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山坡草地。当夕阳的光芒扫过一寸寸土地,将孙宇的身影拉得老长。上身一件黑色带碎花图样的短袖,下一身一条浅蓝的牛仔短裤,脚上一双白底黑带的安踏人字拖,手上一瓶雪碧,脸上全是懵逼。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特么的是哪儿?

  孙宇,华夏某省某市某三流学院大二学生,什么叫三流?三个字,你懂得。一七五的个,六十公斤,国人的脸,国人的五官,总结下来华夏大众脸吊丝一枚。六月中旬,吊丝的福音季节,孙宇刚从学院外一家小发廊出来,抬手看了看手里的电话,正午十二点三十二分,一脸迷糊的嘀咕:“还好没睡过饭点,要是抬手看的是手表,我也能有高富帅的逼格了。”不过背后闪闪发亮的小芳发廊四个大字深深的出卖了他。看到这大家别想歪,这不是什么华夏动作爱情小说,我也不是起点赵日天,想发啥文章就发啥文章,回归正题。

  对于刚剃的板寸,孙宇表示挺满意,毕竟坐着睡着了也能理出这种效果,发型师的技术还是刚刚的。摸了摸自己的兜,除了零零碎碎的小钱,居然还是一盒炮仗,拿打火机点燃扔出去等几秒才会爆的那种。应该是昨天和女生联谊到郊区放烟花顺到自己身上的。正当孙宇琢磨着找个垃圾桶扔掉的时候,身旁一个小巷子里传出几声微不可闻的呻吟声。孙宇当时就是菊花一紧,这种声音他在电影里听过无数遍,各种声调的。哪怕音箱声音开得多小,都能听得出来。

  我去,我们学院的学风就是流弊么,这大正午的是要上演了不是。本着有便宜不占,绝对是王八蛋的原则,孙宇偷偷摸摸的向着巷子深处摸了过去。这是个T字型的巷子,但是巷子末端的两头堆满了杂物垃圾,躲到一处垃圾箱后面的孙宇才叫一个酸爽。

  “我终于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重口中出了。。”。孙宇一边嘀咕,一边探起头望向了巷子交接处的杂物堆旁边,隐约看到两条身影扭在一起,不对,是扭打在一起。居然是两个穿热裤的妹纸阿。妹纸一拳,墙上就是一洞,一个踏步,水泥地面都给踩了个凹。对于这些重点,孙宇压根一点都没看见警觉,眼里就剩那黑白双色的热裤,还有白花花的大腿。

  两个没来得及看清正面的妹纸扭着扭着就扭到T字头巷子的一边。丢失了视野的孙宇立马跟到了转脚处,一探头,恰好看见一妹纸用匕首将另一人的左手订在墙上。

  “黑背在哪儿?要么说,要么死,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他的下落,说不定你的朋友早就交代了。”

  孙宇瞅到着,傻子也反应过来了,缩回脑袋准备撒丫子跑的时候,一声:“谁?”差点让他尿了一地,这样的场景,谁都知道被行凶的人发现绝壁要死啊。然而人这种生物,越害怕的时候,肾上腺激素就分泌的越多,有些人能死里逃生,有些人要么被弄死,要么被吓死。孙宇肾上腺激素一飙升,脑回路直接从轻微的蠕动提升到极限马达臀。直接一个原地下跪,举起双手,退回了转角处。

  “大哥别杀我,我都交代,我都交代,是我出卖的黑背,都是我干得。我是被那个娘们逼的。”孙宇跪在巷子的交接处,面向他来时的方向,抬手指向了正一脸迷惘的行凶者。

  “嘭。。”巨大的声响,伴随着孙宇双目圆睁软软滑到,在巷子里回荡。事情一瞬的变化似乎超出了行凶妹纸的计划。只见她果断拔出匕首,从一脸懵逼状态转化为马上补刀状态,然而本来放弃模样的小受妹纸,居然一副搏命姿态。

  “我在这,我拦住她。”一句声音不算大,也没有多少字数的话,却吓得行凶妹纸翻越巷子的围墙,瞬间退走。

  v酷$|匠r网*永S◎久免费n看小}说

  巷子里就剩下靠在墙边喘息的妹纸和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等了半天发现巷子里没人过来,妹纸才起身来到孙宇身旁。“可以起来了,她已经走远了。”

  孙宇现在才看清眼前的人是什么模样,和徐坏钰相似度百分之八十,嘴巴小点,眼睛大点。

  “我了个去,这种角度,为毛不是裙子阿。。”随着一阵念叨,孙宇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突然反应过来,大叫一声,立马转身准备继续刚刚未完成的飞奔。

