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试着去控制自己的呼吸,呼,吸,呼,吸。。渐渐的陆明冷静了下来。握了握手里的刺刀,陆明看着这匹孤狼的眼神冷了下来。陆明慢慢放低重心,双手慢慢的伸开,就像篮球护球只不过手上的球换成了刺刀而他不用去担心球是否会被断掉,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杀掉这匹狼活下去。这匹孤狼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它没有着急着进攻,先动手很可能意味着死亡,这是它在漫长的丛林狩猎里领悟到的道理。它开始后退了,一步一步倒退着,后面一片黑,这是它最喜欢的环境。陆明看着这匹孤狼非但没有进攻他反而想要退走不禁有些着急,这里不是他的主场!狼才是统治这片森林的王者!陆明想也没想,箭步冲了出去,“怎么可能让你走掉!”陆明的脸上恶狠狠的,如果让这匹狼逃了那后果不堪设想!有些颤抖的身体这一刻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肾上腺素快速的分泌,陆明变得十分的亢奋,他此时的速度是平时所无法想象的,几米的距离在一瞬间便被他跨过,眨眼之间,冲到饿狼的面前,右手竭力的向后扯,他的腰就像是扭到到极致的皮筋一样,如果透过衣服看到里面会发现陆明的腰和右臂全部都绷得紧紧的!这匹狼好像被陆明凶狠的姿态吓到了不敢动弹一般,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那儿,刺刀越来越近,陆明狰狞着脸一口钢牙紧紧咬着,他好像可以看到下一刻一大股鲜血从这匹狼的脖子那像下雨一样泵出来。这匹狼只是一低身,然后轻轻一扭就绕过了陆明致命的攻击,下一刻张开了自己充满獠牙的嘴,向着陆明扑了过来,一口狠狠的咬在陆明的左手小臂!“嗯。。”陆明强忍着剧痛,这匹狼不断的撕扯,想要把他的小臂扯下来,但是无论怎么在陆明的左手上扯都没办法撤下哪怕是一块血肉。陆明这时候也被这匹恶狼的力气所吓到,这匹狼疯了一样撕扯着他的左手臂,让他没有任何办法挣扎,狼牙卡在陆明的左臂,他的左臂很疼,但幸运的是他的左臂上缠着那一块厚厚的树皮,所以这匹狼没有咬的很深。刺刀丢了,陆明咬着一口钢牙,右手死命的想把这匹狼撑开,但狼的力气和他相比实在太大了,他拼尽全力也没办法让这只狼离他远哪怕多那么一厘米。陆明的左手湿湿的他不知道这是他的血还是狼的口水,一股浓浓的腥味刺激着陆明的鼻子,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死!想明白这一点,陆明仿佛从这匹狼的眼神里看到了戏谑。它知道没办法咬到陆明的脖子了所以他死也不会松开他的左臂,它已经闻到自己熟悉的那股浓浓的血腥味了。陆明不敢用左手甩开这只狼,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这只狼是不是会咬住他的脖子。陆明没有办法挣脱它。既然没办法挣脱你,那就看看谁活的更久吧!陆明的眼里一片的疯狂,他放开了撑着狼的右手,右手握拳搂过狼压在左手小臂下,左手和右手一起用力,双腿用力的夹着这匹狼的腰,拼尽全身的力气把这只狼压住。他要用自己的手臂活活把这只狼掐死!空气很湿,和这只狼的呼吸一样,陆明拼命的把自己的胸膛鼓起来,这只狼的前肢很不凑巧的没有搭在陆明的胸膛上,所以他可以很放心的把自己的力气全部用出来。陆明闭上眼睛,两臂的力气又多了几分,他不去想自己究竟是会活下来还是死去了,他做了他该做的了,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很讽刺,但是在这种境地下他还能去想什么呢?就交给时间吧,这是场看谁活的更久的斗争。

  左手滑腻腻的,应该是留了很多血吧,陆明这么想着,头有点晕晕的,双手好像麻掉了,手上冷冷的,是下雨了吗?陆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天色很暗,但是又会突然一闪一闪的,可是他什么也听不到,陆明的眼前突然黑了下去,他太累了,他的身体不自觉的抿了一下嘴唇,干干的,冷冷的,湿湿的,又有那么一丝丝的暖意。

  8v酷W匠{网3=唯/一√&正版,#b其J3他$、都是y盗"v版

  陆明在一个长长的梦境之后醒了过来。梦里的世界很真,他梦到自己的家人,梦到了自己,梦到了神,他看到了神,却又忘了他。最后,他看到了那只狼,那匹狼的眼神盯着他,慢慢的成了他的梦魇。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接近死亡。如果不是自己还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酸很痛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处在地狱了。这个房子很老,是用木头和茅草搭成的,床硬梆梆的,应该是用木板拼就的,被子很单薄但超乎寻常的保暖,盖在身上不会难受想来应该是某种兽皮做成的吧。陆明正在环视着这未知的环境,门被打开了,一道和煦的阳光从门口轻轻柔柔的进来,一下子就让整个房间变得透亮起来。陆明的身上被照的暖暖的,如果没有门口进来的人的话,他真的很想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着。阿力看到陆明坐了起来,友善的笑了笑道:“你醒了。有好一点吗?”陆明把自己被包扎过的左手抬了起来,对门口的阿力道:“除了感觉有一点疼以外其他的没有什么了。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阿力走近陆明道:“这里是连锋山脉里的一个小村庄。”看到陆明有些疑惑,阿力接着解释道:“这里是胡地最后的蛮荒。”陆明道:“夏地?是什么地方?”阿力有些吃惊道:“失忆了吗?能够记得你是从哪里来的吗?盛依城还是松柏城?”陆明一脸茫然,阿力接着道:“一点都不记得了吗?”陆明道:“不记得了。”阿力有点伤脑筋的道:“这样啊,那有点麻烦了。”说完沉思了起来。陆明看着正在沉思的阿力,下意识的觉得还是不要说出自己不是这个胡地的人的好。阿力有些纠结的看着陆明,他不想养着这么一个人呢,但是如果不让他住在这里他又能去哪里呢?阿力摸着下巴思考着。陆明咬了咬牙对阿力说:“能让我住下来吗?”这很艰难,陆明也知道,但是在这里他要活下去只能靠阿力,所以他不能放弃。阿力没有回答。陆明道:“我会洗衣服做家务。”阿力没有心动,毕竟一个男人的家里养着另一个男人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陆明也知道这很奇怪,可要在这个地方活下去他就要依靠这个房子,这个男人!陆明说道最后没有再说其他的什么东西了,只是说了一句:“我能打猎,我杀过一匹狼。”这个理由似乎让阿力心动了,一个猎手在森林里可是很危险的,即使他技术高超,可森林的暗处隐藏着什么他可不知道,也许下一次进到森林就会是他死的日子。阿力没有立刻答应,他知道陆明杀过一匹狼,可那种手法近乎是同归于尽的手法,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他自己可不放心。阿力对着陆明道:“我去给你拿点吃的。”陆明有些失望,可他没有继续纠缠,反而是装作很开心的笑了一下道:“谢谢。”阿力正要起身,陆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对着阿力问道:“大哥,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阿力看到陆明,一声大哥让阿力突然轻松了起来,他笑笑道:“我叫阿力。”陆明道:“阿力哥,我叫陆明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阿力是怀着高兴的心情出去的,可能是这一声阿力哥让他回想起了什么吧,谁知道呢。陆明的心也放了下来,这样看来有很大的机会能够留在这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