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此时坐在火车上可以说归心似箭,心中只是想念几个月不见的弟弟,自己的弟弟学习还好吗?是不是长高了,是不是回到家,已经把家里都收拾好了,等等。

  林浩眼睛盯着火车外面那不断变换的皑皑白雪,心却已经飞到了家中,恨不能此时就坐在自己家的炕头上,和兄弟吹牛打屁,那张憨厚、黝黑的脸上不时的露出笑意。

  三个小时后,林浩走出火车站,坐上了能直达村子的客车,林浩回来时穿的是去楚天雄家时的衣服,当林浩穿着这身衣服出现在楚天雄面前时,楚天雄真的差点当场把林浩的衣服扒了。

  有新衣服不穿,怎么又换回了这身破烂衣服呢?楚天雄当时问林浩。林浩的回答是,车上不安全,穿上这身衣服,比提防要有效得多。楚天雄无奈,只能放任他了,总不能真的当着自己家人的面,把林浩的衣服扒下来吧?

  林浩穿的破烂,身边一个人也没有,真的如林浩所言,这样可比提防有效,根本就没有人会在他的身边坐下,就算有人来到自己的身边,也是路过而已。

  而且当时这种情况也不新鲜,因为在外面打一年工,一分钱都拿不回来的人不在少数,见到林浩这个样子,年纪又不大,人们都以为他又是一位被坑了的打工少年呢。

  林浩也不在意,话说自己穿这身衣服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如果有人看到林浩那装在有些发黑的尼龙袋子中的东西,肯定会跌破一地的眼镜。

  林浩很享受的坐在座位上,听着车里正在放着的流行歌曲,心中无比惬意,这时有个人来到林浩的身边。林浩抬头一看,一位看上去五十左右岁的男人,身上背着个包裹,穿得也不怎么样,正到处找座位呢,马上站了起来。

  “二大伯,来快坐这儿,你这是去哪了?”林浩还真认识这个人,这人与自己同村,而且住的不远。

  俗话说的好,‘亲不亲故乡人’,此时的林浩在外出几个月后,在回家的路上能遇到自己村子里的人,实在是高兴,这才站起来,又是让座又是打招呼的,看的旁边的人暗暗腹诽。

  男子吃力的放下包裹,坐到林浩的身边,这才仔细观察起林浩,看了半晌,这才认出来,但还是不确定的问道:“你是林玉海家的大小子林浩吧?”

  林浩呵呵一笑,点了点头说道:“二大伯不认得我了?不能啊,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啊,你家我虎哥我们可总在一块玩儿的。”

  “记得,你小子到啥时候我都记得,把我家虎子的脚上戳两个窟窿的不就你吗!”这时男子总算可以肯定的说道:“就是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你。”

  这个男子叫赵连成,他儿子叫赵虎,大林浩四岁,由于两家离的不远,小时候林浩常常带着弟弟去赵家蹭饭,有一次林浩吃完饭,给自己的弟弟占了一碗,赵虎没吃饱。这下赵虎急了,把林涛骂哭了,林浩见弟弟被赵虎给弄哭了,走到外面的院子里,拿起一个小叉子,还是过去赵虎爷爷用来拾东西的,到了屋子里照着赵虎脚上就是一叉,当时血就流出来了,林浩领着弟弟就走,后来林玉海知道之后,在商店买了些点心,带着林浩去赵家赔礼道歉,这事才算过去。

  林浩没想到事情都过去十几年了,赵连成还记得,不好意思的说道:“二大伯还记得这事儿呢?你不提我都要忘了,当时小不懂事,让虎子哥遭罪了。”

  林浩小时候可没少办坏事,如果每件事都能记住的话,他自问办不到。

  赵连成见林浩被自己说的不好意思了,笑道:“都过去了,一晃你都这大了。咦,听你二大妈说,你不上学去津门找你叔去了,还安排了份好差事,真的假的?有好事可要想着我啊!”

  林浩一听赵连成提起自己的二叔,脸上一僵,随后一笑,说道:“我二大妈也净听别人瞎咧咧,没有的事儿,要是找我二叔去,我能这身打扮回来?”

  赵连成其实也是看到林浩这身衣服奇怪,虽然听说林浩去投靠在津门的二叔,但毕竟是传言,见到林浩向他证实一下,话说林浩家有一门好亲戚,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如果林浩真的是从津门回来的,那这身衣服又怎么说呢?

  林浩多了个心眼,并不是他想撒谎,而是为了自己以后考虑,自己两兄弟在村子里没有亲人,父亲在世的时候与津门的叔叔们走得特别近,而父亲一没,自己就与人家闹了别扭,以后人们怎么想自己兄弟两,所以撒了个谎。

  “那你这是上哪了,看你这样子,吃了不少苦吧?”赵连成关心的问道。

  林浩感激的一笑,说道:“想去找我二叔去着,可半路上就被人给偷了,连车票都给我偷去了,后来到半路就被赶下车了,饿了两天,找了一个建筑队,在建筑队干了几个月,快过年了嘛这不,老板还他妈跑了,还多亏我长了个心眼儿,预支了点钱,这才回来了!”

