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拳肉相交的声音响起,陆明对着张琦玲大声的吼道:“张琦玲!你骗我!”张琦玲揉了揉自己被陆明一拳打中的地方,啐了一口平静道:“然后呢?你想做什么?把我打一顿然后一个人走掉?别做梦了!”陆明瞪着张琦玲,想要说什么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能强行辩解道:“那你也该把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和我说清楚啊,你说要开什么会,我听了,然后你把我带来这个鬼地方你要干什么!”张琦玲猛地一下用右手把陆明掐住,强健的体魄让陆明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这个鬼地方?我不把你带这里来你就死了!你以为有那个牌子你就可以真的当上领袖吗?真正在做梦的是你!”说完还不解气似得,一下子把陆明甩在地上道:“那些人的手段是现在的你所无法想象的。就算是在SL里面也是一样,你以为你是谁,除了那个牌子你什么也不是!”陆明努力站了起来,正要发怒,张琦玲慢悠悠的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的地方就会流血。”说完缓缓吐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怒气全部压了下去道:“你要在这里学会自保。”陆明看着张琦玲的眼睛,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丝的感情,不禁抖了一下。他所有的火都被张琦玲的这个眼神浇灭了,他相信如果必要张琦玲一定会杀了自己,哪怕他是老阴鬼定下的铁牌继承人。张琦玲看着陆明平静了下来,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丢给了陆明::“这是地图,如果你在这里都活不下去,那你就别想着能在那群人的手下活下来。”陆明拿起那张薄薄的纸,心情很复杂,在几天之前,他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是现在却要扛起一个责任,成为领袖,或者说成长成领袖。这不是他所想要的!张琦玲丢下那张纸之后道:“别想着逃避,因为这是宿命。”陆明扯了扯嘴角,呵呵,陆明暗暗想道。这里是一片森林,但是好像并不是任何一个他认识的地方的森林,这里的树遮天蔽日的,大约有五十来米,更高的也有,葱葱郁郁的树冠充当着森林的天空。张琦玲说完这些话之后,没有留下其他的东西就离开了,这里是哪里也没说,估计是说了也没什么用吧。活着,成了现在最大的难题,除了这张地图以外,他好像没有什么工具了万一碰到野兽怎么办?想到这里陆明不禁怒骂一声:“张琦玲你这个混蛋给我一把刀啊!”陆明在森林里的空地上嘶吼了半天没人回应,只好脸色郁闷的坐了下来。一把钥匙,一个打火机,还有几枚硬币,陆明看着这些小物件,眼睛里的愁绪不断的扩大,靠这些,他能活下去吗?陆明只能把这些东西全都收起来,没办法了,无论怎么样他都要活下去!他不想死!

  这可能是一座牢笼吧,眼前全部都是树,树,树。。。除了绿色就是黑色,那是被树冠遮蔽住的地方的颜色。陆明一脚踩着,下一脚过了很久才会接下去。他要看清楚在那阴暗的地方是不是有蛇潜伏在那。但是幸运的是他走了很久的路程也没有看到蛇,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地方,至少除了自己那空荡荡的胃之外他不用担心自己是否会在下一秒莫名其妙的死掉。“咕”咽了一口口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陆明强行把视线从眼前的那一堆菌菇移开,强迫自己往前走,他饿了一整天了。但是他能去吃那些奇奇怪怪的植物,乱吃东西在这里很危险。他想快点从这里离开,但是这个森林就和牢笼一样,困住了他,这让他郁闷的想要放声大叫,但是他不敢,这里是森林。遮天蔽日的树,齐腰的灌木丛,这些东西就像是一座真正的囚笼,囚禁猛兽和他。那把钥匙被他磨得尖锐异常,只有几厘米长的钥匙用身上的布条绑在一段树枝中间勉强充当一下护身的刺刀,毕竟有这么一把锋利的钥匙在手总比没有任何东西来的有心理安慰吧。这座森林真的很奇怪,湿润但是他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一条河,树木高冲天际你却很少能听得到鸟的叫声,但是真的要说哪里奇怪的话,那就是静。对,安静的可怕,很少有虫子的叫声,很少有鸟的叫声,只有在貌似是正午的时间你才能听到到一句“呱呱”类似乌鸦的啼鸣,这个森林像死了的一样。也许自己会成为第一个在森林里找不到食物和干净的水而死掉的人。陆明甩甩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眼神又变得坚定了起来。要活下去。跟着向前走,找食物,这成了陆明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他没有学过专业的野外求生,但是参照影子辨别太阳的方向这种小技巧他还是知道的,也多亏了这个他才能在这座树牢里辨别方向,没错,树牢。森林的夜来的很快,就像是刚刚明明是白天一下子就变成了黑夜一样,陆明不得不停下前行的步伐。晚上的森林太危险了。让人高兴的是他找了一颗可以将就过一晚上的树。交错的树杈形成了一张天然的床,高度合适,大约两三米的样子,这可以避免自己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成为野兽的晚餐。他看了眼树,又看了看周围,从周围扯了一些坚韧的藤蔓,他要把自己绑在树干上确保自己不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掉下去。今夜不会过的太安稳但能找到这样的地方已经算是他的运气了,要知道昨天他可是只点了一堆火胆颤心惊的过了一夜!

  (酷hJ匠V(网正版首-_发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