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多少年了?有十年了吧?还是九年?你可比其他人回来的要早得多啊。”海边有一座房子,房子外面有个老人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垂钓,显然在这么浅的海边是钓不到鱼的,他不是在钓鱼而是在消磨时间。“是啊,很久没有回来了,我出来的时候才十五岁,现在却已经二十五岁了,这些年您过的还好吗?”“我?还不是那样,每天钓钓鱼睡睡觉,日子过的可清闲了。”“那是,显然您也不用为自己的食宿担心,从我看来,您在这里恐怕十年都没有钓到一条鱼吧。”“哈哈哈,的确没有钓到,这位姑娘是你的妻子?居然会有人愿意跟着你,而且我可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专情的游侠啊。”老人坐在石头上回头看了一眼萧,随即调笑道。

  “看来你还不够了解他,反倒是很了解他的我愿意跟着他。”萧听到老人的调笑有些不舒服,她非得跟老人斗上两句。“小姑娘很有意思,你们想要去西兰岛是吧,我会把你们送过去,但我可是靠你们给的金币吃饭的。”老人把一只手伸了过来,李从口袋里掏出一小袋金币,“多余的算是给您的福利。”“不错不错,十年来你成长了很多嘛,出去的时候你可是我见过最年轻的一个,当时我没跟你讲,我还真担心你就夭折在了某个异兽的手里,没想到仅仅是在额头上留下了一道不深的疤痕而已,哎?你怎么有两把银陨剑?另外一把是谁的?”老年人现在才注意到李背后有两把银陨剑,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老人皱起眉头就像是一个充满皱褶的包子,不难看显得很可爱。

  “这也是我回来的原因,这把剑是我斩杀了一名同门得到的,虽然我不认识他,但他做了违背道德法典和西兰岛规定的事情,天理不容,我回来准备把剑还给他的导师。”李把张的那把剑拿了出来,银陨剑被张保养的很好,几乎没有任何损耗,当然也不可能有损耗。老年人一愣,随即拿过那把剑,跳下石头舞了几下,在李看来那剑招很标准,看起来不像是个老年人在舞剑。“这剑还是那把剑,只是。。。他做了什么?你要斩杀他?”“他为了自己的私欲杀死了几十个无辜的村民,而且他还耍计谋甚至差点把我也杀死,就是因为这些我不能原谅他。”“行,这些理由已经足够了。跟我来吧,我会把你们送上西兰岛的。”老人家沿着海边往一个方向走去,李知道他正走向不远处的一艘船。

  一艘不大的船,但能容下他们几个,老人划船的动作依然敏捷。萧可能是第一次坐船,显的很兴奋,在船上不停的走来走去,时不时拿个石头丢到海里激起波浪,但很快就不见了。“你没有上过船吗?”“没有,这是我第一次坐船,不过怎么感觉脑袋有点晕呢,而且想吐。”突然萧眼睛瞪得老大,“我不会怀孕了吧??不然我怎么会想吐的??”萧死死拉住李的手臂,一脸的慌张,李一个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这点常识都没有吗?坐船晕船不是很正常的吗?而且你还没有坐过船,怀什么孕呐,炼金药水可不会失效的。”萧听了李的话长舒了一口气,不停的拍拍胸口,“还好不是,把我吓得半死。”“怎么,你不想要孩子吗?”“要孩子怎么办?那还怎么跟着你到处旅行?我可不想在一个地方呆很长时间,我已经呆够了。”李看着远处越来越大的西兰岛,把萧搂在了怀里。老人坐在船尾,走到中间把帆转了个方向,让船以更快的速度前往西兰岛,看了看这对情侣,叹了口气,又默默的走回船尾开始摇桨,‘中途回来的游侠?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呢。’

  随着小船越来越近,西兰岛虽然越来越大,但却越来越不清晰了,因为起了雾,李知道这是西兰岛的防御机制,是斯科特亲自布下的守护系法术结界,如果没有相对应的法术印记,是无法进去的,划到浓雾里面,老人左手画了个复杂的印记,便继续划着船很快就穿过了浓雾。很快就看到了西兰岛真实的面貌,西兰岛地势险峻,四面都是百米高的悬崖,只有一处可以上岸,而那个地方也是出去的唯一地点。

