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是要吃点什么啊?我们这里很少有人光顾,东西不是特别多。”一名看似旅馆老板的女人走了过来,“有兔子肉和陈葡萄酒吗?”“有,这两样有,你们两位吃点什么?”“恩,一样的吧。”“好,三份兔子肉和陈葡萄酒是吗?马上就好。”“哦,对了有黑葡萄吗?再来一斤吧。”“好的。”旅馆老板说完就离开了,“你们打算怎么办?买点补给直接上山还是去女巫那里看看?”李把萝卜从肩膀放到桌子上,“肯定去问那两个女巫要点炼金药水,不然我们上去也感染了鼠疫该怎么办,我们随身可没有带那些治疗药剂的。”卡利亚用桌子上的茶壶到了杯水给自己,然后一口喝掉。

  Ni酷匠*g网~永j久5免费看g小|Y说%

  “随意,那也可以。”“姐,你这么积极干什么?谁去问?你去问?”“要不然你去问?”“嘿嘿,我不行,要去也是李去啊,看到他脸上刚毅的线条没有,是个女人都会被他迷住的。”萨顿笑着说道,李摸了摸自己脸,其实李并没有萨顿说的那么夸张,只是常年流浪在外有股气质而已。“怎么样?李,要不你去问问?”卡利亚没有丝毫犹豫的问道,“我?为什么是我,我跟你们一起过来,你们才是带头的。”“哈,你们两个都不愿去,不是我去谁去?”“姐,你是不是怕李在女巫的房子里做些什么,所以才这么积极的想要去见女巫?”萨顿凑到卡利亚的旁边说道,“我对李的确有点好感,不过那也仅仅是好感而已,你可以问问他,上过多少个女人,我有什么好在乎的。”卡利亚没有想象中那样不知所措,说的话让人感觉很正常。“李,你得加把劲啊!一路上也没见你给我姐单独说过几次话,不然我姐对你的好感掉了,你们可走不到一起去啊。”萨姆喷着口水对李说道,“一切随缘,有什么好强求的。”“就是!弟,我的事情你就少管好吧,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我这不担心你嫁不出去嘛,你多大了,二十多了,学院里的同学好多都有孩子了,你老是像个男人一样在外面乱跑,让我不安心啊。”“你自己呢?还不是没有女人,咱两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我什么时候嫁人是我的自由好吧。”“哎,行行行,我的好心被你当成驴肝肺了。”“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吃东西。”李捂着自己的耳朵,这对姐弟还真是一刻都停不下来。

  上来的兔子肉让李食欲大振,因为这烤兔子肉味道很正宗,李不禁直接扯下一个兔腿然后吃了起来,“老板,村庄上似乎有两个女巫,你知道他们住在什么地方吗?”李把老板叫了过来问道,这一问让女老板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像是吃了苍蝇一样,“你们找她们干什么?”“我们找她有一点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们指指路?”卡利亚接下了李的话,“请教事情?!是请教如何勾引男人吧!”女老板看着卡利亚大声的吼道,卡利亚当时就懵了,随即反应过来,把桌子一拍,萝卜的黑葡萄都被拍到了地下,“喵喵!”“你什么意思??怎么说话呢?我勾引你男人了?”“姐!你坐下,别这么激动。”萨顿把卡利亚拉回了凳子上,“老板,我们只是想让你告诉我们女巫住在什么地方而已,不要求别的,也没有别的意思。”李赶紧出来圆场,女老板听到这里蹲在地上捂着脸开始哭了。卡利亚还想趁机说什么但被萨顿拦住了,果然男人还是要理智一点,“老板,有什么话就说吧,说不定我们可以帮上忙。”“李,你就这么爱帮人?什么人都愿意帮?”“助人为乐,你应该知道吧,如果不帮别人怎么会有事情发生呢?那生活这剧本不是太单调了吗?”“你的逻辑可真奇怪,她不说我们大可问其他人。”

  卡利亚不再说话,开始吃盘子里的兔子肉,“那两个女巫每天都要不同的男人去服侍她们,呜呜呜。。。就没有考虑过我们这些妇人的感受了吗?”女老板一边哭一边说着,“也不是所有的女巫都是这样的,她们只是特别的两个而已,毕竟它们拯救了你们的村庄,还把鼠疫在源头就掐断了。”“要我们给她们吃的给她们喝的,我们都无所谓,可以负担,只是多两张嘴而已,可这样侮辱我们,我们怎么受得了啊,呜呜呜呜。。。”“。。。”李无话可说了,这种事情真的无法去判断是非。“你能不能帮我们把那两个女巫杀掉?我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你,真的,我不是在开玩笑。”女老板一脸的认真,“这种事情我做不到,那两个女巫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有杀人,为什么要杀了她?这种想法需要纠正过来,不要再这样的思想上越走越远,不然会出问题的。”李一脸严肃,“哎,算了,就当我胡说八道,别当真,顺着出村的路往北走,女巫在树林里搭建了一个树屋,很容易就能看到。”女老板说完就垂头丧气的离开了。“李,你可真是好人啊,还提醒别人这些事情。”卡利亚笑眯眯的看着李,“一句话的事情,在说,即使我说了她也不一定听得进去。吃完了没有,我们去拜访一下那两个女巫吧,能拿到预防鼠疫的炼金药水那是最好不过了。”“现在就过去吗?你过去?”萨顿看着李问道,“我们三个一起去,不要老是往歪处想好吗?”李把盘子里最后一块兔子肉吃完就站了起来,把萝卜放到肩膀上,走出了这间旅馆。

