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来的是你大哥?现在求饶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是不是到时候放你一马!”

  林浩在见到开过来的汽车时就明白了过来,感情自己不想麻烦楚天雄,已经有人把他请了过来,现在正开过来的车正是楚天雄的捷达。林浩看着豹哥那高兴的样子已经清楚了,他就是豹哥请来对付自己的。

  “什么?看来你小子脑袋有问题,让我求饶?一会儿就叫你知道谁求饶了!”豹哥听到林浩的话以后,无异于天方夜谭,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林浩。

  等楚天雄的车开到了浩然粥屋停下来以后,豹哥一路小跑的过去为他打开车门,还真有几分做小弟的样子,等他从车上下来后,豹哥这才又轻轻的把车门关上。

  “大哥就是这小子把咱们的兄弟打伤了,现在已经送去医院!”豹哥见到楚天雄过来以后,心中已经有了底,在他的面前诉起苦来。

  “就是面前这小子?”楚天雄没有看梁豹,而是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林浩问道“对就是这小子,大哥您别过去,这小子有点邪门,好像会点东西,刚才两个小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术才受伤的!”豹哥见到楚天雄听到自己的话以后,并没有再听下去直接就向林浩走去,这可吓得不轻,在旁边对他说道。

  等楚天雄来到林浩的面前,林浩苦笑着看对他,说道:“本来不想麻烦楚叔叔的,看来还是惊动了您!”

  “你小子真能折腾啊,昨天刚开的业,今天就把梁豹招来了,我劝你还是别干了!”楚天雄笑着对林浩说道。

  今天楚天雄准备去招标大会的,还没有出门就接到了梁豹的电话,说是在金刚桥被人欺负了,还说是粥屋里的一个伙计,问了粥屋的名字,感情正是林浩的粥屋。

  如果是其他人,楚天雄肯定就不理了,因为他已经不再插手这方面的事了,毕竟自己已经从里面洗白了,刚走出来不几年,但是今天他还真的不得不来,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林浩。

  楚天雄知道林浩创业不易,昨天刚有了不小的收获,虽然林浩挣那点钱楚天雄看不上眼,但这毕竟是他走出的第一步,如今梁豹上门找麻烦肯定会影响到他。他相信林浩能够把事情摆平,但是惹到了梁豹,以后还是少不了麻烦,所以还是决定亲自来一趟。

  “楚叔叔这不怨我啊,说起来他们还要感谢我呢!”林浩相当委屈的对楚天雄说道。

  站在边上的梁豹现在傻眼了,事情发展并没有向自己想象的方面发展,两个人认识,看现在两人的样子还不是一般的关系,看来自己想要找回面子的想法要落空了。

  “大哥,你们认识?”梁豹试探着向楚天雄问道,心中还抱有一线希望。

  gT酷+√匠P…网正●P版首o(发|5

  楚天雄看向梁豹笑着,说道:“你还记得去年我让你们找的那个孩子吗?现在是否还有印象?”

  豹哥在听到楚天雄的话以后,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林浩,这才想起来他的样子与楚天雄描述的一样,梁豹现在恨不能给自己两个嘴巴子,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大哥,我真不知道他是你那晚辈,你看这事闹的!”梁豹歉意的向楚天雄说道,既然事情不可能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面发展了,梁豹也是个心思通透的人,楚天雄已经表明了自己与林浩的关系,如果再追究下去,那么梁豹也不配让楚天雄器重了。

  “林浩你打算让我就站在这里和你聊天?不让我进去坐坐吗?”楚天雄见到两人站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的,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所以看向林浩问道。

  林浩这才感觉是有些不妥,马上侧过自己的身子把楚天雄与梁豹让进屋子里面,等进了屋子,郭家姐妹见到楚天雄都打过招呼,这才又忙自己的活去了。

  “林浩你为啥说他要感谢你呢,你们为啥又结了梁子?”等三人到屋子里面之后,楚天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出言问道。

  梁豹刚要张嘴说话,楚天雄向他看了一眼结果没敢开口,只能闷在那里听着了。别看楚天雄已经与这些人脱离了关系,但是楚天雄在梁豹这些人的心中还有相当重要的位置。

  “楚叔叔您知道他们都干些啥事不,昨天下午我们一起吃饭您不是先走了吗?我吃的有些撑了,所以就走回来了!”停顿了一下,林浩又说道:“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就他的几个小弟正在拉这一个小姑娘想去干啥我不知道,但是见到小姑娘反抗我就管了这事,您知道那女孩是谁吗?”

  “谁啊?”楚天雄在听到林浩的话以后就相当不快,看了梁豹一眼,吓得梁豹一缩脖子。要知道就算楚天雄还在当老大的时候,就已经相当不满那些做出欺辱良家妇女的事情,可是现在自己并没有问清楚自己的小弟为什么会被打,就来找林浩的麻烦,看来自己莽撞了。

  林浩可不管梁豹什么反应,接着说道:“陈东升您知道吧,他女儿!”

