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娇来到院子后面见到林浩蹲在那里正抽烟呢,来到林浩身边同样蹲下身来,向他小声的问道:“你今天怎么了?你知道刚才那位是谁吗?”

  刘玉娇不敢说话声音太大,因为陈东升父女二人还在屋子里呢,如果声音太大的话怕屋子里面的父女听到,万一惹到了这位的话,那么以后自己这几人在津门都别想混下去了。

  “我可不管是谁,不就是有些权利吗?凡是当官的我看着都不顺眼,要知道这样的话我都不帮陈芳了!”林浩把烟屁股一扔,站起身来又向放柴的屋子走去,让刚蹲下来的刘玉娇一阵的无语。

  看^正tC版H章节上B酷W匠5$网bU

  刘玉娇真没有想到林浩会是这样子的脾气,平时和自己几人相处不是挺随和的吗,怎么一见到陈东升就这个样子了,两人根本不可能有所交集,为什么他会对陈东升如此态度呢?

  “林浩你怎么这样,怎么说陈东升也是市长,人家又没有惹你,何必摆张臭脸给人家看呢?”刘玉娇站起身来追上林浩不解的问道。

  快到柴房的林浩转过身来身体靠在门框上,看着刘玉娇,说道:“刘姨您让我别摆着张臭脸,那我应该怎么着,点头哈腰的如同汉奸一样给他溜须拍马?我不会!”

  刘玉娇见到林浩停下来,还以为他想通了呢,正高兴呢,没想到他会说出这番话来,当下用怪异的眼神看去,这一看不要紧,见到的是林浩一脸痛苦的神色,而且还有愤怒的成分在里面。这让刘玉娇当场就愣住了。

  刘玉娇本来以为已经相当了解林浩了,可是现在看来自己只是了解了他的一部分,毕竟自己与他接触时间并不长,如果不是自己把郭玉珍姐妹连同李玉芬一起送回了家中,现在问问郭玉珍或许能明白他现在的想法。至于现在,看样子是不可能了,因为他已经走进柴房了。

  刘玉娇见到无法说服林浩,只能叹了口气向前面走去,陈东升父女还在店里呢。来到前屋只听到陈东升说道:“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

  刘玉娇相当尴尬的笑了一下,来到二人面前,说道:“我也不太了解林浩,只知道他在去年的时候就来了这里,而且吃了不少的苦,今年回来才想到做这些,至于别的方面我不太了解。看样子他并不太想见到您?”

  “我很喜欢他这种性格,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成见,有机会的话我看有必要和他聊聊了!”

  在陈东升来说,看重的并不是林浩这个人,而是看上了林浩的一身风骨。别的不说,自己无论去哪里见到的人,都对自己点头哈腰的,但是今天见到的林浩却是个例外,为什么?因为他无所求,或许吧?

  就凭林浩把自己的女儿从虎口中救出来,就可以向自己提出一些情理之中的要求,可是见到林浩那淡漠的样子,陈东升就已经相当意外了。

  刘玉娇被陈东升说的话给惊呆了,这位市长大人怎么会是这样呢,林浩给他摆脸子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好像对他相当欣赏的样子,今年这是什么风啊?

  “那个,其实他不是对您有意见,而是对所有体制中的人都有意见,刚才他还对我说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刘玉娇陪着小心对陈东升说道。

  “这就对了,刚刚我听小女说了,看来他是受过什么打击!”

  陈东升对刘玉娇说道:“行了,已经够麻烦你的了,代我向林浩说声谢谢,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有时间再来!”

  刘玉娇没有留下陈东升的意思,因为这里实在不是待客之所,由于刚刚开业,连最基本的东西都还没有准备全面,陈东升在这里甚至连口水都没有喝到,见到陈东升要走,忙跟着走了出来。

  到了外面以后,刘玉娇歉意的向陈东升,说道:“您慢走,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带着林浩过去找陈芳玩,顺便给您赔个不是!陈芳长得太喜人了,还告诉我说林浩是她干哥哥呢!”

  刘玉娇宠溺的揉了一下陈芳的头,送两人上车直到连车尾灯都见不到了,这才转身向浩然粥屋里面走去,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想起陈东升临走时说的话,难道这位市长大人真的还会来自己这小小的粥屋吗?再有就是想不明白对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刘玉娇自从大学毕业以后,自己创业以来就从来没有过自己掌控不了的局面,要不然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成绩,但是今天一切都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之外,更别说掌控局面了。

  刘玉娇来到粥屋里面以后,无精打采的坐在了火炉边上想着心事,林浩走了进来都没有发现。

  其实林浩在后面根本就没有干什么活儿,而是故意躲着陈东升父女二人,见到两人走了以后当然不肯再在外面冻着了,现在可不是夏天,哪里凉快在哪里歇会。

  “走了?看刘姨您现在的样子好像有啥事儿吧?”林浩向刘玉娇问道。

  刘玉娇被林浩一句话给叫回过神来,说道:“走了,但是为什么你小子不愿见一下陈东升呢?如果以后真的有什么事找他办的话,那得省多少事你知道吗?”

