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明显注意到了李表情的变化,不过他的厌恶瞬间即逝,“就因为他是游侠才能替你解决问题!你们不要用这种好像看到瘟疫的表情好吗?!”萧看到这样的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你们两个让开,让他们进去。”村长的女儿反应的最快,随后大声的对那两个士兵喊道,士兵迅速退到一边,“你们请跟我来吧,不要在意我们刚刚的表现,如果你能帮我把我父亲治好的话,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走进房子后,这个粗犷的女人把李他们三个迎到一间房子里,上官刚刚畏惧的情绪现在不见了,变得更加兴奋,也许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一个杀怪物的游侠,这可能会给他带来相当多的创作灵感。

  李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能说说你父亲的具体情况吗?我们也好做分析一下。”李拿起一杯茶水闻了闻,茶香四溢。“如果你是一个游侠的话,那肯定有办法了,我父亲老是说有人要害他,而且他跟我讲,说脑袋里有人在说话,是我叔叔的声音,就是我父亲的哥哥。”“你父亲的哥哥?”“恩,半年前我父亲跟叔叔两人去山里打猎,那个时候正是打猎的好季节,有很多鹿或者兔子,每年那时候他们两人都会结伴去,但这次回来只有我父亲一个人,他什么也没有打到,好像被什么追杀一样,当时我的第一感觉肯定是遇到了强盗,但我父亲说是遇到了森林巨魔,叔叔为了掩护我父亲惨遭巨魔毒手。我在想是不是叔叔他的鬼魂真的找回来了,但我真的无法确定。”

  “你们有请巫师过来看看吗?如果是鬼魂的话,巫师应该会有办法。”“我们村子里没有巫师,你们来了我们就不用去找巫师了吧?”李点了点头,“那你父亲跟你叔叔以前有没有什么纠葛?或者说在村长位置的竞争上有没有出现过冲突,如果按你父亲说的,是你叔叔自愿留下掩护你父亲的话,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没有,在我的印象里没有这回事,叔叔对村长的位置从来都不在乎,他只喜欢平静的生活,对于那些需要跟人低声下气说话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去做,而当村长的话这样的事情就避免不了。”“是这么一回事啊。”李用手搓了搓下巴。

  “能让我见见你父亲吗?”“他现在有些不正常,想见的话也不是不行,跟我来吧。”村长的女儿说完便站起来推开房门走入大厅,“游侠先生,没想到你真的是游侠,刚刚真是失礼了,也许乡亲们的传言是有误解的,我看你就不像他们说的那么恐怖,跟着你也许能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如果我能就地取材的话,这件事情肯定又是一个很好的说唱范本。”上官任何时候都不忘创作。

  “你神经挺粗条。”“过奖了过奖了,不必要浪费精力的地方,我自然不会去细想,而需要仔细思考的时候,我们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精力。”“你说的话可真拗口。”“谢谢你的夸奖,美丽的女士。”上官对萧九十度鞠躬,萧咧了咧嘴,“这里可没有观众,你敬礼敬给谁看?他们已经出去了,你不去跟踪一下?”“哦!这是我的失误。”上官抬头一看李和村长的女儿早已经离开,便快速跑了出去,萧对着上官摇了摇头,也跟了出去。

  “走开!走开!不要在折磨我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老是站在勺子里看我!”李刚走到村长房间的外面就听到了里面的胡言乱语,“我父亲本来是一个非常负责的村长,所以在村民和士兵中威望非常高,不然大家也不会因为一个不正常的人而戒严整个村子了。”村长女儿听到自己父亲痛苦的喊声,语气也变得软弱不堪。“我了解,先让我看看你父亲是怎么一回事。”李走到那个房子的门口,使劲一推但发现没有推开,“门打不开了?”村长的女儿走过去试了两下,并没有推开,她后退两步一脚踹了过去,直接把门栓给踢掉了,“喔!这女人的力气可真大,也许是一个题材我得记下。”上官并没有被吓到,赶紧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用笔在上面写了几句话,‘女人的心不一定是女人,力气也许可以跟男人相比。’李和萧快速跑进去,发现村长正在自残,用刀子在自己的手臂上乱划。

  “爸!你在干什么?!”村长的女儿快步跑过去,把刀子夺了过来,李刚一进来就感觉背后一凉,房子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把门关上!不要让光照进来!”刚进门的上官被村长的话吓了一跳,立马把门关上了,房子又陷入了黑暗,李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萧从腰间取下一些炼金药粉,给村长伤口擦上。“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的错,我的错!”村长不停的重复这句话,“你到底有什么错?”李不由得好奇的问了一句,虽然神经病人的逻辑没有道理可循,但他有这样的想法,肯定有相对应的原因。

