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在家里没什么事吧?”洛志意回到村长长屋对门口那两个士兵说道,“没事,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情况,只不过他想自残,然后我们用绳子把他给绑了起来。”其中一名士兵回答道,洛志意点了点头,带着李他们几个走了进去。“如果真是你叔叔的鬼魂在作祟,这骨头可以当做桥梁跟你叔叔建立起沟通。”李把骨头从布袋里拿了出来。

  酷K匠S网|*正R…版!*首发nH

  “我们要不要避开?在旁边不会打扰到你吧。”“没关系,你们进来看着吧,只是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不要尖叫出来。”李说完便往村长的房间走去,房子里面仍然是一片漆黑,没有一点点光亮,按道理来说鬼魂虽然喜欢黑暗狭窄孤僻的地方,但应该没有到这个程度,李打开门后村长有了很大的反应,虽然全身被绳子绑住,嘴巴也被塞满了,但他仍然不停的挣扎着,等人全部进来后,上官就把门关上了。

  李把骨头放到地上,然后跪坐在骨头面前。“萧,过来帮下忙,我们来祈祷一下,看看能不能沟通到他的灵魂,你们两个就找个角落坐好不要随意走动,也不要发出大的声响,听到奇怪的声音也不要害怕。”李跪在骨头面前说道,萧点了点头也走过去跪坐在骨头面前,而上官傅延和洛志意则走到角落坐下,然后李和萧闭上眼睛开始祈祷了。“你有没有感觉冷啊?我怎么一进来就感觉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上官小声在洛志意旁边说道,“我也有感觉,可能是我叔叔的鬼魂在作怪,等下他们跟我叔叔的鬼魂沟通上了,应该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我们还是不要说话的好。”洛志意说完把一根手指放到自己的嘴巴旁边,让上官不要说话,他点了点头,也不在搓自己的手臂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李预想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洛志意叔叔的鬼魂也没有因为看到自己的尸骨而出现,李和萧的祷告也没有什么用,现在李心里出现了一丝疑虑,‘怎回事?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难道是骨头弄错了?萝卜的嗅觉可以完全信任,那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不是鬼魂在作怪?’李脑袋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怪不得村长这么怕光,很有可能是那个东西,而不是村长哥哥的鬼魂。’李想到这里就睁开了眼睛,摇了摇萧,“恩?怎么了,不用祷告了?”萧睁开眼睛,“继续祷告下去也没用,应该不是村长哥哥的鬼魂。”“什么?不是我叔叔的鬼魂?那是什么?”洛志意听到李的话快步跑了过来,“我可以确认不是你叔叔的鬼魂,还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你父亲在发病前一天或者两天去过什么地方没?比较偏僻的地方,或者发生过异常现象的地方,山洞,废墟,或者废旧的房子,这样类似的。”

  “发病前两天?我想想,好事像是去过一间废弃的房子,那间房子离村庄有点远,需要我现在带你过去吗?”“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带我过去,这根骨头可能没用了,就当是你叔叔的尸骨,然后埋掉吧。”李把肋骨递给了洛志意,洛志意看着肋骨点点头。“你能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吗?不是我叔叔的鬼魂那到底是什么?”“我现在还不能给你肯定的回答,如果你带我去那个房子的话,应该会有答案。”李看了看房子四周,“在这之前我还想做个实验,可能会让你父亲感到很痛苦。”“会不会受伤?不会受伤的话我答应你。”

  “不会受伤,那我们就来试验一下吧。”李说完就走向窗户,“你们把房子中间搬开一大块空地方,桌子椅子全部挪开,把你父亲放到空地的中间,然后找来六盏油灯放在离你父亲半米远的地方,不要让你父亲在挣扎的时候碰到灯就行了。”洛志意和上官听闻按照李所说的开始行动,很快就完成了李所说的,然后把六盏油灯放在村长的旁边,村长仍然神经不正常,像只虾一样蜷缩在一起,李站在窗户旁边打了个响指,六盏灯同时亮了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上官惊讶的不成样子,但很快就被村长的反应吓到了,整个房间一片敞亮,李顺手把窗户也打开了,村长像一只放在煎锅上的活鱼,不停的翻来翻去,奈何不敢去碰那六盏灯,那叫声如同有人在割他的肉一样。