  林浩一皱眉,说道:“刘姨,不是我不想见陈东升,而是我不想与体制中的人打交道。”

  “林浩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就当给刘姨解惑怎么样,我是真的对你很好奇!”刘玉娇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林浩这样说,还真的是越来越不明白了。

  林浩见到刘玉娇正在一脸的期待看着自己,也拉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对刘玉娇说道:“刘姨不是我不想告诉您,而是我不想提起伤心的事,既然您想知道,那我就对您说说。

  您不知道,在前年的时候我已经满十八岁了,因为我还有个弟弟,家里面只有一层地震以后盖的房子,所以按照地方上的政策我家可以批下来一层房基地的。

  可是当我爸爸把申请递到村委会的以后,等了好久都没有消息,我爸去问了和我们一起批房基地的人家才知道,原来我家的没有批下来,人家的早就批了下来。我爸爸虽然生气,但是并没有去找村干部理论。当时我正在高中读书没在家,等我放假回到家以后,我朋友的父亲相当不平的对我说起了此事。

  当时我就生气了,去村子里面找了村主任理论,但是得到的结论却让我更加气愤,他说即使给我们房基地我们也没钱盖房,当时我就火了想揍他,可是当时村委会人多把我拉开了。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其他几家都给村主任上供了,就我家没有上供,这才没有批下来。所以过年的时候我把村子里面当官的,在半夜的时候每家的后窗户前放了些油,然后点上了,当然并不是想烧谁家的房子,只是想吓吓他们,也算上供了!”

  “后来怎么样,是不是把地方批下来了?”刘玉娇听完林浩的话胸口感觉如同堵上了铅块一样难受,她想不到林浩竟然有这样的遭遇。

  林浩听到刘玉娇问起来,笑着说道:“房子当然是没有批下来,但是解气了!”

  “怎么说?”

  “当时我点着了油以后就走了,也没想太多,因为油并不多也不怕把房子点着或者失火啥的。可是第二天我们村子里的干部全部都住进了医院,说是睡到半夜后,见到房子起火了,连衣服都没有顾得上穿就跑出去了,等明白过来以后去看火情的时候,火已经灭了。甚至有一个胆子小的让我给吓得精神都错乱了小半年,花了不少钱才治好了,但是回来以后就不敢在村委干了,其他人也由于半夜跑出去没穿多少衣服冻坏了,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才回来!”

  “这些人罪有应得,就该这样治他们!”刘玉娇现在算是完全明白了林浩为什么会如此敌视体制中人了。

  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人们正是确立人生观的时候,在这个时候让谁遇到这样的事情估计也不会对那些人有好的感官,何况林浩这样宁折不弯的人呢?这真是一马勺坏一锅,这样的社会蛀虫就应该让他们也尝尝被收拾的滋味!

  “刘姨我今晚上就住这里了,您不回家吗,现在可是很晚了!”林浩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向刘玉娇问道。

  被林浩这样一说刘玉娇这才想起来外面的天已经很黑了,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苦笑着说道:“今天晚上我去你大爷那里住了,走吧我们一起去,怎么着也得吃饭不是!”

  林浩没有拒绝刘玉娇的好意,当下与刘玉娇走出了粥屋,锁好门以后两人步行来到了刘老的家中。刘玉娇到了家中当然要下厨了,林浩在屋子里面陪着刘老聊天。

  晚饭的时候刘老向刘玉娇提起了另一间房子的事情,刘玉娇并没有反对父亲的做法,这就算把房子的事情定了下来,林浩打算让郭家姐妹明天中午以后就搬过来,毕竟楚家不是自己这些人常住的地方不是?

  第二天早上林浩几人同样早早起来开始准备,虽然昨天很累,但是累的有价值,所以三人干的非常起劲。

  昨天郭玉珍在回去以后就算起帐来了,这一算才知道昨天纯收入就能达到四百多,怎能让几人不干劲十足呢?

  “林浩,来碗粥!”郭玉珍在前面喊了起来,现在林浩与郭玉巧正在把做好的粥放进保温桶里呢,听到郭玉珍喊自己要粥,林浩就纳闷了,这天刚亮怎么就有人要粥啊,但是生意火总比没有生意强,所以盛了一碗粥,端着来到了前面。

  等林浩进来以后,见到来人正一只手搭在吧台上向郭玉珍抛媚眼呢,一头长发遮住了半边脸,见到林浩进来以后头都没回,这让林浩相当的郁闷,看来昨天没打疼,没长记性啊!

  “你要粥是吗?”

  “是我要怎么了•••••怎么••••怎么是你?”一头长发的男子听到林浩问自己,有些不耐烦的回了一句,自己正在和美女聊天呢,这人怎么这么不识相呢?

  可是随后感觉着声音相当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才把自认为相当酷的头发向后甩了一下,当看见了声音的主人之后,这位吓得差点没坐地上,转身就跑,连自己来干什么的都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康儿说:

  有没有想在小说里想要出现的人?现在马上就要出现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有些人名字还没有想好,有意者请与康儿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