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昨天我感觉怪怪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萧对李忧虑的说,因为她心里感觉有点慌,“我知道,昨天伴星掠过天空的时候,我也感觉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但却抓不住头绪。”李不安的从床上坐起来,“难道最近要发生什么事情?正好我们的钱也差不多用完了,等天亮我们就出城去转转,在城里半个月了,也没有找到什么事情做。”李使劲蹭了蹭自己的脸,然后又躺了回去。

  不仅仅是萧和李两人感觉不安,斯科卡城的宫廷巫师们也感觉到了,他们紧急开了个会议,一名年老的巫师穿着宽松的袍子坐在桌子的最上方,显然他是这里最有权威的巫师。“各位都感觉到了吧,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但最近几天肯定有大事要发生了,我们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加强斯科卡城的结界防御,保护主城不受到破坏。”这名巫师虽然年纪很大,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灵活,“孙大师,以您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次会发生什么?让我们产生这种不安情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如果不能知根知底的话,可能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用。”一名年轻的巫师提议道。

  “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不安的情绪似乎只出现在会操纵魔力的巫师身上,是不是代表跟魔力波动有关呢?但昨天伴星掠过天空整个世界的魔力都会混乱,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或者物趁魔力混乱这个时机搞破坏,总之我们要做好万全的防御准备,你们到城里去加固结界,我要告诉领主让他们加强城里的戒备,还有通知城外小村镇也要加强防御,我们散会吧。”孙说完就最先离开了,剩下的巫师全部按照他的安排到城里去检查魔力结界了。

  孙半夜来到领主的寝宫,“孙大师,请问您有什么事?领主早已经睡觉了。”一名穿着轻铁盔甲的士兵轻声的问道,“我有要紧的事情报告给领主,如果我不方便进去的话,请你帮我传达一声。”“是!我这就去。”士兵推开领主的房间,领主睡的正香,但他还是听到了人的脚步声,“什么人?”“领主大人是我,孙大师他说找您有要紧的事情,让我来通报一声。”士兵看着地面,不敢抬头,“让孙大师进来。”

  领主揉了揉脸穿好衣服坐在桌子旁边。“领主,本不该打扰你的休息,但的确有要紧的事情要禀报。”领主笑了笑,“孙大师,您有话就说吧,我相信您的确是有要紧的事情才会过来的。”“所有的宫廷巫师都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我预料可能最近几天有大事要发生,希望你能戒严城市,发下布告让主城外面的村镇也进入戒严状态,我已经让所有的巫师都去加强主城的结界了。”“是什么事情要这么大动干戈?如果仅仅是一丝不安的话也可以归咎是心理原因。”

  “不,所有的宫廷巫师都有这种感觉。”“孙大师,我尊敬您的意见,但您必须要告诉我原因,如果仅仅是一丝不安就这么兴师动众的话,恐怕有些小题大做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么多年我一直保护着主城,如果事情不是特别严重,我自己能处理的的话,是绝对不会妄下结论来报告你的。”孙大师没有坐下,他就站在领主的身边显得很恭敬,“我相信您,我这就让士兵警戒主城,至于外面的村镇可能要等到天亮才行了。”“谢谢你的理解,如果有什么大的危机,我们巫师会所一定走在第一位。”孙大师说完九十度鞠躬便离开了。“到底是什么事呢?明天再说吧。”看孙大师离开后领主自言自语道,随后告知了外面的士兵,让他把孙大师的话传达下去,自己又回到了床上。晚上城里的士兵就开始警戒了,把城门封锁起来,不再让人进出,城墙上的也变成了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街道上的警卫队也加派了人手,就像是要打仗了一样。

  “城门为什么关上了?不让出去?”李从旅馆出来的时候就发现街道上多出了很多士兵,但没想到城门也被封锁了,“不知道,上面没有传达具体的信息,只是让我们把城门关起来,然后戒严城市。”站在门口的还是之前那名士兵,“士兵站岗的时候不要跟平民接触,立正!”一名看似军官的士兵走了过来,“你有什么要问的就跟我说,我会尽力解答你的问题。”这名军官看似严肃,但还挺讲道理。

