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坐在斯科卡省境内一处中型城市的酒馆里,酒馆里有很多人,老板和他的小弟们忙的不亦乐乎,因为冬天来喝热陈葡萄酒的人比平时任何一个季节都要多,喝酒的人会点上一些下酒菜,有时他们可以推荐些昂贵的菜品给那些喝高了的人,即使最后喝酒的人发现自己没带那么多钱也没关系,因为城里的治安很好,每当这个时候他们总会叫上城市里的护卫队,问题通常能够解决。

  “这里有黑葡萄吗?有的话拿一些过来吧。”李对着一名酒馆的服务人员说道,“好的,您要多少?”“一斤吧,也不用太多。”“好的,马上给您准备好。”那个小弟转身便离开了,萝卜听到李说到黑葡萄时,立马从口袋里漏出了个脑袋,然后整个身子都爬了出来,坐在李这张老木头桌子上。这家酒馆很有品味,家具全部用的是上过漆的老木头制作而成,给人一种非常老旧的感觉,可老旧的感觉里又夹杂着一种优雅,即使是人均素质层次不齐的情况下,也能感觉到。

  小弟很快就把李要的黑葡萄用盘子端了上来,萝卜没等李反应过来便一口咬了上去,“先生,您这只猫居然是素食的?”“不,他是杂食的,肉和水果他都会吃,不过它最爱的就是这个东西。”李笑着对那个小弟解释道,小弟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摸摸自己口袋里的金币,已经不多了,如果不找点事情做,恐怕李又要到街上耍剑乞讨了。等到萝卜吃完之后,李把它放在肩头上,走出了这间豪华的酒馆。

  )酷t匠-F网正《版首发

  “你没钱大可不必来这种高消费的地方,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就可以了,我们这类人应该游走在偏远地区,像这种繁华的城区里一般不会有需要我们的时候。”酒馆门外的石凳上坐着一个跟李相同装束的男人,背后的剑柄跟李的那把一模一样。“那你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同样的话也可以用在你的身上。”李看到跟自己从同一个地方出来的游侠心里不禁有些起伏,但这位不认识的同门似乎语气不善,那个男人抬起头来,李看到了一张比自己还要年轻的脸,难道真的有天赋异禀这种说法?李不禁有些怀疑,“你通过了斯科特的试炼?”

  这个男人撸起袖子把左手处的手镯漏了出来,“如果没有通过试炼,我就不会有这个手镯。”李点了点头,“你很年轻,比我还要年轻,如果能通过试炼,说明你的剑术以及魔法天赋极高,我可以这样认为吗?”“当然可以这么认为,我从城外一路尾随你,到现在你才发现我。”年轻男人的话里带了一丝嘲笑,不过早已经心若止水的李并不在乎,“尾随我?是为了什么?如果有事,为什么不直接找我,反而来尾随我呢?”“我想在接触你之前确认一下你的能力和交际水平,你的交际能力不错,理智谦逊,但能力出乎我意料的差。”“哦?到现在你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的能力你可能没看透,一只老鼠追着我,我可能不会发现,但老鼠不会认为它能斗的过我。”“可我不是老鼠,这样的比喻不恰当。”“我没说你是老鼠,如果你要这么认为我也不介意,要是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李说完对那个年轻男人点了点头,准备离开了,如果在城里找不到事情做的话,李真的要离开城市前往偏远的地方,那些地方更需要他们这样的人。

  年轻男人听了李的话有些哑口无言,“你耍嘴皮子的能力的确一流。”“过奖了。”“等等,我不是来跟你斗嘴的,我找你有事。”“办事要酬劳,我们这一行一直是这样。”“我没有钱给你,但我们两个可以合伙,事成之后我们可以六四分。”“你六我四?”“不,我四你六”“什么事?”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我们找个地方具体聊一下,出了城再说,那里有我雇的马车,我们一起出去。”年轻男人说完便走向停在道路旁边的马车,李稍微思量了一下,便跟了上去。一路上这个年轻的男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之间也没有要互相介绍的意思。马车走在平稳的路上速度很均匀,这让李很享受,轻微的颠簸甚至有催眠的作用,趴在李肩膀上的萝卜已经要睡着了。一旦从城门出去,路就开始不好走了,颠簸的越来越厉害,睡意也从李的身上离开。

