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从村民的房子中找到了一段绳子,然后绑在旁边的石柱上,李使劲的拉了拉,确认绳子很牢固后,就顺着绳子从井口滑了下去。“你下去不会有危险吗?要不要我下去帮你忙?”队长把头探出了井口,看着正在下降的李问道,“不用了,你在上面自己注意安全就好,不用担心我。”李顺着绳子越来越靠近水面,他无意间往下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一具尸体浮在水面上,因为被水泡过,所以尸体还有些发胀,李慢慢下降到水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入井内的,也不知道是自己跳进来的还是被人抛进来的,总之先把尸体弄上去再说。”

  李说完就把绳子绑在了这个老人的腰间,然后顺着绳子爬了上来,“怎么样?水井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吗?”“有一具老人的尸体,我们先把他拉上来查看一下再说。”李拍了拍头上在井里碰到的泥土,然后跟队长两人把底下的尸体拉了上来,因为被水泡过所以尸体已经有些变形了,口鼻上还有些血,腹部和胸口有明显的鼓胀。“你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死的吗?是被人推入井内还是自己跳进去的?或者说是被淹死还是死后才被人扔进井里的?”队长看着变形的尸体显得很淡定,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这些对于他们来说不会产生多大的刺激。

  李把手上的那块布片拿出来放在一边,然后翻动这个老人的尸体,在他的背后看到了一丝刮痕,衣服上的确少了一块布,李看了看伤口刮痕的方向,是从下往上的,然后李把布片放到老人背后衣服上缺少的地方,完全吻合。“应该是自己跳入井内的,这样就可以排除是中毒死后被人抛入井内的了。”“为什么?你从什么地方推测出来的?”“你看老人背后的刮伤,靠近臀部的地方伤口最深,而越往头部伤口越浅。”“这说明什么?”“说明是以站姿入水的,如果是被人抛下去的话肯定不会是以站姿,当然这一点还不足以说明是自己跳进去的,你看老人的腹部和胸腔位置,有明显的鼓胀,如果人是死后被抛入井内的话,胸腔里不会有这么多积水,而且口鼻有流血,是因为淹死的人刚开始会沉入水内,之后会浮起来,身体内部的压力不同,喉咙粘膜位置会开始积血,还有呛水的时候会导致肺泡的内外压力不平衡,这都会导致口鼻出血,由此可以判断他是自杀而不是被毒杀的。”

  “是这么一回事啊,全村的人都是被毒死的,只有他是自杀的,是不是说凶手就是这个老人呢?”队长也想到了这一点,“恩,这个老人的确有很大的嫌疑,但并没有证据,你知道这个村庄有多少个人吗?如果知道的话,数一数这里有多少具尸体,看看是不是有人逃走了。”李从老人尸体身边站了起来,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走向那间没有人的房屋,“我那里有这个村庄的资料,人口数量也有,来的时候我做足了功课,好像是有二十八个人。”“队长,那就麻烦你去数一下,我到那间没有人的房子里在去勘察一番。”李说完就走向了那间低矮的茅草房。

  房子里面很简陋,有两个房间,“房子里有些凌乱,但并没有打斗的痕迹,只能说明这个老人平时对卫生不怎么重视。”李走进那间稍小的房子,“这间房子干净很多,而且衣服看起来是女人的,难道是老人的妻子?或者女儿?如果是妻子的话应该住在一个房间,从衣服的款式来看属于稍微年轻一点的,极有可能是老人的女儿。”李在房子里继续查看着,发现有几件衣服扔在了角落,李走过去一件一件的查看,“有两件贴身的衣服,裤子上有精液的味道,老人的女儿被人强奸了?还是老人乱伦了?这里并没有发现老人女儿的尸体。”李看完就把衣服丢在了一边,他仔细的思考着事情的来龙去脉,但目前还没有可以推理出整件事情的线索。

  李继续在房子里翻来翻去,在另外一间较为凌乱的房间里搜到了一包白色的粉末,“没有味道,而村子所有的人都是服用过量的砒霜,这难道就是毒药吗?”李把腰间的银质飞刀拿了出来在上面试探了一下,果然银质的飞刀变成了黑色。“难道是老人在井里下毒然后又自杀了?到底是为什么?”李捏着砒霜然后左手出现了一团火焰把毒药烧的干干净净。“老人的女儿被强奸,老人本身没有中毒,却自己跳进了已经被毒药污染的井水当中,好像有点头绪了。”李走出这间低矮的房子,队长在那些房子里跑来跑去,正在为尸体点数,不一会队长完成了点数的工作。

