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走进那个山洞,里面的各种摆设很简单,一个两米高的沃舒雕像,沃舒的形象是一条蛇,但蛇的头部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生物。李对神抱有敬意,因为任何一个神都代表着一种无法从世间抹除的概念或者实体。显然住在这里的沃舒信徒很清苦,每日祈祷,除了研究黑魔法以及各种诅咒和炼金术之外,他们剩下的就是接待那些被沃舒引导而来的人,那些人心里充满了憎恨,然后帮他们完成复仇的愿望,最后从那些人的身上拿走一些概念性的东西,李看到了一些炼金设备,和一些没来得及被女信徒带走的炼金材料,还有几套黑色祭祀袍。李在洞穴里走了一圈,随后便背着两把沉重的剑离开了,萝卜也从树上跳下来,爬上李的肩膀,不停的蹭着李的脸,但李这次却没有去摸它,因为他现在的心情有些沉重,他不知道为什么从西兰岛出来的人也会被各种欲望侵占内心,他真的无法理解。摸了摸张·奥斯特的手镯之后,迈上了寻找那个女信徒的路。

  :酷匠_网正版首●发\

  李没有因为走了一晚上还跟一个强劲的对手打了一架而感到疲惫,顺着来时的路慢慢退回到最开始那条上山的路口,不远处的村庄就在脚下,但李没有去跟他们打招呼,迈动沉重的步伐便顺着张所说的那条路快步走了起来,这条路很漫长,遮天蔽日的树林几乎掩盖了所有,李只能看到脚下这条人迹罕至的小路,他甚至错认为自己是不是走错了,但他没有更改道路,虽然有些所怀疑,但他任然信任自己的直觉,只要一直走下去总会看到张所说的瀑布。李很坚定的迈动他的步伐,直到黄昏他终于在树林里听到了瀑布传来的响声,李没有显得很激动,他只是点了点头,继续顺着这条路往前走。瀑布的轰鸣声越来越大,直到李走出了那片森林,看到如此壮观的瀑布,水流从百米高的地方直流而下,撞击在一块石头上,那石头被磨得光滑圆润,几乎看不到任何棱角。

  李顺着这条河流慢慢往瀑布走去,因为他在那里看到了身穿黑色祭祀袍女信徒,“看来你把你的同门杀死了,还真下得了手。”女信徒坐在河流旁边,把脚泡在水里,这水是从雪山上融化流下来的,温度很低。“你好像不怎么害怕?我找来的援兵的确把张抓走了,不过并没有杀死他。”“你根本没有援兵。”“你为什么这么确定。”“我们直接侍奉沃舒,他会给我们最直接的指引,沃舒告诉我奥斯特会来找我,而沃舒也告诉我你会斩杀了奥斯特然后来找我。”“我没有当过祭祀,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能接触到神的不应该是你这样的底层祭祀。”“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我是底层祭祀的?”“我的直觉通常很准,既然沃舒告诉你我会来找你,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找你吗?”

  “我不知道,沃舒可没告诉我这些事。你不会来找我询问那几十个灵魂的事情吧,出手杀死他们的可不是我,就算是皇帝的法典里也没有可以定我罪的条款,你要私自用刑吗?”李站在女信徒的旁边,看着不远处雄伟的瀑布。“我知道无法给你定罪,但我想要质问一下你的良心,恐怕这种转换灵魂的黑魔法是你告诉张的吧,如果你没有告诉他,他也不会去杀死那几十个村民,他们是无辜的。”“沃舒指引着张来找我,我自然要完成他的愿望,这是我们从侍奉沃舒开始时就规定的,我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因为我只告诉了他方法,而我并没有引诱他去斩杀那几十个村民,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他人的选择。”李叹了口气,“既然你们光明正大,为什么还要一个个躲在深山老林里?甚至不让人找到你们的位置?”

  “沃舒指引着我们,就像纳吉斯指引他的信徒在城市里建造宏伟的神殿一样,这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李来的时候就知道是这样一种结果,可他还是来了。“是的,这是你们的逻辑,你们一直把沃舒当做挡箭牌和借口,张现在死了,那你留着那些灵魂又有什么用呢?”女信徒把头上的兜帽取了下来,露出里面黑色的长发和精致的五官,转过头来看着李,随后她从祭祀袍里拿出了一个瓶子,里面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些纯白色的雾气。“你是说这些吗?你认为我会把他们怎么样?既然他们不再有用处,那我也不会继续把他们留在身边。”“你会把他们当做施展黑魔法的材料用掉吗?”“不,看来你一直对沃舒的信徒们有偏见,我们只是作为心里充满仇恨人的复仇武器而已,而武器是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你见过自己飞起来斩掉别人脑袋的剑吗?”“那你准备把这些灵魂怎么样?”“当然是经过祈祷,让他们转世轮回了。”“可你终究间接的杀死了几十条无辜的性命。”“你怎么知道他们活的很愉快很享受呢?说不定他们每日为了吃喝而奔波早已经失去了生活的激情,也许他们心里想的就是早日脱离这副穷苦的皮囊,而后转世到富裕的家庭呢?”李被这名女信徒说的哑口无言。“我不是来跟你找麻烦的,既然我想说的也说过了,那么告辞,皇帝法典里没有定你们罪的条款,那我也无法定你们的罪,告辞。”李说完便对着女信徒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了。

