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扭曲的向往2

  张随后便坐在这间房子的凳子上,似乎在等待李接下来的推理,“我们都是从西兰岛上出来的,虽然没有见过面,但你我的差距不至于这么大吧,你还没有反应过来?”张持续的嘲讽让李有些受不了了,即使以李这样的心态,“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行吗?你大可不要我参与这次的事情,完成之后你还可以拿到完整的酬劳。”“别生气,我只是觉得从斯科特试炼下走出来的人都很优秀,没想到有个意外。”“这药粉的炼金药材在人类的世界基本不存在,是生活在地下地精所种植的,这些材料只能长于地下,靠地热生长,而且这一小包东西洒在将死的人身上就可以收集走他的灵魂,使其储蓄起来,部分黑魔法会用到灵魂。你觉得是沃舒的信徒搞的鬼,所以不敢一个人去调查对吗?”“还不错,我以为你根本想不到这上面来。”

  “看来让这些平民痛苦的死去也不是没有道理,当人越痛苦的时候,收集的灵魂用处就越大,沃舒的信徒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吗?”李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即使你信奉的是沃舒,黑魔法和负面情绪之神,如果对上国家机器的话,这样放肆不人道的举动会招来什么样的后果,虽说沃舒是神,但他本身是不被大众接受的,他们真的笨到了这个地步?李有些不敢相信,这样明面上的杀人收集灵魂李还真的是很少见到,最多就是像李两年前在基雷峡谷遇到的那样,暗地里给帮人下诅咒,然后收集灵魂,因为那样的话根本不能算是触犯法典,只能算是道德上的犯罪,因为刀子本身是无罪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收集灵魂就应该用隐秘的手段,让人无法抓到法典上的把柄,你有兴趣跟我一起调查下吗?如果把这个沃舒的信徒抓了,我们会得到很多金币。”张说着便把口袋里的那张告示拿了出来,“你看,领主愿意出多少金币,整整5000个金币!”“做我们这一行的不能把钱看的太重,你的导师没有教过你吗?太看重钱的话会使你的是非观变形,你还是太年轻了,怎么领主签名的地方被撕烂了?”李看到了告示上酬劳的数量,的确是5000个金币,李心里没有太过激动,因为在他眼里5000个金币和5个金币没有太大区别,做完一笔就是一笔,只要金币数量合理,他是一般不会去计较那些的。

  “呃。。。好吧,这的确是我的心态有问题,不过你愿意吗?我们两个把这件事情调查一下,如果这个沃舒的信徒群数量够大,恐怕我一个人有危险,这个领主签名的地方被我不小心撕烂了,你不会以为这告示是假的吧?”“我一直按照斯科特的教诲,跟随命运的安排,如果让我遇上了这事,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特别是还有酬劳的情况下。”李没有回答那个告示被撕烂的问题,“你同意就好了,那么我们唯一的线索就是这包炼金材料,你觉得我们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张把那包炼金材料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我们调查完毕了,也该让这些人早日入土为安,虽然他们的灵魂全部被收集走了,但如果长时间不安葬的话,可能会产生一些恶灵,威胁到附近的过路人,使这一片地区成为鬼区,我觉得咱们还是先通知领主的手下把这些人运到公墓去埋掉。”

  李看着这些流干了血的尸体,这么多怨念,长时间不处理的话真的会出问题。“这一点我早就想好了,也跟领主的手下说过了,两天之后他们自然会过来处理这些尸体的,这里的怨念也会叫祭祀们祈祷并处理好,不会出现恶灵,我们还是快些调查沃舒信徒的事情吧。”张似乎显得有些着急,“你这么着急有什么特别的企图吗?”“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你不想要钱吗?我也快没饭吃了,你难道一直饿肚子?还是说你的能力不行,饭量也不大?”面对张的嘲讽,李翻了翻白眼,拿起那一小包炼金材料开始思考这件事情的突破口。

  天已经黑了,李和张决定先在这个地方停留一晚,仔细思考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该从什么地方下手。他们两个生了一堆火,坐在房子里盯着那一小包炼金材料,‘这些药粉的炼金材料是地精种植的,那么按常理应该去找附近的地精,让他们告诉我们这些炼精材料卖给了谁,而且这药粉挺新鲜的,可能是最近才炼制而成的,据我了解这附近的地精只有一处,这样我们调查的范围就小了,没有其他的可能,看来只能明天去找那些地精问问清楚。’李在心里想着,便准备靠着墙壁睡觉了,村子里所有人都被杀死了,但却留下不少食物,这让李和张吃了个饱。

