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离别

  桑普省位于尼德卡尔最西边,是一个非常穷困的省,因为这里没有平原,大部分都是山地,这里的人大部分靠打猎和放牧生活,由于荒野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生物所以放牧的人通常会带上一头被驯服的双尾狮,双尾狮通常会为放牧的人提供充足的保护,即使是巨魔面对双尾狮也会考虑一下。

  由于这里城市少,人群是流动的,所以这里的人们非常原始,文化程度较低,甚至可以说比较愚钝,他们固执不听从别人的劝告,爱喝酒打架从来不遵守皇帝颁布下来的法典,看到非人类的异族总是充满了戒心,正是因为这样,桑普人在尼德卡尔的名声非常差,李以往的十年间来过桑普省,但他很快就离开了,因为他发现在这里理智派不上用场,大部分人都不讲理,非常冲动,可能为了一碗面而打起来。

  这里也是大量库斯垃的制造点,不过库斯垃能为桑普省带来很多收益,所以领主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眼,当年精灵和人类大战的时候也没有波及到这里,因为他最靠西边,属于内陆,所以山高皇帝远,想管也管不着,于是这里就一直这么堕落了下去,传闻这里有很多人都会一些简单的诅咒方法,看到不爽的人就会诅咒他,编一个小草人在上面写上对方的名字然后用针扎,被诅咒的人就会生病甚至死亡,当然这只是传闻而已。

  “这么说桑普省有这么多负面的信息跟沃舒扎根于此有很大的关系了?怪不得我以前过来发现这里的人容易发脾气,不理智,固执,甚至有些偏激,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李坐在马上,把萧揽在怀里,故意显得很轻松的说道,“可能跟沃舒在此有关吧,毕竟沃舒代表的就是负面情绪,我来总祭坛也就两次,总之我们上去之后再说吧。”萧心里有些沉重,因为她知道只要李把自己送到了总祭坛,那么他们将不会在见面了,萧有些舍不得,但又无法拒绝沃舒的意愿,她长叹了一口气,被李敏感的察觉到了,“你在叹什么?”李在萧的耳朵旁边轻轻的吹了口气,“没什么,看到远处上山的路了吗?我们要从那个地方进去,马儿就寄存在山下的旅馆里吧。”萧指了指旁边那个旅馆说道,李点了点头,把马骑过去。

  =酷匠z网F永.久X@免费S看小说_

  “你们是住店还是吃饭?”一名桑普本地人问道,带着浓浓的桑普口音,“我想把马匹寄存在这里,要押金吗?”李说完就准备掏金币,听到李这句话老板的脸色变了,“不吃饭不住店押金翻倍,寄存费也翻倍。”老板的话在李意料之中,因为几年前他来这里就知道桑普人非常排外,不仅仅是非人类种族,甚至外地的人类也非常排斥,李从口袋李拿出了两倍的押金和寄存费,“谢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但请你一定要把我的马儿照顾好,这里是一些小费麻烦你了。”李说完就又递给了他两个金币,老板没料到李这么大方,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

  “谢谢。”李说完就跟上了萧的脚步,萧这些天又把衣服换回了她自己最爱穿的长裙,颜色是符合她心情的冷色调,任然把脑袋藏在兜帽当中,不让别人轻易看到自己的脸。“就是这条上山的路吗?一直走上去就行了?”李看了看远处的山峰,正如萧所说,这里的山峰就是自己最喜欢的那种,没有苍翠的绿色,只有单调的土黄,但却那样让人心生敬畏。

  “你说你喜欢这样的山峰,那这里的山峰你喜欢吗?”萧没有回答李的问题,而是说了另外一句话。“这样的山峰的确是我喜欢的。”“那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好好享受这一段旅程,这段旅程是我们最好的回忆。”萧从李看似轻松的表情里看到了深沉,那种深沉是将和爱人离别的深沉。李盯着萧的眼睛,把萧抱在了怀里,“你总能读懂我的心,这一年遇上你是我最好的回忆,也是我最快乐的回忆,没遇到你之前我总是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让自己轻易的露出笑容和愤怒,直到遇见你我才知道笑容有多重要,它可以让我从伤心到开心只要一秒钟,我不知道失去了你之后我会怎么样,我真的不知道。”李说道这里差点哭出来了,十一年里他没有爱上多少人,现在遇上了自己爱的人却不得不分开,李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楚。

