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2‘章节'H上l酷&%匠@网`:

  这名地精一边收拾樟子松一边问道,“什么事情,你们说吧,要什么炼金材料?如果是稀有的,这点樟子松是不够的。”地精的人类语言说的很别扭,让李有些不习惯,不过李并不在意,接着把口袋里的那袋炼金药粉拿了出来,递给只有齐李膝盖高的地精,“这里面的炼金材料只有你们地精才能种植,它是依靠地热生长的,所以我想问问,最近一段时间有什么人来买过那些炼金材料,他们一般穿着黑色的祭祀袍,而且那些人显的有些阴沉,请你自己回想一下,这对我们很重要。”地精用拖到地上的手臂挠了挠脑袋,“黑色的祭祀袍,显的很阴沉。。。”“这里有些金币,虽然不是你们的通用货币,但你们可以到城里或者村庄上跟一些人换东西,你们对人类的东西很感兴趣,你会用得上。”张说着便扔了一袋金币到地精的手上,地精显然对张的这一举动很不满意,但他对金币的重量很满意,李瞪了张一眼,“是有你说过的那些人,就在前些天,那人来买过这药粉里的材料。”“你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吗?”“他嘀咕着说要南边的森林,至于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你们自己去调查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地精说完便把针叶和金币拿走,钻回了他自己的洞穴中。

  看到抱着金币和针叶离开的地精,李感到了一阵无奈,这么点信息花费了这么多的功夫,让李感觉有些浪费,不过好歹知道了下一步该往什么地方去,“这地精说的我们都知道,他告诉我们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张表现的很不满,“算了,我们等天亮就离开这里吧,南边,南边的范围也太大了,我们要怎么搜索?还是去找领主让他加派人手,然后到南边搜山吧,沃舒的信徒一般都住在偏远的山区,那里有他们为沃舒设立的祭坛,不过那些祭坛一般都在山洞里或者被茂密的树林所掩盖着。凭借我们两个,很难找出那些凶手。”李走回刚刚那堆火旁边,又把火点燃了。“不行!我们向领主保证过的,一定会独自一人解开谜团并把凶手抓进去的,现在让他找人来帮忙算什么?”张听了李的话显得有点激动,“我说你这么偏执干嘛?南边的山你知道有多大吗?我们两个就是长十条腿也跑不完那片山的,你准备用两只眼睛去找祭坛吗?”李觉得张有些偏执过头了,这根本是强人所难嘛。“我们可以去问住在南边树林里的猎人或者村民,反正南边的树林跟这里只隔了一条道路而已,我已经在领主面前夸下了海口,不能去找他。”张执意不让领主插手进来,李叹了口气,“算了,随你便,那我们明天就去南边的山里转一转,看看能不能遇到猎人或者村庄,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李说完便跪坐在火堆旁边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他们告别了这个地精的洞穴,走出这片森林,前往道路另一面的森林走去。森林很茂密,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常,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张所说的猎人或者村子,不过在张强烈的要求之下,他们还是选择了一条小路走进那片森林,这边的树林如同道路另外一面的森林一样,只有很少的阳光得以穿透树叶。他们两个走在林间小道里,谁也没有说话,只有萝卜站在李的肩膀上时不时的喵喵叫两声,的确如同张所说的那样,这条道路上有猎人来过的痕迹,因为他们可以看到一些猎人在树林间设置的陷阱,那些陷阱很粗糙,但的确很管用,这让张更加坚信自己的看法了。走了几个小时的小路后,林间的小道开始慢慢开阔起来,李知道张的说法没错,这山中肯定有人住在里面,路变宽这点变化让李和张打起了精神,“我说的没错吧,你信不信只要沿着这条小路走下去,我们就可以看到村庄,我有这样的直觉。”张走在前面没有回头,“你的直觉的确有用,不过没有确定的事,你怎么知道呢?”李虽然不喜欢堵别人的话,但想起这个年轻人之前说话的嘲讽样,就不由得给他堵了两句。“你不信?我们走着瞧。”

