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里一沉,“草你吗的!什么意思!帮你杀了十几个强盗,给你们解除了威胁不给钱就算了,你们还要杀人灭口?老子真是没见过你们这样做人的,我现在给你们一分钟离开我的视线,并把钱还给他们两个,不然老子把你们的脑袋全部削下来!”李拔出背上的银陨剑大声的吼道,李感觉肺里就像是有一团火,那么炙热好像要爆炸了一样,这样的士兵和村长他真是第一次见到。

  士兵们把李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一个个拿着钢剑冲了过来,“草泥马的!真是气死老子了!把这帮婊子养的全部砍了,你们活着还有什么用!”李终于爆发了,再怎么平和冷静的人遇上这事也冷静不下来,拼了命的帮别人拿不到酬劳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杀人灭口。

  李一剑挑开最近那把剑,闪身斩了下去,把这个士兵的手臂斩了下来,以极其流畅的动作再次斩下了这名断臂士兵的脑袋,伴随着李每一次的出手,都会有胳膊或者脑袋飞起,而旁边的兽人却没有那么利落了,他们捡起地上的刀剑,只能跟这些穿着盔甲的士兵对砍,没有了长柄武器,兽人的力量得不到发挥,即使这样靠李一个人他们仍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李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就斩下了绝大部分士兵的脑袋,有些人想跑却被李手上较弱的闪电麻痹然后被斩下了脑袋,最后只剩下被李麻痹的女村长。

  场面一片血腥,全部都是无头的士兵,有的双手还在抽搐着,其实李闪电的麻痹效果早就过了,但女村长她已经跑不动了,下身的衣服全部湿掉了,明显被吓的尿裤子。李走到女村长的身边,“你是怎么一回事?我给了你几次机会?你居然还是要赶尽杀绝,萝卜,去旅馆让萧还有上官赶紧离开这里,我等会儿去找他们。”李把剑架在女村长的脖子上对萝卜说道。

  “鲁伯特,乔伊斯你们也快些离开吧,要是被村子里的人看到了,恐怕我们都要被通缉了,趁现在没有人你们快些离开,最好回去最近的兽人要塞,在那里是安全的,但恐怕你们一辈子都无法出来了。”“那你呢?杀了这么多人,恐怕你也没有地方去吧,跟我们去兽人要塞,那里肯定是安全。”“不用担心我,我自有办法,你们快些离开吧。”李手上的剑在女村长的脖子上划了一道小口子,女村长虽然很想叫出来,但看到眼前的杀神她又不敢有丝毫的动静。

  “那你保重了,我们这就离开。”两个兽人说完就往远处跑去,等到兽人走远,李才回过头来,“是你让村民不准出来的,这可方便我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恩?”“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我以后不会在做这样的事情了。”女村长被吓的瑟瑟发抖,看到李眼睛里稍微有些变化的神情,“我家里有很多钱!我都可以给你!不要杀我!我还有个孩子要养,我如果死了,他就成孤儿了。”见李的眼神有些变化,她不由得准备多说几句,“没有父母的孩子很可怜,我一定会改邪归正的,你要相信我,我会给孩子树个好榜样,请你一定要相信我。”“那是他的事,你的事情必须要自己承担,孩子可不是你的挡箭牌。”李说完就把女村长的脑袋斩了下来,她的脑袋被被血喷的老高,但最后还是落到了地面。

  李厌恶的踢了踢女村长的身体,然后把剑上面的血擦干净,这时萧和上官从远处跑过来,看到这样的场景上官已经忍不住吐了出来,“李!你这是在干什么?杀这么多人会被通缉的!”这件事印证了萧的不安,她就知道今天会出事。“我们快些离开这里,现在没人看到我们,就无法证明是我杀的,走吧快些离开这里,上官,我等下再跟你解释这件事情,如果你觉得我罪大恶极无法原谅那就随意了。”“跟着你真是什么事都能遇得上,你不是那样一个滥杀无辜的人,我相信你。”上官蒙着眼睛不在看那些被肢解的尸体,以后的每一次他想起这样的场景都会让他呕吐不止,他甚至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他还能那么淡定的走出这片炼狱。

  李面前有一堆干草,他们的落脚点在一片小树林,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李打个响指,面前的干柴堆就燃起了一堆火。“李,现在你能说说为什么要杀那些人吗?我虽然相信你,但也想听听你的解释。”上官手里拿着刚刚褪下皮的兔子,把它放在火堆上烘烤着。萧看着浑身是血李,心里不是滋味,“你有没有受伤?没事吧?”“没事,今天杀的人太多了,我有些受不了了。”李感觉有些心累,靠在一颗树上叹了口气。

