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你涉嫌故意伤人,现在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进来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来到林浩身边开口说道。

  林浩知道自己肯定躲不过这些人的纠缠,很爽快的就站了起来,跟着两人向外面走去,两个便衣没有想到他这样好请,在他们的认知里,林浩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在被派来这里的时候,两人设计了好多方案,看来是用不上了!

  这样的结果无疑是好的,毕竟不用动刀动枪的,两人都暗暗松了一口气,一前一后的跟着林浩,倒是没有给他戴那副“银手镯”,两人认为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如果他想跑的话,那副手铐根本就不是屏障。

  三个人从医院里向外面走去,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直到林浩自己上了警车,两人才算彻底放下心来,开着车离开了医院。

  等楚天雄来到林浩的病房的时候,病房内已经没有了林浩的踪影,向这里的病人一打听才知道,林浩是被两个便衣给带走了,这可急坏了。

  他知道如果林浩真的被带进了公安部门的话,那么想要出来,就要费一番周折了,马上拿出电话给自己认识的人打电话,让对方关照点,楚天雄现在能想到的只有郝家的人了,可是老爷子刚刚和林浩生完气,能管他的事情吗?

  犹豫再三,楚天雄还是把电话打了过去,楚天雄只有郝云飞的号码,至于老人家那些孩子的号码,他这里还真没有,也许是对方并不想与自己有过多交往,毕竟自己的底子不干净。

  可是让楚天雄失望的是,郝云飞的手机关机了,怎么打都打不通,而且试着给郝娜的手机打电话,结果同样是关机状态,楚天雄猜测,可能这次老爷子真的生气了。

  林浩倒是没有楚天雄那样着急,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如果那些人死咬着自己不放的话,就算是拘留,都能等到自己胡子一大把的时候才能把自己放出来,为什么他到现在还不急呢?

  他在赌,他赌的是某些人良心发现,赌的是人间还有正义的存在,他相信这个世界上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现实永远是现实,谁都改变不了,在车上甚至还和两名便衣聊起天来。

  等来到公安局里面,林浩被单独关在了一间小屋子里,他也不紧张,四处打量了一下,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三面围墙一扇门,而且门还是加固的那种,房顶上面甚至连个电灯都没有。

  “跟我走吧,我们队长想见到你!”就在林浩打量完这间屋子,想要休息一会儿的时候,那扇加固的门打开了,带他过来的其中一个人,过来叫林浩过去见他们队长。

  林浩无奈之下跟着那个便衣,来到了一间比自己刚才所在的那个小屋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屋子里面,进门的时候他见到门外一块牌子上面,好像写着“审讯室”三个字,不禁眉头皱了起来,还真把自己当成嫌疑犯了?

  林浩进屋以后,被按在一把特制的椅子上面,之所以说是特制的,当然有特殊的地方,只见这把椅子竟然是固定的,而且是全钢的,椅子扶手上还挂着一条巴掌宽的铁板,看样子是用来禁锢的。等林浩坐好以后,有人把椅子上面的加固板给锁上了,然后拿出手铐就想给他戴上。

  “想给我戴手铐?我劝你们还是省省力气吧,别说这两个铁片子做的,就是钢筋做的都困不住我!”林浩对着那个拿出手铐的人轻蔑的看了一眼,硬气的说了一句。

  那人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说道:“吆喝,小子还挺狂,这可由不得你了,到了这里就是这个规矩!”

  那人没有理会林浩,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甚至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可是当他的手就要接触到林浩的手时,林浩抬手就把对方的手铐抢了过来,说道:“我不喜欢这个规矩,你还是别费劲了吧!”

