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葬礼
  酷;{匠4网r首发◇

  农村的葬礼很繁琐,老一辈的人喜欢用传统一点的丧礼方式,送终,报丧,入殓,守铺,搁棺,居丧,吊唁,接三,出殡,落葬,居丧。缺一不可。张老汉不是本地人,但在本地生活了将近二十年,也算得上是半个本地了,所以一切事宜入乡随俗吧。张老汉是横死的,所以也就少了送终,如果真的计较起来陆明可以算的上是张老汉半个送终人了吧。看着灵堂中央挂的张老汉的那张黑白照片,陆明心里施施然。黑色的西装紧紧的贴在陆明的身上,勾勒出陆明有些健壮的体魄。十月份正是多风的季节,白色的招魂幡在这一阵秋风中轻轻的摇晃着,勾起一些尘土,混着一丝秋桂的香气。张老汉家是两层院子,便搭了两座灵棚,土话来说叫“一殿一卷”,后院较高的棚为“殿”,前院较低的棚为“卷”。棚顶全是活席,棚子用数层的席箔里外包的严严实实,远远看去像是宫殿一样。这是死人的宫殿。“咚咚”报丧鼓二击,陆明慢慢向着后殿的灵堂慢慢走去。灵堂左侧书十载英名宜自慰,右侧书一腔热血岂徒流,横批名留后世。亲朋的呜呜声在小小的灵堂回响,从这到那,从那到这,浸没黑白的灵堂。陆明把随身带着的一件衣服拿给灵堂里的管事。里面带着他们家的一点心意。“噗通”陆明重重的跪在张老汉高挂着的黑白照片前的软垫上,慢慢的磕了一个头。“咚”沉闷的声音在小小的灵堂里显得那么大声。旁边的白事知宾唱着些什么东西陆明没有听清楚,但想来,无非就是些陆明和这家主人的关系如何如何之类的云云。陆明站了起来,怔怔的注视着那张黑白照片。照片上,张老汉微微的笑着,一如既往。“哎”陆明轻轻的叹了一声,接过茶房递上的白花,将它别在自己的上衣上。孝子带着哭声拜了一拜,算是谢过。陆明看了,轻点了一下头,顿了一下,跟着茶房走了出去。张老汉这二十年左右,没做过什么大事,只是帮过街角的阿祥家修过门,帮过爱春奶奶家看过鸡,帮过怀德爷爷家收过烟草,一天一天,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帮上一点点,这样慢慢的,慢慢的和镇子上的人慢慢的熟悉了起来。陆明从来不知道张老汉在镇子里有这么多的好友,爱凌哥,谢华爷爷,多多,阿马,强华哥,华叔。。。。。。灵堂里前来吊唁的人一拨接着一拨。佛说:人死如灯灭。恩怨情仇最后不过一笑罢了。陆明笑了,发自内心的为张老汉高兴。死对张老汉来说可能是也是一件好事吧。“明叔,阿香婶婶,露露阿姨。。。”陆明不断的看着来吊唁的人,不断的默念着他们的名字。“笑笑,文正。。。”陆明突然顿了顿疑惑道:“他是?”白事知宾看着前来拜祭的穿着黑袍的大汉,不知该说什么。“正旗。”大汉道。“什么?。”白知宾看着大汉疑惑道。“我叫正旗。”大汉看着白知宾道。白事知宾求助一般看向跪在地上的孝子。张琦玲抬起头向着白事知宾摆摆手示意。“谢谢。”张琦玲奇怪的道了声谢。正旗看着张老汉高悬的黑白照道:“十载英名宜自慰,一腔热血岂徒流,名留后世,这幅挽联倒是不辱没他。”张琦玲道:“父亲说过死后只想安安静静的在那座小青山上看风云卷舒。”正旗看着张琦玲道:“你要继承他?”张琦玲摇摇头道:“父亲并无留下遗志。”正旗默然。“他说了,有时间他会去拜祭的。”正旗道。张琦玲轻声道:“代我谢过他。”张琦玲看着正旗那张刀削斧凿的俊脸坚毅道:“但请你告诉他,还有人。”正旗细细看了一下张琦玲道:“你很像他。”张琦玲道:“谢谢。”正旗道:“可惜,你不是他。”说完黑色长袍一摇,转身离开了灵堂。张琦玲依旧跪在边上,孝服,白巾,灵堂内的呜呜声依旧,像正旗从没来过一般。

  “嗒。。。嗒。。。嗒。。。”正旗慢慢走着似乎在欣赏着什么一般。招魂幡轻摇,香火气充斥了整个街道,正旗并不悲伤。他应该不是这个小镇的人。陆明看着正旗熟悉的背影,手有些颤抖。“站住!”一声嘶吼从陆明口中发出。“那个疯子身边那群黑衣人里面有你吧!”陆明紧握着拳头道。正旗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轻轻笑了一笑道:“我还以为有谁按捺不住了呢,没想到是你这只死狗啊。”正旗慢慢向陆明走了过去,陆明双拳紧紧握着,脖子上的青经暴起。正旗边走边说道:“你应该不是他们的人吧。也对,按那种他们的品行也不可能收你。我这人,其实很好的,不过呢,我有个坏习惯。”正旗伸出一根手指,继续向陆明走了过去。陆明再也按捺不住了,一记直拳。“咚。”的一声闷响,正旗一个膝撞结结实实的踢到陆明的肚子上。“我很讨厌别人对我吼。”正旗笑眯眯的脸突然变得肃杀。“呕。”陆明抱着肚子跪在地上。“特别是死狗。”正旗冷冷道。正旗脸上浮现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所以你省省吧。”陆明捂着自己的肚子,正旗这一脚踢得不轻。“呃,呃,嗯。”陆明挣扎着站了起来。“站,站住。”陆明挣扎道。正旗皱了皱眉眉头道:“你还真是不死心啊。”说完一脚狠狠的把陆明踩到地上,一双靴子死死的压在陆明的背上。“琦玲!”一个陌生的人在琦玲的身后低声道。“再等等。”张琦玲伸手挡了挡刚出现的陌生人。“可是他是先知选中的人!”陌生人道。张琦玲道:“我知道。但是,他并不知道我们和正旗他们的事。所以现在,还不合适。而且,他必须成长,现在这样对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陌生人的拳头紧了紧,又慢慢松开,恨恨道:“如果先知把那东西给你。。。”张琦玲听了沉默了一下,道:“这是父亲的选择。他明知道会有这个结果还是救了陆明。所以,相信父亲。”张琦玲坚定道:“我们再等等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