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你听到了嘛?以后要对人家好一点,明白吗•••••••”这位大爷见到林浩有些神游物外,叫了一声,又是一番嘱咐。

  林浩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想起了自己的事情,不再搭理对面的这位大爷,他怕自己一搭话,对方又来个没完没了,就这么一会儿时间,他都感觉对方能和自己的发小郭小宝有一拼了。

  从郝娜离开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小时了,可是依旧没有见到他的影子,躺在病床上的林浩开始着急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你别跑,跟我回家听到没有?”正当林浩急不可耐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我不会回去,我还要上学呢,你们别强迫我好不好?”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林浩明显一愣,这个声音不是郝娜的吗?难道真的遇到麻烦了?

  “小娜,你别耍孩子脾气了好不好,家里不也是为你好吗?前几天的事情如果不是老师给我们打电话,我们都不知道!”那个声音中明显带着情绪,喘了口气,又说道:“现在你又为了一个乡下小子旷课,难道他就那么重要吗?”

  听到这里,林浩算是明白了,原来是郝娜的家里不放心了,想要把她接回京城去,她又不愿意,所以两人才在外面吵了起来,可是这里面怎么会有自己的事呢?

  “你们别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好不好?乡下人怎么了,他救了我的命,如果没有这个乡下小子的话,现在说不定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明白吗?”听郝娜的口气,现在应该是很生气。

  “你••••••••就算是他救了你,可是你也犯不上为了他不回学校吧?这些天一直见不到你,也联系不上你,你知道学校的老师都急成什么样子了吗?还以为你被那些人给劫持了呢!”那个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不管,现在我肯定不会回家的,也不会离开他,你回去吧!”郝娜开始下了逐客令。

  “小娜,你别让我为难好不好,这不是我的意思,是爷爷让我来叫你回家的!”男子好像相当的无奈。

  “别动不动就把爷爷搬出来,你回去吧,我一会儿把手机开机,给爷爷打个电话,这样行了吧?”郝娜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决定。

  “我回去可以,但是我想看看那位救了你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可以让我家的公主动心了!”那位男子终于松口了,可是那意思是想见见林浩再走。

  “想看看也行,但是你别刺激他,他现在受伤了,如果你敢说不中听的话,小心我一辈子不回家!”郝娜的声音已经到了门外了,林浩可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已经把两人的谈话都听到了,干脆就装睡,反正自己现在是病人。

  林浩刚闭上眼睛,郝娜就把门推开了,来到床头见到他正在睡觉,把买回来的稀饭放到床头的保温桶内,这才回头示意跟自己进来的,那位搞自己半头得男子坐在椅子上面。

  “这就是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那个乡下小子?”那位男子在见到林浩以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语气中满是轻蔑,好像还有些不平的味道。

  “郝金龙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这样的话就给我出去!”郝娜也是柳眉倒竖,看样子是真生气了。

  “小娜,我这不是听柳金宝说的吗,他说你都和那乡下小子那样了!”郝金龙见到郝娜真的生气了,一缩脖子说了一句。

  别看郝金龙年长郝娜五六岁,郝娜真的生起气来,全家没有一个敢惹她的,就连自己的爷爷也是如此,要不怎么可能让她来津门读书呢?

  看正mV版章h-节5上酷匠网#S

  “你就整天知道听他胡说八道,这次过来劫持我们的人就是他派过来的,你们知道吗?”郝娜气愤的对自己的这位堂兄问道。

  郝金龙本来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的,可是听到郝娜说完以后,一脸震惊的站了起来,问道:“你说什么?”

  “这些你都不知道,就过来找我,想把我带回去?”郝娜越想越气,柳金宝明显是想在自己家人面前败坏自己的名声,虽然改革开放有些年了,可是郝家对下一代这方面的事情上管教还是十分严格的。

  尤其郝娜作为这一家中唯一的女孩子,母亲可以说整天的耳提面命的告诉她,作为一个女孩子一定要检点,不要给人留下话柄,老爷子可是老派人,看不得现在流行的这一套。自己也从来都没有让家里人失望过。

  如今柳金宝在郝家人面前这样说郝娜,怪不得家人要把自己带回去呢,怎么说也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传出这种话来,郝家肯定会感觉面上无光的。

