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这么大的手笔,恐怕不是普通人吧?为什么还要跟我们同行呢?”这名说话的精灵明显是这个车队的老板,看到李和萧两人拿出的金币数量不免有些吃惊,“我们只是想跟着你们一起去斯科卡省而已,而我们自己又不想骑马,想坐上你们的马车,这些金币是不够呢?还是你不愿意?”李掂量掂量手里的那袋金币,这金币数量肯定是够的。“不不,金币肯定是够了,但。。。”“我想你误会了,从这里到斯科卡省的话,必须要穿过那条挡在赞比亚省与斯科卡省中间的山脉,不然的话一定要绕远路,而我们又不想绕远路,跟着你们走肯定会安全很多,不说路上的强盗,就是野兽我们两个恐怕也应付不来,总之跟你们在一起我们更有安全感,你的护卫有好几个,看他们凶悍的样子我就知道他们不简单。”

  李把金币塞到了车队老板的手上,又看着旁边五个带着武器的兽人佣兵说道,“你也不简单啊,手上的茧这么厚,额头上还有刀疤,算了,如果你非要跟我们一起去斯科卡省的话,我也不是不同意,但我没有多余的马车供你们乘坐,你们两个就跟我坐一辆车吧。”尖耳朵的精灵老板最终还是收下了李的金币,由于从皇浦领主那里得到了非常多的钱,于是李和萧把金币换成了银行支票,手上只带了些散装的纸币和金币,这样方便行动,中途李和萧还换了套上等的皮甲和绸缎裙子,李穿上新皮甲显的非常精神,而萧则看起来更加清秀。

  精灵队长收下李的钱之后便把他们带到了马车上,“如果按照这个速度还有多久才能到斯科卡省?”李拨开马车上的帘子,看着越来越远的赞比亚城问道,“要两天多,总之大部分都在山里走,不方便,不过还好有临时的休息点,不然我们要在荒郊野外露宿了,我多一句嘴,看你们两位不像是普通人,上好的皮甲还有绸缎,我怎么都感觉是哪个贵族的公子和女儿在私奔,我要是被抓住了,恐怕会遭到牵连啊。”精灵老板不免有些心慌,这的确是他心里的想法。“老板,你不用担心,我们不是什么地方贵公子和贵小姐,我们只是普通人,请你不要担心,这一路不会出什么问题。”精灵老板听了李的话仍然不觉得安心,不过已经收了别人的钱,精灵老板也不好说什么了,只好硬着头皮带他们走。其实是精灵老板多疑了,因为像李所说的,他们的确清清白白。

  车队出发的时候是上午,今天一天走的都是平原,远处有牧羊人带着牧羊犬,还有正在往山里走的猎人,他们拿着匕首和长弓,为了自己的妻儿能吃饱而走上了那条路。“我在扎伊尔的时候也是个猎人,后来惹到了一些人,最后膝盖中箭,虽然没有死但拖着这条伤腿在也不能去打猎了,后来和我妹妹逃到了这里,别看我这样子,我的弓术可是非常好的,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瑟欧德。”“哦,你好叫我李就可以了,她叫萧。”“你好。”萧坐在李旁边对精灵老板打了个招呼。

  “你们挺般配的,难道真的不是某个贵族的孩子出去私奔?在我们精灵国度这样的事情非常多,普通精灵比人类更加感性,不像人类那么理智和。。。”“和城府那么深是吧?”李笑着接下了精灵老板的话,“啊。。。哈哈哈,我不是对你们人类有意见,只是其他种族好像比人类的思想要单纯一些。”“这没有办法,大环境不同,自然也会影响里面的人,就像精灵和兽人不是死对头吗?你却雇了五个兽人佣兵当护卫,恐怕在扎伊尔这么做会被你的同胞们送上法庭吧。”“哈哈哈,说的也是,虽然精灵对兽人不是很感冒,但兽人的个体的确强大,一个成年兽人比得上两三个同样年龄的人类,稍加训练的兽人甚至能以一当十,这都不是开玩笑的。”“兽人有那样子的天赋,就像精灵对弓术和魔法有天生的优势一样。”

  “不不不,弓术大多数精灵都可以用的很熟练,但魔法的话,不是每一个精灵都能学得会,毕竟想要学魔法就需要系统的学习,而系统的学习就需要钱,而且并不是所有的精灵对魔法都感兴趣。”精灵老板说完便从他身后拿出了一把精灵弓,造型很奇特,人类世界很少见到这样的猎弓。“我曾经拿着它射杀了无数的麋鹿和兔子,现在它却只能被我藏在座位底下。”精灵老板瑟欧德显然有些失落。“我看你的腿并不是那么不方便,骑马打猎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吧。”

