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高挂的月亮慷慨的把月光挥洒向这片树牢,但除了少部分能够顺着那么一丝丝的偶尔露出的空隙悄悄的溜进去以外,大部分的月光都被这座用叶子和木头组成的牢笼拒绝在树冠之外。在这种环境下一个人真的很难睡着,潮湿的空气,黑色的环境,让人的安全感都被这些浓浓的黑色吞噬了。这潮湿的空气和野兽的呼吸一样温热。即使只是枯枝掉到地上都会让陆明惊醒,他可能有点草木皆兵吧,但这是他第一次野外求生,而且这里是森林,野兽的聚集地。“咔嚓”这是今晚第三次了,分不清是树枝折断的声音还是枯枝掉落的声音。陆明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绑在身上的藤蔓,还好,自己还在书上。轻轻呼了一口气,陆明看了一眼树下,放眼望去只有浓浓的黑色。陆明努力的睁着眼睛试图看清树下的情况,可是在黑夜里越是想看清楚越是困难,要知道在黑暗的房间里你一直睁着眼睛反而不能看清楚房间里的一切,只有慢慢的让自己去适应这个环境才有可能让自己可以看清楚这里的一切。他太着急了,但也由不得他不着急,人在危险的境地下的下意识行为就是摆脱危险,可越是这样越容易让自己置身在更加危险的境地之中。过了很久很久的时间,陆明终于可以隐约的看清楚这棵树周遭的一切。要说和之前比有什么不同的话,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吧,同样的环境,连靠近树边的草丛都没有被践踏过的痕迹,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么的奇怪呢?陆明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想要扯开绑在身上的蔓藤下去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可夜还很长,陆明不知道还要多久才会天亮,他不能也不够胆去探明刚刚在他休息的这棵树下发生的一切。长夜漫漫,他的眼皮很重,他的手和脚都在和他说我要休息,但陆明睡不着,应该说他失去了继续睡下去的勇气。陌生的环境,未知的野兽,他闭不上眼睛。就像是你突然知道这里有一双野性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你,冷静的等待,等待你犯下一个小小的错误,然后会直接了当的果断的取走你的性命一般。不清楚情况永远是最让人恐惧的。陆明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醒,他不想睡。多一秒的清醒,他确定他可以多活一秒!

  在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之后,陆明顶着酸酸涨涨的眼睛,小心翼翼的下了树。这里的树皮掉了一块。“这棵树很老,应该是昨天不小心蹭掉的吧。”陆明自言自语的说。树皮掉落的高度离地大概有一米多。陆明一直盯着那块树皮掉落的地方,瞳孔久久的聚焦在那一块树皮掉落的地方。陆明不断的摩搓着自己插在腰间的那把自制的小刺刀的尖端没有再说话。森林迎来了他的白天,除了偶尔出现的一些虫叫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杂音了。陆明把掉在地上的那块厚厚的树皮带着,贴身放着。“既然你是我弄掉的那么证明你和我有缘就跟我一起走出这里吧。”陆明看着树皮一边说一边把它卷在手臂上。

  se看?正#6版e章w节/上nO酷;》匠!网DK

  半天的时间陆明比昨天走的更慢,但幸运的是他找到了干净的水和一些鸟蛋,他终于能够吃一点东西了,在这个该死的牢笼里!在陆明喝了一口温热的开水之后,眼泪不禁的模糊了他的视线。两天了,整整两天了,他终于找到吃的和水了。一口开水,一些小小的鸟蛋,陆明突然有些感触,这是不是张琦玲真正想告诉他的:活着不容易,活着很累,但是即使是这样也不要去放弃,因为希望永远就在前方,前行就有希望。想到这里陆明的嘴角慢慢勾了起来,张哥啊张哥,昨天晚上应该也是你吧,故意让我紧张让我睡不好然后又偷偷的把我一步步指引到这里,让我看到希望然后真正的明白这些东西然后再把我带回去,毕竟我要成为SL的精神领袖,你总不会让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在这片树林里吧。陆明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天才,他真的想放声大笑起来,告诉张哥别再演戏了。但是不行如果现在就揭穿张哥的话可能会让他觉得自己并没有真正的领会到他的用意。他要让张琦玲自己出来。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只有这一刻陆明觉得这片森林好像还是蛮可爱的。指尖碰触到湿润的土壤,脸上一丝丝的阳光的温暖,沁人心脾的树荫,陆明有些臃肿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沉醉。真美啊。

  森林的夜晚总是来的很快。但是陆明没有害怕,白天张琦玲偷偷为他准备的鸟蛋和水,让陆明找到了一丝在家里的小镇上的自由自在的味道。眼前的火苗噼里啪啦的响着,一堆火,一些吃的,好像野营一样让人轻松。陆明的心也跟着慢慢的安定了下来,眼皮子一抬一抬的,慢慢的,慢慢的陆明睡了过去。

  好像,有点腥味。陆明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想伸手挥散那浓重的腥味,右手轻轻一挥,毛茸茸的,陆明悠悠的睁开眼睛,头发猛然炸了起来。一双油绿油绿的眼珠子正在紧紧的盯着他,腥味是从那双绿油油的眼珠子下面那张裂开的大嘴里传来的。完了,这是陆明的第一个想法,紧接着,陆明猛地一甩,不得不说人的爆发力真的很强,陆明的猛然的爆发让这双眼睛的主人也吓了一跳,但很可惜陆明没怎么专业锻炼的身体根本没法威胁到它。它只是一扭腰就到了几米外。森林里很黑,陆明的点起的火堆给陆明提供了唯一的一点光亮,陆明手忙脚乱的在右边的腰间胡乱的摸了几下,又摸了摸左边的腰间,总算是把那把小刺刀掏了出来。握着刺刀,他剧烈跳动的心脏好像缓了缓,右手紧紧的握着那把简陋的刺刀。狼。陆明看清楚眼前的那只野兽以后下意识就辨别了出来。一米来长,充满爆发性的后腿,厚实的皮毛,优雅的像是雕刻品一般的身躯。陆明的全神的血都要倒流了。他握着刺刀的手慢慢的颤动了起来,他的左手一把把右手握了住,拼尽全力把刺刀对准那只在慢悠悠的转着的猎手,背靠着树慢慢的用双脚把身体撑了起来。“哼哧。。哼哧。。。”的沉重喘气声响起,“停下来。”陆明小小的说了一声,声音里充满着颤音。眼前的猎手有点奇怪,这个猎物刚刚在干嘛?“停下来啊!”陆明暴怒的嘶吼了一声。这匹孤狼的眼神一下子犀利了起来。他不允许猎物挑衅他的威严!他慢慢的压低重心,前脚和后脚交错开来龇咧这嘴,眼睛死死的盯着陆明。陆明又紧了紧握手里握着的小刺刀,瞳孔一下子聚焦到眼前的猎手身上,他不想错过它的每一个可能会有动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