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藏古刹,以前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庙修这么高,就不怕没有香火吗?”陆明站在这座深山古刹上望着山下问道。这时一个扫地的小和尚道:“施主着相了,出家人隐居山林修的是顿悟,红尘虽好却是烦恼遍地,深山虽是清贫却是不沾红尘趣事多多,所谓不沾因果顿悟往昔方得大自在。”陆明听了这个小和尚的话不禁笑道:“小和尚,你说出家人不沾因果,那你们寺里不去山下买米买菜,整日只是念佛诵经能得大自在吗?”小和尚不禁有些犹豫道:“这。。。”陆明看着小和尚的窘态哈哈笑道:“不是吧,你不会从来没有下过山吧?”小和尚没有回答,陆明有些惊奇道:“不是吧,你没有下过山?这是21世纪了啊!”陆明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这个小和尚。这时一个老和尚和张琦玲向着陆明走了过来,老和尚靠近了听见陆明和小和尚的对话向着陆明说道:“施主老衲悟真,这是我的小徒儿慧直。小徒自幼字山上长大,从未下过山。”悟真老和尚和陆明解释道。陆明有些奇怪,这都什么年代了就算是和尚哪有不让他下山见识见识的这个世界的道理啊,陆明看了看悟真老和尚又看了看慧直问道:“那个,大师,慧真真的没有下过山吗?”老和尚似乎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缠,向着张琦玲和陆明道:“张施主,陆施主,慧真如何于自有天数,我们还是去大殿里吧,他们已经恭候多时了。”张琦玲听完点了点头,冲慧真道:“那就麻烦大师带路了。”陆明有些奇怪似乎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很多人的样子,但是这个庙来来去去也就这么大,他逛都基本逛边了哪里藏了那么多人,想不通陆明也就不想了,跟着老和尚和张琦玲一起向着大殿走去,慧真依旧在这个有着四百多年历史的古刹里认真的扫着那并不多的枯黄落叶。

  z酷匠d网:首发@》

  大殿里,一尊大圣像立在中央,陆明四处张望了一下,除了几个老僧哪里有那么多人在等啊,陆明扯了扯张琦玲道:“他们人呢?不会他们就是我们几个吧。”张琦玲笑了笑对陆明道:“放心吧,大师会带我们去的,这里不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陆明道:“又开始装神弄鬼,不管了反正你们不会害我就好。”;陆明还是有些不放心,冲着悟真和尚道:“大师,等下要开始了你吱个声啊,万一等下太突然我的小心脏承受不了。”悟真和尚笑了笑道:“施主不必担心,只需静静站着便好了。”陆明听着老和尚文绉绉的话也不知不觉的变得文绉绉了起来:“如此便劳烦大师了。”说完还是有些不放心,向着张琦玲靠近了些小心翼翼道:“张哥,等下不会有事吧。”张琦玲道:“陆明等下,恩,你不要乱动就好了其他的就别管了。”陆明有些奇怪,张哥的语气似乎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究竟哪里有问题,就像是在遮遮掩掩着什么一样。陆明有些担心道:“张哥,你不会害我吧。”陆明看着张琦玲的眼神有些怀疑他总觉得张琦玲好像在瞒着自己什么。“陆明你就放心吧。我从小带着你长大还会害你不成。”张琦玲打了个哈哈。“两位施主,站好了!”在张琦玲和陆明聊天的时候,四个老和尚分居四角站好,两人结智拳印,两人结隐形印两两相对,和陆明有过一面之缘的悟真老和尚冲着其他三个和尚道:“三位师兄。”四人心意相通一般手中结的印转成日轮印口中大喝:“储安哈迪。”一个同心圆以张琦玲和陆明为中心展开,同心圆外圈由一种奇特的文字组成,像是甲骨文又像是埃及的象形字密密麻麻的文字像是花纹一般,但内圈却又及其简略只由四个文字组成,内圈的文字和外圈的文字转向相逆,陆明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和那天的春花广场是多么相像啊,忽然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回头看向张琦玲,张琦玲的脸上带着一股神秘的微笑,陆明心里咯噔一下,他意识到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不单单想带自己去那个什么地方!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把头扭过去看向慧真,但是此时拼尽了全力却再也动弹不了了,他拼命的睁着眼睛想从眼角看见慧真和尚的表情,同心圆上的不知名的字符越旋越快原本由字符组成的同心圆几乎要变成真的同心圆一般,猛然间白光一闪,陆明和张琦玲消失在这座有着四百年历史的庙里,这是一阵巨响响起“咚”的一声闷响,一面巨大的塔盾硬生生的穿透大殿的青石板伫立在那里。