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住在什么地方?”李站起身来看着兽人保镖问道,“这个村子只有一个旅馆,我就住在那里。”“那好吧,你先回去,我跟村长商量好了事情后,就去找你。”“我们回头见。”兽人说完就离开了,李摸了摸下巴然后走进了里面的房子,“有什么事情吗?两位,看你们不像是本地人。”女村长让那个小男孩倒了三杯茶,示意他们两个坐下。“我们两个的确不是本地人。”李把桌子上的茶水放在鼻子旁边嗅了嗅。

  “这茶叶可不便宜。”“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那好,你们村子有没有被强盗骚扰过?我来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一辆被打劫的马车,刚刚离开的兽人就是被害者。”女村长把茶杯放在手上看了看,“的确是有强盗骚扰,不过我们有士兵保护,那些强盗威胁不到我们,你的意思是什么?”“你们没有让士兵去剿灭那些强盗吗?如果这附近老是有人打劫,甚至杀人,村子里的人出去有危险,而外面想进来做生意的商人也会有危险,你没有考虑这件事情吗?”

  李看着女村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村长怎么可能没想到这些事情呢,如果村子没有效益,没有商人带来商品,如何拉动这里的经济呢?没有了效益,村子该怎么上交赋税。女村长听李这么一说似乎恍然大悟,李显然注意到了女村长的表情,“你的意思是,想替我们解决那些强盗是吗?”“我正有此意,那些强盗还驯养了两头双尾狮,如果放任那两头双尾狮来进攻你的村子,恐怕没人拦得住,你的十几个士兵恐怕也只能让他们活活吃掉。”“那你就去解决那些强盗啊,他们的确很可恨,那个兽人的车队被抢劫,都是他们干的好事。”

  女村长的话让李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么说话的人还是少数,“我可以替你把那些强盗杀死,但你得付我酬劳,不然我的冒险就没有回报,杀死双尾狮甚至有可能让我丧命。”“为什么还要钱?你做好事还要钱?”“付出就得要回报,不然任何人都无法一直付出,我们也要吃饭睡觉,这些都要钱。”李看了看萧然后回答道,女村长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她没有说话,“那些强盗的威胁很大吗?你没有骗我吧。”“那些强盗可能奈何不了你的村庄,但他们驯服了两头双尾狮,那两头双尾狮才是最有威胁的。”“你杀死他们要多少金币?我们的村子不是很富裕,太多恐怕我们支付不起。”李看了看上好的茶水,又看了看房子里精致的装饰。

  “两头双尾狮的价格可能贵一点,总共七十个金币吧。”李把价格放到了最合适位置,但女村长的脸色仍然不怎么好看,“那两头双尾狮真的很危险?你不是骗我的吧。”李算是明白了,这个女村长的见识少,而且鼠目寸光,自做聪明。“的确很危险,我这样打个比方吧,你的十几个士兵可能不够塞那两头双尾狮的牙缝。”“这么恐怖!那好吧,你赶紧去把强盗和双尾狮都杀掉吧,酬金的话我会付给你的,但请你务必要把他们杀死,双尾狮有耳朵吗?就拿耳朵当证物吧。”“那我们就这么定了,明天伴星要掠过天空,我只能后天去杀死他们。”“没问题,你什么时候去都行,但一定要把双尾狮的耳朵带回来。”“恩,那我就先告辞了。”“再见。”李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村长长屋。

  “哼!该死的骗子,最好死在强盗窝,被双尾狮杀死,四个兽人都死了两个,我不信你一个普通人比兽人还要厉害。”女村长等李和萧出去之后,在房子里咒骂到,“妈,你不要这么说,叔叔和姐姐都是好人。”“你懂个屁,他们会把你骗的团团转,给我去干活!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了,也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女村长对孩子很凶,好像不是自己的孩子一样,小男孩也没有多说什么,慢慢走出去,但其实孩子的心里在流泪,父亲把他丢给一个后妈,会有这样的下场他从来不曾想过,虽然他很努力的作事,但还是得不到她的认可,这时孩子的心里有了个奇怪的声音。“这个村长好像。。好像有些怪怪的。”萧走出村长长屋后对李说,“你也感觉到了,他不是人怪怪的,而是性格有些怪,总之我们完成任务拿了钱就离开,这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去跟那两个兽人核实一下信息吧,到时候我们进攻强盗的据点也轻松一些。”李回头看了一眼纳吉斯女神像,然后往旅馆走去。

  李走进旅馆的时候正好看到上官在旅馆的中间抱着鲁特琴唱歌,“挺有兴致的。”李在老旧的餐桌旁边找到了那两个情绪低落的兽人。“老板,来三壶陈葡萄酒,还有四盘子兔子肉,外加一斤黑葡萄。”李把萝卜从肩膀上放到桌子上,“这只猫挺可爱的,跟瑟欧德老板一起的时候,我们可没有看到它。”其中一个兽人说道,“他爱躺在我腰间的布袋里睡觉,能不能讲一讲你们是怎么遇上那些强盗的?我后天会把那群强盗杀死,把两头攻击你们的异兽也一块杀掉。”“你后天要去杀死那些强盗?你一个人?”其中一名兽人有些吃惊。