  “我回去就找那王八蛋算账,怪不得前两天老是打听你的消息呢,原来他这是做贼心虚!”郝金龙心中也是无比窝火,感情自己让人家当枪使了自己还不知道呢。

  原来,在这些人出去到津门以后,柳金宝就整天盼望着这些人快点把林浩处理了,最好是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才好呢。

  眼镜给自己打电话,说事情失败以后,柳金宝就想出了去学校闹事的注意,还想着郝娜有可能被那些小弟给带回来,让自己过过瘾呢,林浩毕竟是个乡下小子,不足为患,柳金宝肯定他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见到以后没准也和自己一样,被这些小弟给吓尿了。

  这样想着柳金宝心中高兴,可是在天快黑下来的时候,眼镜都没有向自己汇报情况,柳金宝忍不住把电话给对方打了过去,当对面接听了以后,柳金宝问对方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对方的回答差点没把他吓死,挂断电话以后,连手机掉在地上都不知道了。

  电话是专案组的人接的,由于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肯定会对学校造成很大的影响,市里面研究过后,马上就成立了专案组,争取尽快查出真相,争取把影响尽可能的缩小。

  这位接电话的警察是刚毕业的小年轻,听到对方问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还以为电话是自己人呢,马上就告诉对方,现场死人了,而且还不止一个,剩下的人也都被暂时控制住了,等他想起来问对方是谁的时候,柳金宝已经把电话给挂了,让这位警察无比郁闷,只知道手机上显示的是柳少爷三个字。

  等这位警察把自己刚才接到的电话向队长报告的时候,队长看着这位年轻人只说了一句话:“我们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还是高升吧。”

  这也怪不得秦凯生气,在对整件事情进行了调查取证以后,他已经可以肯定,被送进医院的那个小伙子一直是处于被动状态,因为所有在场的人都一口同音,说死的两人是匪徒,如果最后落实了被送进医院的年轻人真的是被迫出手的话,那么两个死者不但要白死,而且那个年轻人还是见义勇为,在现场取证的时候所有人都发现那一地的匕首,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林浩怎么在这么多带着凶器的人手上把人救出来的。

  这还在其次,据从医院回来的两个人说,那个年轻人还和新任的市长有关系,市长对他十分关心,甚至第一时间就到医院看望了那位年轻人,秦凯已经相信了所有人的说辞了,因为据传新任的市长是一位非常正直的人,他看好的人能有问题吗?

  秦凯开始对几位手上有凶器的人进行审问的时候,却有些头大了,因为这些的人在接受审问时,全部都是一声不吭,这让这位队长有些无从下手了。

  现在可有了一些线索,却被这样的一个糊涂虫给错过了,你说他能不生气嘛?可是气归气,案子还是要查的,秦凯把手机号记下来以后,让人进行核对去了,但愿结果很快会出来吧!

  柳金宝在挂断电话以后,整个人已经瘫痪了,他没有想到林浩敢杀人,而且其中有自己的一个得力助手,想着自己回来的时候林浩对自己说过的话,现在才明白他为什么会有如此底气了。

  柳金宝在自己的家里六神无主的瘫坐了有两个小时,他真的怕了,怕林浩知道整件事情背后都是他指使的,怕他过来京城找自己,怎么办呢?让他永远消失?

  随后柳金宝就想到了一条毒计,找到掉在地上的手机快速的打了不下十个电话,然后一脸狠毒的说道:“我看这次你还能躲过去?”

  第二天早上,柳金宝开着车,老早的就来到了公安部门外,因为郝家的长孙郝金龙就在这里工作,他想通过郝金龙了解一下郝娜的情况,想知道昨天晚上郝娜有没有给家里打电话,虽然心惊胆战,但不得不来,他怕倒时候郝娜对家里说点什么对自己有影响,还不如主动出击。

  柳金宝还真的就把郝金龙给等来了,因为两人的身世基本差不多,平时都有些往来,虽然柳金宝有些不务正业,可是人们对他还都算客气,就因为对方家庭的缘故。柳金宝见到郝金龙以后,转弯抹角的打听了一下郝娜的情况,听说这些天郝娜并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以后,他心中暗自高兴,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康儿说:

  高潮来袭,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