  “别有心理负担,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萧把李外面的皮甲脱了下来,里面的衬衣并没有被血染到。“到底怎么一回事?李,你总要讲讲清楚吧。”上官把兔子肉翻了一面继续问道,“哎,遇到这种事真是让人毫无办法,我刚开始跟村长商量好了,说帮他除掉双尾狮和强盗,把双尾狮的耳朵带回来给她,她就会付我酬劳,我做到了。杀掉十几个强盗和两头双尾狮,但回来的时候她后悔了,或者说她本来就没有付我钱的意思,好啊,不付我钱就算了,他还吞下两个兽人埋葬兄弟的钱,不仅这样他们还要杀我灭口,而杀我们灭口的原因仅仅是,我说了句要到城里去告发他们,他们要杀我难道不反抗吗?最后怕有人泄密,我就把所有的人都杀了。”李说完闭上了眼睛。

  如果那十几个人是强盗的话,李不会有一点心理障碍,可这十几个都是尼德卡尔的士兵,虽然他们有错,但却没有强盗那么罪大恶极,村子受到野兽或者强盗的攻击,他们还是会挺身而出战斗在第一线。“是这样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被抓到,你的做法没有错,这是一种自保的手段,最多定你防卫过当,然后你可能要蹲监狱三年左右,但你这看起来不像是防卫过当,而是单方面的屠杀,我建议你还是躲一段时间,这件事情的风头一过应该不会查的那么严了,只要下面的村子有税上缴,谁管那么多。”“你们出来的时候村子里有人知道那边发生了屠杀吗?”“村民们被村长赶回家里不准出来了,虽然这样但保不准谁就看到了,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妙啊。”

  上官把兔肉放到鼻子旁边闻了一下,兔肉明显没有烤熟。“哎。。。不管了,明天再说吧,反正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来找我就对了。”李说完就平躺到了地上,萧从夜幕中看向远处的斯科卡城,虽然那个地方一片漆黑,但她能感觉到心里的悸动,摸了摸沃舒的项链,显的有些深沉。

  Q‘更d新k最sW快X$上-?酷匠`;网

  太阳刚刚洒下第一缕阳光,李准时醒来。他把上面有血的皮甲穿到身上,然后叫醒上官和萧,“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上官头一次睡在树林,他的脸上被虫子咬了几个疙瘩。“我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这里距离那个村子不是很远,但我不能离开斯科卡省。”“为什么?斯科卡省有什么特别的吗?”“不是斯科卡省有什么特别的,这个原因我无法告诉你,总之我必须留在这里,上官,我觉得咱们两个还是分开比较好,不然我被抓的话很有可能会牵连你,你的词曲很有风格,以后一定会很有前途,如果进过监狱的话,恐怕这是你一生的污点,不可能洗去,对你以后的发展很有影响。”李说话的语气很郑重,上官也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如果风头过去了,我们又在什么地方相遇,这些天还是我们愉快的回忆对吗?”“是,但现在你还是快些离开吧,我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我的直觉一般不会有错。”李催促着上官,上官很少见到李这样严肃,点了点头,“那我们有缘再见,我的下一站是斯科卡城,如果你到了那里,我一般会在最豪华的酒馆。”上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骑上马就奔向斯科卡城。

  李看着上官离去才稍微松了口气,“怎么回事?李?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不要吓我。”萧看着李有些紧张的表情,有些心里不安,因为李的实力他很清楚,面对吸血鬼他都没有这般郑重,“我昨天晚上睡觉做了个梦,我基本上不做梦,但每一次做梦都会出现一些重大的事情,我梦到自己出了点事情,虽然梦里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但一定意义上预言了现实,不知道跟昨天的事情有没有关系,总之让上官先离开,免得他遭受牵连。”李把背后的银陨剑拿了出来,然后盘坐在地上。

  “李,你这是在干什么?如果有危险的话,为什么不赶紧离开呢?”“我觉得即使我跑得再快再远也会被他追上,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要是在这个地方把他解决的话,以后都不用担心。”“仅仅凭你的一个梦?你太神经质了吧?”萧想把李拉起来,但李如同千斤重的石头一般不曾动一下,仍然不停的擦着他的银陨剑。“李!你到底是怎么了?做个梦就成这样了?你别吓我!”李的异常举动让萧感觉很害怕,因为平时冷静沉着的李不见了,现在只有一个不停擦着剑但一句话也不说的李。

  这时远处有一个裹着黑色重甲的男人骑在一匹同样裹着黑色重甲的马身上,朝李这边奔来,李似乎有所察觉,站了起来,推开拉着他手臂的萧,“怎么了?你到是说啊!为什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李的举动让萧不能理解,她不知道李是不是得了癔症,“你到底怎么了!一场梦也不应该让你变成这样啊!呜呜呜。。。”萧的哭声让李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惊人的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两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