  李拨开马车旁边的帘子,似乎已经出城很远了,太阳还在天空之上,但已经跟出城时的位置相比偏了很多。天快黑的时候,马车终于停了,他们两个从车上跳下,年轻的男人付钱之后,便径直走向山脚下的村庄,李跟在他的后面,远远看了眼那村庄,似乎太安静了,村道上一个人都没有,现在本该是做饭的时候,但村庄的上方并没有飘出青烟。“等等,这个村庄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血腥味?”李喊住了那个年轻人,“哦,我们还没有互相介绍,张·奥斯顿这是我的名字。”“你叫我李就可以了。”“村庄所有的人都死了,血染红了整个村庄,几十人全部死于某人的剑下,我就是受斯科卡省领主的委托,来调查这件事情的,你来晚了些,不然城门外的公告牌上你就可以看到告示,不过被我撕了下来。按照我的要求,省长没有派人来协助我,而且还还原了杀人现场,几乎跟第一模一样,我在里面调查到了些事情,感觉自己无法解决,所以才找到你的。”“你不怕山里的熊食尸鬼或者食腐动物把现场破坏了吗?”“我敢独自一人出来,就有办法保护好现场,我们进去观察观察再说。”张并没有多解释,便走向山脚下的村庄,李再次看了眼山脚的村庄便跟在他的后面。

  “领主给你多少酬劳?”“总之够我们两个吃很久了,安心工作吧,金币迟早会到手的。”李跟着张来到了村庄的外面,张停在村庄口用手画了个守护系的法术印记便走了进去,李点了点头,原来是用结界把村庄包裹了起来。村庄的分布很简单,街道的两旁建造着许多木质房子,上面盖着茅草,跟扎伊尔省其他的村庄差不多,但倒在村庄街道上的大量尸体产生很大的视觉冲击力,就像张所说的,血真的流满了整个街道,而且已经凝固了,成了黑色,浓重的血腥味让李有些反感。“领主的手下挺能干的,居然把这么多尸体全部放回了原地。”“不,尸体并没有动,领主的手下再怎么笨也知道在调查完现场之前,不去动现场的。”“你说你调查到了些东西,是什么?”“你可以自己去调查一番,看看我们的结果是否相同。”张走到一间木质房子的旁边靠着墙看着李,那表情分明是,‘看你能不能调查出东西来’的意思。李想起了在城里张所说的话,但又把心里的那份毛躁压了下去,不在去理会张嘲笑的表情。

  李首先走进那些被剑斩杀人的身边,他看了看剑伤和地上的凌乱的脚印。“用剑的人很专业,伤口是被一剑斩开,不带丝毫停留,被杀死的人失去了行动能力,但却没有立刻死去,全部是流血过多而死,用剑人的步伐也很专业,看脚步尺寸,身高应该在180厘米左右。”李粗略看了看尸体,和地上的脚步说道,得出了这些结论,但这都是最浅显的。“还有吗?靠这么一点线索想找到杀人凶手那可真是太困难了。”年轻人站在远处口气略带嘲讽的说道,李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走向第二具尸体,同样的结果,从这里面只能推测出,凶手是一个用剑高手,而且喜欢折磨人,他不会直接让人失去性命,而是让人在痛苦和失血过多的寒冷中死去。

  “凶手的动机是什么?他为什么要杀死整个村庄的人?还是用这样子残忍的方法。第一,他对这个村庄的所有人充满了憎恨,使他下了如此的重手,第二,他受人所雇,别人要求他这么杀死村民的,或者类似的雇佣关系,第三,他只是一个虐待杀人狂,杀人不需要理由,为了不让别人泄露他的模样,而杀死了所有的人。”李进一步分析道,“还不错,不过跟我想的还差远了。”张在一边不停的叽叽喳喳,让李有些恼怒,不过李还是忍住了,继续查看着现场。“你这样的搜查范围有多大?所有人都死了,依靠第一条推理几乎不可能找出凶手。”张还在旁边说着什么,但李已经不在去理会他了,‘所有的线索似乎都在这里了,难道还有什么我没有注意到的吗?从尸体僵硬的程度来看,这起屠杀发生在一天前,由于斯科卡省纬度略高,而且是冬天所以天气有些寒冷,尸体并没有腐坏,但现场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注意了。’李在心里默默的思考着,“你陷入了常规思维的死角,如果按照你这个推理一直思考下去也不可能有结果。”张走了进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包炼金材料,扔给了李,李一只手接住,“这是你在现场找到的?”“不,是领主手下的侦探给我的,他们从现场找到了这个,准备拿给专业人士分析一下,但被我拿到了手里。我刚开始也跟你一样陷入了思维死角,直到我看到这个东西,一切迷雾都散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七章更新哦因为章节上上限字数所以有些章节不得不拆开放到下一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