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卢布科经过一段时间的跋涉,终于看到了远处挺立的兽人要塞,兽人要塞建在一座小山之上,易守难攻,全部是用泥土烧制的砖建造而成的,兽人的建筑风格比人类要粗狂很多,没有过多的装饰品,但也不像矮人那样,直接找个山洞进行改造就可以住。要塞居住着很多兽人,也有其他的智慧种族,不过比较少,一个要塞相当于一个大型的人类镇区,这个兽人要塞人口在五千人左右,在这个地方尼德卡尔皇帝颁布的法典只有一小部分适用,因为那一小部分是跟兽人长久以来的部落规则相同,而大部分法典则不适用于这里,人类和精灵停战之后,一直被人类雇佣的兽人战士也渐渐的失去了用处,于是大部分兽人首领带着自己的战士回到了远离人类的地方,建立起要塞,收留所有的兽人,包括流浪的兽人,也有一部分兽人在人类的军队当中混到了高层,于是那些兽人适应了人类的生活,不在回来。就是因为兽人在人类与精灵的作战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所以人类皇帝给了兽人很大的权利,是所有的兽人,所以每一个大型的兽人要塞中,都会有人类的官员在里面,以表示人类对兽人的谢意,虽然人类和精灵已经和解了,双方都修改了自己的法典中的一些条款,使人类在精灵中可以得到相同的待遇,反之亦然,但被雇佣的兽人没有在那些条款当中,精灵们表示兽人绝对不可以进入精灵的统治范围,同时大部分粗犷的兽人对此表示不屑,他们没有在意精灵的偏见,人类皇帝得到兽人们的同意之后,终于签下了这份由斯科特撮合双方写下的和平条约。

  酷}匠-)网#唯dI一正A(版O,其l:他/$都是YX盗版#

  当李回到兽人要塞的时候又一次脱力了,但好歹这次没有狼狈的倒在地上。兽人首领带着一大帮人迎接了李,李披着雪巨魔的毛皮,对着所有人苦涩的笑了笑,便进入要塞里面。李躺在兽人首领为他安排的房子里,房子中间有一堆火,这让李感觉到了温暖,手上和脚上果然长了冻疮,李从自己的小袋子里拿出一瓶炼金药水,打开瓶子,一股薄荷混着生姜的味道逸散出来,“这治疗冻疮的炼金药水味道最正常了吧。”李自言自语道,把那药水敷在手上和脚上,很快就止痒了。这时卢布科走了进来,“明天伴星就会掠过天空,远处的雪山上会出现超级雪崩,非常壮观,你有兴趣看看吗?”卢布科对着李笑了笑,“治疗冻疮的炼金药水?”“恩,冻疮很痒的,擦点药水很快就会好。”“你的身体不比我们最强壮的兽人战士差,这么快就恢复了。”“差远了,你们可以穿着比我少一倍的衣服行走在雪原之上,没有冷的感觉,我可不行。”李想起在岩石之上所经受的寒冷,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不不不,虽然我们比你穿的衣服少,可恢复能力没有你那么强,如果是像你之前那样在岩石之上受冻,恐怕我们兽人战士身上,大部分肌肉组织都被被冻坏,可你仅仅是得了冻疮而已。”“我学习魔法和剑术的地方可比帝都的希尔斯精灵学院要严格得多,而且没有毕业证可以拿,你们拿了毕业证就可以到地方的村,镇,区或者省里当上巫师,在那里薪水可不低,我就没有那样的福气了。”“你小看我们兽人在精灵心目中的位置了,希尔斯学院是精灵战后在帝都开设的学院,我一个兽人想要进去很困难,而且我在里面饱受精灵导师们的冷眼,不过还好,我对魔法知识的渴求扫开了那些冷眼,让我得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我也精力有限,只是精通毁灭系和常用炼金术两个学科而已,变化系和守护系两个学科,我只能算是入门级别的,可你不一样,你不仅仅精通剑术,魔法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诣,比方说毁灭系和守护系两个学科你就很懂,连解除一些黑魔法的诅咒或者控制,你也很在行,所以我想请教一下守护系的知识,我很想知道守护系的防御法阵和毁灭系的超级法阵有什么不同,还有在魔力的应用上那些区别,比方说,这个可以抵御天上逸散下来魔能的结界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李听着听着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怎么又提到这个上面来了,“巫师先生,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导师,那些魔法理论我的确很懂,但要我用详细的语言表达出来,很困难,就像要我用语言表达兔子肉的美味一样,我说不出来,这个我已经解释很多遍了,如果您在施法方面遇到了困难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我可以告诉您下一步的做法是什么,但要我讲清楚原理真的很困难。关于守护系魔法的书籍您的图书馆里有很多,你可以自己去做实验,多多摸索总会有收获的。”李脸上保持着微笑,但在心里摇了摇头,‘我就知道,这位卢布科一定会烦到我的,我虽然很有耐心,但真的不是讲课的料。’卢布科没有放弃,从腰间把守护系的书籍摆到李的面前,开始请教李守护系魔法的问题,李静下心来,知道自己没办法躲开这名巫师,“我尽量讲的清楚些,您要是听不懂的话,就叫停,我会尽量在清楚一点的。好了,您有什么不懂的吗?”“我知道你布下那个守护系结界的原理,是通过激活魔能电池,使它们之间产生联系,最后使用自身的魔力在魔能电池之间产生一个有序的循环,就可以开启结界,这理论我是懂的,但具体操作是什么样的呢?”卢布科一副求知欲异常强大的样子,“理论就是这样的,具体操作我上次布下那个守护系结界时,您似乎在场吧。”“可我,没办法布下那样子的结界。”卢布科很坦白,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开始讲解其中的每一步,‘我很有耐心,但我真的不擅长讲课啊。’李在心里嚎叫着,可没有人能听到他的话。

