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你别哭,从西兰岛出来的游侠,为了得到学习魔法和剑术的天赋,失去了一些东西,我无法真正入睡,不能做梦,没有味觉,一旦我做梦了,那就是有重大的事情要发生,而重大的事情一般是关乎自己生命的事情,我不知道其他游侠是否跟我一样,但我就这样的。你知道我为什么只吃兔子肉和陈葡萄酒吗?因为这两样东西能稍微刺激一下我的基本没有的味觉,其他的东西我尝不到味道,就像是嚼蜡一样。昨天我居然意外的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梦奇怪的梦,这代表我很有可能遇上危险。”李蹲下捧着萧的脸对轻声说道,萧被李的一番话吓到了,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不停的摇头。李已经感觉危险正在靠近,他站起身来,果然看到了一个不寻常的人,他背着一把长剑,踩过半人高的草丛慢慢走向李。

  李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虽然他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话,李右手捏着银陨剑,他显的有些紧张,‘这就是梦里预言的人吗?果然每一次做梦都会出现糟糕的事情。’李和这个男人对峙着,他只能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睛,但眼睛里散发的气势已经让李感觉有些沉重了。

  萧赶紧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他们两个中间,“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萧伸出一只手阻挡了这个男人继续前进的脚步。“我是来找你后面这个男人的,请你让开,我对女人没有兴趣。”声音从头盔里散发出来,一定程度上有些变形了,但李还是能听出这是个兽人在说话,因为兽人粗犷的口气让人印象深刻。

  “你。。。”李把萧拉到身后,“你找我是什么意思?”“现在的我还能扛起这副陪伴我多年的重甲,但再过十年说不定我就扛不动了,兽人应该死在战场上,而不是老死在床上,我向往的地方是洛玻的英灵殿,那里有我的先祖,你愿意送我去英灵殿吗?”“为什么要选择我?你从什么地方知道我可以送你去英灵殿的?”“命运自然会指引我们,找到你也是命运在指引我,而且你的战绩我不是没有听说过,你能斩杀吸血鬼而毫发无损,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我是你第一个挑战的人吗?”“不,这几年间我挑战了很多人,但他们都我被斩杀了,虽然他们很强,但还没有能力斩杀我,我需要的是一个能送我去英灵殿的人。”

  “皇帝的法典难道没有制裁你吗?还是说你有创伤后应急综合症?你需要的是治疗,掌握自己的情绪,不让他轻易失控,而不是四处找人杀戮。”“这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患有创伤后应急综合症,但我不觉得这是病症,相反的我认为这是洛玻战神在邀请我进入英灵殿,不用说那么多了,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挑战,也算是完成一个老兽人战死沙场的心愿。”兽人把黑色的头盔取下来,露出一张典型的兽人脸,两颗獠牙磨的发亮。从李的经验看来,这个老兽人可能有五十岁了,这个年龄的兽人身强力壮,战斗经验丰富,像他这样上过战场的老兽人根是如此。

  “你愿意接受一个老兽人请求吗?我想去英灵殿,即使没有人告诉我那个地方是否真的存在,但我还是想亲自看看。”老兽人盯着李的眼睛,这让李无法拒绝,因为他也有好胜心,那种充满火焰的眼神和强烈的挑战语气让李无法拒绝。“李,我们走吧!不要跟他打,你做梦预言的肯定不是这个,快些离开这里。”萧拉着李的手臂,但李不为所动,“你在人类与精灵的战争中杀死了多少精灵士兵?”“我记不清楚了,这有什么关系吗?这只是一个半百老人的请求,他不愿意留在巴掌大的要塞里度过不多的时光,仅仅是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结果,我觉得你有这个实力。”兽人挑战的语气更加强烈了,李感觉脸皮有些抽动,因为他的理性和感性在交锋,理性告诉他,不要卷入这样的是非中,但感性告诉他,这样的挑战不能不接受。

  ‘我的梦预言的真是这个吗?居然来的这么快。’“李!我们走啊!不要跟这个神经病打了,你忘了从西兰岛上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吗?”萧不停的在李耳边说着,但李却感觉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内心接受挑战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接受你的挑战。”萧几乎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在说什么啊!?李!”“我接受他的挑战,萧,你先到一边去。”“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在任何地方我都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战斗力。”李会接受挑战在老兽人的预料之中,因为他挑战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拒绝他,这是所有智慧生物都有的一种本性,那就是好胜心,只要雄性激素分泌的足够多,男人就不会服输。

  李把萧拉到一边,“这是我命运中必须要经历的一次困难,相信我,我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来,好好呆在这里,不然看到你我会分心的。”李擦了擦萧眼角的泪水,转身离去,骑上马跟上这个穿着一身重甲的老兽人。他们来到了一处树林的边缘,“我昨天做了一个梦,似乎预言的就是你的到来。”“这样最好了,我已经追你很久了,奈何今天才追上。”