四个老和尚齐齐转头看向大殿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巴萨看着门内的四个老和尚道:“你们把他带哪去了?”悟真和尚看着巴萨和蔼道:“我们只是带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巴萨刚毅的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他怒骂道:“你们这些混蛋!把他带回来!”悟真老和尚依旧和蔼的和巴萨微笑道:“巴萨施主,冥冥之中自有天数,一切早已注定,巴萨施主不如与老衲在此静候张琦玲施主如何?”巴萨哼了一声,右手搭在圆盾上,一用力就把这面圆盾抽出青石板,巴萨看着眼前的四个老和尚,看着他们的站位以及及其相像的手势和微驼的身躯,心里有了计较,他紧了紧手中的圆盾,他是盾战士进攻本就不是他的强项而且眼前这四个老和尚心意相通且手上布满厚茧,他能挡得住一个却架不住四个心意相通的拳脚高手,更要命的是即使他能把这四个老和尚打趴下也没法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施展神行带自己去那个小子去的地方,一时之间巴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巴萨左手持着圆盾道:“看来今天我带不走那小子了,也罢,四位就此别过了。”说完转身便要离开,四个老和尚看巴萨有想离开的念头怎么能答应纷纷快步向着巴萨追了过去,巴萨看四个老和尚追了过来二话不说拔腿便跑。巴萨跑出大殿边跑边回头向四个紧追不舍的老和尚道:“四位大师不用送了!我自行下山就是了。”悟真道:“巴萨施主此言差矣,佛曰:'静心听佛语,佛度有缘人'。巴萨施主既然来了便留下来与我等四人研讨《金刚经》《楞严经》《心经》静心养性如何?”巴萨脸色焦急,这四个老秃驴,这样步步紧逼留下来研讨佛经是假,想囚禁自己是真,他此时忍不住后悔为什么没有在组织里多带点帮手来,原以为一个大圣庙内不会有多少高手谁知道藏了四条老狐狸!不过好在就要到庙门了,出了庙门凭着地形自己还有机会擒下一两个人增加筹码。庙门近在眼前,巴萨似乎可以预见自己之后的计划。“师傅,师傅,山下来了一群怪人。”这是一阵身影从庙门边传来,一个小和尚从庙门口冲了进来,正正的撞在巴萨身上。“哎哟”一声,小和尚被巴萨撞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滚下庙门外的阶梯了!“慧直!”悟真看着慧直大叫一声脚下的速度又快了几分。巴萨原本被小和尚一撞速度慢了几分,但是定睛一看,一个小和尚被他撞的飞了出去,他脸色一变,那庙门阶梯外足足有十米高的落差,这么个小和尚摔出去性命难保!他想离开这里却也不屑于用一个小孩的生命来拖延!来不及有一丝一毫时间让他犹豫,巴萨猛的一加速像炮弹一般冲了出去,一抓一甩就把慧直小和尚甩进了庙门里。悟真看着飞进来的慧直小和尚,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走向慧直一边说一边看:“慧直没事吧。”万幸的是除了一些擦伤之外没有大碍,悟真老和尚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道:“你怎么会在庙门,我不是说过让你别下山吗。”慧直抱着悟真老和尚惊魂未定道:“师傅,寺里没米了我想下山化缘,没想到山脚下围了一群怪人于是我又赶忙上山来,对了师傅刚刚谁撞了我?他去哪了?我只记得有一个人撞了我又救了我,真是个怪人。”慧直小小的脑袋瓜里无法理解这种行为,于是他向师傅问道:“师父,为什么那个撞了我的人要救我?”悟真老和尚慈祥的看了眼自己唯一的弟子道:“慧直,佛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许那位施主杀孽过重来寺里得到佛祖的感化于是舍身救下了你不必多想。”慧直似懂非懂的看了眼悟真老和尚,他没法知道悟真老和尚看向台阶下的那深邃的眼神代表了什么,于是道:“是师父弟子明白了。”悟净老和尚看了眼悟真师徒二人道:“慧直,你私自下山,去悔过池思过三日,悟真师弟你我二人去把巴萨施主请来念经论法如何?”悟真老和尚摸了摸慧直的头道:“一切单凭方丈师兄的安排。”悟净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师弟,我先行去也。”说罢身形一展像只灵猿一般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竹海里。悟真老和尚站起来对慧真说道:“慧真你便自己去悔过池吧,哎,为师去去便回。”说完又回头看了一眼慧真就去追悟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