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极北雪原7

  “没有人,那我来跟你切磋一下。”兽人首领看到没有人上台,便走进了圈圈里,“不过我不是跟你切磋剑术或者格斗,我跟你切磋弓术,如何?”兽人首领从旁边取来了一把同样精致的兽人长弓,“看到那边的鱿猪没,十只箭,只允许拉五次弓,在规定的时间里,看谁射中鱿猪多些,怎么样?”兽人首领面带着微笑,“十只箭,拉五次弓?”李并没有很惊讶,毕竟一个兽人首领,没有过硬的本事,那是不可能的。“你接受挑战吗?”李微笑道,“我接受。”接着李左手拿着弓身和箭,兽人首领跟李是同样的姿势,一名兽人战士把石头扔向天空,李仔细聆听着石头落地的声音,很快便听到了石头撞击地面的声。李不去观察兽人首领,当石头落地的一瞬间,李右手把箭同时拿出了两根,一起搭在弓弦和弓身上,拉弓瞄准射箭,在极快的速度中完成,两只箭摇晃着箭身,箭头和箭尾却在一条线上,以不同的两条轨迹射中两只正在奔跑的鱿猪,李没有得意,再一次拿出两只箭,以同样的方法射到另外两只靠的很近的鱿猪身上,当李拉开第三次弓的时候,稍微往兽人首领这边看了下,他有些震惊,兽人首领右手的弦上搭了五只箭,没等李反应过来,五只箭同时射出,分别精准的射中了五头鱿猪,李回过神来准备把箭射出去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李在这段时间最多可射中六只鱿猪,可兽人首领已经射中了十只。“我输的心服口服,像您这么射箭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李甘拜下风,“常年累月练习的结果,跟你比剑术,我也不一定能胜过你,今天的切磋就到此为止吧。”说完兽人首领便走向那个受伤的年轻兽人身边,李也跟了过去,他伤的有点重,肚子被鱿猪头上的尖角顶破了,可能伤到了内脏,还好随行的有两名学过医术的兽人,开始给年轻兽人处理伤口,受伤的兽人同样可以通过成人礼,不过他得吃更多的生睾丸,不用想那味道一定非常刺激。

  李把随身携的炼金药水取了一瓶,“这是加速伤口愈合的炼金药水,你把他喝了,还有镇痛的效果。”那名年轻的兽人没有客气,喝下了李给他的药水。当这名年轻兽人的外科手术完成之后,所有的年轻兽人都已经捕捉并猎杀了雪地鱿猪。剩下没有受伤的鱿猪一窝蜂的从原来的那条路逃跑了。“这是你们第一份独立狩猎的战利品,按照部落的规矩,你们要把雪地鱿猪的睾丸生吃了才算通过成人礼,现在用刀子割掉睾丸,然后嚼碎吞下去,你们要明白,那味道就是你们现在能吃到最苦的东西,以后任何困难,任何食物,任何委屈都没有这个苦,你们经受了世界上最苦的味道,所以世上任何事情都不会苦过于他,知道了吗?”“是!”年轻的兽人们齐声回答道,李有些些好奇,‘到底是什么味道?世界上最苦的?难道难道比矮人的炼金材料还难闻?’虽然自己无法尝到除了兔子肉之外任何问道,但李不免有些好奇。李用刀子割下了一对睾丸,在温泉里洗了一下,看到所有的年轻兽人都塞到嘴巴里,他也直接丢进嘴里,没嚼的时候有些味道有些腥,李一口咬了下去,嘴巴里好像有什么腐烂的臭鸡蛋炸开了一样,李只咬了一口就知道兽人首领真的没有说错,这的确是世界上最难以形容的味道。李没有吞下去,直接吐了出来,但年轻的兽人们没有并没有吐出来,相反他们虽然脸上的表情很精彩,但无一例外的都吞了下去。李甚至把晚上刚吃的兔子肉都吐了出来,一直吐到虚脱,才肯罢休。兽人首领一边拍着李的后背一边笑,“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或者食物比这个味道更精彩了,是吗?”首领的一句话让李再次呕吐起来。‘原来这个味道也能让我尝到,我还以为只能尝到兔子肉和陈葡萄酒的味道呢。’

