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云看起来很危险的时候,它就很危险。萝卜不要站在我的肩膀上了,等下可能会有暴风雪,你还是到布袋里躲着吧,免得等下冻到你。”李穿着厚厚的毛皮大衣,但也感觉寒风似乎刮进了骨头里,让他的牙齿都不由得打起颤来。萝卜站在李的肩膀上,身上被雪几乎都掩盖成了白色。李把已经有些冻僵的萝卜抱在怀里,把它身上的雪给抖干净,并没有把萝卜放进布袋,而是放在了自己的毛皮大衣里。“现在暖和了一些吧,让你不要逞强非要站在我肩膀上。”李摸了摸萝卜的脑袋,萝卜似乎已经被冻的没有反应了,“在暴风雪来之前,我们要找个地方躲一下,或者搭建一个庇护所,我们在暴风雪里不仅会迷失方向,还要被冻死,而且我听兽人首领说这附近有三米多高的雪巨魔,我们小心点。”李把左手的手套取了下来,捏了捏已经有些冻僵的手指,僵硬的勾画了个毁灭系法术印记,手上升起了一团火焰,李才感觉好受一点,在尼尔勒雪原上迷路可不是件好事,寒冷不仅会让你的体力,精神快速下降,还会让你丧失意志,一旦你放弃了挣扎求生,停止行动,就会冻死在尼尔勒雪原上,李有些后悔来到这个地方了,根据他的计算,还有两天那颗伴星就会掠过这片天空,遮住太阳,巨大的潮汐力会导致远处高山上的雪全部滑下来,会产生超级雪崩。李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多留一秒钟,但没办法远处的暴风雪正在往这边靠近,李已经能感觉到风渐渐在变大,脸已经有被风吹裂开的感觉,这种地方不仅寒冷而且干燥,如果你不及时补充水分,很容易就脱水了。

  更新3d最~快V$上)酷%匠d网*

  从离开兽人要塞到现在已经一天多了,李感觉到这雪原的可怕,温度有时会低到零下二三十度,李本想雇一辆有火炉的牛车穿过这片雪原,到达另外一面的斯科卡省,那里虽然也很寒冷,但有温暖的陈葡萄酒和不会熄灭的炉火,但李在兽人要塞没有雇到这样的牛车。本不该选择在这个时间穿过的,因为伴星再过两天就会掠过天空,到时候如果出现了雪崩,不管李有多强壮的身体或者会多少种魔法,都会被埋在里面,但李总感觉命运在推着他前进,似乎纳吉斯女神在告诉他,前方有什么事在等着他。李随后便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兽人要塞,走进这片毫无人烟的雪原上。“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了,纳吉斯女神怎么会注意到我这个小人物呢?”李有些懊恼自己冲动之下所做的决定,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松散的雪上,这样走路会让他浪费大量的体力,这时他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树林,也许在那里可以找到庇护所,用树枝搭个支架然后在上面铺些树叶,就可以抵御寒风了。

  想到这里,李搓了搓双手,让自己的手指灵活了一点,拿出从兽人那里买来的野猪油脂肪,擦在自己的脸上和手上,这样以免让自己脸被刺骨的寒风吹裂开,虽然懂很多的炼金配方,但这样御寒李还是第一次知道。擦完之后,李的手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风雪越来越大,远处的树林已经有些看不清了。“萝卜,真是遭罪,早知道我就绕开这片雪原,要是咱们两个冻死在这里,恐怕没人会知道。”李已经深深的后悔了,萝卜被冻得眼睛都睁不开,李见状,迈开大步子,往不远处的树林跑去。

  暴风雪已经来了,但李很幸运的跑进了树林里,树林替他当下了不少风雪,让他得以喘口气。李不敢运动的太剧烈,要是出汗了,汗会很快在衣服里结冰,到时候带走的体温更多了,那你就真的活不下去。他用银陨剑砍下几根木头,打了个简单的庇护所,在附近找了很多干燥的树叶,铺在枝干上和雪地上,搭好花了半个小时,此时暴风雪真正来临,寒风的呼啸声几乎掩盖了所有。李在庇护所的口上生了一堆火,火给李带来了温暖,也振作了精神,他用僵硬的手指在空中勾画个守护系的法术印记,把自己包裹在其中,风雪吹不进来,但他丝毫没有感觉到好受一点,因为这个法术正在消耗他的精神力和魔力。支撑了一会儿,李就放弃了,不停的活动着手指和脚趾,以免失去他们的控制权。有了火,萝卜的情况也好了许多,能喵喵的叫几声,这让李稍微安心一点。“但愿暴风雪快过去吧,兽人要塞的首领说了,穿过这里最好的情况是三天,看来我十天都过不去,我对自己还是太有信心了,没有向导或者本地人,根本过不去,但愿不要让我遇上兽人首领说的雪巨魔吧,不然我真的会死在这里的。”李眯着眼睛,感觉寒风都吹进了眼睛里,萝卜钻到李胸口位置,再也不把脑袋漏出来,因为外面的暴风雪很大,甚至几米远的地方都看不清了。李心里有些打鼓,‘如果真的死在了这里,恐怕。。。’

