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从腰间的口袋里拿出那个银质的小瓶子,在手上晃了晃,“让你父亲变成那样的生物就在这里面,我已经把它抓获了。”洛志意看到李手上的瓶子,“我可以拿过来看看吗?”“可以,但不要打开瓶子上的塞子。”洛志意把瓶子拿到手上,“我感觉里面的东西正在疯狂的挣扎,是我的错觉吗?”洛志意明显也感觉到了,“真是太神奇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上官满眼惊奇的盯着那个瓶子。

  “这个里面的东西叫做卡莫,是以人的愧疚为食,如果被寄生的人,心里对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有愧疚的感觉,那卡莫就会让被寄生的人更加愧疚,最后情况会越来越重,导致被寄生的人自残或者自杀。一旦被寄生的人类死去后,分体就会在夜晚回到主体,这样主体就会变的更加强大,可以感染者更多的人。”“那这个东西不是很危险?”“的确很危险,但巫师或者游侠是有办法解决他的,而且这东西不是很多,我云游大陆十年间也就遇到两次,这就是第二次。”“真是太神奇,居然还有这样的生物,以人类的愧疚感情为食。”上官又拿出自己的笔和本子开始记着什么。“我们快点回去吧,你的伤口要撒点药然后缠上绷带。”萧拉着李不停的往回走,“对对!李的伤还要处理,我们快些回去吧。”洛志意听到萧的话,把银质的瓶子交给李,然后走在回村庄的路上。

  “没事吧?这伤口看起来有点深。”萧给李肩膀的伤口上撒了可以加速愈合的炼金药粉,“没问题,撒上药粉后半个小时就可以痊愈了。”李把那件皮甲穿了上去,“只是这皮甲可能要换了,穿着破衣服到处走的确不怎么样。”“皮甲?没问题,我这里有衣服,应该很适合你的身材,不用担心这个。”洛志意从他父亲的房间里走出来,正好听到了李的话。“你父亲怎么样了?”“他情绪平静了很多,而且也不乱说话了,但他感觉有些呆呆的,这是正常的表现吗?”李点了点头,“我们先把主体消灭掉,在把你父亲身上的分体逼出来,然后所有的事情都能解决了。”

  李活动了一下肩膀,虽然伤口还有疼痛,但已经不影响行动了。“你要不要先休息一天,毕竟肩膀上有伤。”上官听到洛志意的话,立马接了一句,“这个你不用担心,他说这伤口半个小时就可以痊愈了,你在担心些什么。”“我说上官,你每天都在记些什么东西?老看你在那里写写写。”李把那个银质的瓶子拿出来看了看,然后问道,“啊,你可算问起这个问题来了,我把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全部记了下来,看,这几天的事情够我以往跑好几个村庄的了。”“这么说你喜欢往危险的地方去了?”萧替李接下了这句话,“也许我应该混到军队里当几年兵,然后回来我的经历肯定丰富了。”“现在是和平年代,兽人们都回到了自己的要塞,你想去什么地方打仗?”“据说北极和南极没有人去过,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北极南极?哪些地方比尼尔勒雪原还要冷,你确定想过去看看?而且进入军队可去不了哪些地方。”“天呐,我还不知道,那还是不要去了。你不是要把卡莫的主体消灭吗?怎么没动静了?”“我现在就去。”李说完站起身来,“我不想引起村民们的关注,有没有隐蔽一点的地方,比防说四周有高墙或者篱笆的地方。”“有,就在我的后院,那里的围墙够高,如果不刻意去看的话,是不会有人发现的。”洛志意指了指她家的后院,“恩,那是最好了。”说完李就拿着银质瓶子走到后院。

  最F新M+章mq节#s上¤/酷、匠-…网

  李看了看天上的烈日,和开阔的后院,“恩,位置还是挺合适的。”李拔出银陨剑,用银刃面画了一个圆外加一个六角星,在六个角上放了六枚魔力电池,然后把瓶子放在了中间,李把手按在其中一个魔力电池上,然后调动魔力让六个魔力电池产生联系。很快一个可见的魔力屏障就出现了,洛志意和上官两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得很吃惊,“你们以前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吗?”萧看到他们惊讶的眼神不由得问了两句,“见过,省长派过来的巫师给我们的村子布下,防御伴星掠过天空而产生影响的结界时,我见过一次,那是好多年前了,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巫师,或者说这样的法阵。