  “恩,算是替你们也报个仇吧,总之我会去办这件事情。”“那我们也算上吧!两头双尾狮还咬死了瑟欧德老板和两个兄弟,我们本没有希望能报仇的,现在有你的话,肯定会好办很多。”那名肩膀上绑着绷带的兽人情绪有些激动,“哎!不对,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杀死那么多强盗,和两头双尾狮?就算你有两把剑也不太可能吧。”兽人前面一句话和后面一句话的反差让李差点笑出来,“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对了,你去找村长有什么事情吗?”

  “没想到这个村长是个女的,在我们兽人要塞女兽人是不可能当上首领的,不过这跟我们兽人没什么关系了,反正人类很多时候的表现我都不是很懂,我找她是准备出点钱把瑟欧德老板和两个兽人兄弟埋在他们的墓地。”“女村长她同意了吗?”“同意了,我们给了她五十个金币,她说这算便宜的了,后来我就把身上所有的金币都给她了,她说愿意找人替我把尸体埋掉。”兽人保镖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坑的事实,“五十个金币吗?”李像是对自己说的又像是对那两个兽人说。“什么?”“没什么,你们既然没钱,这顿饭就算我请你们的了。”这时老板把酒还有兔子肉全部端了上来,“那谢谢了!我们就不客气了。”

  T酷匠;网S唯一(正\/版◎9,t'其他$=都dI是`盗版

  两个兽人说完便拿起盘子里的兔子啃起来,“李,你为什么又给我点了这么多兔子肉?我不要吃兔子肉。”萧看着盘子里的肉一脸吃不下的表情,“别啊,兔子肉的好处我也跟你讲了,味道鲜美,最重要的是有美容的效果。”“哦!我忘了,兔子肉有美容的效果。”萧经李这么一提醒,忽然想起了这个事情。“哈,你们吃饭居然不等我,我肚子也饿了。”上官唱完歌后得到了一些赏金,李也饶有兴趣的扔了几个金币过去,“你应该多扔几个,瞧你口袋里的支票,都快满了。”“那都是我用命换来的,为什么要多丢几个给你呢?”“啊!我算是看清楚你了,居然这么看重钱,真是白交了你这么个朋友。”

  “怎么样,我的那些故事有没有编成歌曲?”“还没有,这几天都在赶路,我创作的时候要集中精力,不能有人打扰,赶路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条件。”上官说完从李盘子里扯掉了一个兔腿,“你可真随意,我盘子里的东西你也不放过。”李故作恶心的摇了摇头,“别这么说,一只兔腿而已,我已经给自己点上了一份兔子肉,等下还给你。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上官傅延,就是那个复姓,上官。”他对那两个兽人说道,“你好,我叫鲁伯特,他叫乔伊斯。”“你们的名字可真难记,不过我还是记住了,你叫鲁伯特,他叫乔伊斯对吧?”“哦,不,我叫鲁伯特,他才叫乔伊斯。”“呃。。好吧,我们吃东西,名字这东西只要记在脑袋里就行了。”上官因为记错名字有些尴尬,不由得用吃饭来掩饰,“你是记不住名字吧?”萧不放过任何一个损上官的机会,“行,我的错,咱们吃东西吧,不要在讨论这些了。”

  第二天上午,伴星准时从天边升起,不过还好这个村子也是有结界的,像这样的村子一般都有结界,即使没有也可以到主城去申请,然后主城就会派遣巫师过来替村庄布下结界,李有时候也会充当巫师的角色,显然这个村庄是用不着,那颗巨大的伴星有整个天空的五分之一大,让人非常有压迫感,但这个村子的人仍然照常生活,丝毫没有被影响到的样子。

  “李,你知不知道这伴星是怎么回事?”上官看着天上的伴星,迎着大风问道,“不知道,伴星似乎从始至终都存在吧,你难道对天上的太阳也会这么问?”“没有,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我在学院进修的时候,听过一个假说,那就是天上那颗伴星是从我们这颗星球撕裂出去的,后来在自身引力的坍缩之下,恢复了球状。”“这个假说可能存在,但为什么,这颗伴星每隔十五天才会从天空掠过一次呢,而且到晚上时候我们却看不到它,他就像每隔十五天突然间出现在天空一样,你具体研究过吗?”

  “不,谁去研究那些东西,这些应该是那些天体学教授的事情,我只会写歌唱歌而已,就像你说的,既然它一只存在着,那就让他存在着就行了,我也没有那强的好奇心。”上官不在看天上的伴星,走回了旅馆。这时那两个兽人从旅馆出来,正好跟上官碰了个头,“你们两个准备去做什么?”“我准备去墓地看看,看看他们是怎么安葬我兄弟和老板的。”兽人们回答道,李心头一动,“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一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