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林浩说完,郭小宝看向他的目光变得不一样了,因为在他看来林浩在感情方面的智商实在不敢恭维,在上初中的时候,有几个女生都向林浩表达过爱意的,但是他从来都是如同木头一样,就算他对自己说起过喜欢陈娟,但是也没想到林浩会如此的迅速,而且还以失败而告终。

  “你就是欠,这下好了,知道心痛的感觉了?”郭小宝笑着对林浩说道。

  “你少在那幸灾乐祸,你也好不到哪去,自认为长得不错,到现在不也没谈对象呢?”林浩见郭小宝不但不安慰自己,还有种幸灾乐祸的意思,出言反击道。

  别人不知道郭小宝,林浩可是最清楚,他人虽然长得可以,但是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一个女孩,林浩还问过他什么原因。

  其实郭小宝不谈感情也是有原因的,他在林浩的面前真的是压力山大,就算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不吃不睡的学习,学业同样追不上林浩,哪有时间谈恋爱啊!两人如此友好,追不上林浩怕别人笑自己,这才无暇分心,可是这些话他还真说不出口。

  郭小宝不屑的看向林浩,说道:“我是不想,你信不信,只要我说一句话,身后能跟上一个加强连!”

  “我信,长得跟金花似的,肯定能来一加强连!”林浩说完,不禁笑了出来。在林浩的家乡,金花是母猪的代名词,小的时候常拿出来开玩笑。

  “你小子,看来是打击太大了,要不把我家金花介绍给你吧?俩呢,随你挑,也省得你整天胡言乱语的了!”郭小宝也不生气与林浩你一言,我一语的逗着嘴。

  话说两兄弟只间,开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不但伤不了感情,还能增进一些的,林浩从来都没有占到过便宜。现在也是一样,但是林浩没有生气,倒是没刚才那么郁闷了。

  “不说用不着的了,我问你上大学咋样?”林浩赶紧转移话题,要不一会儿又吃亏了。这招林浩可是百试百灵的。

  郭小宝闻言还真的不再纠缠了,叹口气,说道:“那能咋样啊,就那样,没有咱们哥几个在家那么随便了,就一个破大专,你想我能咋样,混呗!”

  林浩一皱眉,说道:“你可别整天瞎混,你家就你这一个独苗,全指望着你呢,好好上!”

  郭小宝无所谓的说道:“算了吧,你以为是你考上那大学呢,出来就是铁饭碗?算了不说我了,说说你,看你这身衣服,好像混得不错,和我说说,在外面干的咋样!”

  郭小宝从进门就见到林浩穿的衣服不一样了,再有就是林涛去自己家时穿的那身衣服,从上到下,没有一件是在农村能买到的,那可全是牌子货,自己也在城里上的大学,牌子货现在也知道不少了。

  酷/匠2网#》永J0久+免费pl看◇小gQ说

  林浩见到郭小宝看过来那如同色狼见到少女的目光,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说道:“你离我远点,对你的金花抛媚眼去,哥喜欢的是女人!”

  郭小宝笑着说道:“滚,你怎么磕碜人呢,我看看你的衣服不成啊?还雪中飞的?”

  “你喜欢的话自己买去,别在这恶心人好不好,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林浩对郭小宝的表现嗤之以鼻,话说郭家可比自己家有钱多了,至于见到自己的羽绒服这幅样子吗?

  “问你呢,混的咋样?”郭小宝不再开玩笑对林浩说道。

  林浩正了一下身子,说道:“能咋样,瞎混呗,你也知道我那两下子!”

  郭小宝问道:“那你这身衣服是你叔叔给你买的?”

  林浩瞪了小宝一眼,说道:“别提我那叔叔,提起来就有气•••••”

  林浩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自己的经历,反正是自己的兄弟,没啥不好说的,郭小宝听到林浩说起对付林玉仓的经过,解气的说道:“好,让他们看不起咱们,就应该给他们点厉害的,这是你,换我的话,给他们放点毛毛虫进去,把床都让他们给换了!”

  林浩一笑看着小宝,说道:“你小子还那么损呢,算了,让他们花几个钱就行了。他们能把事情做绝了,但我不能,不是心不够狠,最简单的,一笔写不出俩林字来!”

  林浩当时在林玉仓家,放的可是绿色毛毛虫的毛,没有谁比他知道绿毛毛虫多厉害,小时候可是整天上山被毛毛虫弄得心难受,但是他有自己的办法。可是林玉仓不知道啊,只能去医院。

  “那你以后打算咋办,不会一直就捡破烂生活吧,我们可是还不到二十呢!”郭小宝等林浩讲完,不无担心的问道。

  “哪能啊,我是这样想的,把咱家的粮食拿到津门去卖,看看成不成,现在城里人都爱吃咱们农村刚产的粮食,如果成的话,我就干这个,不成的话,再想其他办法呗!你认为呢?”林浩向小宝问道,这时林浩能问的人,也就郭小宝,自己的弟弟年龄太小,其他人他还真信不过。

  郭小宝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也给你拿不了大主意,毕竟你在那住了半年,你自己认为能干,那你就干呗,我挺你!”

