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一个村庄的人都杀死了,导致他们灭村,你这样能越过自己心里的那道底线吗?西兰岛上你的导师是怎么教诲你的?”“导师的教诲我没有忘记,但我想要的生活比那些东西更加重要,我要是被部落的长老找到,回去会做些什么事情吗?我的一身本领都将毫无用武之地!一辈子在那几间小房子里度过!能走的只有那一小片山区,视野能看到的也只有天空那一小片蓝色,甚至能说话的也只有那几个人!那是什么感受你知不知道?我不要过那样子的生活!我永远也不要!”听李提起一提起那个,张就显得有些激动,这让李想起了尼尔勒雪原上那个兽人首领,他们的想法有些相同,渴望无拘无束的生活,但做事的风格却完全不一样。“可你不能为了达到目的而杀死几十条无辜的性命,你这样作恶多端,死后灵魂会被沃舒取走的,你若是被自己的欲望所支配,那你陷入走火入魔已经不远。”“不用你操心,只要我跟你的意识交换,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不要废话,要么你乖乖让我绑着送到布兰琪那里,要么被我打晕然后绑过去。”“没有了女信徒的帮忙,你真的可能把我打败吗?”“我们试试瞧!”

  ¤i酷!1匠网唯(一|=正/E版a*,其他…都是i}盗"%版|

  张说完快速向李冲了过来,李早有准备从石头上跳下,侧身躲开张的攻击,接着张变换了剑的攻击轨迹,横着斩了过来,李下意识的把剑挡在身前,张手里的剑再次变换轨迹,斩向李没有被保护的腿部,李几乎在一瞬间半跳起来,躲开了张这变换多次的剑招,这次张没有办法再次改变他手里剑的攻击轨迹,李躲开张的进攻后闪开几步,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你杀了这么多人心里真的没有一点负罪感吗?那可是整整一个村子的人,如果你还有点良知的话,就该为此负责,并且心里感觉十分痛苦!”李一边启动心理攻势,一边挥动手里的剑,这次轮到李进攻了,他把剑举过头顶,胸口位置全部暴漏了出来,这种大开大合的招式就是要在气势上压倒敌人,不然敌人就会攻击你的缺点,显然李对此很有信心,张并没有前来攻击,反而侧身躲开了李这一强力的劈砍,李的剑把张身后的一块大石头斩断了一小段,随后他把其中一小块挑空,用脚踢了过去,被张两三刀在空中将其斩成了数块。“你心里的寄托难道不是纳吉斯女神?纳吉斯女神如果了解到你这样的恶行,恐怕你一辈子都要活在她的惩罚之中,即使你跟我互换了灵魂意识,恐怕也要孤独一生,亲近你的人全部死于非命。”李没有停下嘴巴上的说教,张仍然没有回答李的话,在十米之外用超快的速度以近乎笔直的攻击路线跑了过来,在一瞬间就到达了李的面前,双手把剑放在身下,到达李身前的一瞬间自下而上,就要把李斩成两半了,但李显然没有那么简单,一脚踢在张的剑柄上,使其没办法把剑迅速从地上抽拔而起,接着一剑斩向张的脖颈上,张不得不放弃这次的进攻机会,顺着李手里剑的轨迹,翻滚躲开了那致命的一次劈砍,李没有去追击张,“我在拖延时间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我的援兵什么时候来?他们会把你抓起来,然后在城里中心广场的纳吉斯女神雕像下把你当众烧死,那不会很轻松的。”

  张仍然阴着一张脸,看上去不为所动。天空越来越亮,似乎已经快要天明了,张虽然没有什么大动作,但一些微小的变化还是被李注意到了,比方说张在不停的咬着嘴唇,虽然他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焦虑,但有些小动作是不由自主的。“天快亮了,我的援兵下一刻就会到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要是你被抓了,我可不会去看你一眼,如果有什么话要对你的导师说,我回西兰岛的时候会带给他的,在那之前你得先告诉我你的导师是谁才行。”李站直了身子,不在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张的眼神很飘忽,不停的看着坑边上,即使一棵树被微风刮动,他也感觉有人用弓箭瞄准了他,他现在真的是草木皆兵了。张任然不回答李任何一句话,因为他的内心非常矛盾,如同李说的,为自己想要的生活杀死这么多无辜的人真的值得吗?导师的教诲还在他的耳朵旁边萦绕,只是他下杀手的那一刻不曾仔细去聆听,自己这么罪恶的灵魂恐怕死后真的会被沃舒取走,当做他的试验品,而后无尽的徘徊在痛苦之中。张心里不停的挣扎着,可一旦想起那样子无法自由行动,被各种琐事牵绊住的生活,在那一小片空间里留住自己剩下所有的时光,他就感觉像是被掏空了身体,只剩下一层皮,然后塞进陈葡萄酒的瓶子里那样让人难受,看着所有人都可以行走于世间,体验喜怒哀乐,可自己却只能睁大了眼睛看着,无法打破那一层屏障,张就不在犹豫了。“我要的生活,我自己决定,即使死后会徘徊在沃舒的位面又如何?只要我还活着,那份执着就不会消失!”张眼睛里的飘忽不见了,李知道自己的心理攻势可能起不了多大作用。

