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老者说是受人之托而来,林浩心中在想,谁会请得动这位高人呢?虽然自己心中不愿承认,但是老者在武学方面的造诣之深,肯定是自己想不到的层次。

  一般这样的人在电视上演的不都是闭门不出,金盆洗手了吗,就算有再多的金钱,都很难请得动的,难道是楚天雄吗?也只有楚天雄能接触得到这个层次的人物。林浩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请问,您认识楚天雄吗?”林浩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出言向老者问道,不知不觉间就用上了敬语。

  老者一愣,问道:“楚天雄是谁啊?”

  林浩见到老者根本就不知道楚天雄,心中疑惑更甚,问道:“那您是谁啊,到我们这里干啥来了,又是谁托付您的啊?”

  老者见林浩这么多问题,笑着对林浩,说道:“你打算就让我站在这里为你答疑解惑吗?”

  林浩此时才想起来两人现在站在山上,而且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应该有八点多了,不知不觉的,两人在山上已经有两三个小时了,林浩也感觉到有些不妥,过去不知道老者是谁,自己不理老者还说得过去,但是现在既然知道老者是为自己而来的,如果不让到家中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林浩赶忙向老者说道:“实在对不起,您不嫌弃的话,那就和我一起回家吧。”

  老者点了点头,林浩前面带路,向山下走去,来到林浩家中时,林涛已经做好了饭在等林浩回来吃饭,见到哥哥带回来一个乞丐,不明所以的看向哥哥,问道:“大哥,你这是••••••”

  “你先别问,早上做的啥饭啊,够咱仨吃不?”林浩不等弟弟说完,就打断弟弟的话问道,平时兄弟两吃饭,都是做得够两人吃就行了,但是今天多了个人吃饭,如果不够的话,那林浩可真的要不好意思了。

  “今天我想赶集去,所以多做了点饭,怕你晌午在不做,给你做的预备着你饿了再吃的,现在应该够吃了,但是晌午你得自己做了!”

  林涛并没有对哥哥带回来一个乞丐而感觉到不满,怎么说自己兄弟两人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见到这样的人带回家中并不奇怪。

  老者来到林浩家中四处打量了一下,暗暗点了点头,房子虽然破旧,但是被两兄弟收拾的规规矩矩,打量着房子随林浩两兄弟来到房中。

  吃罢了早饭,林涛礼貌的与老者告别赶集去了,房中此时就林浩与老者在,林浩这才向老者问道:“现在家中就你我二人,可以告诉我了吧?”

  林浩实在是压不住心中的好奇与疑惑,想早些知道是谁请老者来的,老者也没吊林浩的胃口,说道:“你父亲可是叫林玉海?”

  见林浩点头,这才接着说道:“那就没错了,但是我有些不明白,你还有个弟弟?”

  不是老者想问,而是很好奇,林浩二人实在是没有相像之处,林浩又黑又矮,但林涛长得眉清目秀的,还很白净,这才有此一问。

  林浩眼睛一翻看向老者,说道:“多新鲜啊,我家本来就我们兄弟俩,这有啥问的?”

  “你弟弟怎么不同你一起去山上一起练功呢?”老者看向林浩道。心中不无疑惑,两兄弟怎么就林浩自己练功夫,而林涛不练啊,难道是林玉海不喜欢自己的小儿子不成,还是有其他原因?

  “不是他不去,而是从小就不喜欢这些东西,他小时候就喜欢安静,几岁的时候自己能在家里玩上半天,我父亲也想过让他学些功夫,但是他自己不愿意啊,所以就我自己学了!”林浩向老者说道。

  林涛小的时候就与林浩性格上有很大的差异,当时林玉海本想让两兄弟都学习自己的功夫的,至少防身是够了,但是林涛真的是不喜欢,如果给他本连环画,他自己能看一天,而且不管看多少遍都不厌烦,林玉海就此放弃了这个打算,专心教导林浩。

  老者听都林浩说完了,说道:“你父亲没对你提起过曾经救过一个人吗?”

  林浩摇了摇头,问道:“我爸爸没对我们说过,难道是父亲救的人让你来的?”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那个人是我师兄,我们都在老师的门下学艺,但是我师兄整个人就是个武痴,整天与人切磋比武,有一次••••••”

  随着老者的讲述,林浩这才明白自己父亲的功夫,与老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原来老者叫马明,被林玉海救过的人叫王金钢,两人同在永乐三光门习武,永乐三光门是民族英雄霍元甲的大弟子,因避难到过很多地方,后来隐姓埋名在一个小山村落脚,自创的门派,开门授徒。