  “是啊,现在出门打工也不容易,不熟的地方挣钱多,但没有把握,熟的地方挣钱又少,你说这些老板也真是的,咱们老百姓挣几个钱容易嘛,还坑咱们,要不明年你和二大伯去,就是钱少点,但是肯定能把钱挣到手不是?”赵连成不疑有诈,好心的对林浩说道。

  林浩见自己的瞎话编的有些过了,马上说道:“不用了,我想好了等过了年我就去找我二叔去,这次我小心点,等到那里有好的事情,我叫你过去!”

  赵连成笑了,对林浩说道:“好小子,等有出息了别忘了家里人就成。”

  林浩道:“哪能啊,我可不会忘了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二大伯,咱到家了,走,下车!”

  两人聊着天,不知不觉车已经开到自己村子了,林浩与赵连成一起下了车,到了下面两人同时缩了缩脖子,外面还真冷,拎起自己的行李快步向村子里走去。

  林浩在村子里是小辈,虽然下过雪天冷,由于快过年了,在街头巷尾向阳的地方,也有不少的老少爷们在街上站着,林浩见到人就说话,还别说,现在林浩见到乡亲们显得格外亲切,回家的感觉真好。

  与赵连成分开后,林浩快步向家中而去,来到家门前,看着低矮的石头墙,和破烂的铁门心中都感觉无比亲切,抬起手一推铁门,只听‘啪啦’一声,铁门应声而开。

  自己家的院内,除了一条五十公分宽的小道通向屋子,满眼的积雪把高高的杂草掩盖,窗户是用窗棂纸新糊上的,房上的烟囱冒着烟。

  林浩知道弟弟肯定是到家了,拿着东西快步走向屋子,到了过道屋,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蹲在那烧饭呢。

  林浩此时心潮澎湃,眼中含着泪水,颤声叫道:“小涛,我回来了!”

  林涛放下手中的烧火棍,抬头一看,当时泪水就流了下来“大哥?你总算回来了,想死我了!”

  两兄弟见面,情不自禁的抱在一起,发泄了一下情感,林浩看了看穿着单薄的弟弟,对他说道:“行了,别哭了,长不大似的,你做啥饭呢,先别做了,跟我进屋,有事和你说。”

  林涛用脚踢了一下灶台下的柴火,这才和林浩进了屋,来到屋子里,林浩才感觉暖和了许多,打开自己拿回来的袋子,从里面拿出楚天雄给林涛买的衣服,扔了过去说道:“换上,看看合不合身,诺,还有鞋。”

  说着话,林浩又掏出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扔给林涛,林涛怔怔的看着哥哥一件件的向外掏着新衣服,而哥哥自己身上穿的却是破破烂烂的,没有动手拿,只是在那里看着林浩。

  D;酷J匠…M网永久+免0o费)|看H小说*◎

  林浩向外面拿了半天,却不见有动静,看向弟弟说道:“换上,没听见啊,等啥呢?”

  “大哥,你••••”林涛实在说不下去了,眼中含着泪,指着林浩身上的衣服。

  林浩看着林涛那样子,心中一阵温暖,也是一阵恍然,小时候都能把父亲给他的鹅蛋留给自己,如今见到这么多好衣服,而自己却穿成这样,林涛肯定不能穿。

  “我这有,你看。”林浩把袋子底朝天的拎了起来,把里面的衣服都倒在炕上。

  林涛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的新衣服,见林浩没说假话,这才抹了把眼泪,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去。

  换好衣服,林浩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明天去理个发,再到镇上洗个澡,就更完美了!”

  林涛换完衣服,来到柜子上靠着的镜子旁看了看,脸上满是兴奋,他与林浩不但性格上有差异,连样子都有所不同,林浩更多的遗传了自己父亲的基因,面色黝黑。但林涛却更像自己的母亲,皮肤白皙,比林浩略高一些。此时换上哥哥拿回来的衣服,要说林涛与林浩是两兄弟,肯定谁都不信。

  林涛照着镜子看了一会儿,把衣服脱了下来,问道:“大哥,这是二叔给咱买的吗?”

  林浩见自己的弟弟要把衣服脱下来,忙阻拦着说道:“是另一位叔叔给买的,你也别脱了,反正还好几身呢,买来就是留着穿的,以后别冻着自己就行了,知道吗?”

  “另一个叔叔?咱们几个叔叔在津门啊?”林涛不解的问道。

  林浩没好气的说道:“问那么多干啥,去,做饭去,你哥都快饿死了!”

  林浩到了家里才想到,自己该如何向弟弟开口解释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