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贵,带尘儿走!”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老右手拿着一把剑,左手却在紧紧的抓住一个大约有三岁的孩子。

  接过红衣老者手中孩子的黑衣老者小声的喊道:“家主!”

  “快带他走,一定让他不要忘记我轩辕世家今日之仇!”红衣老者摆了摆手,然后冲着黑衣老者点了点头,脸上满是信任。

  “家主……”黑衣老者想起自幼就与红衣老者在一起的场面,不由得一阵哽咽。

  红衣老者敏锐的感觉到敌人越来越急,把腰间的一块玉佩塞给了那个孩子,“快走!记住了,尘儿十九岁之时带他来这里接受我们轩辕家族的传承!”

  “是!”黑衣老者抱起半大的孩子,钻进了那个黑黝黝的洞口……

  ……

  “爷爷……爸爸……妈妈……”一个清秀的少年呆呆的望着天空,眼角流出两行清泪,然后异常平静的看了一眼眼前早已荒芜的宅院,小声呢喃道。

  “梦”中的叫福贵的那个黑衣老者此时却是一身的唐装,粗糙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清秀少年被风吹起的刘海,有些感慨的看着眼前的宅院,说道:“少主,家主临终前曾经吩咐过让你十九岁时来这里接受传承!”

  “福爷爷,你不要再叫我少主了,轩辕世家就剩我一个人了,我根本不是什么少主!”

  “不,少主,轩辕世家永远不会被毁灭的,哪怕只剩下你一个人!”福贵老人依旧疼爱的抚摸着少年,语气十分坚定的说道。

  少年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推开了这座宅院的大门,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鼻而来……

  “福爷爷,爷爷说的接受传承的地方在哪里?”少年看了一眼在“梦”出现了无数次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宅院,流着眼泪问道。

  福贵老人指了指宅院前面的一颗非常巨大的桐树,然后语气颤抖的说道:“少主,机关就在那颗树中!”

  少年急急忙忙的赶到了树下,然后左看看右看看却怎么也没发现福贵老人所说的机关,“福爷爷,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机关嘛,你为什么骗我?”

  “哈哈哈……少主,老奴根本没有骗你,只是这棵树上的机关需要验证少主的血脉,所以少主需要用自己的鲜血在树上写上‘轩辕’二字!”福贵老人哈哈一笑,然后认真的讲述了一下机关的开启方法。

  少年在听了福贵老人的话之后并没有怀疑,轻轻的咬破自己的右手食指然后在树上写下了“轩辕”二字,笔迹很工整,写的煞是好看!

  福贵老人拉着少年快步退后,直至走到大门处才停下了脚步……

  轰隆隆……

  一阵巨响从地下传来,原本青石地板突然陷下去了四块,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下面隐约还有白色的台阶……

  “少主,我们走吧!”福贵老人从手中提着的旅行包里取出了一个军用的手电筒,然后带着少年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他们走了没多久,就发现身后的洞口已经慢慢的合上了……

  ……

  “老大,咱们晚了一步,怎么办?”几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了刚才主仆俩进入的的宅院中,其中的一个黑影用沙哑的声音小声说道。

  另外一个黑影看了一眼已经合上的洞口,阴惨惨的笑着说道:“劳资在这里盯了十六年,终于让我等到了!我立刻给总部发电,说是轩辕世家的余孽找到了,你们给我死死的盯在这里,若是他们两个出来,务必给我活捉!”

  “是!”几个黑影向说话的这个黑影躬了躬身,然后毕恭毕敬的隐入四周的黑房间里面……

  ……

  密室中的福贵主仆俩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接近了他们,他们只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步一步向下走去……

  “少主,你看!”福贵俩人终于走到了台阶的尽头,地底下的空间很大,四处还有很多夜明珠发出幽幽的光……

  “福爷爷,这里是哪里呀?”少年十分迷茫的看着四周,但是语气中却没有害怕之意,而是有一种想一探究竟的豪情。

  福贵老人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然后对少年说道:“少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轩辕世家的祠堂。你看那里,供奉着的应该就是轩辕世家的祖先们的牌位!少主,快,给祖先们三拜九叩!”

