一旦还原为真实世界,和游戏的关系就不大了?一想到后者,孙宇就剩下深深的绝望了。脑子里却想到了自己看过的一部电影,阿凡达。

  “对阿,那个也是挖矿,也是外星星球,特么好像叫潘多拉?那电影里的可是真实场景?自己得再想想。。”孙宇坐了回去,扣着脚丫继续思考。吊丝思考的境界,是无人能比的,忘我,无人之境很容易达到,在各种场合都能YY出自己需要的世界,一句话,只要不疼,没有危险,想啥都行。时间却一刻不停的往前流动。

  一个多小时后,孙宇的影子已经被拉到了另一个角度。远处的马达轰鸣声才让孙宇从不知名的某个世界出来,顺手用抠脚的手抹掉了哈喇子,慢慢魂归原位。

  “有车,有人,有救了。”

  草原上的一辆四轮吉普,轰着马达快速的向那群不明生物靠近。刚顾着腮帮子准备呼救的孙宇却被车上的车载机枪声吓得缩回了头。那群看似凶狠的不明生物,居然一个照面不是被子弹撕成碎片,就是被车子来回给撵成了肉酱,这样的场面对于一个在学院只干过群架的吊丝宅男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隔得老远都能闻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孙宇已经来不及想和狗一样的外星生物为什么有血,而且颜色鲜红。除了吐光自己中午吃的一切,他什么都做不了。面色惨白,大汗淋淋。却又浑身发冷。无助,绝望被无限制的放大。他自己都没觉察到自己的瞳孔已经有扩散的趋势。这是要被吓死的节奏阿。

  不到一分钟,枪声从有到无,轰鸣的马达声,和轮胎摩擦草皮的刺耳声,听到孙宇耳朵里越来越大。

  “谁特么的来救救我,谁特么来救救我啊。。。”

  远方的那抹血红越发的刺目,四轮吉普裹挟着死亡的气息渐渐逼近,然而只剩下胡言乱语的孙宇,感觉不到吉普车,也看不到手腕上闪着红光的手表。

  “手表闪红光,代表你周围五千米有危险敌人,属于看见不是自己人的任何生物都会攻击的范畴。红光闪烁的越剧烈,代表敌人离你越近,红光常亮,表示你不反抗或者逃跑,那你就死定了。

  不是所有敌人都会一直对别人保持敌视,所以手表的这个功能并不能完全保护你。”孙宇脑海里回想起了之前灵魂说过的这段,瞳孔回缩到了正常状态,而刚开始看见的不明生物,反而对手表没有影响。刚刚跑不一定会死,现在不跑一定会死,简单的选择。所以孙宇迈开不住颤抖的双腿,向着相反的方向狂奔。没有回头,没有停顿,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然而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移动,瞎子都能知道这是个会动的生物。四轮吉普的马达爆发出了更大的响动,疾驰而来。

  两道影子也在飞快的拉近彼此的距离。双腿永远不可能跑过马达,手腕上的红光闪烁越加频繁。哪怕加上先前的距离,一两分钟内也会被追上。孙宇却没有放弃,脚上的拖鞋早已不知所踪,光着脚丫的他,拿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哪怕还有一两百秒的存活时间,他也想多活一会。

  蝼蚁尚且偷生,更不要说从未面对过死亡的一个吊丝。只想着多跑几步,手里的雪碧都没有扔。

  “死就死吧,多跑一步是一步。。”带着这份强烈的执念,孙宇跑得越来越快,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夕阳下,孙宇笔直向前,如果不算身后追逐的车辆,他嘴里的嚎啕大哭,脸上的眼泪鼻涕口水,那奔跑的画面一定很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