  “总共二十七具尸体,还有一个人不见了。”队长气喘吁吁的说道,“恩,我似乎有点头绪了,不见的那个人可能是这个老人的女儿,如果我们可以找到她的话,说不定就能了解这一切。”李调查到了足够多的信息,已经可以推测出事情的大概了。“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场需要保护吗?还是说把这些尸体搬回去埋起来?”“具体的事情要找到老人的女儿才行,这些尸体可以让他们入土为安了,不然时间久了可能会产生恶灵。”“所有的尸体吗?”队长看着被淹死的老人问道,“恩,这样吧,把老人的尸体留在这里,如果老人的女儿知道村庄所有人都死掉了,肯定会回来查看。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也不确定她是否会回来,但我觉的有必要这么做,你把这些尸体送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我决定在这个村子留守几天,看看是否有进展,如果可以的话,你明天来的时候给我带一些食物过来,我已经没有东西吃了。”李有些尴尬的说道。

  酷C匠E网`U首n发$4

  “当然!当然可以,你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我自然不会亏待于你,本来以为你只是一个骗子,没想到真有本事。哈哈哈,是我看走眼了。”队长笑的很憨厚,到不像是上过战场的老兵,“你过奖了,如果伸一把手可以帮到的,我自然会帮,不过我也是要吃饭的,所以。。。”“我了解,你的金币我不会少给,放心好了。那我就把尸体全部搬回去了,明天过来的时候我会给你带食物过来。”队长说着就走远了,李也跟了过去,帮队长把村子里所有的尸体都搬上了牛车,二十几个人的确很重,不过还好这头牛拉的动。

  “那么就麻烦了,本来是想让你去我们的小镇,但你这么敬业的话,那就算了,事情解决后我会请你好好喝一杯。”队长说着就离开了,看着牛车离开后,李走进了一间宽敞点的房子,把老人的尸体也搬了进来,然后点起了一堆火,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尼尔勒就是比其他地方要冷,没有火晚上会被冻到的。”李把手放到火堆的上方,以便更容易获得热量。

  李跪坐在火堆旁边一晚上,想象中老人的女儿并没有出现,但李没有放弃,他准备在这个地方多待上几天,他直觉告诉他,在这里等着总会有收获的。“还没请教你的名字,我叫孙永峰。”孙队长带了不少食物和酒来了,‘哎呀,昨天忘记告诉他只带兔子肉和陈葡萄酒了,我吃这些东西根本尝不出味道啊。’李脸色有些难看,因为队长带过来的食物李根本尝不出味道来,这些食物吃起来都像是在嚼蜡一样,队长明显注意到了李的表情,“这些食物不和你的胃口?”“哦不,我肚子很饿了,咱们开始吃吧。”李拿起一个香喷喷的红薯,虽然闻起来很香但咬上去一点味道也没有,李不得不硬着头皮吃掉了几个,萝卜也有食物,但并不是它爱吃的黑葡萄,而是鱼干。“还没告诉你叫什么名字,不然我也不好称呼你。”“叫我李就行了。”“你看起来年龄也不大,为什么有这样丰富的经验呢?”“恩,我自己累积起来的经验,以前还学到了一些。”“你应该对这个村庄的惨案有了个大概的了解吧?能不能讲给我听听?到目前位置我还是一头雾水。”

  “恩,没问题,但仅仅是我的推测而已,如果能找到老人的女儿,就有了证据。”“说吧,我很好奇,是推测也没关系。”“首先我们来理一下目前知道的线索,一,村民们是因为喝了井里的水而死的,井里有人下过了毒药,二,井里有一名老人,老人不是被毒死的,而是自己跳进井里的,我在老人的家里还搜到了一包砒霜,而村民们死因就是因为服用了过量的砒霜。”“这么说,是这个老头子在井里下药,毒死村子所有人之后又自杀在井里了?”“恩,目前是这样推测,但不知道老人的动机是什么,这里就涉及到第三个线索,老人家里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是女人的,我还在女人的房间里找到了几件贴身的衣服,裤子上有精液的味道,衣服是被胡乱丢掉的,并没有去清洗,由此可推断老人的女儿被人强奸了,村子里二十七具尸体,少了一个人,我猜测可能是老人的女儿被强奸受到刺激逃走了。如果像我推测的那样,把所有的事情串联起来的话,那么就有了一个完整的事件,如果能找到老人的女儿,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能得到解决了。”

  “把所有事情串联后,是怎么一件事情?”队长听的入神,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脚伸到了火堆旁边。“孙队长,你的脚小心被火烧到了。”“哦!真是太大意了,不然我的鞋子都要被烧烂了,你接着说吧。”“恩,如果串联起来的话,就是这样一件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