  道路慢慢变宽,最后眼前豁然开朗,森林之中有一片较大的开阔地,上面散落着十几间木质房子,显然是一个村庄,对于山区来说,还是一个较大的村庄了。那些木头把房子支撑了起来,使房子停留在离地面一米的位置,底下养着一些家禽。“我们可以去问问这里的人,看看他们知不知道一些线索,我感觉咱们在这里可以得到很有用的信息。”张见到这片开阔地便大步迈了过去,现在正是中午,木质房子的烟囱里冒出了些许青烟,显然这里的村民们在做饭,一名年老的长者坐在村子口,看着他们两个,“你好,老人家。”李做了个尼德卡尔的流行礼,老年人的表情稍微好看了些,显然他对这两个背着剑的年轻人有些戒备,“我们这里不常来外面的人,你来我们的村子有什么事情吗?”“我们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请教一下,是这样的,我们在寻找一个或者一些穿着黑色祭祀袍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如果您见过他,请告诉我们他去了什么地方,好吗?”李放低姿态语气平和的问道,“你找这样一个人干什么?”“我们有事情,你就不要问这么多了好吗?有些事情是不能让你知道的。”张适时在李的后面接了一句,“你不要说话,后面的话全部由我来说。”李回头瞪了眼一脸无所谓的张。

  老年人看了看张又看了看李,“不能说吗?事情这么重要?”老年人显得很好奇,按理说年纪越大的人越不愿意接受新事物才对,“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们对这件事情必须保密。”李刚说完,后面村子里就走出个中年男人,估计是这个老人的儿子。“爸,进来吃饭了,不要每天坐在门口,这两位年轻人是谁?”中年人走过来,同样显的很谨慎。“你好,我们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什么事情?你说吧。”“我们在找一个或者一些穿着黑色祭祀袍的男人或者女人,他们有可能在这附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到过。”“你是说住在山里的巫医啊?我知道,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我们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他,你方便告诉我们位置吗?”“位置的话,不好说,我也没有去过,但村子里有人去过,这样吧,你们进来吃顿午饭,我去把知道位置的人找来,让他告诉你。”中年人扶着他的父亲,把李和张迎了进去。

  这些木质的房子,里面比外面看起来要精致多了,中年人把李和张带进他的房子,给他们两个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不过李只吃了其中的兔子肉,因为他尝不出其他的味道。“你刚刚说你把那些人称作巫医?他们会来帮你们治疗疾病吗?”李扯下一只兔腿,边吃边跟那个中年聊着,“不常,巫医他们会魔法还会炼金术,所以当我们自己遇到无法处理的麻烦事时就会去找他们,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帮我们处理,不过他们不要我们的金币,只让我们定时给他们送食物过去。”“那巫医会不会到你们的村庄来?”“很少,一般只有我们去找他,他们基本上不会出现在我们的村子。而且巫医只见我们村子里的一个人,我等会儿把她找来,让她带你们去找巫医吧。”中年人吃完饭便开始跟李他们交谈起来,他的妻子和孩子开始收拾饭局,而那个老年人吃完饭则去睡觉休息了。“那谢谢你了,我们这里有些金币,请你收下吧,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一番推脱之下,李还是塞了几个金币给那个中年人,中年笑了笑便走出门去,找那唯一一个可以见到巫医的人,张坐在旁边一直都没有说话,这让李感觉轻松多了,这样一个低情商的人在大陆任何一个地方都走不稳当,这是李给张的评价。

  没过多久,那个中年人便把,那个可以找到巫医的人带了过来,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但她是个残疾,耳朵似乎失聪了,长相还算清秀,只是有些害羞。“是你们要找巫医吗?”那个女孩开口了,声音很好听,很悦耳。“她的耳朵有点问题,可以听到声音,但你们要大声些。”中年人提醒着李和张。“是,是我们要找巫医,你只需要给我们指引一下位置就可以了。”“巫医知道你们要来,所以早就通知过我了,沿着那条上山的路一直走到第一个分叉口,然后往左拐,一直随着左边的路走,顺路来到一个凹陷下去的深坑,到那底下就行了,巫医就在那里等着你们。”女孩说完便离开了,李和张眉头一皱,随后他们便告别了这个村庄,来到那条上山的路前,“巫医知道我们要来找他?会不会她在那里做好了准备,想要埋伏我们?”李停在上山的路口,从刚刚那个女孩所说的话来看,似乎这样想没什么错。张眉头也皱的很紧,不过他担心的跟李可不一样。“你听到没有?”李见张没有反应便用肩膀蹭了一下张,“什么?”“我说,既然那个所谓的巫医知道我们要去找他,我怀疑他是不是已经在那里埋伏好了。”“你原来在担心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沃舒的信徒肯定不知道我们要去找他,我们根本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他怎么知道的?那个女孩这么说肯定是为了故弄玄虚,不用担心。”“你真的是这么认为的?那个女孩在故弄虚玄?”“你自己想想,我接下那个案子只有几天而已,你这几天都跟我在一块,谁会知道我们在找他呢?不是故弄玄虚是什么?好了,我们该走了。”张说完便踏上那条通往上山的路,李回头看了一眼下面的村庄又看了一眼张,他总觉的这事情有点古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