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太阳仍然很刺眼,一匹白色的马从这条山脉中冲了出来,往远处的赞比亚城奔去。附近的村民昨天听到了山中几次尖叫声,甚至看到有鸟从山中匆忙的飞了出来。村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你听到昨天里面传出的凄惨叫声没有?”那天帮李看马的猎人问另外一个猎人,“我也听到了,吸血鬼不会真的被那两个年轻人杀死了吧?”“这还要问?你没看到那个男人手里拎着一个用布袋抱起来的圆球吗?不是脑袋是什么?”“可那吸血鬼的架势我可见过啊,速度快一跳几米高,他一个人如何杀得死?”“那不是你我考虑的事情了,总之山中还有动物给我们打猎我们就活的下去,没有我们就换地方,别想那么多了,你怎么也不可能有那样的能力。”说完这两个人猎人便背着他们的弓,走出了他们自己的庇护所,看着那对年轻男女骑马跑出森林这两个猎人被震撼到了,昨天晚上凄惨的叫声的确把他们吓到,他们甚至差点跟着那鸟群一起逃跑了。

  挂着吸血鬼头颅的马匹穿过平原来到了赞比亚城外面,仍然是上次站岗的士兵,但这次他没有拦李了,李骑着马来到领主宫殿的门口,当有人拦住他的时候,他才会把通行证拿出来,一路畅通来到了省长的的休息处。

  “哦!你好啊,领主说了,如果你回来了就让我把你带到他面前,但领主今天并不在这里,请你们跟我来。”在去见领主的路上,李遇到了领主的管家。“有劳你了。”李对管家点了点头,便跟着管家来到省长女儿的房间,李还没有进去就听到了里面那个女孩痛苦的叫声,还有领主不停的安慰声。“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请示下领主。”管家说罢便走进领主女儿的房间。进去没多久管家就出来了,“领主让你进去,他说有事情找你商量。”李眉头一挑,点了点头拉着萧走进了领主女儿的房子。

  女孩凄惨的叫声仍然没有停止,“爸!你不要把我绑着,我好想喝血啊,为什么不给我血喝?为什么?你真的把我当女儿吗?为什么不给我血喝为什么?啊!我的好饿啊,我想喝血啊!”李一进去就听到这些句话,领主在他女儿的床旁边走来走去,不知道该怎么办见李进来便快步走过去,“请你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无论多少钱都可以,让我女儿恢复正常,让我女儿恢复正常啊!”“这是吸血鬼的脑袋,罗大臣被吸血鬼咬死了。”“好好好,这都好说,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应该用什么办法帮我女儿渡过难关!快点告诉我!”领主看到自己女儿这般痛苦,平时的风范已经不见了,一脸的焦虑表情。

  “你没有给血她喝吧?”“没有,我没有给她喝,这么说是有办法了?”萧松开李的手往床上看了一眼,他女儿全身都被绳子绑了起来,几乎无法动弹。李叹了口气,“萧,这事情你有办法解决吗?”萧摇了摇头,“没有百分百安全的办法,但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有危险,如果成功的话,你女儿可能会成为没有情绪的人。”萧再三思考了下,但还是决定说出来,“什么?”李和领主几乎同时惊讶的问道,本来李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真有这样的办法,“如果成功的话可以完全戒除喝血依赖症?”李赶紧看向萧,“恩,有这种办法,尼德卡尔帝国流通着一种毒品叫做库斯垃,这东西喝多了会使人上瘾,然后倾家荡产的也要喝,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吧,而我猜想你女儿想喝血跟那个毒品喝了会上瘾是一样的道理。”

  更》新r最快/√上《◎酷X3匠/u网,

  “那具体的办法是什么?怎么做?”“戒毒瘾一般靠自己的意志,这种强硬的方法是最有用也是戒完之后最不容易复发的,因为病人从正面击败了毒品,自然树立起了信心。还有一种就是用炼金药水代替毒品,就是说你不会想喝库斯垃,会想喝其他东西,只是另外一东西的毒性对身体的害处没那么大。”萧停顿了一下,“最后一种的话,我先跟你们讲讲原理吧,这种上瘾的原因大概就是脑袋里产生了病变,是脑袋里的犒赏回路出现了问题,那东西让脑袋认为喝血会产生巨大的快感,就是这个犒赏回路出现了问题,如果我们直接用高温把犒赏回路给切断的话,就有可能让你女儿对血不再感兴趣。”“具体的做法是什么?”“开颅手术,用一根极细的银针,插入我刚刚所说的犒赏回路处,然后慢慢对银针曾高温度,最后把犒赏回路彻底烧毁,那样的话他就会彻底断绝血瘾,但同时她也会失去对任何事情的兴趣,这是成功的话,如果失败了,可能会产生无法预料的结果。”萧一口气说完,看了看李,李也皱着眉头在思考这个手术的可能性,领主看了看萧,又看了看后面还在痛苦叫喊的女儿。