  “村长听了李的话,挣脱开正在给他包扎的萧,双手捂着脑袋,“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知道错了,小时候我老是跟你抢东西吃,我甚至在你的碗里放过死苍蝇,在你衣服里面塞过泥巴,都是我的错!啊!!”村长乱说一气开始在地上打滚。上官有些惊呆,“没想到村长成了这样子,前几天可都好好的啊。”上官把自己的笔和笔记本收了起来,他意识到这样子是对村长的不尊敬,李把村长的双手按住,他女儿把脚按住,他们两个的力气巨大,村长想要挣脱开那是不可能的。

  “把他抬到床上,等他情绪稍微稳定一点,我好好跟他谈谈。”“好,这几天我父亲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在这样下去,恐怕要换村长了,还好我父亲没生病之前是很尽职。”把村长按到床上,然后李从腰间掏出了一瓶炼金药水给他喝掉,村长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李仔细打量着房子,那股背后发凉的感觉不曾消失,把灵视药水喝了一点点,眼睛并没有变成令人恐惧的纯白色,他快速在房子里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灵体,但背后发凉的感觉仍然在,上官不停的搓着自己的手臂,李明显看到了,“上官,你怎么了?”“感觉有点冷,不知道为什么。”上官继续搓着手臂,这个地方让他感觉不安。萧也有感觉,她站起来像李一样四周查看了一番,但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异常。

  李走到一盏油灯的旁边,手指上出现了一小团火,然后把灯点上,房间里骤然有了亮光,萧见状把房子里的窗户全部打开,整个房间立马如同白昼,李感觉背后发凉的感觉不见了,这让他浑身轻松,上官也不在搓自己的手臂了。

  \+酷匠~…网3-永e9久0免费"z看T小#4说

  这时床上刚睡下的村长立马惊醒过来,“把窗户和灯关上!快!快!快!我好难受!快点!”村长的女儿看到自己父亲这般痛苦,但又不敢多做些什么,因为在这里这个游侠明显是最权威的,“镇定一点,村长!镇定一点。”李把村长正在乱抓的手按住,但他的力量大得惊人,忽然他看到村长的嘴巴一阵鼓动,李手疾眼快立马捏住他的下巴,但嘴角还是流出了血。“萧,快点把窗户和灯关上。”上官提前跑到窗户旁边,把阳光拦在了房子外面,萧一口气把灯吹灭了,房间又陷入了黑暗。

  村长任然不停的翻腾着,没有消停的意思,最后没办法,李只能找来绳子然后把村长绑起来,把嘴巴也用东西塞住了。“这么半天了,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李皱着眉头他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导致村长发病,是鬼魂的话用灵视药水应该可以看得到,但萧和李什么都没有看到。“你叫我洛志意就可以。”“听起来像是个男人的名字。”上官在一旁嘀咕道,“我父亲一直教我打猎的技巧,最近还开始教我管理村庄的知识,他明显是把我当成了男人,我也觉自己的跟女人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很享受。”洛志意明显没有在意上官的话,“洛志意,那好,到现在我还不能确定是什么让你父亲发病,但我可以告诉你,你父亲绝对不是正常的精神疾病,可能跟你叔叔有关,也有可能是其他东西造成的。”李走出村长房间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

  “真的跟我叔叔有关?难道说我父亲跟叔叔在山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父亲刚刚说的,什么小时候抢东西吃,塞泥巴在衣服里,明显是对你叔叔说的。我想去山里看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不过你父亲情绪不稳定,我又不知道你叔叔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这就很麻烦,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做这些事情我是要酬劳的,我们毕竟也要吃饭。”“我明白,只要能把我父亲医治好,多少金币我都愿意给你。”“不用这么夸张,我们要的金币合情合理不会多要,但也不能少给。”“我明白,叔叔失踪之后,我父亲曾经带我还有一队士兵去找过,后来没有什么线索就放弃寻找了,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洛志意把自己的辫子盘了起来,跟萧的风格完全不一样,虽然粗犷但也有一种别样的风味。“这样最好了,如果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李提议道。“没问题,这里到山里有半天的路程,我们可能明天才能回来。”“没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现在就过去吧。”李说完便往门外面走。“我也要去!带上我可以吗?李?”上官赶紧从房子追了出来。“你过去干嘛?山里可能有危险。”“我不怕危险,只要能有灵感,什么都好说。”上官拍了拍自己腰间的短刀,“我也是有自卫能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