  “我们想要出城,只是城门好像关闭了,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无可奉告。”“那城门什么时候可以再次开启呢?”“无可奉告。”“。。。”李看了看萧,“再见。”他说完就骑着马往回走了,“我们感觉到了不安,是不是城里的巫师们也感觉到了不安?所以他们才会让士兵戒严的?”萧首先想到了这一点,李一拍脑袋,“这完全有可能啊,我怎么没想到呢。”“那我们怎么办?在城市解除戒备之前一直留在里面?口袋已经空了。”“实在不行的话,就去波西家里住几天了,没其他办法。”李和萧骑着马找到了一家便宜一点的旅馆,他们真的没钱了。

  V!酷匠o网hs永A久@(免{{费看小c说u

  昨天伴星掠过天空最靠近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斯科卡省北面的附近群山之中出现了惊人的异动,那里的鸟兽被惊的四处乱飞,就连森林巨魔也被迫带着自己的族群往外面跑,因为那里出现了一道传送门,从里面传送了出了一个庞然大物,在这个世界的史书上有记载过的,这个东西就是龙,他们从头到尾有将近十米,展开翅膀也有十来米,他比世界上所有的单个生物都要大。

  稍微适应了一下这个世界的重力后,他便迅速的飞起来,翅膀带动的气流几乎要把树都连根拔起,嘴巴吐出的火焰能延伸几十米,它的到来让这片森林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大部分生物都被它直接吞下了肚子,甚至连高达数米的巨人也被他的双爪直接撕碎,它的力量几乎无人可以匹敌,但却不知道它是从什么地方传送过来的,龙一直是邪恶的代名词,这条龙也同样充满了负面情绪,它看到生物就会杀死或者直接吞掉,一边扫荡着荒无人烟的巨大森林,一边往斯科卡城移动,按照这个速度,他今天就可以到达斯科卡城了。

  “波西,你知不道是怎么回事?城里戒严到底是为什么?”李来到波西的家,波西热情的给他们倒上满满一杯陈葡萄酒,“戒严?我不知道,好像是巫师会所的人搞的吧,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成天研究魔法和炼金术把脑子都给搞坏了,我看天气也挺好的嘛,除了大规模的战争,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威胁到这么牢固的城墙。”波西毫不在意,大口的喝着陈葡萄酒,“恩,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借我点钱,我的钱全部花光了,准备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事情做,但发现城市戒严,不准出去。”李左手捏着右手有些尴尬,毕竟借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啊!这个啊,你要多少,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可以借给你。”波西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恩,五十个金币就行了,能让我撑到城门开启就行了,靠近荒山的地方肯定有东西需要我们去猎杀。”“拿去吧,这里是一百个金币,你救了我儿子还让我看到这么一场精彩的演唱会,我怎么可能还要你还钱呢,我们矮人可不是那么看重金钱,拿去吧。如果不够的话过来拿。”波西爽快的把一百个金币递到李的手上,“那我就收下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告辞了。”“再见,有空常来。”

  李说完就离开了波西的家,他提着一百个金币感觉有些烫手,因为李从来没有问人借过钱,如果没有萧的话,他肯定就自己饿上几天或者到街边耍耍剑然后讨几个金币,不过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了。“萧,你把钱拿着吧,我这样吃完上顿没下顿的,你真的不介意?”李把这有些烫手的钱递到萧的手上,听到李说这样的话,萧把李的脸捧住,然后郑重的盯着他的眼睛,“李,你在想什么?真的认为我是那样的人?我眼睛里有什么?”萧盯着李有些恍惚的眼睛问道,“我的错,我不应该问的,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把这事忘了,是我的错。”李说完就把萧扶到马上,然后骑着马往旅馆奔去。

  那条龙一边飞一边往森林里喷吐着火焰,他走过的地方基本上都成了灰烬,沿路没有跑掉的生物都被他烧死或者吃掉了,几十个数米高的巨人集结到一起,他们想要把低空飞行的巨龙给拉下来,但奈何巨龙十分聪明,在天上就是不下来,一口口的喷吐着火焰,那几十只巨人终于还是倒在巨龙的火焰之中,巨龙的步伐并没有被这些生物阻拦到,它的行动势如破竹,已经飞到了森林的边缘,快要到斯科卡城了,如果哨兵们注意到了山林里异常冒起的浓烟,就可以看到那个像是飞鸟一样的巨龙,但哨兵们还没有注意到那个东西。

  终于等到巨龙飞到离斯科卡城近万米的位置时,有哨兵发现了,“那是什么?有这么大的鸟吗?”一名哨兵对旁边的同伴说道,“那是什么?不管怎么样快点去告诉队长,让他过来看看。”那名士兵跑去找队长,但队长早已经发现了那只巨龙,报告给他的更上一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明天两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