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万级阶梯可以阻挡绝大多数人想要上去的脚步,当然其中不包括那些意志坚定身体强魄的人,李即使挑着上百斤的重担也没有觉得很累,但七万级的阶梯不是那么容易爬,其中还有悬在两座山之间的吊桥,走在上面摇摇晃晃甚至会让人头晕,当然这些对于李他们来说都不是问题,还没走到三分之一的时候李他们就遇到了好几拨想要上山,但被现实打击到的人,毕竟七万级阶梯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上去的,这些人有的是想要成为沃舒的信徒,而更多的则想要诅咒某个人,但他们都没有能完成自己的愿望,通过吊桥的恐怖和对七万级阶梯的无力让他们放弃了上山的想法,就如同之前那个精灵一样,他们要么垂头丧气的坐在石碑面前沉默着,要么顺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经过两天的赶路,李和萧终于来到了总祭坛的外围,从这里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沃舒雕像,“这就是沃舒的总祭坛吗?的确很弘伟,只是不知道这样一个巨大的雕像是如何造起来的。”李尽量掩饰着自己沉重的心情,“我可以跟进去吗?还是只能把你送到这里?”“。。。”萧看着巨大的雕像眼睛里充满了不舍,但奈何自己肩膀上的担子太重,让自己根本没有理由放下,“我可以跟进去吗?”李跟着萧来到祭坛的入口处,这里有两个穿着祭祀袍的男人,他们手里有武器,明显是总祭坛的护卫。萧把兜帽摘了下来,露出自己的长发和脸,然后把胸口处的项链掏了出来,那两个护卫看到后就打开了总祭坛的通道,“这个人我可以带他进去吗?”“不行,总祭坛有规定,外人不得入内,如果他是来寻求帮助想要诅咒某人的话,从右边的道路进去,如果有缘他将会在那里得到帮助。”护卫拒绝了萧的请求。

  “我不能进去吗?”李终于再也无法隐藏自己的心情了,满脸的沮丧和痛苦让萧的心几乎融化了,“还记得我们之前的话吗?以后我们只活在彼此的记忆中,不能干扰到对方的生活。”萧走回来捧着李痛苦的脸,“不要这么伤心,我们还有自己的路要走,如果你做不到我说的,就彻底把我忘了吧,那样就不会有痛苦了。”萧说完心一横,长痛不如短痛径直穿过了总祭坛的大门,然后一路奔跑不在回头,李站在门口很久也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开始刮起大风,李才慢慢顺着右边的通道走进一个小亭子,里面有一名沃舒的信徒,信徒询问着他有什么事,李只是抱着萝卜不说话,一直那么坐着,眼睛里不在有活人的光彩,甚至那名阴沉的信徒都感觉有些不舒服了,信徒熬了一碗汤放到了李的身边,然后走回了沃舒雕像的面前,开始冥想祷告。“你能帮我预知一下未来吗?”

  “预知未来?我做不到那样的事情,而且我也感觉你不需要我来帮你诅咒什么。”“这么说我不是一个有缘人了?那么所谓的有缘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或者说有有缘和无缘之间有什么界限呢?”“有缘人自然是有缘人,无缘人自然是无缘人,有些事情早已经注定,不论你如何挣扎却也逃不过那样一个定数。”“是吗?”“当然。”信徒说完就从雕像面前站了起来,“你走上了七万级阶梯,说明有坚强的意志,你似乎不仅仅是来送干粮的吧?”“我?我不知道上来干什么,让我静静的待上一会儿,会自己离开的。”李说完把桌子上毫无味道的汤一口喝掉,然后走到这间简陋的房子外面,面对着万丈悬崖跪坐下来开始冥想。

  “没想到你居然能找到沃舒的圣物,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总祭坛的大祭司看着萧手上捧着的黑色梭子几乎要激动的流出眼泪,萧也是同样的表情,因为这是真正神的物品。“种种机缘巧合我在沃舒的指引下找到了这东西,他让我把圣物带回总祭坛,并且告诉我,我将成为预言之女直接传达沃舒的意愿。”“这真的是沃舒的意愿吗?如果是他的意愿,我们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大祭司说完从台子上退了下来,然后跪坐在台下,其余所有的信徒也都跪坐下去。“沃舒告诉我,我成为预言之女后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声音,可能质疑我,可能认为我没有能力成为预言之女,并且沃舒告诉我,不用理会这样的事情,因为心有质疑的人将从祭坛中剔除出去。”萧手上捧着黑色的梭子面对着巨大的沃舒雕像,“沃舒还告诉我,世界将会重新洗牌,但我们不需要参与其中,而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沃舒降世的那一刻,他将会带着泯灭的信徒们席卷整片大地,把我们思想传播到每个人身上。”萧满眼的狂热,她对沃舒的信仰掩盖了自己的理智,她不知道沃舒降世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沃舒降世后会做些什么,更不知道降世的后果是什么。