  “等一下,我需要你帮忙。。”妹纸又一句声音不大字数不多的话却让孙宇定在了原地。天人交战的孙宇满眼都是一个选择题,失身和死失身和死。妹纸一句话尾音还未说完,就见先前的小伙子充满干劲的走了过来,为什么要说小伙子?接下来的事情相当残忍,应该没有人喜欢看。

  几分钟后,打发了周围骂人放炮的店家老板,孙宇一脸生无可恋的扶着妹纸进了不远处的一家小旅馆。

  床上休息的妹纸和生人勿近的孙宇,组成了一副极度不和谐的画面。试想着几分钟前能让一个男人瞬间变弯的画面,看着手腕上让人蛋疼的可以打电话的儿童手表。孙宇就是一肚子怨气需要发泄。

  “果然精虫上脑,绝没好事儿啊。。。”仰天长叹一句,孙宇便安心下来研究手腕上潮极一时的手表。。。

  几分钟前,当妹纸变戏法般的将自己从一位妙龄少女变为瞟眼就知道绝对四十往上数的大叔级人物时,孙宇的眼神便从惊奇转为惊恐,从惊恐转为绝望,从绝望转为。。特么的,我必须马上就死,这种感觉,就跟一个和你结婚几年的美丽妻子被发现婚前几年是个男人一样一样的。恶心死到底是怎么死,嗯,这就是了。早知道,孙宇绝对不会掏出兜里的炮仗点燃,装比“大哥不要杀我桥段了”,还为大夏天这样干不会被人拆穿而沾沾自喜,果然笑的越欢,哭得就越惨。

  “我说大叔,为了一只狗,你们打成这样,有毛病阿?”孙宇眼见没有便宜只有王八蛋,对受伤的人一副你敢讹我,我就打死你的表情。

  “小兔崽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为了一只狗打了。”

  “黑背不是狗,难道是你家非洲的搓澡工阿?叫黑人不是更简单明了,或者叫二哈?。啊。。”孙宇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叔一把捂住嘴拖到身边,才感觉到大叔手臂的力量让自己完全没有反抗的心思。

  “帮我找个安全的地方,帮我买些急救的东西,不用这么看我,钱我出。看见我手上的东西了么?对。就是这块手表,带上了就绝对摘不下来,想弄下来就按我说的做。”大叔话毕,就甩手就将一块电子表扣在了孙宇左手手腕上。看着无辜的孙宇,大叔也是心有不忍。

  “放心,帮完我,我就放你走。”孙宇望着手上的手表,嘴角便是几下抽搐,一支小天才?

  孙宇回到学院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坐床边回忆几个小时的过程,自己也是一阵唏嘘,明明怕的要死,还要装成逗比。看了看手上的电话手表,满脑子的浆糊。大叔名叫郝志忠,为什么会变成少女,他解释那是一种全息影像装置,不接触到他,就看不到他真正的样子,声音?当然是变声器。变声器还能理解,现在华夏有那么高科技的全息影像?国家特工,间谍,帮别人电影免费当了龙套?我读书少,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个小天才,又是什么鬼?只说让带着,妈蛋,我是不想带,这特么的到是能取下来阿,前面说的能取下来完全是忽悠自己。妈蛋,忽悠人的。至于黑贝是啥,孙宇最终也没有解开好奇心,大叔的职业,身份,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表示除了大叔的长相,啥都没弄清楚。想弄套全息影响装置自己变身自己看的美好愿望也化为泡影。

  “那种装置是不是还能模拟出脱掉衣服以后的影像呢。。?”脑子里回荡着各种稀奇古怪想法的孙宇,迷迷糊糊结束了世界奇妙,人生如戏的一天。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孙宇才拖拖拉拉起床,向着小旅馆出发,为什么不上课,拜托,三流学院的大二,课嘛,说翘就翘了。问了老板,说那位少女已经走了,还送了孙宇一堆羡慕的眼神,让他在夏日的骄阳下都是浑身莫名的恶寒。

  “这手表实话和小天才电话手表一模一样哎。为毛真的取不下来,重点是到底怎么打电话阿?”走在学院的路上,翻来复起研究过的手表还是老样子,除了说明昨天不是一个梦,压根没有其他的作用。

  “难道有其他开关?问题是按键都试过一遍,除了显示的时间,完全没反应的说。算了,不管了,被嘲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能丢了吊丝大精神的脸,说放下就得放下。”

  生活还得向前,日子还得向上。只要地球还在转,就是天塌下来,也要吃饭拉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菊花裹大葱说:

新人求追书。。为了自己的菊花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