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只知道楚天雄来找过自己的弟弟,看如今的情形,楚天雄肯定没对他说自己和二叔林玉仓闹僵了的事情,自己该怎么向弟弟解释这件事呢?

  林涛可是和自己一样,从小就对津门的两位叔叔相当有好感,如问起怎么也不可能让弟弟蒙在鼓里,自己可以向别人说谎,但是肯定不能对自己的弟弟说谎的,可是该怎样开口呢?

  林浩把弟弟轰出去后,在屋子里想着办法,怎么也不能让弟弟太伤心啊。时间不大,林涛就把桌子放上,端来一盆热气腾腾的煮挂面,里面还放了两个鸡蛋。

  林浩还真是饿了,在弟弟把饭端上来后,拿起碗就给自己挑了一碗面,自顾自的吃起来,林涛也是上炕就吃。他可是知道哥哥的战斗力。

  %看N正h5版章O7节y3上酷}"匠c网SM

  两人风卷残云一般,把半盆煮挂面连汤吃下肚,这才放下碗筷,林浩此时都吃出汗来了。

  林浩满意的拍拍肚子,说道:“还是家面饭香,就算煮个挂面,都这么好吃。”

  “吃饱没哥,没吃饱我再做点去,看你那样子,好像八年没吃饭似的。”林涛见哥哥意犹未尽的样子,以为哥哥没吃饱呢,看着林浩说道。

  “饱了,就是好久都没吃过这么顺口的东西了,你不知道,在津门吃饭,他们爱吃甜的,做点饭本来很好看,但是吃着不是那个味儿。今儿算吃到家里饭的味道了!”林浩由衷的说道。

  不是林涛做的饭好吃,也不是林浩故意夸自己的弟弟,而是从小生活在这片土上,对家中的一切都习惯了。无论是生活习惯,还是饮食方面,他都习惯了生养自己的这片土地,这才感觉自己弟弟做的饭好吃,这里面有家乡的问道。

  林涛不解的说道:“大哥,津门可是有不少好吃的东西,每次两个叔叔来,带来的东西,咱们这都没有卖的,感觉很好吃,那的饭也难吃不了吧?你咋还不爱吃啊?”

  林浩这才想起来,自己还买了些吃的,赶快拿出来,对林涛说道:“来你尝尝好吃不,好吃的话,下次回来给你多带点!”

  林涛见哥哥还带吃的回来了,伸手抢了过来,拿起一根麻花就吃,仔细的品尝着,等吃下去有半根的时候,眼睛看向林浩,见到他并没有吃,自己的麻花也吃不下去了。

  “大哥,你为啥不吃啊?”

  林浩笑着看了一眼弟弟,说道:“好吃吗?是不是感觉不是一个味儿了?我现在不想吃了,饱了。”

  “嗯,好像更酥,但是没以前的甜,但是这个味儿更让人想吃,这也是叔叔给买的?”林涛边吃边向林浩说着。

  林浩心中一痛,看来弟弟还在心中想着这两个叔叔,还存在着幻想,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呢?不管多难开口,还是要把这件事告诉面前的兄弟。

  想到这里,林浩看向弟弟,厉声说道:“行了,别整天叔叔,叔叔的挂嘴边了,实话告诉你吧!这些东西没有一样是他们给咱买的,都是你哥自己花钱买回来的,咱们的叔叔已经不认咱们,咱们没必要整天想着人家了。”

  林涛放在嘴边的麻花就停在嘴边,再也送不到嘴里了,惊疑的看着哥哥,以为他在和自己开玩笑,可林浩那样子又不太像。在这世上,如果有一个人真正了解林浩的话,那这个人非林涛莫属。

  两兄弟从小一起玩到大,一起生活,一起学习,怎能看不出林浩说的话是真是假呢。见到哥哥现在的样子,林涛的心中开始不平静了,再怎么说自己的父亲去世了,除了林浩外,就在津门的一家还算亲人了,但林浩带回来的消息,让林涛幼小的心灵受到不小的打击。

  “哥,咋回事啊?两个叔叔来咱家时,那份亲热劲,怎么会不认咱们了呢?”适应了很长时间,林涛开口问道。

  “有时候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的,别看他说啥,而是看他做啥。”

  林浩叹了口气,这才把自己在津门遇到事,对弟弟说了出来,但是楚天雄与父亲都当过兵的事,林浩没说。

  因为他感觉林涛还小,这些事情现在不适合告诉自己的弟弟。只是说父亲在一次去津门的时候,无意中救了楚天雄一次,不管林涛信不信,反正这样说,肯定有一点没错,父亲救过楚天雄的命。

  林浩讲了将近两个小时,这才连带自己这将近半年的经历又讲了一遍,说完后,两兄弟又是一阵伤心,林浩到了家里可没有在外面那么坚强,也许这就是家!能让自己全身心放松的地方。

  “大哥,你明年还去不去了啊?要不就在家里干吧,咱家这边开了一个铁厂,你去报个名呗,那样也不至于整天不着家了,我们两个也可以时常见面。”林涛在伤感了一阵之后,一脸希冀的看向林浩,现在的他,真的不想林浩再出去了。

  林浩对弟弟说道:“你记着,我就是不想让叔叔他们把咱们看扁了,在家发展不是不行,但是我不服气,我要在他们身边发展,要过的比他们好,要让他们看看当时在他们眼中的‘乡巴佬’,是怎样凭着自己的实力超越了他们的,那才解气。”

  林涛知道哥哥的性子,没有劝哥哥什么,默默的听完哥哥说完,问道:“大哥,你的想法真的能行吗?如果行不通的话,那咋办?”