  萧拍了拍李的后背,眼泪溢了出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拥有这样一份美好的回忆不是吗?我们走过沼泽,去过深山钻过洞穴,甚至一起见过巨龙屠城,每一次的事情都有我们彼此的身影不是吗?后面不是还有一段路程吗?我们好好珍惜这段路程,一定将每一步都刻在心里,永远不忘记。”萧从李的怀里撑出来,然后双手捏住李的双手,“我们做一个约定好吗?送我上山后我们只活在彼此的记忆当中,不影响对方的生活,我不希望你在云游大陆的时候心里还牵挂着我,我不值得你这样牵挂,你能答应我吗?”萧看着李的眼睛,她从李的眼睛里看到了没有流出的泪水,“我答应你,送你上山之后,你一定活在我的脑海中,永远在我的记忆里。”李最终还是没有流出眼泪,他把萧的眼泪擦干后,看向远处朦胧的山峰,“我们走吧,像你说的,这不是还有一段路程吗?我们要记下每一步的细节,一定要记下。”李说完就拉着萧的手顺着山路往远处的山峰走去。

  “哈!这里还有两个人想要去寻找沃舒?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山脚下有一块石碑,石碑面前跪坐着一名精灵,他衣衫褴褛甚至有些干瘦,似乎是流浪汉,但身上还是有些不寻常的地方。“为什么不知天高地厚呢?还是说你上过山,但见不到想见的人?”李饶有兴趣的停下了脚步,看着这名尖耳朵的精灵,“不知天高地厚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们还是不要抱有希望,因为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精灵没有回过头来,还是面朝着石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去找沃舒的人一般是为了诅咒别人,或者说你想当沃舒的信徒?据我所知精灵一般信奉亚伯拉罕,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呢?”李的一番话似乎把精灵激到了,“不要你管!你为什么要说那么多?!不要说了!就算我无法诅咒他我也有办法让他死!”精灵说完就一拳砸在了石壁上,然后顺着山路跑了下去。

  李看着跑远的精灵,似乎又预见了一场悲剧。“怎么了?那个精灵到底怎么了?”萧对精灵的举动也感觉很好奇,“这个精灵恐怕不是什么普通人,他虽然全身衣服都很烂,但质地却是上乘的,还有手腕上的手环明显不是什么普通物品,而且精灵的身体虽然很干瘦,但给人的感觉却不是那么羸弱。”“你想说什么?大侦探,分析了这么多。”萧笑眯眯的看着李的脸问道,“这个精灵可能从扎伊尔逃过来的,他肯定不是普通人,至于为什么听到我的话就跑了,恐怕是我提到了诅咒别人,他肯定也想诅咒别人,但却没有人愿意帮他,至于诅咒谁我就不知道了。”“你的意思是,他可能是贵族的儿子,然后为了遗产而跟兄弟姐妹以敌人的态度相对,最后失败,跑到沃舒的总祭坛想要诅咒死自己的兄弟姐妹?”“还是你聪明,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没可能,具体是什么样子谁知道呢?我们走吧,这些事情我们管不着。”李说就拉着李的手继续往山上走。

  山上的风景很美,不是森林的那种秀美,而是那种粗犷的美,几颗松树扎根在悬崖上,李看到那样的松树总会想到自己,因为斯科特的试炼就有这样的项目。“你脚下踩的台阶据说有七万级,绝大部分人走到十分之一就撑不住了。”萧走在李的身边,看着李眺望向远处的美景,“七万级阶梯?的确挺多了,古代的沃舒信徒还真是信仰坚定,不辞辛苦在这样险峻的山峰上,制造这样的多的台阶。”“每一座城市都有纳吉斯,亚伯拉罕的神殿,但没有沃舒的神殿,所以沃舒的信徒就在偏远的地方建造了这样的祭坛,就是为了表明自己坚定的信仰。”

  “的确是这样,纳吉斯的信徒最为广泛,但最广泛也代表着大部分人的信仰不够坚定,还不如沃舒群体小,但每一个信徒都有坚定的信仰。”“你是在说洛玻吗?”萧笑着说道,“沃舒也是一样的。”“你是一名坚定的纳吉斯信徒吗?”“当然是,每一个从西兰岛上出来的都是。”“我看不是哦,张也是纳吉斯的信徒吗?但他的心却没有那么善良,甚至杀死了几十个无辜的村民。”“哎,他是被自己的欲望控制了,暂时失去了对事物是非的判断能力,我可不会像他那样。”李说完把手放到了萧的肩膀上,把萧揽到自己的怀里,“走不走?走不走?没看见后面还有人吗?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还亲热,沃舒看不下去会惩罚你们的。”一名桑普本地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李居然没有发现,萧立马从李的怀里钻了出来,“沃舒不是你谴责别人的工具,情侣间的亲热也没有被皇帝的法令禁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