  “你以前做过这样的手术吗?成功了吗?”领主显然对这个很感兴趣,“手术做过也成功过,但也有失败的例子,你的女儿靠意志戒除血瘾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太溺爱她。”“好了!我知道!这是我的错,我问的是另外一回事。”“第二个方法,可能对你女儿没效果,血瘾跟其他的毒瘾有本质上的区别。但开颅手术是有可能成功的,因为会有瘾就是因为那个犒赏回路产生的。”萧说完便不再说话,领主陷入了沉思,看了看自己女儿痛苦的样子,又想想以后如果家里养个喝血的女儿,到时候若是不慎走漏风声,领主便有了决定。

  “如果动手术的话,有几成的把握。”“成功失败各一半。”萧几乎没有犹豫便回答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学到这些歪门邪道的?我去学院进修的时候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你在学院进修的可不是炼金术吧?”“可我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手术。”“你愿不愿意做?不愿意的话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领主听完一屁股瘫坐到凳子上,不停的叹着气。

  “算了,要这样一个女儿还不如不要,你给她做手术吧,如果成功了,我会给你们更多的金币,给你们加官进爵也不是没有可能。”“手术可以,请你的管家给我准备一些东西,我稍微准备一下就可以开始了。”“这么快?现在就可以了?”“恩,可以。”

  随后萧写了一些她动手术所需要的炼金材料给那个管家,管家很快就把那些东西准备好了,李让那女孩喝了一小瓶炼金药水,这个不停折腾的女孩终于消停了会儿,“你们要干什么?我爸爸呢?”“我在这里,这些人是来帮你的,你要配合一点,不要乱动。”领主从旁边走过来,“爸,让他们出去吧,我不想看到他们。”“你乖一点啊,很快就会过去的。”领主拍了拍萧的肩膀,他们两个走到一边,“一定要我女儿醒着吗?”“必须醒着,如果我不知道你女儿的反应,就是出现了危险我也不知道。”“一根银针插入脑袋难道不会痛吗?”“会疼,但不会很疼,只是感觉有东西插进了脑袋而已。”“好好好,这样就好,你去吧。”

  萧跟领主谈完之后,回到了他女儿的身边,“你怎么会长得这么漂亮?你肯定吃了什么东西。”“恩,我是吃过东西才变得这么漂亮,来把脑袋放到这里面来,免得等下乱动。”“爸!我不要!”“乖听她的话。”领主的女儿在一阵挣扎后还是把脑袋放进了那个固定架上,使她的脑袋没办法动弹,随后她的手脚也被绑上。“等下感觉不舒服就说啊,现在照我的话来动手脚。”萧手里拿着一根银针,慢慢朝领主女儿脑袋的某个位置插去,出乎意料的是这女孩没有什么反应,“现在照我的话来做,动左手。。。右脚。。。”萧不停的给女孩下达命令,女孩也全部照做了,这时萧对旁边的李招了招手,示意李过来为银针加热,慢慢的随着温度越来越高,女孩的反应也越来越大,“我脑袋里不舒服。”“很快就过去了,别担心。”很快女孩就出现了一些异常的现象,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的雨伞呢?”“那只猫在墙上。”“石头被扔的好远。”领主见情况有些怪异,难免有些着急,“怎,怎么回事?”“这是正常现象,请相信我,手术很成功,你也不要在干扰我的手术了。”领主对萧的话有些恼怒但在这个关键点上也只能忍下去了。手术的进程很快,在李的控制之下,温度的把握也很精准,在75摄氏度上几乎没有波动过。

  “让你女儿休息一段时间,我会在这里观察两天,如果问题不大,手术算是成功了,但我之前也告诉过你,之后你女儿对任何事情都会缺乏兴趣,显得非常无聊,但正常的交流还是可以的。”萧做完手术走出了那个房间对领主说道,“如果没问题的话,就算是让她失去对所有事情的兴趣,那也是件好事,反正如同你们说的,太溺爱她了反倒是害了她。”领主说完便甩手离开了。

  李和萧看着省长离去的背影,“这次的手术成功吗?”“很成功,我们在这里稍微观察两天,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李点了点头,“没想到你对这方面也有了解。”“研究黑魔法和死灵法术必须要了解人体构造,而对人体构造的透彻了解,会让我们知道如何使用魔力控制人的思想和死尸。因为黑魔法被禁止了,所以知道的人很少这不是很正常吗?”李挑了挑眉头,“说的也是,我们休息两天就前往西兰岛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三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