  林浩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啊,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家中不是还能种地吗,这就是咱们的优势!”

  两兄弟又聊了一会儿,太阳已经压在了山头上了,此时林浩才想起点什么,问道:“咱们家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话说今天都腊月二十一了,再不准备年货,以后就不好准备了,这是在农村,可不是在大城市,可以随时去超市、商场之类的地方买东西回来。农村就是大集上能准备点东西,到了过年的时候都休息,现在不准备的话,可能就要晚了。

  林涛为难的说道:“大哥,我倒是想准备,可手里没钱啊,让我去哪准备啊?”

  林浩知道结果肯定会是这样,对林涛说道:“明天咱们去买年货,今年咱哥俩也奢侈一把,你看!”

  林浩把自己的钱都拿了出来,林涛的反应比之当初楚天雄还有所不如,毕竟林涛此时还是个孩子,而且从来不知道有钱是什么感觉。

  见林浩一卷卷的拿出这么多钱,林涛声音颤抖的问道:“哥,你这钱哪来的?不是你去干违法的事了吧?”

  林浩见弟弟如此问自己,笑着给了林涛一巴掌,这才说道:“你哥是啥人你不知道吗,这点钱就吓到了,以后挣了更多,不吓死你啊?”

  “那这么些钱都是你挣的?我可听说了,外出打工一年才挣六七千块钱,你这才不到半年,太多了吧?”

  林涛可是看到那些钱,肯定比别人打一年工挣到的不少,虽然自己没过去数,至少也有七八千那么多。

  林浩说道:“小涛,你只要记住好好学习就行,哥会给你挣回更多的钱,但不管多难,你哥不会去干对不起良心的事!”

  两人把钱收拾到一起,放到安全的地方,开始做起晚饭来,等吃过晚饭,林浩让弟弟看家,自己到外面去了。

  当然,林浩已经把衣服换了,换上了楚天雄给自己买的衣服,他要去见的人,可是自己心中暗恋了好久,但是一直没有勇气表白的女神,如果还是穿着那身破烂衣服,林浩还真没有勇气去见这个人。

  平时林浩可是真的不敢去,因为他没有勇气去面对女孩那杀猪买肉的父亲,林浩在她父亲身边总感觉有点不自在,因为她父亲身上的杀气太重,不知道是不是她父亲从事职业的问题。

  但是今天林浩可以理直气壮的去她家了,因为过年的时候谁家还不吃点肉啊,借着买肉的机会可以见见自己的心上人了,怎么也不至于被她的家人赶出来吧?

  林浩所在的村子不大,也就十几排房,三百多户人家,但是就这样一个村子,姓氏却占了二十多个,他要去的这家姓陈,女孩子叫陈娟,两人同年,上学时两人在一起上到初中。

  那时陈娟就是小美女了,因为在农村来说,陈娟家的条件还算不错的,她的父亲陈志龙是个勤快人,每天早出晚归的,日子过的比较殷实。

  到了陈娟上初中时,穿得比同龄人都要时尚,再加上人本来长得就好,才成了公认的小美女,可到了考高中的时候,林浩与她就联系不上了,只有到假期回家时,俩人才能‘意外’见上几面。

  所谓的意外,都是林浩安排的,在上高二时,林浩再见到陈娟时,心中就不能自已了,此时正值女大十八变之时,陈娟出落得更加可人了,林浩心中就种下了爱的种子,虽然心中一直放不下,但是不敢表白,所以故意在村子里转,这才能多见几次美女的面,也是煞费苦心啊。

  林浩想着自己的心事,慢慢的朝村子北面走去,因为陈娟家在林浩家北面好几排呢。林浩嘴角带着笑,心中忐忑的向前走着,想着见了陈娟该如何打招呼,怎么样才能让对方更在乎自己。

  天不怕地不怕的林浩此时为了见一下自己心中的女神,竟然有些紧张,手心已经满是汗水,不知是不是不习惯穿羽绒服。

  来到陈家门前,林浩徘徊了两圈,这才用手去推开了陈家的大门,来到院子里,向屋子走去。

  此时在陈家院子里栓着的,一条全身黑色的大土狗扑了上来一阵狂叫,下了林浩一跳,忙向边上躲去,这时后也许屋子里听到狗叫声,堂屋的灯打开,走出来一个人。

  这人正是陈志龙,还是五短的身材,显得那么精干,但比过去不知胖了多少,来到外面把那条大黑狗骂了一顿,拉着林浩到屋子里,这才放开。

  “林浩?你啥时候家来的,咋不从北边进来呢,这要叫我家狗给咬了,大过年的多不值啊!”由于天黑,站在外面陈志龙并没有看清是谁,到了屋子里面有了灯光这才看清面前站着的是林浩。

  林浩局促的说道:“呵呵,我没想到你家养狗啊,快过年了,想来买点肉,就来了!”

  正说着话,里间屋子的门帘一挑,走出一位丰满的少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