  老兽人把头盔戴到头上,掩盖住了那张因为兴奋而有些涨红的脸,但那双充满烈焰的眼睛却无法遮住,兽人的情绪感染了李,他扭了扭脖子,把银陨剑稳稳的拿在手上,“这是一场生死决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知道吗?不要手下留情,因为我会毫不犹豫的斩下你的脑袋。”老兽人说完就把长剑从背后抽了出来,他的剑跟李的长度差不多,但李意识中的兽人最喜欢的武器还是长柄斧子或者锤子,但李没有因为这样而有所轻敌。

  n酷匠LU网首O发;@

  老兽人发出振聋发聩的咆哮,几乎让李感觉到了胆颤,这种咆哮甚至比得上那次吸血鬼的叫声,李左手迅速画了一个守护系的法术,这次李把魔力屏障减小了很多,因为面积减小了魔力屏障的强度就会增加,这样做只是害怕老兽人的力量太过巨大,魔力屏障无法抵御。兽人咆哮完后似乎进入了狂暴状态,李几乎看到了老兽人眼睛里燃烧的火焰,老兽人一只手拿着长剑,但却没有攻过来。

  “你居然还会魔法,还好我在跟精灵的战斗中学到了经验,兽人敲了敲黑色重甲上的一块石头,“这东西可以吸收大量的攻击性魔法,你不要想用魔法把我麻痹或者烧死。”老兽人说完就双手持剑,冲了过来,李并没有准备攻击魔法的意思,因为在这样的战斗中任何一次的失误都是致命的,他甚至连变化系减轻身体重量的法术都没有释放,因为他觉得那魔法在这场战斗中不会有很大的作用。

  老兽人的速度不算特别快,但穿着这样一身重达百斤的盔甲能有这样的速度已经称得上是传奇了,至少李认为如果自己穿上这样的重甲只有被人打的份。老兽人的长剑横斩向李,李没有信心能挡下这一击,利用灵活的身法闪到老兽人的身旁,一剑斩向老兽人的后颈,但老兽人经验丰富不可能让李得逞,虽然他穿着沉重的钢铁铠甲无法灵活移动翻滚,但兽人在力量上有优势,他生生把剑的轨迹改变移到身后,挡下了李这凶猛的一击,李没有得逞快速后跳躲开,只要被老兽人碰到那李就输了,果然老兽人手肘直接捅向李,但他落空了。

  李盯着老兽人的眼睛不敢有所放松,一旦失误他的下场就是死。老兽人穿着这么重的铠甲挥舞了半天长剑也没有脱力的意思,他的每一剑都带有风雷之势,让李不敢接下他的攻击。他们两个相互试探了半天,心里都有了点底,互相盯着眼睛不敢松懈,李决定打破这样的对峙,把剑绕过身子一圈,一剑斩下,预料之中兽人会用剑拨开这次的攻击,但兽人并没有,剑斩在兽人重甲的肩膀上,但无法斩断这些经过特殊冶炼的钢铁,李有些惊奇,因为这把剑在他的手里曾经斩断过这样的盔甲,但这次他失算了,因为他穿的是乌木铠甲,乌木铠甲硬生生抗下了这次的攻击,他双手握剑刺向李的肚子,李大惊甚至冒出了一身冷汗,侧身躲开了兽人这凶猛的一击,但他身上的皮甲被刺破了,而且肚子上传来一阵刺疼。

  李想接着跳开,但没来得及,老兽人用坚实的身体一下将李撞飞了数米远,李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擦擦嘴角流出的血,‘没想到守护系的魔力屏障无法防御他的攻击,难道他的剑也像我的剑一样上面镶有银吗?’李活动了一下身体,看向老兽人的眼神更加慎重了。兽人没有丝毫放水的意思,手握着长剑如同穿了铠甲的犀牛一般,李把剑横在身前,在兽人剑斩过来的一瞬间,就地翻滚躲开,兽人的剑斩到一颗半米粗的树上,但他的剑并没有卡在里面,而是如同切黄油一般将树斩断,树顺着被斩的斜面轰然倒地。

  但李却没有在意这件事情,他在滚开的一瞬间,移动到老兽人的侧面,一脚踢向老兽人的膝盖弯,这一脚把李所有的力气都动用上了,直接将老兽人踢的单膝跪倒在地上,老兽人也发出了痛苦的叫声,李不再犹豫,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生的权利还不知道在谁手上。

  李知道只要被老兽人抓到或者碰到一下,自己就会内伤甚至死亡,但自己的剑却很难伤到他。在老兽人跪下的一瞬间,李使出全身气力斩向老兽人的脖子处,关节处的盔甲比较脆弱,李对自己的这一击势在必得,他一定要将这个老兽人的头砍下来。电光火石间老兽人的经验再一次救了他,他的剑如同自己会变换轨迹一般,再次诡异的挡在了李的剑下,李一击没有得逞迅速后退几步,喘了几口气,皱着眉头看着老兽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