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不想郝云飞抱着报恩的想法做出什么决定,因为郝娜不是商品,更不是什么报酬,如果面前的老人抱着报恩的心态,同意了两个人的事,那么郝娜又成什么了?

  但是让林浩没有想到的是,郝云飞的脾气这样火爆,刚进来的时候看上去也挺好说话的,现在就因为自己不用他还这个人情了,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还是对自己的孙女儿。

  “你小子还不够格,咦•••••不对!看来你们之间还真有事!”郝云飞把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感觉出不对来了,感情两个人现在都在攻击自己,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郝娜,又看了看林浩,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现在林浩可以推去太平间了。

  林浩怡然不惧的看向郝云飞,说道:“我就是喜欢上郝娜了,不怕告诉你,我们已经交往上了!”

  反正事情早晚都要说出来的,不如现在就把话挑明反而痛快。

  郝娜在一旁把头低得更深了,郝云飞见到孙女儿如此表情,心中当时就明白过来了,两人怕是真的是彼此有好感,而且林浩又救了自己的孙女儿一命,如果换成自己的话,没准也会爱上面前的混小子。

  可是现在已经僵在这里了,不可能让自己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先说软话赔不是,怎么也要有人给个台阶下,这样自己也好找回一点面子。

  “小子,你认为你们两个有可能吗?不怕告诉你,就算娜娜同意和你在一起,我家也不可能同意的!”郝云飞毕竟是七十岁的人了,说起话来就能代表全家人了,毕竟他才是一家之主。

  林浩和郝娜对视了一眼,郝娜向他摇了摇头,那意思千万别再气着爷爷了,这才想起来刚才答应郝娜的事情,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想收也收不回来了。一时间病房中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而且这次的气氛更压抑。

  “我说过,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同意,我也要说服全天下的人,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不会因为一点阻力就放弃的!”林浩沉默了好久,才坚定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郝云飞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站起身来向外面喊道:“刘凯,你过来把娜娜带走,我们回京城去!”

  “爷爷您不是说过,不过问我们任何人感情方面的事情吗?为什么要把我带回去?”郝娜见到爷爷这次是动真格的了,他还真怕爷爷把自己带回家去,如果自己真的回了京城,两人想再见面就难了。

  郝云飞一阵冷笑,指着林浩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可以不管你和任何人交往,就和他交往不行!”

  郝云飞也上来牛脾气了,你林浩不是不服软吗?那我就不同意你们交往,看是你着急还是我着急,现在的他就如同一个孩子似的,你牛我就比你更牛!

  “爷爷,难道当时外祖父也是这样对您的吗?我们两个同样经历了不小的考验!”郝娜心中一急,把话说了出来,随后就后悔了。

  郝娜现在是两头为难,林浩现在还没有痊愈,毕竟林浩是因为自己才受的伤,照顾林浩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爷爷这里自己也不能让他老人家生气,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虽然身体没有什么病,可是万一被自己给气病了的话,那可要后悔一辈子的,这可怎么办?

  郝云飞没想到郝娜会这样问自己,冷笑着问道:“他能和我相提并论?别和我谈条件,不然你们两个谁也没有好处!”

  林浩也没想到郝云飞说翻脸就翻脸,心中也是着急,就在这个时候,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听那意思是被门口的人给挡在了外面不让进来。

  “让他进来吧,我有事问他!”郝云飞虽然年龄大了,但是耳朵并不聋,听到门外的声音以后,马上猜到是楚天雄来了,所以对着门口喊了一句。

  “郝老,您怎么过来了?”刚进门的楚天雄脸上没有惊讶,更多的是惊喜,门外那种阵仗楚天雄就算用脚趾头想,也能想到是谁来了。

  “这就是你说的那小子吧?”郝云飞见到楚天雄连动都没动一下,依旧沉着一张老脸,向刚进门的楚天雄问道。

  楚天雄由于刚进来,没有发现病房里面的气氛不对,来到郝云飞面前,说道:“您是说林浩吧?对,就是他,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见面了!”