  少年在福贵老人的指引下从背包里去处香烛,然后给轩辕世家的祠堂上了一炷香,然后跪在蒲团上说道:“轩辕世家不肖子孙轩辕风尘拜见轩辕世家的列祖列宗!”然后轩辕风尘在福贵老人的指引下给轩辕世家的各位祖先实行三拜九叩之礼……

  |$看&Y正版f章E节X●上.酷I匠O网

  一切仪式都处理完之后,轩辕风尘这才将轩辕世家的祠堂好好的清扫了一遍,然后在利用祠堂里剩余的木板做了自己的爷爷和父母的牌位,恭恭敬敬的添在了祖宗牌位的后面……

  “福爷爷,我发现了一本书!”轩辕风尘突然将正在打扫祠堂的轩辕福贵,兴高采烈放举起一本黄灿灿的书喊道。

  轩辕福贵接过书看了一眼,却发现是轩辕家族的不外传《轩辕炼体诀》,高兴的对轩辕风尘说道:“少主,如果老奴没猜错的话,老家主要少主来取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

  “嗯!”轩辕风尘试着揭了揭书页,却发现怎么也打不开,不由得问福贵老人道:“福爷爷,为什么我打不开这本书?”

  “嗯……要不少主再滴血试试?”轩辕福贵也有点搞不懂,于是再次开口说道。

  轩辕风尘对于福贵老人的话是从不怀疑的,于是就再次咬破了手指,将手指摁在了书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轩辕风尘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指被牢牢的吸在了这本书上,手上的鲜血似乎也流的很快。

  但是从轩辕风尘身上出来的这些鲜血却并没有四处扩散,而是迅速的流向了《轩辕炼体诀》这几个字上,只在一瞬间,“轩”

  字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一会儿,大概有一分钟的功夫,“辕”字也迅速变成了红色……

  再过了一会儿,《轩辕炼体诀》五个字都变成了红色,然后整本书突然变成了一团金光,顺着轩辕风尘的手指进入了轩辕风尘的体内,然后钻进了轩辕风尘的识海!

  “啊……”突然涌进来这么多东西,轩辕风尘直觉得一阵头痛,然后就陷入了昏迷……

  “以体为熔炉,炼化万宝以强身……”轩辕风尘的脑袋里突然出现了这些话语,整片《轩辕炼体诀》都晦涩难懂,但是轩辕风尘还是认真的记着这些话。

  良久,轩辕风尘终于醒转过来,他也彻底的接受了那本《轩辕炼体诀》的所有文字,“少主,你终于醒啦,真的是太好了!”

  “福爷爷,我没事,您别担心!”轩辕风尘揉了揉脑袋,然后冲着轩辕福贵笑了笑,示意自己真的没事。

  突然,整个祠堂中罗列着轩辕世家各位祖先的条案突然裂开,露出了其中的一个长铁匣子……

  “少主,这莫非就是……”看着这个黑色的铁匣子,轩辕福贵突然难以掩饰自己心里的激动,颤抖着对轩辕风尘喊道。

  轩辕风尘看了一眼这个铁匣子,然后平静的说道:“是的福爷爷,这就是上古十大神器之首的轩辕剑,只不过它只是轩辕剑的九个分身之一……”

  “什么?少主你是怎么知道的?”轩辕福贵有点惊愕,他没想到轩辕风尘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轩辕风尘冲着轩辕福贵露出了天真的笑容,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说道:“福爷爷,刚才那本《轩辕炼体诀》后面有很大一部分就是记载着一些算得上是神话的东西!”

  “哦,原来是这样!”轩辕福贵这才脸色变得平淡,然后将手中的铁匣子递给了轩辕风尘,说道:“少主,老家主说让你一定不要忘记十二年前的血海深仇,有轩辕剑助你一臂之力,想必老家主的愿望一定可以实现的!”

  “我一定会查出屠了我轩辕世家的凶手,然后灭了他们的九族!”此时的轩辕风尘突然露出了一丝的杀气,他非常非常的痛恨那些毁了他的家,杀了他的爸爸妈妈爷爷的凶手。

  轩辕风尘回首看了一眼轩辕世家的祠堂,然后对着轩辕福贵说道:“福爷爷,咱们走吧,不要打扰了各位祖先的沉睡!”

  “是!”轩辕福贵点了点头,拿起地下的背包,然后慢慢的踩着台阶走了上去……

  轰隆隆……

  一阵轰鸣,轩辕风尘抱着铁匣子率先走了上来,而轩辕福贵也紧跟着走了上来……

  “谁?”轩辕福贵突然抽出了缠在自己腰间的软剑,大声的喝道。

  四个黑衣人突然冲了出来,抄起手中的长剑将轩辕福贵和轩辕风尘紧紧的围住,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拍着手说道:“这不就是十二年前的那两个缩头乌龟嘛,你们最近可好啊?”

  “杀!”轩辕福贵还没答话,轩辕风尘通红着眼,拿起铁匣子就向离自己最近的黑衣人砸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