  “我们将遵循沃舒的指引,等待沃舒降世的那一刻,把我们的思想传遍整个世界。”下面的信徒们跟随着大祭司的喊声一同叫了出来,萧只感觉后面的声音让自己变得精力充沛甚至兴奋,“从今天开始我将成为预言之女,但不参与总祭坛的任何事物,只有沃舒需要传达重要信息的时候才会告知你们,请你们保持虔诚的信仰,当世界重新洗牌之后,沃舒降世会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泯灭占到一席位置,在那里我们将得到永生永世的快乐,并且永生永世的服侍于沃舒。”“我们将伴随着沃舒的脚步,随他去任何地方,为他祈祷,直到他重新掌控整个世界。”后面信徒的声音让萧更加狂热,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把黑色的梭子举过头顶,后面的信徒见状更加狂热的呼喊着,隐隐有邪教的倾向,不过谁说呢,负面情绪是所有人都有的,只要沃舒在,人的负面情绪就不会消失,一旦人的负面情绪消失了,那就不叫人。

  }看@正版}章Oq节6上`Y酷匠7网D#

  一阵狂热的呼喊之后,萧从地上站了起来,她只觉得自己有些头脑发昏,但还是站稳了,慢慢走回预言之女的房间,没有特别的事情它只会为沃舒祷告,不会在出来了。“听到没有!各位,沃舒将在世界洗牌之后降世于这片大陆,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大祭司听完萧的话显的很兴奋,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修改从古至今他认为不合理的教条,大祭司的本意就是想要以更好的姿态迎接沃舒的降世,虽然他还不知道世界的洗牌要用多长时间,或者沃舒降世的具体时候,但他认为要为此做好准备。

  “你们这么多人这点干粮不够吃吧?”“这些干粮?当然不够吃,我们在山上有自己种植的食物,这食物是山脚下村庄的人自愿送上来的,我们每年会定时下去一匹信徒免费为他们治疗疾病,这就是他们的诚意吧,这不是你送上来的吗?你难道不知道?”信徒把两袋食物搬到了里面的小仓库,听到李的询问就回答道,“我只是帮别人挑上来而已。”“说到底你上来干什么的?没有生病也没有想要诅咒的人,仅仅是帮别人送一些食物上来?你也太善良了吧?”信徒明显不相信李的话,毕竟上百斤的担子挑上来很困难,“我只是帮别人挑上来的而已,也算是长长见识吧,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巨大的雕像,而且在这样的山顶上,风会很大而且天气也会很冷,没想到石像却没有一丝被影响到的样子。”“任何事情加上了魔法就不在神奇了,石像自然是那些工匠雕刻的,至于石像为什么不会被大风和寒冷侵蚀,你懂魔法吗?如果懂的话应该也明白这些事情。”信徒把一些炼金材料放进了一个小磨盘里面,把草药碾碎。

  “只是觉得那些工匠的确很有能力,能雕刻的栩栩如生。”“我很喜欢和你攀谈这些无聊的事情,但我确实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如果你想要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在离开也无所谓,但请不要打扰到我。”信徒并没有生气,只是告知李他需要安静的环境,“好的,这是我的错,我会停留一段时间,然后自己离开。”李坐回椅子上,盯着外面的山峰,虽然是自己最喜欢那种,但却没有什么心情欣赏,他只注意到那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随着风飞过来的树叶,落到悬崖边的路上,又被风卷起然后吹落到万丈深渊当中,李此刻的心情又回到了最开始的状态,不想过多表现自己的情绪。信徒回过头来看着李有些呆板的表情,“你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到底是什么?”“你的工作完成了吗?”“草药工作随时可以做,我现在对你的事情挺感兴趣。”“原来你看似阴沉,实际上也很挺热心的。”“阴沉?我只是跟其他信徒一样爱带兜帽而已,我不认为自己很阴沉。”“我只是看似受到了很大创伤,实际上什么创伤也没有受到,你信吗?”“有道理。”信徒听了李的话不在追问,李也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让脸不在那么麻木,“谢谢你的汤,我这就离开。”李对那名信徒点了点头头后就把萝卜放到肩膀上,然后迈向下山的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两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