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男子就是昨天下午林浩教训的四人当中的长毛,虽然换了一身衣服,但是林浩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长毛他们在被林浩教训了以后虽然满地打滚,可是并没有伤到筋骨,只有光头关节错位了,豹哥在生了一阵气之后就把几人送到了医院,经过检查之后在知道几人没有大事,放下点钱就走了。

  俗话说的好,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今天几人只是有点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已经算是幸运的了,虽然光头需要养几天,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碍,所以豹哥并没有追究的意思。几人见到豹哥走了以后,看着手中的几百块钱又想到了网吧。

  四个人商议了一阵,感觉自己身体也没什么大事,干脆就直接办了手续出院了,拿着钱来到网吧包了个通宵,在天快亮的时候,几人都感觉肚子有些饿了,这才差遣长毛出来买饭,可是没有想到真的是冤家路窄在这里碰到了林浩。

  长毛见到林浩端着粥走了出来,简直吓得胆都破了,也不顾与郭玉珍抛媚眼了,转身就跑,想赶快把自己的几个弟兄叫上,然后把豹哥叫来让豹哥带上几十号兄弟把昨天的“凶手”给拿下,。

  郭玉珍见这个让人讨厌的长发男人见到林浩就跑,心中不免疑惑,不是来买粥的吗?怎么粥刚端来了人却跑了?

  “你的粥!”郭玉珍在长毛身后大声叫着,可是长毛现在跑的比兔子都快,恨不能多生几条腿,哪里有时间听郭玉珍说话呀!

  “别叫了,他不敢回来了,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

  林浩见到长毛已经没有了影子,心中已经明白了个大概,长毛应该是跑回去找人了,但是林浩并没有放在心上,就这样的混混别说就四个,再加上四个对自己来说都白给。

  郭玉珍不解的看向林浩,问道:“你认识刚才那个流氓?”

  林浩笑了,看着郭玉珍说道:“大姐好眼光,一眼就看出来那个人不是好人了!”

  “快别说了,来了以后就在这和我墨迹,我问他想买粥是怎么着?这家伙可好,张嘴就没人话,快气死我了,还伸手想抓我的手,我要不是想挣钱,我挠不死他!”郭玉珍咬着牙向林浩说起来。

  “好了,我们不说他了,一会儿该上人了,我去把粥端来!”林浩可不想与郭玉珍讨论这几个人渣。

  六点半以后,浩然粥屋又迎来了人潮一样的客人,其中不乏昨天来过的客人,林浩见到昨天的客人来了以后上去热情的招呼,而且还抽时间去与昨天的客人聊一会儿。

  别看就这样一件小事,可是无形中就让来这里吃饭的人感觉到了浩然粥屋有一股人情味儿。还别说林浩这一个小的举动就让人们都想多来两次。

  “就是这儿肯定没错,刚才我来的时候他就在这,而且好像还是这的跑腿儿的!”

  正在人们心中对浩然粥屋一片好评时,外面响起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听脚步声人应该不少,至少不下十几个人,人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看我,我看你的!

  林浩正在为刚来的客人盛粥呢,听见这个说话的声音,知道找茬的来了,不禁眉头皱了起来。现在正值饭口,要是让这帮人一闹腾的话,那么自己以后的生意怎么做下去啊!

  j更1r新:,最K快;上!N酷匠;网

  林浩想到了长毛不会善罢甘休,但是并没有想到对方会来的这么痛快,可是对方已经来了,自己不可能让对方打扰自己做生意啊!想到这里,林浩叫过郭玉巧让她替自己来干活,站起身来向外面迎了出去。

  “就是他,豹哥就是他昨天把我们几个放倒的!”见到林浩走了出来,长毛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发抖,拉着豹哥的衣袖像个受委屈的孩子一样告起状来,可是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拉住豹哥的手抖得多厉害。

  豹哥看上去也就三十一二岁的样子,长得非常精神,就是在左边脸上有一个相当长的刀疤,看上去相当吓人,加上现在阴沉着一张脸,让人在大白天一见到都感觉渗得慌。

  豹哥心情本来相当好的,因为昨天晚上自己的夜总会里来了一位相当水灵的姑娘,豹哥昨天晚上与这位姑娘深入“交流”到凌晨三点才算满意的搂着那位姑娘睡去。

  可是好心情并没有保持多久,还没有到六点钟,烦人的手机就把豹哥在睡梦中吵醒了,这让“劳累”了一夜的豹哥相当不快,拿起手机一看又是昨天那不争气的光头打过来的,直接就挂断了。

  可是时间不长电话又打了过来,豹哥差点没把几千块钱买来的手机给摔去,外面大冷的天谁想早早起床啊,何况有美人在怀,豹哥再次挂断了电话,可是身边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豹哥火大了,光着身子蹭的一声蹿了出去,把身边的姑娘吓的脸都变了。

  “你tmd有什么事,最好有正事,要不小心我让你做不成男人!”解冻电话以后豹哥咬牙切齿的对电话那头的光头吼着说道。

  “豹哥我们找到昨天那小子了,而且就在我们的地盘上!”光头陪着小心说道,他知道豹哥这语气对自己说话,可能打扰了豹哥的好事,但是如果这口气不出来,以后自己就没法混了。

  “嗯?你们不是在医院吗,怎么这么早就出去了?”

