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不被遗忘的愧疚2

  等到两人进来之后,年轻歌手把房门反锁,才稍微松了口气,“你们今天刚到这里吧?”“恩,我们今天刚到的,不过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村子的门口还会有守卫?”李看了看歌手的房子,他似乎刚住这里没几天,因为只有一把鲁特琴是他的装备。“这就对了,恐怕那些士兵早就盯上你了,来先喝杯茶。”歌手给萧和李倒上两杯茶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两个白天出去都有危险,别说晚上出去了,现在村子里人心惶惶。”

  “怎么回事?战争不早就结束了吗?戒备这么严做什么?”“你先别着急,我来慢慢给你讲,我是一个星期前来这个村庄的,这里的人们热情好客,对我这样的流浪歌手并不排斥,而且有很多从隔壁赞比亚省过来的商人都会经过这个村庄,所以这里的生意非常好做,我有种想要暂时留在这里的冲动。所以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就到过村长的家里,村长他非常喜欢听歌和作诗,这对我来说是件好事,但奈何这几天出了问题。”歌手停了下,喝口水继续说道,“我跟你们说,你们不要告诉其他人是我说的,村长好像得了精神分裂症,老爱胡说八道,还老是说有人要害他,这些毫无根据的话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来的,他现在常常把自己关在房子里一整天都不出来,我那天去找他,想找他喝点酒做做诗,结果他把我轰了出来,我感觉有些诧异,后来向他的女儿一打听,就知道了是这么一回事。”萧听完很感兴趣的样子。

  “精神分裂症?被害妄想症?照你这么说的确很像,不过这种疾病的症状应该是慢慢加重的,不可能一天就变成这样子。”“那我就不知道了,就像今天还好好的听你唱歌作诗,明天就变成了这样子,现在你们就知道了为什么外面要宵禁了吧。他老是说有人要害他,自然就加派了守卫,只要有一点点可疑,甚至带了武器就会被士兵送入监狱。”李转了转眼珠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没有因为这样子而错杀什么人吧?”“错杀人?应该没有,不知道这症状以后会不会加重,如果加重的话就说不准了,说实话,我这两天准备到斯科卡城去,那里应该会有很多贵族愿意倾听我的歌声和诗词,要不我们一起走?外面的野兽和强盗很多,我一个人走在外面还是很害怕的。”

  S更f/新\W最.:快上c酷z匠e网

  歌手很坦白,李笑了笑,“我叫李,她叫萧,你贵姓?”“啊,我叫上官傅延,叫我上官就可以了。”歌手对自己的名字显然很自豪,因为他这样的复姓很少。“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带我去村长长屋吗?我想去看看,也许我可以帮上村长的忙。”“你去村长长屋?你要帮他的忙?这忙可怎么帮,他是脑袋出了问题,我在学院进修的时候听说过这种病症,恐怕难以治愈啊。”“我想去看看,对这事,我们两个都很感兴趣,说不定可以帮上忙。”萧也开口说道,“那好吧,如果你们执意要去的话,我明天就带你们去,今天可不行,现在虽然还不晚,但外面出去可能会被抓,我可不想冒这个险。”上官傅延好像很畏惧外面的守卫。

  “你以前被抓过?”“谁说的,我可没有被抓过,我挣的钱可都是光明正大来的,谁会做偷鸡摸狗的勾当,别乱说啊。”李笑了笑,“行,那我明天再来找你。”“请你们出去的时候关上门,外面的噪声还是蛮大的,这会影响我创作歌曲和诗词的兴致,谢谢。”李点了点头,出来的时候把门轻轻的带上了。“这个上官还是挺有意思的,你觉得呢?”萧看着楼下已经不多的客人问着李,“还好,大部分诗人都是这样,他们把创作放在第一位,而不是生活,这样投身于艺术当中的人很少,但至少他们不是那么的混沌。”李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发现这房子有兽人建筑的风格,不由得想起了在雪原上痛苦的经历。

  “咚咚咚。”李房间的门响了,萧正坐在李的背上,帮他按摩,见有敲门便穿好了衣服准备去开门,李把上身的衣服扣好,正经的坐在床上,看不出丝毫的异样,敲门的是兽人老板,“请进,有事的话里面说吧。”萧打开门然后说道,“没有打扰到你们吧。”“没事的,有事就进来吧。”兽人老板点点头走了进来,“晚上好,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李站起来给兽人老板到了杯茶,“还好,如果外面有篝火晚会的话,现在还早着呢。”兽人老板一口将茶喝完。