  李身体恢复的很快,就像卢布科所说的,在那样子寒冷的岩石之上,居然仅仅是得了冻疮而已,这得多亏了在斯科特那里地狱式的训练,才造就了他这样强壮的身体以及超常的自愈能力。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钟,从太阳升起的地方,准时升起了一颗巨大的星球,占据了整片天空的五分之一,巨大的压迫感使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今天的天空异常晴朗,似乎可以看到那颗星球上的环形山和巨大的陨石坑。伴星升到天空太阳十点的位置时,远处的雪山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肉眼可见的超级雪崩开始了,刚开始是整块整块的雪从山峰之上往下滑落,最后慢慢的汇集到一起,如同海上的浪潮一般,就像是潮汐现象引发的滔天巨浪搬到了雪山之上,虽然没有海浪撞到海岸上激起那么高的浪,但同样非常震撼人心,汇集的超级雪崩,压倒了前进路上所有的动植物,一片片树林被雪崩掩盖,等到雪崩过去之后,只有一部分树还能坚挺的站立起来,绝大部分都被压倒了,等到伴星升到天空正中心的位置,超级雪崩进一步扩大,一些矮小的山峰直接被雪覆盖了,甚至一些在山里没有解过冻的高山湖也没能幸免,超级雪崩夹带着巨大的动能冲破了高山湖二十几厘米厚的冰层,激起十多米高的水浪,一些常年活动与水底的淡水鱼也被带到了天空之中,而那些生活在湖底的水怪也没能幸免,当超级雪崩淹没整个高山湖之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夹带着数亿吨的皑皑白雪继续冲向山谷的最低处,深达几百米的山谷会被超级雪崩几乎填到一半,至此超级雪崩才算稍微减退,因为大部分能坍塌的雪都已经流走了,还有一些地方有些小雪崩,站在兽人要塞这里已经看不到了。这时天空中的伴星已经追上了太阳的位置,庞大的体积已经遮住了整个太阳,如果现在向上看的话,会有一种极强的心里压迫感,甚至让人无法呼吸,有些胆小的人或者孩子可能会被吓哭,不过李已经习惯了,显然旁边兽人首领和兽人巫师也习惯了。“雪崩壮观吗?在之后的十五天里,几次超级暴风雪就可以把山峰上失去的雪再次填补上去,直到伴星再一次掠过天空,又会出现这样的超级雪崩,我们每隔半个月就可以欣赏一次这样的雪崩,甚至有些人为了能在最好的位置观看雪崩,而从大老远跑过来出钱买位置看,我观察到了这一点,也许这能够成为我们打猎受雇之外,另外一个经济来源。”兽人首领波波迦笑着对李说道,他虽然很强壮,但却不像其他兽人那样粗犷,不在乎细节,显然他很聪明。“的确很壮观,在尼德卡尔也只有这个地方能看到这样的雪崩了。”“我要感谢你,帮我们布下这样一个防御结界,这个结界使我的这个想法更容易达成了。”“不客气,我收了你的钱,帮你布下结界是我应该做的。”“游侠先生,过两天我们部落有一批刚成年的年轻兽人需要进行一个成人礼,就是由我和一批兽人战士带着他们去猎杀雪地鱿猪,然后生吃鱿猪的睾丸最后完成成人礼,由于鱿猪跟我们兽人有同样的两颗獠牙,所以杀了他们算是突破了我们自己,你有兴趣吗?我想邀请你一块去。”李看了看旁边的兽人巫师,“我想还是算了吧,我得到斯科卡省去,这个地方太寒冷,我有些不适应。”“你作为我们的贵客,我正式邀请你加入我们的成人礼,希望你能接受。”兽人首领波波迦端正身子,说话的语气也很正式起来,李一愣,一个首领对一个毫无名气的游侠这样正式,让李有些受宠若惊,“我接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