  ”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魔力屏障出现之后,法阵中心的银质瓶子不停的颤动着,然后瓶子的塞子被挣脱开,一团黑色的阴影出现在空中,它刚出来的时候阳光就把他晒的不成样子,黑色的阴影在迅速的消退。“原来是这东西,怪不得用灵视药水看不到。”萧走到李的身边说道,“这东西不是灵体,只能把他归到不死生物里面,他没有实体,算是一个特殊吧。”“这样晒下去要多久才能杀死他,看上去它现在就快不行了。”“时间还早着,它的生命力顽强,最起码也要两个小时以上,我在这里守着它,直到它被晒死,你们进去休息吧。”李说完便走到太阳底下,然后跪坐在魔力屏障面前。

  “李,你难道不晒吗?”洛志意听完他和萧的对话然后问道,“没事,你们进去休息吧,时间到了我会帮你父亲把分体也杀死。”“那好,我在里面等你。”洛志意说完回到房子里,上官也有模有样的走到李旁边然后跪坐在地上,李看了看旁边的萧和上官,“你们两个不去休息?”萧没有说话,而是以标准的冥想姿势跪坐在地上,“我?我想试试你们的冥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能我的天赋是作诗和唱歌,但有时候也想试试你们所做的事情。”“冥想可不是那么简单,你肯定会睡着的。”“不管怎么样我得试试。”上官说完就闭上眼睛,“冥想既没有睡着,也睡着了,总之能恢复精神和体力,一旦四周有风吹草动也能察觉,当你能做到这些的时候,你的冥想就成功了。”上官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银质瓶子里的卡莫也已经被阳光暴晒而死,等李和萧站起来的时候,上官却已经倒在地上睡着了,李突然有了一丝搞怪的兴趣,他找来了一根鸡毛在上官的鼻子里不停的戳着,上官打了个喷嚏然后醒了过来,看到李和萧两人讥笑的表情,才发现自己躺倒了地上,他立马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看来还是作诗唱歌比较适合我,这种睡觉又不叫睡觉的事情还是算了。”“我们走吧。”李说完就捡起地上的银质瓶子走回房间。

  “卡莫的主体已经死了吗?”洛志意坐在父亲的床边,看到李进来后立马问道,“不错,的确已经死了,现在我们把你父亲身上的分体卡莫也逼出来吧,到时候你父亲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就可以恢复健康了,只是他心里会留下些创伤,需要亲人细细的抚慰,我们在这件事上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你帮我们做了这么多,已经非常感谢了,不奢求那些。”“那好吧。”李说完走到村长的身边,把村长抱到院子后面的法阵中间,村长没有挣扎的那么厉害,因为主体卡莫已经死去,分体的卡莫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只能任由别人摆布。

  李重复着刚刚的事情,魔力屏障再次出现,村长在法阵中间显的很痛苦,为了防止村长自残,他的手脚还有嘴巴全部用东西绑上了,慢慢的,一丝可见的黑气从村长的身上冒了出来,然后形成一团薄弱的黑影,几乎在一瞬间黑影就消失了。“啊?是卡莫逃跑了吗?”“不,是卡莫消散了,分体比主体脆弱很多,为了保险,我们在这里等上半个小时就可以了。”李看了看天上斜挂着的太阳说道。

  “父亲你还记不记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洛志意看着转醒的父亲问道,“哎,头好疼。”“我不问了,你醒了就好了。”“我记得好像有个年轻人一直在给我治疗是吗?我想亲口对他说声谢谢。”“爸,他们已经走了,昨天走的,你就安心的修养身体吧。”“你们是不是找到了我哥的尸骨了?”“是,是那个游侠找到的,但不是完整的尸骨,只有一根肋骨,我们到时候把叔叔好生的安葬吧?”“可以可以,我一直是这么想的。”“爸,那你好好休息几天,村子还需要你来管理,大家都很担心你的健康。”

  “志意啊,你可能知道了我跟你叔叔的事情吧?”“爸,那些不重要了,你能健健康康的那就最好了。”“不不不,我在心里憋了半年,还是要讲出来,那时候你叔叔的脚崴了,我又背不动他,后面还有一只巨魔在追我们,我为了。。。自己丢下了他,哎。。。”“爸,你不要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不,一个多星期前,我从家里找到了我和你叔叔小时候都爱玩儿的木剑,然后又想起了我跟你叔叔小时候经常去的那个废弃房子,于是我就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后来,感觉心里的愧疚越来越重甚至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在后来还听到了你叔叔的声音。。。他一直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我又听不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