  “啊!!快点把灯关掉,把窗户关上!啊!!我好难受啊!!”村长的嚎叫让洛志意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李再次打了一个响指,六盏灯同时熄灭,然后把窗户关上,房间又陷入黑暗。李吸了一口气,“错不了了,带我去你说的那个房子去看看,如果在那里能找到证据的话,我就有办法解决你父亲的问题了。”李走到村长身边,把他抱到床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到不是我叔叔的鬼魂?”洛志意显的很着急,“不是你叔叔的鬼魂,这跟你叔叔的鬼魂没有什么关系,先带我去那间废弃的房子吧,我在那里给你一个解释。”李说完便往门外走去,上官和洛志意他们三个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他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跟跟上去。

  那栋房子在离村庄较远的地方,比较偏僻,房子好像被火烧过,准确来说是精灵和人类大战的时候毁掉的,那时候里面住了祖孙三代,后来房子毁了,里面的人也全部离开了,就剩下这么一栋房子,由于比较偏僻所以很少有人过来,因为里面缺少生气,所以显得有些阴森,不少人传言里面出现过什么,但那都是传言。李他们四个站在房子的不远处,今天没有太阳,那栋房子显的有些阴森,上官不停的吞口水,“你父亲来这房子干什么?怎么感觉不大对劲啊?”

  “我父亲从来没有听信那些传言,听我父亲说,他小时候和叔叔经常到这房子里来玩,后来长大了就没有过来,我也不太清楚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洛志意明显没有上官那么胆小,径直走向那栋房子。“等等,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过去看看。”李拉住了准备往前走的洛志意,“你一个人进去?”萧听到这话又感觉不舒服了,“那里面不会有危险,总之你先留在这儿,而且这里这么近,有危险的话你们很快就可以冲进来不是吗?”李说完便往那栋房子走去,没有理会萧的声音。

  ‘如果是在这里被那东西缠上的话,那这里应该会留下些线索,很可能主体也在这里,仔细找找应该能找到些蛛丝马迹。’李并没有把剑拔出来,说明这里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两层的木质房子建筑,第二层已经上不去了,而且两层阳光都可以照个通透。”李从大门走进去,稍微观察了一下,用手摸了摸木头上面的黑色灰尘,“这恐怕是火烧过的,时间很久了,极有可能是战争时期烧毁的。”

  李慢慢向前走去,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被洗劫一空,基本上所剩无几,有些房梁还斜靠在另外一个房梁上,整个房子就剩下了框架,“这种地方应该不会出现那种生物才对,那种生物惧怕阳光,难道这里有地下室?”李开始寻找地下室的踪迹。此时萧他们几个能看到李在只剩框架的房子里走来走去,“我说吧,那房子就剩下框架了,而且这不是可以看到李吗?不要太过担心了,你不觉得很多时候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吗?”洛志意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说道,萧点点头,“也许我的担心是多余了,李他的确很有能力。”

  “哎?李是不是不见了?怎么没有看到他的人影了?”上官站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那阴森森的房子问道,“不用担心,我们好好的等在这里就行了。”洛志意一把将上官从石头上扯了下来,结果上官没踩稳一下倒在地上,“哈哈哈。”洛志意看到摔成四脚朝天的上官哈哈大笑起来,“有那么好笑?你不是说自己是男人吗?为什么还这么有恶趣味?男人可不会这么做。”“哈?!你说的到底是什么?什么恶趣味男人女人的,我没有到城里的学院进修过,不懂你说的话,我只会拉弓打猎。”“没什么,我们继续等在这里就好了。”上官摇了摇头,把笔和本子拿出来,写下一句话。‘女人终究是女人,调皮也好,温柔也罢,都有同一个特点,那就是情绪变化快。’

  李搬开一个倒下的柜子,他看到了一个到地下室的入口,“果然这里是有地下室的,终究还是被我找到了。”李打开地下室的口,里面的霉味直接冲了上来,令人作呕。李用手扇了扇然后顺着梯子爬下去,梯子不算深,差不多三米的样子,底下一片漆黑,李左手出现了一团火焰,给地下室里带来了些光亮,但奇怪的是地下室仍然一片漆黑,李把手上的火焰加到了最大,这已经是不画法术印记的极限了。

  但这黑色如同是墨水泼上去的一下,仅仅能看清脚底的位置,李感觉心里有些发麻,“看来是这东西没错了,把主体除掉后,在把村长身上的分体也除掉就算是完成任务了。”李把背后的银陨剑抽了出来,虽然手上的火焰很亮但就是无法照到更远的地方,一阵寒风吹过李的额头,李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后跳躲开,把火焰熄灭之后,李快速的打开一瓶夜视药水,一口灌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