  “我想我知道了为什么沃舒会告诉我,你会来找我的原因了。”见李准备离开,女信徒便站了起来,宽大的祭祀袍把她的脚掩盖了起来,李停住往回走的脚步。“你能转过身来吗?”李停顿了一下,随后便转过身子,他看到了一个退去祭祀袍的完美酮体,李没有显得很尴尬或者很吃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想吗?”“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没有想法,我只是对你很有兴趣,也许这兴趣一直会保持下去,也许下一秒就没有了。”听到这里,李不在犹豫,走了过去,“我不得不承认你很有情趣,那么前面的长篇大论是为了了解我吗?”“不,是你对我们不够了解,我们只是作为那些想复仇人的工具,他们也只有在沃舒的指引之下才能找到我们。”“这么说沃舒指引我而来,就是为了这事?”女信徒双腿双手缠绕在李强壮的身上,“沃舒只会告诉我们朦胧的方向,从来不会告诉我们具体的细节。就像一副水墨画,只有靠近底部的地方有朦胧的人影,你以为作画的人没有画完,其实他画的是充满雾气的早晨。”“你是说我是个惊喜了?”“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是个惊喜,而我从来也没有怀疑过沃舒的指引,于是我便在这个地方等待你的到来。”李把女祭司放在柔软的草坪上,不再说话,因为剩下的事情,他们不需要用语言来交流。

  瀑布下的夜空很美,一条银白色的星河带横跨过天空,虽然冬天的这里有些冷,但此刻一团火把他们两个围在中间,他们感觉到的只有微暖的火焰和炙热的体温,其他再无他物。“你歧视我们吗?”“不,就像你说的,你们只是武器,剑是不会自己飞起来斩断别人的头颅。”“可你知道作为武器的悲哀吗?虽然沃舒的知名度在平民之中非常低,但只要迈过大学门槛的人都知道我们的存在。没有人愿意跟我们交流,我们只有每日对着自己的信仰祷告,告诉自己这是沃舒对我们的考验。可是内心的孤独有时候甚至会占据整颗心脏,让我们无法呼吸。”“我明白那种心情,我们可以看到灵体,可以杀死巨魔和和双尾狮这些异兽,可请我们杀死那些异兽的人通常对我们敬而远之,他们害怕我背后的那把剑,害怕我左手凭空出现的火焰,甚至害怕我额头的伤疤,只有那些不知道我名字的人才会毫无畏惧的跟我们交谈,一旦了解到我们是什么身份的时候,就像看到老鼠一样,尖叫着躲开。”女信徒把手放在李的胸膛上,“也许这是沃舒给我这么多年侍奉的回报,让我遇到了你,让我觉的我以后的日子有了意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件祭祀袍我决定不在穿它了,我会穿上普通人的衣服,然后戴上普通人的发卡,最后像普通人一样跟着你离开这里。”“可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我的日子也不普通。”“当信徒的时候,我也认为自己的路不会普通,我甚至幻想过以后会遇到各种奇奇怪怪的人和事,我的确也遇到过,为了爱情诅咒兄弟的哥哥,为了一口气而诅咒互不相识的路人,为了救自己父母而诅咒妻子的丈夫,我都遇到过。”“那你觉得,做了沃舒的信徒还能回到普通的生活吗?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你那样的想法。”“我相信,沃舒告诉我你会来找我,然后让我爱上你,这就是它的目的。”“有了信仰的确是个好事,很多东西都可以推到它的身上。”“这不是推脱,这是沃舒的想法。”女信徒双手支撑在李的脑袋旁边,盯着他的眼睛。“你额头的伤疤让你看上去很硬气,但你本人说话却是那么平和有礼。”

  “这种反差让你感觉很不舒服吗?”“没有,反而让我感觉你很有魅力,能跟我讲讲西兰岛的事情吗?”“西兰岛的事情?我二十四年前一岁的时候被一名游侠从我父母手里带了,至今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在什么地方。后来便在西兰岛一直接受魔法和剑术的训练,在那名游侠训练之下,十五年之后我通过了试炼,最后被他们告知,我要在这片大陆上寻找自己的命运,当时年少的我便踏上了寻找命运的道路,经历了种种坎坷,享受了种种快乐之后,成就了现在的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这一章有些再下一章里面不明白为什么章节居然字数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