  “你应该是一名游侠吧?那样的剑,我以前见过。”李不动声色的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有什么事情吗?”“当然有事情,你知道为什么外面这么早就宵禁了?”“这我到是很想知道,如果可以的话请你解释一下吧。”萧坐到床上把萝卜抱在怀里,不准备听他们之间的对话。“因为村长本人出了点问题,他老觉得自己要被什么杀死了,还爱胡说八道,这还只是刚开始,他就抓了几个没罪的人,长此以往的话,恐怕以后会出事的。”兽人老板的话跟上官阐述的差不多,“他是这两天才出现这些症状的?”“恩,一个星期前还是好好的,不知道怎么突然间就这样了。”“这事情我从那名歌手那里了解到了,明天白天我会去村长长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的是急性突发性精神分裂症的话,我可能无能为力,但如果是其他原因造成的话,我可能会有点办法。”李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哈哈,我就知道你靠谱,不知道的人都说游侠是怪物,他们能杀死怪物,自然比怪物还要可怕,我看这完全是误解。明天我可能有点忙,让上官带你过去,他这人除了诗人特有的怪脾气之外,其他都挺好的。”“老板你过奖了,误会我们的人还是挺多的,所以我常常不让他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和态度,我见过很多,我也不想见更多了,你能理解我那是最好。”李脸上挂着微笑让人感觉很和善。

  “那行吧,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尾,那我就先下去了。”“等等,你还知道一些其他的情况,比方说最近村长发生了什么事,或者一些让你们不能理解的事情?”李拉住了准备离开的兽人老板,“这个嘛,我想想啊,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不过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跟那件事情联系不上吧。”兽人老板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没事,你讲出来吧,在我看来也许还有些联系。”“那好吧,村长还有哥哥,他哥哥是个农场主,家里有很多田地,半年前村长和他哥哥去山里打猎,最后只剩下村长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他说遇到了森林巨魔,哥哥为了救他死在了巨魔的手里,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对付巨魔,村长也向斯科卡省报告过这件事情,但没有回应。后来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不过几天前村长的女儿到我旅馆喝酒的时候,跟她的手下说过什么鬼魂什么的,不知道跟这东西有没有关系。”

  “还有其他的吗?”“没有了,我知道的就这一件事情,我跟你讲也有一部分是为了我自己,如果晚上没有宵禁的话,我的生意还要好很多。”“恩,我明白了。”等兽人老板走后,李用手蹭了蹭胡子,“怎么,从这里面你得出了什么有用的信息没?”萧一手摸着萝卜,一手理着自己的长发,“照这么看,可能是村长哥哥的灵魂在作祟了?不过这么远,而且也有半年之久了,这几天才出现症状,有些不可能吧。”“你觉得什么情况下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难道是村长故意害死自己哥哥的?村长哥哥含冤而死,后来找上门来了?还真是老套的剧情。”李躺到床上,把萝卜扔到了一边,“瞄!!”“嘘,萝卜别乱叫。”“你说的完全有可能。”“明天去问问不就知道了,应该不是鬼魂在作祟。总之明天去看看再说吧。”李掐住萧的腰,不停的乱抓,“别乱动!等下乱动我不理你了!”

  “这就是村长长屋,想进去的话恐怕有些困难。”上官把李和萧带到村长的门口,“没关系,我来想办法,你想要进去看看吗?”“可以,我最喜欢找找新颖的题材了,这对我的创作有很利。”上官很兴奋的答应了,李笑了笑没有说话,就往村长长屋走去,但被两个守卫拦了下来,“你要干什么?在门口嘀嘀咕咕半天又往这里走,还背着两把剑,我看你来意不善,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会把你抓紧监狱的。”其中一名高大的士兵对李吼道,“请息怒,我是来替你们村长解决问题的,我听这位诗人说村长遇到了点麻烦,我也许能帮上忙。”“这里不需要你帮忙,赶紧离开吧。”那名士兵显然不吃这一套,“你可以给村长的女儿传达一下我的意思,兴许她会让我进去的。”“不要再说了!赶紧离开,村长最讨厌你这种有威胁的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 说:

  第二更哦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