  当李和兽人正热闹的进行着成人礼的时候,那个孤身的雪巨魔首领已经集结了将近四百只雪巨魔,正在寒风之中奔往兽人要塞,此时代理首领位置的是巫师卢布科,他任然蹲在自己的图书管里不停的钻研着那些魔法印记知识,和能够跟法阵相容的炼金材料,他并不知道远处一大片雪巨魔正在攻向这个要塞,往年首领很快就回来了,这次他们也会回来,但回来看到的也许是被雪巨魔攻下的兽人要塞。站在兽人要塞的哨塔上可以看到雪巨魔,但非常的不明显,因为今天正飘着小雪,而且雪巨魔本身就是纯白的,因此很容易就让那些兽人哨兵错过它们。雪巨魔仍然在逼近当中,李和兽人首领们也在往回走,由于要照顾那名受伤的年轻兽人,所以速度稍微慢了些。一名兽人哨兵立于寒风之中恪尽职守的观察着外面,当他发现有异常现象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雪巨魔跑到要塞门口只需要短短的几分钟了。这名兽人哨兵使劲的摇着身后的铜铃,在图书馆里的卢布科也听到了,他知道那是发现紧急情况的钟声,“怎么回事?外面怎么了?”卢布科快步跑出自己的图书馆,外面有名兽人战士正好跑过来,“卢布科巫师,外面有几百只雪巨魔已经攻到了要塞门口,我们刚刚把要塞的城门关了起来,但雪巨魔的数量巨大,恐怕城门顶不住多久!”那名兽人有些慌张,听到这番话,卢布科快步跑向要塞的城墙之上,大片的雪巨魔已经涌到城门口,有些稍矮的城墙已经有雪巨魔往上爬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巫师先生?”一名被人类皇帝派遣过来的特使问道,当他看到几百只三米多高的雪巨魔时,腿都已经吓软了,“您先下去,要塞里的人由我们兽人来保护,请您找个地方躲好。”在卢布科反应过来之前,波波迦的爷爷乌格尔已经先反应过来了,他让绝大多数的兽人战士都靠近了城门,并让兽人战士把城墙之上的巨石一个个推下,借此来阻挡雪巨魔的攻势,但效果并不明显。所有在要塞门口的兽人,人类或者其他人数较少的种族都撤到了要塞的中心位置。“卢布科,快点想想办法,等雪巨魔把城门撞开后,兽人要塞就要失守了,快些。”老兽人乌格尔穿上了一身重甲,站在城墙下对巫师喊道。“是!我去想办法!”卢布科赶紧跑回自己的房子,找到释放超级毁灭法术的炼金材料,以及魔能电池。城门之外的雪巨魔拥挤在一块,城门的三道钢铁门闩已经有些松动了,所有的兽人战士都穿上了厚重的钢铁板甲,手里拿着巨型的长柄武器,把城门围住,还有一部分精通弓术的兽人在城墙之上,对着那些雪巨魔的头部射击,即使配合那些滚落的巨石,也没能让雪巨魔的数量有所减少,因为雪巨魔的生命力顽强,弓箭除了射到要害部位,基本上构不成威胁。当卢布科在宽阔的地面上用参杂魔力的炼金药粉画成一个法阵的时候,城墙之上的第一道门闩已经脱落了,钢铁门闩掉在地上激起了几层雪花,卢布科知道情况的危机,然后快速的把魔能电池,放到六角星的六个角上,“快去告诉在城门口的战士,让他们快速退开,能退多远退多远!快去!”一名兽人战士快速往城门口跑去,老兽人站在城墙之上,一把弓上面搭了五只箭,跟兽人首领几乎一样的手法,五只箭射出去之后径直的飞向五只咆哮的雪巨魔,非常精准的命中他们的脑袋,雪巨魔的脑袋被射穿了,直挺挺的倒在地上,被其他雪巨魔所践踏。

  当那名去通知城门口兽人的战士传达完卢布科的话之后,第二个门闩已经掉了下来,所有的兽人战士都听从了卢布科的话,开始往后退。卢布科用双手画着及其复杂的毁灭系法术印记,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完成后,法阵六角星六个角上的魔能电池瞬间失去了光芒,所有的魔力都被卢布科聚集到自己的手上,包括自己大部分的魔力和精神力,这样的超级毁灭系法术甚至可以直接炸毁一座不大的山峰,同样规模的超级变化系法术则更强,但前提是你汲取的魔力够多,法阵六角星上的六个魔能电池是启动这个魔法最基本的魔力,然后加上施法者本身的魔力,如果你能长时间汲取空间里无序的魔力,威力会更大,但更有危险,因为一旦你控制不住那些无序的魔力,或者有人偷袭你,那些狂暴的魔力会把施法者自身毁灭。卢布科在等城门被攻破的那一刻,等城门口兽人退到安全距离的那一刻,等这个超级毁灭系魔法威力变的更大那一刻,“城门被攻破了!”卢布科听到城墙上兽人哨兵的喊声,不再犹豫了,如果继续犹豫下去,可能大部分雪巨魔会散开,导致这个毁灭系魔法失去最好的打击效果。卢布科看了看手上两团不大的火焰,它们似乎没有那么想象中那么可怕,但它们的确很危险。卢布科双手握实,两团火焰合拢不见了,瞬间卢布科就像失去了脊柱的支撑一般,跪倒在地上,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精神力和魔力被抽取了一大半,但他还能撑的住,强打精神站起来的瞬间,要塞门口发生了超级爆炸。李还需要一天的路程才能赶回去,在这边都有震感,李感觉脚下一震,“怎么回事?”兽人首领也感觉到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快些回去,可能发生了什么。加快速度!我们快些回去!”此时他们即使用最快的速度,也要半天才能回到要塞,于是兽人首领留下两名兽人照顾那个受伤的年轻兽人,自己和李带着其他兽人快速的往回跑。

  酷匠@网永a久免费X`看B、小6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 说:

  第五章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