  “算了,这些事情过去了就不想它了。前面就要进山脉,只能沿着那条经常有车队来往的路走,这条路在赞比亚省境内,应该让领主派驻一些士兵在这里保卫车队的安全,可他们却不愿意往这个地方拨一个士兵。”显然精灵老板对这条有些危险的道路感到很不满,萧拨开帘子,车队慢慢进山了,天也在慢慢变黑,“瑟欧德老板,今天我们要在这里露营吗?好像天快要黑了。”萧看着远处正在下落的太阳问道,“不用,前面就有一间旅馆,我们可以到那个地方过上一夜,很快就到了。”瑟欧德又把猎弓拿出来看了看,“你这么想打猎?当上了老板应该不愁吃喝吧?如果想打猎带上两个保镖到草原上就行了。”“不,因为这把弓引起了惨剧,所以我不想继续用弓了,以前的事情不提也罢,让我自己静一静吧。”瑟欧德说完便把脑袋埋在了双膝间,一脸的难过,不知道他以前发生了什么,又如何来到了人类的国度,最后又当上老板,这其中肯定有很多故事,只是作为当事人的他不愿意讲出来罢了。

  萧把脑袋伸出马车窗口外面,看着道路两旁的高山和茂密的树林,这个地方的确让人感觉很危险,若是有人在上面埋伏的话,恐怕车队会被洗劫一空,难怪瑟欧德会埋怨领主不往这里派驻士兵,商人如果老是被洗劫的话,恐怕赞比亚和斯科卡省的贸易会受到影响,这样对双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我们回来的时候可以跟领主提议一下,让他们派驻一些士兵到这来,这种山间的道路恐怕很容易就被洗劫。”萧把脑袋收回来对李说道,“这种建议应该让商人们去提。”李的回答很简短,萧听明白了。

  “这是恪守原则?”“可以这么说。”“可这不是在办好事吗?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没错吧。”“萧,你的变化可真大。”“我说的没错吧?难道帮别人一把不行?这也花不了你多少功夫吧。”“萧,别说了,我心里自然有一个根衡量事情好坏的称。”“哼!”李见萧有些生气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好了,这些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别生气了。”李把萧拉到身边不停的哄着,旁边的精灵老板有些听不下去,“请你。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前面的旅馆就快到了,那我先下去了。”说完瑟欧德就跳下马车。

  旅馆的规模算是中等的,但李感觉旅馆的老板不简单,能在这种荒山野岭的开起旅馆,而且还不被人洗劫,的确让人很吃惊。“不用担心,在旅馆的范围内不会有人来袭击我们的,大可放心住下。”精灵老板看出了李疑虑,不由得解释道,李点了点头便走进旅馆,旅馆里没有什么人,当瑟欧德车队的所有人进来后,旅馆就满了,老板是个男人,见到一大群人也没有很吃惊,便开始招呼这些客人,让厨房的开始上菜上酒。

  k酷{匠R6网xC正版U首j发☆

  李跟瑟欧德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给他们上菜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十四五岁的样子,满脸羡慕的看着李身上的上等皮甲和背后的银陨剑,特别是看背后银陨剑的眼神,李感觉有些奇怪,年轻人上完菜之后还不愿意离开,“余子石!你个臭小子还不过!在那里盯着别人看什么?”旅馆老板大声的对这个年轻人喊道,“哦!爸!我来了。”余子石听到老爸的喊声迅速跑开,“这年轻人有意思,你身上的皮甲和剑可都是冒险家的标志,恐怕那个年轻人很向往这样的生活啊。”瑟欧德的眼神不错,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向往冒险家的生活?只是他什么都没有如何去冒险?难道找墓穴倒斗?恐怕他这样的身子骨,一只干瘦的尸鬼都够他吃一壶的了。”

  李看着跑远的年轻人说道,“那倒是。不说了,我们喝酒吧,不过不要喝太多,晚上也不要玩的太晚,明天我们还要赶路,要是早上起不来就麻烦了。”瑟欧德的暗语不言而喻,萧瞪了精灵老板一眼,不过精灵老板并没有在意,举起手里的大杯子,“没有银杯子喝酒真是不舒服,不过这旅馆也不要求那么高了,来!我们喝一杯。”李举起了手里的杯子跟瑟欧德碰了一下,一口喝完,但李根本尝不到里面的味道。

  等到所有人都吃饱喝足后,李才跟萧一起到楼上去,准备脱衣休息的时候,李听到了有人的脚步声,那声音光明正大,不像是偷偷摸摸上来的。“好像有人来了。”萧停下了手上脱衣服的动作,“我知道,我开门就是。”果然门被敲了几下,李打开门看到了之前那个年轻人,“有什么事?”“你是一名游侠吧,我以前见过你背上的剑,不过不是同一个人。”李点了点头,“你知道我是游侠难道不怕我吗?”“怕你?为什么要怕你?请你跟我来,我爸爸他找您有事情。”看起来年轻人不像精灵老板说的那样,非常羡慕李是一个冒险家,李点了点头,“你先下去吧,我马上去找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两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