  由于纬度位置问题,而且现在处于冬天,所以斯科卡省的夜晚有些寒冷,不过因为有一堆火在这里所以还能忍受,这样的寒冷让李想起了之前那些痛苦的经历,不禁让他打了寒颤。“你很冷?你不仅仅推理能力很差,连身体素质也很差。”张跪坐在火堆旁边,李以为他在冥想,原来并没有。“请你不要在说这些废话了,不然请你一个人调查这个案子好吗?”李烤着火,面带怒色的看着张,张瘪了瘪嘴不在说话。‘这年轻人,真是让人受不了。’李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他很想发脾气,但他知道和气才能平稳的走在这大陆上,如果你能跟任何人好好说话,那么你的路将会好走很多,好好说话并不代表软弱,相反的它代表的是理智成熟。

  酷匠网w_正TX版;首z%发

  外面的寒风仍然不停的吹着,但有种让人汗毛倒立的感觉,李感觉有些不对劲,这种汗毛倒立的感觉只有恶灵或者妖灵出现的时候才会有,因为它们属于灵体不死生物,没有实体,不受这个世界的物理法则的束缚,可以随意变换形状,通常这些恶灵是怨念的集合体,它们被各种负面情绪占据了整个身子,遇到活人或者活物就会很兴奋,因为它们缺少生气,长时间不补充活物的生气就会消散,最后被沃舒吸入泯灭位面。张也睁开了眼睛,“这才过去多久?为什么这里的怨念聚集的这么快,恐怕恶灵已经聚集成功,我们太大意了。”张显然也感觉到了,他站起来把银陨剑拔出来。

  李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突然外面发出了刺耳的哭嚎声,就像是人被酷刑折磨的时候发出来的,李感觉有些太快了,为什么会这么快,这些人死去了才不到三天,按照他们在西兰岛学到的知识,由怨念集成的恶灵至少也要五至七天。“难道是我的守护系结界起到了催化作用?不然恶灵没可能生成的这么快啊。”张喝了一瓶夜视炼金药水又喝了一瓶灵视炼金药水,这两瓶药水可以让张在夜晚看的清恶灵和周围的环境,李也喝下了两瓶同样的药水,对付恶灵,毁灭系和变化系法术对上恶灵效果会打折扣,靠手上银陨剑的银刃和守护系的法阵来对付这些恶灵是最好的办法。李喝完灵视炼金药水后眼睛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黑色的瞳孔变成了白色,如果有普通人看过去一定会被吓死,因为同时喝了两瓶炼金药水,他们的眼睛不像人类。

  李睁开眼睛,喝了药水他可以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一团巨大的怨念集合体正飘在街道的正中央,身体残破不堪,手臂上甚至可以看到正在抽动的血脉,脑袋上的脸不停的变化着,其中一个李认得很清楚,是他调查第一个尸体的样子。“不要管这些恶灵为什么不按常理出牌了,赶紧消灭他们才是最要紧的,不然它他跑了可就麻烦了。”张双手握着银陨剑大声的吼道,李没有回答,因为李心里很清楚这一点。恶灵不停的哭嚎着的,如果有一个普通人闯进这里,可以看到两个脸色苍白的人举着剑似乎在跟什么对峙,但他只能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嚎声,却无法知晓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那嚎叫声就像是直接从脑子里发出来的一样,普通人肯定会吓晕过去,但此时这个偏远的小村庄没有一个人经过这里。

  怨念的集合体似乎只认准了张一个人,却不怎么注意李,这让李感觉有些奇怪,但这一丝的想法并没有持续多久,恶灵便嚎叫着冲向了一旁的张,张早在出来之前便用左手画了个守护系的法术印记,恶灵从空中冲过来的时候,张敏捷的翻滚躲开,而李则趁这个时机快步跟上了恶灵的步伐,用银陨剑的银刃一剑斩了过去,不过并没有碰到恶灵,恶灵转过身对李嚎叫着,让他的脑袋直接眩晕了过去,但李仍然顽强的睁眼看着恶灵,眩晕只持续了一小会儿,李和张的精神力都很强大,所以这种直接对精神产生冲击的攻击方式没有太大的作用,“这个恶灵刚刚生成,而且汇集几十人临死之前的痛苦怨念,所以对活物的生气非常敏感和渴望,你要小心了,我指望你跟我一起对付沃舒的信徒,别在这里阴沟翻船。”张谨慎的看着恶灵说道,李没有回答这个爱唠叨的年轻人,用左手也画起了法术印记。恶灵拖着着远超出自身长度的手臂奔向张,恶灵的攻击会直接伤害到精神和灵魂,不比肉身的伤痛,虽然恢复的时间和肉身没有什么区别,但痛苦的感觉却完全是两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 说:

  说好的七章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