  李重新把剑拿了起来,“我实话告诉你,你要是不抱着杀死我的心态,你是无法打败我的,反之亦然,我们作为同门从西兰岛出来,我感到耻辱,今天我将清理门户,杀了你这个为自己的欲望而走火入魔的人,拿出你所有的本事来吧,用上你最常用的战斗魔法,女信徒布下阻隔魔力的黑魔法阵已经失效了,我的猫并没有去找援兵,我孤身一人在此,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援助,来吧,我必须要亲手斩杀你,然后把你的手镯和银陨剑带回西兰岛,从那里出来的游侠不允许成为你这样的人。”“哼!你的心理战玩的真不错,坑边上稍微有一点异动都会让我分心,现在不会了,即使把你杀死了,我还能找到第二具身体,总之你今天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比我多出来的那两年经验在我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来吧!一场公平的决斗,看看谁高谁低。”到现在女信徒所布下的结界已经失效了,李重新感觉到身体里的魔力,一伸手,李左手上就出现了一团火焰。

  李和张几乎在同一时间,用左手同时画好了一个基础的变化系法术印记,减轻自身的重量,使自己变得更加敏捷。随后李和张以刚刚两倍的速度相互冲了过去,剑刃互相接触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们两人之间爆发出来,周围地上的树叶儿全部被吹飞了。接着他们两个以常人难以看清的速度挥舞着银陨剑,普通人若是在旁边只能听到金属撞击的声音,却跟不上他们舞剑的动作。一瞬间他们又分开了,张和李都明白,从西兰岛出来的游侠剑术都在一个等级上,想要拼个高低几乎不可能,李眉头紧皱,这样子打下去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他想揣摩一下张的心理,可他现在已经无法揣摩了。

  突然李后退几大步,左手以极快的速度画着毁灭系的法术印记,张眼睛一亮,但他感觉附近的魔力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不过这没有妨碍他冲向李的速度,大开大合的招式张同样也会,从头顶劈向李的脑袋,李立马停下左手的动作,但他并没有因为毁灭魔法没有完成而停手,遭到魔力的反噬,因为李根本没有调动魔力来施展法术,张见到李停下左手的动作时,却没有遭到魔力反噬,不禁让张的动作有了一丝犹豫,李正好就抓住了这丝犹豫,几乎在一瞬间挡住了这力量庞大的一击,随后在张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以别扭的姿势一脚踢在了张双手握住剑柄的手腕儿上,张因为手腕儿受到巨大力道的冲击,银陨剑几乎在一瞬间飞出了十几米远,插在一颗粗壮的树上。张快速后退两步,甩了甩手腕儿,显然他的手腕儿被李踢伤了。“我出来比你早几年,经验自然比你丰富,你不知道如何用手画法术印记的同时,却不让魔力顺着印记涌出来对吧?这就是我的优势。”张没有回答李的话,但他确实不会李所说的技巧,“活到老学到老,永远有你不会的知识,即使你天赋再高,没有经验也是白搭。”李右手把剑托在地上,慢慢走向张,张一步一步的后退,他眯着眼睛不知道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今天我将为那几十个无辜的村民报仇,同时清理门户,你这种身心被污染的人无法承担纳吉斯女神的寄托,告诉我那个女信徒的第二个祭坛在什么地方。”张被李逼到了角落,他抬头看向已经完全明亮的天空,“也许这就是纳吉斯女神的安排吧,让我看到希望,却又被希望所斩杀,那个信徒的第二个祭坛顺着我们上山的路一直向右走,那地方有个瀑布,祭坛就在瀑布的后面,女信徒们只是作为工具使用,他们没有罪,甚至皇帝的法典里也没有惩罚沃舒信徒的条款,毕竟他们是神的侍奉者。”“他们有没有罪用不着你来评判,我是否定他们的罪,也用不着你来告诉我。”李说完便一刀斩下了张的脑袋,头颅被血压喷到了几米高,随后如同一个皮球一样顺着下坡的路滚到了沃舒雕像的下面,张还有意识,只是他很快他就会死去。‘最后竟然要看着你死去,真是对我的莫大嘲讽啊。’张的意识慢慢在消散,直到他闭上了眼睛。李把张的手镯取了下来放在腰间的口袋里,又将那把银陨剑从树上拔出来,张身上的剑鞘也被李取下,随后李就带上了两把银陨剑。虽然让他感觉有些沉重,但这些东西他必须要带回西兰岛,李没有去管张的尸体,因为这样一个被欲望熏心的人,已经不配当做西兰岛出来的游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