  “不是,豹哥我们昨天就出来了,就是想快点找到那小子也好出口气,昨天晚上我们找了一夜,早上在一个新开的粥屋终于找到了,豹哥您可要为我们做主!”

  光头说的好像自己真的找了林浩一夜似的,见到电话那边没有声音,又说道:“豹哥,我们几个被人打一顿事小,可是这事如果传出去的话,您的名声可就全毁了,而且那小子还在咱们的地盘上混饭吃呢!”

  “你们现在在哪告诉我!”豹哥被光头说的火气已经转移到了林浩的身上去了,感情把自己的人打了还在自己的地盘上没有走呢。

  等光头说出了自己的位置以后,豹哥让光头他们在那里等自己,二十分钟后几人汇合在了一起,可是光头等人见到豹哥就自己过来的,心中实在没底,又叫了有七八个人过来,这才在长毛的带领下向浩然粥屋进发,当然这一耽误就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直到现在才来到浩然粥屋前。

  豹哥感觉到长毛抓着自己的手不住的发抖,在长毛的头上就是一下,又看了看眼前的林浩,说道:”就这没三块豆腐高的黑小子把你们吓成这样?告诉你们以后出去别说是我豹哥的人,我手底下没有你们这种怂包!““豹哥这小子真的不好惹,而且手底下有功夫,我们四个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长毛被豹哥说的有些挂不住,向豹哥解释着说道。

  林浩现在心情也并不怎么好,昨天开业今天就让十几个地痞找上门来,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自己这粥屋就不用开了,谁想在吃饭的时候被人揍一顿啊?虽然林浩知道这种事肯定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粥屋,但是客人们是不是明白呢?林浩不想惹事,却也并不怕事,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看来今天是不可能善了了。

  “我以为啥大人物呢,原来是谁家养的狗没拴住跑出来了!”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了,林浩干脆就来个痛快的。

  豹哥听到林浩这样一说,当时就火了,眼睛一眯,看向林浩问道:“你说谁呢,有种再说一遍!”

  “坏了,这不是梁豹吗,这孩子看来要吃亏,今天梁豹带这么多人过来肯定没有好事!”

  “是啊,多好的孩子,不知道怎么惹到这位瘟神了,这才干两天就惹上他了!”

  “这孩子怎么不躲躲啊,今天非吃亏不可了!”

  “我这多少钱,算账!”

  吃饭的人见到这样的场面都生出了退意,毕竟都是些百姓,虽然都为林浩感到不值,可是眼看着对方那相当壮观的队伍,谁都不想惹上是非,所以干脆来个走为上计。

  因为现在正是饭口,所以来往的人相当多,本来有想来粥屋里面吃饭的人,见到外面这么多人围着,而且好像要打起来,纷纷绕过浩然粥屋去了其他地方吃饭去了,心中都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怎么现在城里的畜生都会讲人话了,而且耳朵好像不太好使,我说你咋了?”林浩见到自己店里的人都相继而去,而且今天肯定不会再有人来吃饭了,心中也是无比生气。

  “吆喝,你小子嘴倒是挺硬,等会儿我让你跪下叫爷爷,兄弟们给我上去把他放倒了!”豹哥见到林浩并没有被自己这些人吓到,而且还相当嚣张的样子,当时就受不了了。

  “等一下,你们不就是来找我的吗?这样,我们到肃静的地方去,别耽误了人家的买卖!”林浩本想把豹哥这些人引开然后再收拾他们。

  豹哥见到林浩这个样子,以为林浩怕了,再说了豹哥能混到现在这份上也并不是傻子,知道这间粥屋肯定与林浩有关系,笑着对身后的小弟说道:“你们先把这店给我砸了,一会儿再找这小子算账,反正有我在他也跑不了!”

  林浩一听豹哥想对自己的粥屋动手,眼中射出一道冷芒,说道:“我看你们谁敢动?”

  豹哥本来没有拿林浩当回事,以为林浩年龄太小,再有就是林浩长得还真的没有出奇的地方,甚至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几个小弟是被林浩打的。

  但是就在刚才他明显感觉到林浩身上的气势变了,就如同一头猛虎一样,让豹哥感觉到浑身不自在,豹哥也是在社会上打滚多年的人了,林浩身上的这种气势豹哥也就在自己以前的大哥身上见过,可是自己的大哥现在已经四十出头了,面前这小子才多大?竟然有这样的气势,看来今天这事还有些棘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康儿说:

  朋友们能不能踊跃一点,给康儿点动力,哪怕是付费挖掘机呢,话说每一章里面都会有三五百字都是康儿奉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