  楚天雄已经见到郝云飞手中拿着的手表了,在他想来两人应该谈的很融洽才对,虽然林浩躺在病床上,但是据自己对郝云飞的了解,对方肯定不会因此嫌弃林浩的。

  楚天雄当年虽然没有得到信物,可是近两年却是因为有郝家在身后帮自己,这才成功的从一个帮会的老大,摇身一变成为了津门的成功人士,说起来,他得到的好处要比林玉海多得多。

  这些年楚天雄每年都会去郝家给老爷子拜年,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在今年春节的时候,楚天雄曾经对老爷子提过一嘴,说今年可能有一个人会给老爷子一个惊喜,但是没有具体细说,老爷子当时还没有明白,开玩笑的说楚天雄做买卖了,开始变得不厚道了。

  如今楚天雄出现在林浩的病房里,郝云飞联想到春节的时候,楚天雄对自己说的话也就想明白了,原来楚天雄和林浩早就认识,就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见面不如不见,我都快被他给气死了!”郝云飞冷冷的回了楚天雄一句。

  到现在楚天雄才察觉到了郝云飞的口气不对,又向郝娜和林浩看了一眼,见到郝娜身边还站着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正拉着她呢,两人的神色都不正常,心中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郝云飞不同意林浩两人的事情?

  “林浩,你怎么把老人家给气到了,快给爷爷陪个不是!”楚天雄现在只能问林浩了,希望从林浩那里得到答案。

  林浩还没有回答,郝娜却甩开拉着自己的人,来到楚天雄身边,委屈的说道:“楚叔叔,林浩把手表给了爷爷,爷爷想实现林浩一个愿望!”

  “这不是很好嘛,难道林浩提出的条件很苛刻?”楚天雄也只能想到这些了,郝云飞气成那样,八成是林浩提的条件有些过头了,而对方满足不了。

  郝娜摇头说道:“不是的,林浩并没有提任何条件,爷爷以为林浩装清高,所以就生气了!”

  楚天雄彻底傻眼了,因为事情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怎么林浩没有提条件反而把事情搞成这样了呢?随后楚天雄明白了过来,因为楚天雄太了解郝云飞的为人了,老人家从来就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要不也不可能帮自己这么多,而林浩的性格又和他爸爸林玉海一样,都是万事不求人的主,自己能办到的从来不会假手于人的。

  “楚叔叔您快说句话,我爷爷想让我跟着他回家呢!”郝娜见到楚天雄一点帮自己的意思都没有,赶忙摇着他的胳膊,提醒楚天雄为自己说句话。

  “林浩,你•••••你••••••”楚天雄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因为林浩实在没有做错什么,哪怕是他提出来想要得到郝娜,惹了老爷子生气,自己都能给他圆回来。关键是他什么条件都没有提,这让自己说什么呀?一时间自己也想不到好办法了。

  郝云飞走的时候,还是把郝娜给带走了,虽然楚天雄在一旁劝了半天,可是郝云飞还是以郝娜在津门不安全为由,给带了回去。

  郝娜在临走的时候,那不舍的眼神,看得楚天雄都于心不忍,但是不知道郝云飞怎么想的,还是狠心的把她从林浩的身边带走了。

  林浩在郝娜被带走的时候对她承诺,无论如何都要把她给接回来的,而且到时候会风风光光的带着彩礼过去,听得郝娜心中宽敞,走的没有那样悲伤了,可是林浩心中明白,真的想要得到郝娜谈何容易呀?

  虽然这两天没有人照顾林浩,其实他也已经不需要人照顾了,每天都自己出去买饭,就是身后跟着的便衣让林浩十分恼火,好像自己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在林浩住院到了二十天的时候,实在是是住不下去了,身体已经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了,而且在用真气梳理身体的时候,林浩还发现一个十分不解的问题,那就是自身的真气已经如同大海一样,在身体里汹涌澎湃,见到这种情况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是楚天雄告诉他,马明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来过一次,而且出来的时候就如同老了十几岁一样,听的他一阵心痛,知道是师傅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Z最新:#章%节上1!酷7…匠1网/:

  林浩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就等着楚天雄过来接自己回去,他已经在望江楼摆好酒宴,准备给自己压惊洗尘,可是就在林浩等待楚天雄的时候,进来了两个人,他一眼就认出两人来,这不是整天跟着自己的两个便衣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康儿说:

  写了百章了,看了看自己的成绩,康儿只能说可能是自己的问题,才让朋友们没有太大的兴趣,看来是要改变一下思路了,大大们给点力,康儿会尽可能的完善作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