  顺着旅馆老板所指的路,他们三个一路往北,来到了那间建在树上的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女巫把房子改建到了树上,“哈,这变化系的法术用的很娴熟嘛。”萨顿看着树上的房子说道,“你会变化系的法术?”“当然不会,变化系的法术比其他难学多了,我没有那个天赋也不想去学。”萨顿笑着回答道,他们三个刚说完,从那个房子上面就飘下来了一个男人,明显是被变化系法术送下来的,男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殊不知要是女巫手一抖他就会被魔力捏成肉酱。“你们三个是什么人?怎么会找到这里的?”男人一落地就问道,“我们是来拜访那两位女巫的,有些事情想要请教她们。”李微笑着回答道,“哦,那随意吧,你们在下面等着,她们如果想见你们的话,自然会把你们拉上去的。”男人说完就颤抖着双腿离开了,他明显是玩的有些脱力,毕竟是一个对两个。

  “你们找我们两个干什么?看得出来你们都不是普通人。”从树屋上面传下来了一个女声,随后一个传送门在他们的面前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了两个女巫,长的一模一样,难道是双胞胎?这两个女巫眼睛里带着媚态,李不为所动,“你们似乎有可以预防鼠疫的炼金药水,我们三个想要三份,可以用金币来购买。”卡利亚看到同样漂亮的女人果然有些心里不舒服了,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我们的确有,你要那些东西干什么?”“我们想要到墓穴里去看看,听说村庄的鼠疫就是从那里带出来的,而我们没有预防鼠疫的炼金配方,所以想在你们的手上买一些。”萨顿几乎都要流出口水了,“小帅哥,我看你嘴巴管不住口水是怎么回事?”其中一个女巫看着萨顿说道,卡利亚一脚踩在萨顿的脚上,“干嘛?很痛的!”“她是你女人?”“哦不不不,是我姐,就像我妈一样,老是管着我,但其实做的什么事情都是错的。”萨顿说完口水又流了出来。“我可以给你们预防鼠疫的炼金药水,但千万不要把鼠疫带出来,你们在带出来我们可不负责的。”两个女巫明显被萨顿的痴缠样子吸引了,“当然给你们是有个附加条件的,小帅哥,跟我们来吧。哈哈哈。”两个女巫说完一人拉住了萨姆一只手,走进了传送门。

  卡利亚还想去拉自己弟弟一下,但看到弟弟痴迷的样子就翻了翻白眼。“女巫怎么对你没有兴趣?”卡利亚回过头来对李问道,“不知道。”“那你为什么对女巫也不感兴趣?我给伤口擦药的时候你看的很入神啊,这两个免费的又不想看了?”“这不一样,就像我不会去妓院找妓女一样。”“这么说,你把她们当妓女了?”“没有,只是单纯的对她们没兴趣而已,你难道想要额外补偿点什么?”李微笑着说道,“你这正经的表情说出来这样的话,真让我感觉有些发毛。”“发什么毛,我可不是那样趁人之危的人。”“呵呵,看得出来。”卡利亚稍微往李身边坐了一点,然后把头靠在李的肩头,李使劲嗅了嗅卡利亚头发上飘过来的味道,“你在干什么?”卡利亚听到李发出奇怪的声音,“没有,我只是想闻闻你头发的味道。”“为什么要闻头发的味道?”“恩。。。”“恩什么?”“没有,不知道就是情不自禁吧。”这时树上面传来了刺耳的呻吟,卡利亚立马站了起来,把李拉到了一边,避开了那些声音。“我问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一条荆棘的路。。。”“一个看不清的未来。”卡利亚打断了李的话,“你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完了之后我给你一个交代,怎么样?”卡利亚的话有些奇怪,“交代?给我什么交代?”李正起身子问道,“总之从墓穴出来之后,我会说清楚的,肩膀拿过来,让我靠一下。”说着卡利亚又把李拉的靠着粗壮的树木,然后靠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