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师痛苦把身上的飞刀拔出来,然后丢到地上。“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没有想制造一支亡灵大军?”李仍然保持着警惕,因为旁边的尸鬼还看着自己。“下去。”女巫师轻轻说了一声,那只尸鬼就走回了石棺。“你这下应该相信我没有恶意了吧。”女巫师捂着肚子慢慢往旁边的小房间走去,“你为什么要霸占别人的墓室?”“进来看看吧,看了你就明白了。”女巫师走进小房间,李不得不跟进去,小房间里有一具尸体,是一个男人。“你的丈夫还是未婚夫?”“哼哼,你说话还真有股怪怪的味道,直接说男人不好吗?”女巫师当着李的面把肚子上的衣服掀了起来,从桌子上拿出了一瓶炼金药水涂在伤口上,“看什么?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女巫师见李看的有些入神了,不由得提醒了两句,“女人的身体见过,只是这么苗条的没见过。”“我原以为你挺正经的,没想到也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繁殖是所有动物最原始的欲望,我觉得没有什么错。”李说完又把眼神看向了女巫师的锁骨,因为女巫师开始为肩膀上的伤口涂药了。“你说的挺有道理,不想知道石台上的人是谁吗?”女巫师擦完药后活动活动了肩膀,“不是你的男人吗?”“不,是我的弟弟,你能看出他怎么了嘛?”女巫师走到一张凳子旁边坐了下去,李看了女巫师两眼然后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摸了摸颈动脉听了听心跳,“死了,但奇怪的是并没有出现尸斑,虽然没有了生命迹象而且很冰冷,但身体却没有变僵硬。”李说完就掀开了男人的衣服,“身上没有伤口,也没有瘀伤,身体的颜色也没有什么不正常,没有中毒的迹象,应该是喝了什么炼金药水,出现了假死状况。”李把男人的衣服盖了回去,“手上没有茧子,肌肉组织也很贫瘠,说明没有干过什么粗活,眼睛有些突出,说明他有些近视,在这个年纪近视了,如果他不是巫师,就是一名戴眼镜的学者。”李最后总结道,“你猜的很不错,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进来,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女巫师笑了笑,她没想到这个男人有这样的观察力,“这个墓穴有一对父子看守着你应该知道吧。”“我知道,就住在不远处,我还跟他们见过面。”“这么说你是得到他们同意才进来的?”“当然没有,这里面值钱的东西已经被盗墓贼偷完了,只是那对父子不知道而已,我是顺着盗墓贼挖的通道进来的,你进来的原因跟那对父子有关系?”“那对父子被刚刚进来的那两个人杀死了,我替他们报仇了。”“你倒是一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嘛,如果你真是一个好人,应该把那两个盗墓贼送进尼尔勒城的监狱去,而不是就地杀死,那对于我这种霸占墓穴的人,你准备怎么处理?”“正义感谈不上,只是觉得这样做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而已,你没有伤到人命,只要不想把我怎么样,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即使你学习的是被大部分人不接受的黑魔法。”李也找到了一张凳子坐了下去。

  “有意思,我还真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真正的随性办事?”“不是随性,而是心里有杆秤而已,对于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衡量方法。”“我猜你一定经常对别人这么说。”“没有经常,偶尔,你还没有说你在干什么,还有你弟弟是怎么回事。”李看着女巫师把头发梳成了单马尾,露出了耳朵和雪白的脖子,“我和弟弟在学习普通魔法的同时还在钻研黑魔法以及死灵法术。”“是在尼尔勒城里的学院吗?”“是的,由于父母双亡,而我们又有魔法天赋,所以我们被破例录取了,不过我们的学费以及生活费必须得自己挣,有时候我们两个会到城里的旅馆去表演,那些食客们总以为我们在玩杂技,所以我们的生活费还能得到满足,但好景不长,我们在外面卖弄魔法的事情被学院的导师们知道了,他们把我们两个狠狠的惩罚了一顿,自此我们再也不敢出去卖弄了。可我们总要吃饭,学费也要钱。”“于是你们两个就钻研起黑魔法和死灵法术了?这似乎有些牵强。”