  “什么?林浩你再说一遍,是谁?”楚天雄站在林浩提起陈东升之后,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呼吸都有些不稳,眼睛死死的着林浩问道,生怕自己听错了。

  “陈东升,楚叔叔认识?”

  林浩可是相当了解楚天雄,包括见到楚天雄站起来以后跟着站起来的梁豹,两人都知道楚天雄现在的样子是相当震惊,梁豹现在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楚天雄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转过头咬着牙看向梁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说道:“把昨天你那几个小弟给我叫来,看来我不在了你们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楚天雄真的是气坏了,陈东升是何许人,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做为津门首区一指的商人,楚天雄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今天本来就是想去市政府,进行一个津门商业楼区的竞标的,听说就是陈东升亲自主持,可见陈东升对津门的建设相当上心,自己还想托关系找人与陈东升拉关系呢,感情自己过去手底下的人竟然想要非礼这位大人的女儿,让楚天雄如何不气呢。

  “大哥,您可别听这小子胡说,陈市长可是石市人,他女儿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津门,八成这小子说谎呢!”梁豹见到楚天雄现在的样子,知道楚天雄真的生气了,陈东升是谁他也清楚,所以战战兢兢的为自己的小弟辩护着。

  “啪”楚天雄伸手就给了梁豹一个嘴巴子,气恼的说道:“你知道什么,林浩到今天刚来津门十几天,还没有半个月呢,你认为他会知道陈东升是谁吗?真想把你脑袋切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什么东西!”

  梁豹被楚天雄一巴掌打得嘴里当时就冒出了血来,可是没敢跟楚天雄再说什么,而是捂着嘴跑出去找所谓的“四猛”去了,他怕再在楚天雄身边的话,楚天雄一个不顺心再给自己来一巴掌。

  林浩从来没有见过楚天雄发过这么大的火,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现在的楚天雄身上还真有些老大的样子。

  林浩见到楚天雄现在的样子也没怕,梁豹走出去以后,向楚天雄说道:“楚叔叔,您以后就别再趟这浑水了,小心哪天这些人把您拖下水!”

  楚天雄笑着说道:“他们没那本事,今天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来。我怕我不来的话,他们以后整天与你纠缠!”

  林浩知道楚天雄说的话是真的,这些人都是些无业游民,而自己却是开门做生意,如果这些人和自己杠上的话,那么自己还真的不用干什么了,整天与他们打交道吧!

  想到这里林浩感激的看向楚天雄,说道:“看来还是楚叔叔面子大呀,如果您不来我还真头疼!”

  正在两人聊着的时候,梁豹带着昨天的四人来到楚天雄的面前,现在四个人吓得体如筛糠,脸上都不禁冒出了一层冷汗,都站在梁豹的身后不敢上前。

  “大哥,昨天就他们四个小子找的我,当时我也没有打听清楚,这才和林兄弟发生了摩擦!”梁豹一只手捂着自己已经肿起来的脸,一只手指向四个不争气的小弟。

  话说梁豹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从来都没有干过祸害女孩子的事情,不只是楚天雄管教的严,他自己心中也明白一个道理,女人不止可以让自己舒服,还可以让自己难受,他可不想被女人给自己送进去。

  梁豹自问自己从出道以来,没有强迫过女孩子,与自己上床的女孩子都是心甘情愿的,现在这几个小弟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就算自己平时相当护犊子,因为这件事梁豹却没有在楚天雄面前为几人求情。

  “昨天你们几个是不是在河边拉着一个小姑娘,被这人给拦住了!”楚天雄见到人已经来了,直接了当的问了起来。

  “大哥,我们错了,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几人见到自己的大哥都叫对方大哥,心中已经明白过来了。

  平时豹哥没少在自己面前提起自己的大哥当年多么威武,听得几人相当神往,恨自己怎么没有早出生几年,没有赶上好时候,可是现在真正面对这位大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多么的天真,光对方身上那种气势,就压的自己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阿豹,你自己看着办吧,但是这里以后你们别过来了,如果我再听到你们过来小心自己的身家!”楚天雄并没有说出怎么处置这四个人,但是已经讲明了林浩是自己的人,他相信梁豹知道该怎么办。

  “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做,那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梁豹小心的向楚天雄问道。

  楚天雄看向林浩,想看看他的意见。林浩想了一下,说道:“把我今天的损失,赔给我就行了,其他的我想不起来!”

  梁豹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了几百放到桌子上,带着自己的四个小弟灰溜溜的走了,楚天雄见到林浩的麻烦已经不在了,也急急忙忙的走了,现在去市政府的话,有可能还赶得上竞标呢。

  见到所有人都走了,林浩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坐在那里不住的发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