  “波波迦首领,外面的暴风雪很大,那个游侠会不会撑不过去?”一位下颚上长出两根獠牙的兽人,对着正在挥舞一把巨斧的兽人首领说道,虽然天气很冷,但兽人首领上身穿的却是薄薄的衣服,显然他没有李那么畏惧寒冷。“外面的暴风雪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吗?这暴风雪来的没有预兆,我们根本给不了游侠警告。”首领的声音很浑厚,还不怎么喘气,这样一把巨斧就算是最强壮的人类挥舞起来也会很吃力。“那暴风雪停下的时候,我们要不要去找他?毕竟他帮我们的要塞设下了魔法结界,不然每当伴星掠过天空的时候,都会让我们感觉好像被压在了几十米的深海之下,我们还有没给他兽人最崇高的谢意,他却拿着金币无声无息的走了。”兽人中唯一的巫师卢布科对那个会剑术和魔法的游侠很感激,而且他很想跟一个会魔法的人讨论知识,从帝都的希尔斯精灵学院毕业后,回到要塞,他便很少出去了。“他是一个流浪的人,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很长时间,我觉得他那样的人生才算精彩,我虽然孔武有力,能挥动这样一柄巨斧,可去没有见过多少市面,甚至连你也不如。”年轻的首领对自己的生活似乎有些厌倦,“波波迦!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老是说这样的话?这个要塞需要你!需要你的力量来震慑外来的入侵者,还记得你父亲是怎么死的吗?人类和精灵的战争持续了好几年,我们的要塞也被多少看上过,整个要塞都是你父亲拯救下来的!为什么你没有这样的觉悟?你觉得现在是和平年代,所以不需要这样的人吗?没有危机感的要塞,是存活不了多久的!”这时一个老兽人从石头房子里走出来,他是波波迦的爷爷,每次听到孙子说这样的话,他都会气的吹胡子瞪眼。“我错了,爷爷,我的生命是为了要塞,为了要塞我能付出我所有的一切,兽人的荣誉高于一切,战神洛玻在看着我们!”“要说道做到,不要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了,不然我会把你埋到土里只留只脑袋在外面整整一个星期!”老兽人说完便离开了。“我明白爷爷。”兽人首领在他爷爷面前没有一点脾气,显然他爷爷更加强势。“那个游侠,等风雪小点,我亲自去找他,要是在这样的雪原上迷路了,可能后果不堪设想,而且附近的雪巨魔很活跃,要是被游侠遇上了,可能有些麻烦。”兽人巫师卢布科对波波迦提议道,他很想让那个游侠多留在这里几天,因为自己对守护系魔法不了解,而巫师对未知的知识,有很强的求知欲。“等风雪小点在去,我叫几个人跟你一起。”“恩,那我先去准备准备。”卢布科得到首领的认同后便转身离去。

  李凭借着自己坚韧的意志,熬过了这场暴风雪,他感觉自己的手指脚趾已经不听使唤了,还好这场风雪来得快走得也快。临时搭建的庇护所,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庇护所门口的那堆火也能振奋李的精神,李爬出了庇护所,赶紧活动下自己有些冻僵的四肢,“萝卜,你说我们回去兽人要塞,还是继续前进?食物肯定是够了,水就喝雪融化后的,我们能撑过去吗?”萝卜从李的大衣里露出脑袋,“喵呜。”“你也不知道啊?那我们继续前进吧,回去的话,那个兽人巫师肯定又会拉着我不停的问着关于魔法的事,让人烦躁。咱们还是快些离开,靠着太阳的位置,我可以判断出该往哪里走。”李想起了那个兽人巫师,而且现在天气放晴,李又有了穿过这片雪原的信心。他画了个变化系的法术印记,使自己的身体变轻,虽然这样走起路来,有些轻飘飘的,但在着松散的雪上,不会没进去半条腿,走起路来也轻松了很多。李把帽子下面的绳子系紧,避免风直接碰到耳朵,便又一次开始了穿越雪原的路程。萝卜这次不敢站在李的肩膀上了,而是缩在李的大衣里,时不时的把脑袋漏出来对李叫两声。这时远处的兽人队伍也集结好了,一共五个人的队伍,除了兽人巫师卢布科外还有四名强壮的兽人战士,他们背着自己喜欢的长柄武器,带着弓箭和食物,穿着远比李少的衣服开始寻找他,他们认为李肯定迷失在了这场大风雪里,但经验丰富的李却没有。“雪原上不仅仅有难以对付的雪巨魔,还有成群的冰狼,游侠虽然是我们的恩人,但我也不希望看到你们陷入危险,如果实在勉强就回来。”兽人首领看着这五个人的队伍,叮嘱道。所有的兽人都发出了咆哮,年轻的首领很满意,虽然自己想去,可他知道自己的使命,保护整个要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火红之歌说:

新人写书 请多多指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