  “你听我说完,后来我们就思考该如何利用魔法赚钱,学院里虽然禁止学习黑魔法但图书馆里总有些相关的书籍,而我和弟弟天赋很高,对于这些魔法我们一看就懂,很快我们就学会了一些亡灵法术以及诅咒或者控制人思想的黑魔法,因为没有钱,我们动起了歪脑经,也不算是歪脑筋吧,毕竟也是为了吃饭。后来我们就通过一些手段把我们可以诅咒别人的事情传了出去,有不少人来找我们诅咒自己的想要报复的人,一段时间城里的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的生病,或者死去。”“我猜到了后果,你们最后被发现了。”李扭了扭脑袋,发出啪啪啪的响声,“的确被发现了,在他们追查我们两个的时候,我弟弟为了掩护我而喝下了那种炼金药水,就是假死药,当时跟真死了一样,就像中了剧毒,后来我跑掉了,他们把我弟弟送到了城里的公共墓场,我晚上的时候偷偷把弟弟挖了出来,然后就逃到了这个地方。”女巫师摆弄着头发尖盯着李说道,“尼尔勒的守卫们真是挺蠢的,中了剧毒的尸体应该烧掉,而不是埋进土里面,不然你弟弟肯定死了。”“我当然想到了这一点,也算是纳吉斯女神的眷顾,运送我弟弟尸体的人我曾经帮过他,还给了他一些金币,他自然就帮了我这个忙。”

  “看来你们并不拘泥于世上的道德,当一把武器很有意思吗?”“你是说诅咒那些人?都是别人让我们诅咒的,我们可没有主动杀死任何一个人,你不会正义感爆棚,想要把我抓回尼尔勒城吧?”“我当然没有这个想法,你在这里刚落脚没几天吗?”“恩,从尼尔勒到这里还花了我不少时间呢,可惜我不会传送门的法术,不然我才不在乎这点路程呢,不过也只有这个地方安全点。”“我也不会传送门法术,那是一门复杂的法术。”李站了起来,“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要离开了,你弟弟应该很快就会醒了,那我也不多打扰了。”“这么快就走了?”“不然有什么特殊的活动吗?”李的语气很暧昧,因为他听出了女巫师口气中的不舍,“你准备到什么地方去?”“我?一条荆棘的路,一个看不清的未来,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跟我们两个一起去探险怎么样?看得出来你是一名很好的剑术大师和魔法大师,像你这样魔武双修的人我从来没有见过,怎么样有兴趣吗?”

  酷!N匠3L网p永久zu免费看小说)!

  “不得不说你和你弟弟挺有年轻人的活力,敢于冒险不顾后果,对自己充满信心。”李听闻又坐了回去,“你别在这里装大人了,你最多二十五岁,比我大不了多少。”女巫师故意挺了挺胸脯说道,李的眼神不由得被两座山峰吸引,“虚岁二十六了。”女巫师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地图,是一张羊皮卷地图。“貌似是很古老的东西,不过好像是仿制的,你们从什么地方找到的,还有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一个陌生人看,你难道不怕我从你手中夺走吗?”“不怕,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人,至少不会趁人之危,刚刚我掀衣服的时候你都没有动手动脚,怎么可能是坏人呢。”女巫师把羊皮地图摊在了是桌子上说道,“的确是年轻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我这样的。”“那些事情以后再说了,不要老是说教别人好吧,我对你还挺有好感的,等下全让你说没了,而且面对坏人我也有自保的手段,先过来看看这地图。”女巫师对李招了招手,李挑了挑眉头,走到女巫师的身边,“你从什么地方找到这张羊皮地图的?”“是从学院图书馆里找到的,当时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但所有的同学和导师们都说这羊皮地图不准确。”“这么说你们学院的导师们已经按照这个地图上的指示去找过了?”“不知道,不管他们去过没有,我还是想去试试,我弟弟也很想去试试。”“你知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吗?”“尼尔勒城最早不是建在这个地方吗?”“似乎有点印象。”“本来我们学院是尼德卡尔最好的巫师培训学校,但精灵在帝都建了希尔斯精灵学院之后,从我们学院这里挖走了很多精通魔法的导师,导致我们学院的教学素质直线下降,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我们学院了。”“这跟地图有什么关系呢?”“哎呀!你怎么老是不听我说完呢,听我说完好吗!”“行行行,你的娇嗔可让我全身酥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