  林浩一想也是,小宝还在上学呢,他能知道的自己应该也知道,此时他才想起来,自己早上饭还没吃呢,对郭小宝说了一声,到外面找吃的去了。

  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吃的,回屋时边走边说道:“小涛早上没做饭?”

  郭小宝听了一笑,说道:“走吧,去我家吃去,都晌午了,我家今天好饭,正好咱俩喝点。”

  林浩此时才注意到外面,可不嘛,太阳光已经有点斜向东面了,看了看自己家墙上挂着的老挂钟,说道:“都这点了?要不我饿了,快点,要不把我饿坏了!”

  林浩跟小宝可不会客气,从小就在他们家吃,就算长大以后,两人也整天混在一起,谁家有饭吃谁家,别看林浩的父亲对他们兄弟二人苛刻,对他们的朋友可从来都没小气过。

  两人来到郭家,正好饭菜上桌,郭父正要出去找儿子回来吃饭,郭小宝的两个姐姐已经上桌子吃上了,见到林浩也过来了,两人这才放下碗筷。

  郭小宝的大姐郭玉珍叫道:“林浩快来,今天我家改善生活,让你赶上了,快坐下!”

  二姐郭玉巧也下炕又拿了碗筷,放在林浩的面前,郭小宝则拿了父亲的酒来到桌上。几人这才开吃。

  林浩平时可不喝酒的,郭小宝把酒拿来本没想让他喝,但是林浩把酒拿过来,自己倒了半碗,一口气就喝了下去,看得小宝父子眼睛都直了,这可是纯六十度的老白干。

  林浩喝完,又去拿酒桶,被郭小宝一把抓住,说道:“你喝酒我不管你,但是这么喝的话我可不让,来我给你倒上。”

  郭小宝说完话,拿起酒桶给林浩倒了小半碗,又说道:“先吃口菜,肚子里没有饭,谁喝了都受不了!”

  林浩无奈,拿起筷子夹了口菜放嘴里,一口又把酒灌下肚去,郭父见状赶快把酒桶抢了过去,说道:“这酒不给喝了,平时我都不舍得喝,你们两个馋鬼,想喝自己买去!”

  不是郭父小气,今天林浩的反常表现,他也看出不对劲儿来了,不得不这么做,林浩是他看着长大的,林浩的为人如何,自己心中有数。

  如果林浩是来吃饭的,他就算自己不吃也不会让林浩饿着,但今天林浩这个样子实在有些反常,郭父只能把酒给没收了。

  林浩见郭父把酒给拿走了,眼睛看向小宝,说道:“这酒就不喝了?”

  身体直直的就向后倒去,郭家人全傻了,不知道林浩唱的是哪一出,只有郭小宝无奈的放下碗筷,来到林浩的身边,扶着他下了炕,让父母和姐姐们先吃,自己把林浩送回家去了。

  等到第二天早晨,林浩准时醒了过来,但是今天醒来不知为什么,头疼得厉害,抬起手揉了揉脑袋,思维能力才算回到自己的身上,想起自己在郭小宝家喝多了。

  忽然林浩向四周看了看,心中疑惑,自己怎么会在家的呢?谁把我送家里来的?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一点头绪,干脆不再想了,穿好放在身边的衣服,像往常一样又向山上走去。

  等来到山上,林浩感觉身体有些虚,心想这酒以后还是少喝为好,到现在还感觉脚下发飘,头能有平时的两个大。

  休息了一会儿,林浩又开始了每天的功课。等身上出了一身的汗以后,感觉身体好多了,刚想休息一下,就听到身后有人叹了口气,林浩就是一愣,忙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位叫花模样的老人,正站在自己身后,离自己还不到半米,看上去有六十几岁,虽然满脸的污秽,但气色还不错,手上拄着一根弯弯曲曲的木棍,不由得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

  有人来到自己的身边,自己怎么一点响动都没有听到呢?此时可正是早上最安静的时候,就算自己活动筋骨,也不至于让人到了自己近前而不知啊!

  林浩倒不是怕老人会图财害命,而是感觉到奇怪,一个这么大年纪的老人能走到山上来已经不容易了,虽然这山并不太高,但是怎么也有一千五百米吧?怎么看上去比自己上来还轻松呢?

  稳住身体后,林浩警惕的看着老人,问道:“你是谁?来这干啥?为啥会站在我身后,又为啥叹气?”

  老人被林浩如同连珠炮一样的问题,问的大笑了起来,林浩可纳闷了,心想:这两天咋这样啊?我说的话就这么可笑吗?陈娟笑,小宝笑,眼前的老头也笑,我这是哪不对劲了?

  “年轻人,你今天的状态不对啊,昨天比今天好的多!”老头笑够了,这才看着林浩说道:“再说了,这山是你家开的,老头我不能来?

  林浩心中大惊,想起自己昨天下山时那个不属于自己的脚印,身体的肌肉不由得紧绷了起来,满是敌意的对老者说道:“你监视我?”

  林浩不怀疑是假,昨天由于陈娟的事,林浩也没仔细想脚印的事情,今天老者一提,这才想了起来,话说自己才到家两天,这个人就跟了自己两天,会不会有什么企图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