  “走好,替我问候问候那些老东西,出来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带点岛上的特产。”老人说完便摇着船桨离开了。萧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李对着老人挥了挥手后,便深深的呼吸了口岛上新鲜的空气,“萧,你知道吗,我在这个地方生活训练了十几年,十年才回来一次真感觉心里还有些激动呢。”“恩恩。”萧显然没有仔细听李的话,她在地上摘了几朵花,“西兰岛一个守卫都没有吗?一个人都看不到。”“西兰岛很大很大,没有守卫人也不多,要不然我怎么会不认识张呢?走吧,我也只认识回到我自己导师住处的路,跟紧点,小心迷路了。”李说完便走向他那再熟悉不过的那条路,每走一步,李都感觉心里好像触动了什么,一晃十年便过去了,总感觉岁月匆匆,但无力的总是在岁月当中的自己。

  酷kq匠de网首K发S

  李慢慢数着自己的脚步,似乎想要记住走过的每一步。走过平坦的沙地,迈过翠绿的草坪,穿过浓密的树林,李终于来到了他最熟悉的地方,这座山的底下就有一栋房子,那是他曾经训练的地方。

  李用手摸了摸鼻子,似乎有点发酸,拉着萧的手一步一步走上台阶,终于来到房子的门口,还是那套熟悉的建筑风格,没有任何变化。李伸出手敲了敲门,稍微等了一下,门缓慢的打开了,还是那张熟悉的脸,是他的导师,显然导师见到李也显的有些惊讶,“你变化挺大的,十年了,回来有什么事情吗?”李准备好的千言万语都没有用得上,这位像是父亲一样的导师也没有李想象中那么激动,李把背后张的银陨剑拿了出来,“这是我斩杀了一名同门,他做尽坏事,杀死了几十个无辜的村民甚至还想杀我,他被自己的欲望蒙蔽了眼睛,为此我斩下了他的头颅。”

  郑导师接过李手上的剑,仔细看了看,然后着重看了看剑柄底部的花纹,“他住在岛的另外一边,我带你过去。”郑导师对李这番话也没有什么反应,这也在李的意料之中,因为导师在他的眼中就是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甚至冷淡的人。“你的导师怎么这般冷淡?好歹也是十年才回来一次的徒弟啊,居然这样子。”萧走在李的旁边轻声说道,“不要这么说,导师就是这样,我知道他是什么性格,总之我们跟着走就对了。事情完成之后,我们回到尼德卡尔继续旅行。”“恩,这样最好。”

  “小姑娘,不要这么说话,会惹老人家生气的,我一个人在这里独自住了十年,性情有些孤僻也在意料之中,见到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孩子回家自然心里很激动,只是这张老脸已经笑不出来哭不出来了,你知道我多少岁了?我已经八十多了,五十几岁的时候我知道自己云游大陆的日子到头了,便找到了李,然后把他带到这里,我一辈子没有过孩子,你说我见到他能不激动啊?本来从西兰岛出去的游侠一辈子只回来一次,回来的时候就会带着自己的徒弟,然后去跪拜自己的导师,我可没想到能在活着的时候见到李,李啊,我跟你说,你这次回来不简单,斯科特曾经预言过,每一个中途回来的游侠都会带来一定的变化,虽然我不知道你带来的变化是什么,但肯定在你离开之前就会发生,把剑还给别人之后,你应该去见见斯科特,我想你就会明白了。”

  郑导师拿着张的剑走在前面,说出了这些让李惊讶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出去的时候不告诉我?我带来的是好事还是坏事?”“告诉你了那还叫命运吗?命运指向的是未知的道路,如果道路已经探明了那就不叫未来,走吧,不要在这件事情上面纠结了,当你见到斯科特的时候一切都会明白。”郑导师回过头来,用手示意李不要再问下去了,李到现在心里已经激起了几层波澜,‘中途回来的游侠会来带变化?带来什么变化?到底是什么变化?好的还是坏的?’李心不停的问自己,可他无法看透充满迷雾的未来,‘看来之后去见见斯科特才行,只有见到他才能弄清楚这一切。’李使劲握紧了拳头,‘如果是坏的变化,我一定要把它处理好,如果是好的变化那最好了。’“李,你在想什么?带来变化不一定是坏的变化,你这么着急干什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萧敏锐的感觉到了李心里的波动,便握紧了李的手,想要给他一点安慰,李回过头来,“没事,我没事,你见过我失控吗?”萧摇摇头,表示没有见过,便拉着李快步跟上已经走了很远的郑导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两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