  林浩把抢过来的手铐又扔给了对方,那人明白过来以后,拿着刚才的手铐想要在给他拷上的时候,看着手上的东西一阵的发呆,因为那手铐已经成了一团废铁了,虽然还是锃明瓦亮的,可是已经成为了一团,想分开都难了,那人看着林浩,心中一阵的发虚。

  “算了,你回来吧,看样子他是不会跑的!”坐在林浩对面桌子后面的秦凯发话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见到林浩露了这么一手,他知道如果林浩想走的话,估计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能留得住他,还不如就这样,就算给对方留个面子。

  那人听到队长都发话了,只能对林浩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悻悻的回到了自己队长的身边,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该让林浩给自己买个手铐回来,这东西可是公家给配的,丢了或者损坏的话,公家可不报销的。自己一个小警察每月的工资还不够自己花呢,哪有钱买这东西。

  “你就是林浩?”等刚才那个人回到自己身边以后,秦凯开口向林浩问道。

  林浩点了点头,说道:“对,我就是林浩,你们不就是想知道,学校里面的人是不是我弄死的吗?就是我弄死的,可是,我是正当防卫!”

  林浩相当痛快的把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也省的对方那公式化的问话了,要怎么处理自己那是后话,现在他可没有时间陪着警察叔叔玩问答游戏。

  秦凯听到林浩的回答一皱眉,说道:“可是有人说你是故意杀了他们两个,而且现场有很多证人!”

  “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你收了对方多少好处?如果不是你收了人家的好处,你就应该知道现场有好几把匕首,而且那些匕首有一把是插在我的后背上,现场的人说我故意杀人了?那好,算是我故意杀了人,可是如果我不杀他们的话,现在死去的不止是两个人,你知道吗?”林浩被对方成功的激怒了,什么叫我故意杀人的,还有证人。

  “事情具体是怎样的不用你来说,刚才你已经承认了是故意杀死他们的,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招供了?”那位队长现在也被林浩说得有些挂不住了,但是自己已经得到了上方的通知,无论如何都要让他承认是故意杀人的,就算明知道事情的结果不是这个样子,为了自己的将来也不得不昧着良心这样做一次了。

  看o正..版2*章节上酷)$匠/网ag

  林浩想不到对方这样不可理喻,感情自己说了一句话就算是承认了?冷笑着说道:“队长大人,我想问问你儿子是不是生下来的时候就少了一点东西?”

  这位队长一愣,看向林浩,问道:“少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是不是没有后门啊?听说缺德的人,生儿子都没有后门的!”林浩一字一句的说道。

  本来跟着这位队长一起审案子的还有三个人,在听到林浩说完以后,都是一阵的狂笑,把手上的工作都忘了,笑的那位队长脸上当时就红了,话说自己从事干警也有十几年了,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向林浩这样的人。

  “你再说一遍!”那位队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的气愤,看样子如果林浩敢再说的话,有可能就要吃苦头了,在一旁的人也不敢再笑了,怕自己再笑会被殃及池鱼,所以都努力的忍着,不让自己再笑出来。

  本来这件事林浩就占着理,他并不怕对方生气,甚至是故意在激怒对方,他已经看出来了,整件事情幕后肯定有一个黑手在操控,他明白,既然对方不想让自己好受,那么就算什么都说出来也澄清不了,先痛快了再说。

  “我说的不对吗?你敢说你没又包庇那些人?你敢说你现在是凭着良心在办事?你敢说你不是怕对方找你麻烦?”林浩并没有被这位队长的话给自己吓到,而是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炮一样的问了出来。

  秦凯被林浩问得一张脸从白到红,又从红到青,从青到紫,也不知道变了几回,反正最后感觉到浑身一阵的无力,颓然坐回到椅子上面。

  他被林浩问到了痛处,如果自己拿出真心办案子的话,现在对面的他的待遇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可是身在公门,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就拿这件事来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十分明了了,就是有人到学校寻衅滋事,面前的林浩出手相助,这才没有让事情闹大,可是上面的人不知道吃了什么药,非要给林浩按个罪名,让自己怎么办?

  林浩见到秦凯没有回答自己,冷声说道:“让我猜中了吧?你真的不怕生儿子没屁眼,你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枪毙,根本不配穿这身衣服!”

  “报告,有人送来了一样东西,说是对我们调查案子有帮助!”正当秦凯碑林浩说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外进来一个干警,手中拿着一样东西递给了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