  王金钢早马明十几年入门,当时王金钢就已名声在外,常常外出与人切磋,因为王金钢胸怀坦荡,在与人切磋时从不伤人性命,让与他比试过的人都相当佩服。

  但是有一次王金钢去东北办事回来的途中,遭人暗算,在身受重伤后,被林玉海救下,当时情况相当危急,如果没有林玉海出手,估计王金钢就没命了,在王金钢伤势好转后,见到林玉海面色蜡黄,一问之下,这才知道林玉海伤了肺经,很难恢复。

  王金钢这才传了林玉海几手功夫,希望林玉海能以此来延长几年寿命,而王金钢离去后因为身体的缘故,不能脱身,在一个多月前,与世长辞。

  王金钢在临终前,把自己的小师弟叫到自己面前,告诉师弟还有一桩心愿未了,说起林玉海的救命之恩,让师弟过来想保住林玉海的命,也算报了救命之恩。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人讲的就是一个义字,救命之恩那绝对是不能忘的,所以嘱咐马明无论如何要见到林玉海。

  等马明来到林浩的家乡才知道自己来晚了,林玉海已经不在人世,马明本想回家的,但是如果这样回去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师兄呢?

  这才自己拿了个主意,想见一下林玉海的后人,如果林玉海的后人真的是可造之才,不妨教上几手防身的功夫。这样既能对已故的师兄有个交代,也算对得起已故的林玉海了。

  但是等自己一打听才知道,林浩两兄弟都不在家中,马明这才化了妆,在林浩家附近等林浩兄弟两人回来,林涛回来时,马明原本就在附近,但是没有出面,因为他发现林涛自从回到家后,就很少外出。

  等林浩回来到了家中,马明这才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林浩本身功底不错,见到后起了收徒之心,这才几番的观察与试探。

  林浩听完,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向马明看去,见到马明正饶有深意的看向自己,林浩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问道:“您老为啥这样看着我啊?”

  马明笑着问道:“傻小子,难道还不明白吗?”

  林浩本来很是聪明,刚刚只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见老者这样问自己,马上明白过来,站起身就要跪下去磕头。马明笑着扶住林浩,让他拜下去的身体又站了起来。

  ~酷*匠网,正《版Rc首发

  笑着对林浩说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些俗礼就免了吧,我也是一时动心而已。”

  林浩为难的看着马明,问道:“那我现在就算拜师了?”

  在电视上可是看到过不少的古装剧都要三叩九拜,焚香祷告之类的拜师仪式,怎么现在就不同了呢?

  马明看向林浩问道:“你还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的让我满意,我就收你,如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只能当刚才的话没说。”

  林浩内心有点小小的失落,怎么收个徒弟还要问那么多的问题呢?看到电视上别人拜师,老师可是有礼物的,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问题了呢?

  而且林浩见到马明这身打扮,肯定没有什么礼物给自己的。但是转念一想,林浩也就释然了,像这种人都有些脾气的,不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收下自己的,这才看向马明,等待着他提问。

  “你现在也算有些功底,你自己认为练武是为什么呢?”林浩从失落到释然,马明都看在眼中,见林浩看向自己这才问道。

  林浩老实说道:“其实我练这些没有啥明确的目的,小时候父亲教我功夫,为了不让我吃亏,可是现在来说的话,我就是个兴趣吧?没想过太多。”

  马明点了一下头,道:“你还算老实,的确现在科技在发展,武风不胜,好多人都认为功夫只是个传说,而且不相信现实中有功夫,像你昨天那样。”

  林浩此时感觉到脸上发热,道:“本来就是,我们村一千好几百人谁也不会,我去津门时也没有见到谁会功夫啊,突然有人告诉我,他会功夫,肯定不会相信啊!”

  “没人相信不代表就没有,现在能找到个像你这样能持之以恒的人很少了,功夫就是要持之以恒,就算再好的功夫,如果放下的话,用不了两年,就相当于白练一样,你要记住,就算再忙,也要每天抽出时间来巩固自己的修为。”叹了口气,马明接着说道:“功夫这东西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明白吗,不为其他,就算为了强身健体!”

  林浩点了点头,问道:“那我的回答算过关了?”林浩此时心中无比忐忑,这可关系到自己以后的生活啊,林浩不担心才怪。

  “你认为多难啊?我不听什么豪言壮语,什么除魔卫道,什么匡扶正义都是空话,你一个人能有多大力量啊?”马明说出此话时,心中充满了无力感!

  “那您先坐着,我去做点饭去,这都晌午了,咱爷俩喝两杯,就算庆祝一下!”说完话,林浩开心站了起来,就走了出去。

  两人谈话没感觉时间过的多快,但林浩一看屋子里唯一一块玻璃映过来的阳光,这才知道已经中午了。

  中午林浩没有喝酒,只是给自己的师傅买来一瓶二锅头,两人吃完后,马明对林浩说道:“你去换一下衣服,过去在家穿的那种,为师要送你件礼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康儿说:

每天很努力的码字,大家能不能给点力?康儿保证不会让大家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