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林浩从二叔林玉仓家里出来后,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心中的悲伤让他暂时忘记了饥饿,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反正最后感觉都有些走不动了,此时太阳已经西斜要落下去了。

  林浩发现一个让他相当无语的问题。他抬起头一看,太阳怎么到了东边呢?明明此时是黄昏啊!林浩坐在一个地方想了一会儿,最后只能承认,方向感一向很好的自己迷路了,自己身在何处,自己也不知道,此时的他是又渴又饿,用手摸向自己裤兜,一个更悲剧的事情出现了,他此时才想起来,自己把钱都给了那个小偷,现在已是身无分文,心中阵阵的发虚,俗话说的好,在家备衣裳,出门备干粮。林浩此时的情况,用当地一句话说就是:要嘛没嘛。连身份证都放在楚天雄家了。

  这可怎么办啊?林浩着急了,四处看了看,见不远处有个烧烤摊,有十几个人在那里吃着烧烤。他心想:怎么才能过去吃上点呢,此时真的饿得有些坚持不住了。

  林浩慢慢的向烧烤摊走去,来到近前,离自己比较近的三个不大的男孩,边谈边喝着啤酒,吃着烧烤。

  只听其中一个人,说道:“大哥,你是咱们几人中最大的一个,兄弟想听听你毕业以后要干点什么”

  被叫大哥的那个人,看来已不胜酒力了,听到有人问自己,眯着眼,大着舌头说道:“我说个屁,他奶奶的,哥我有雄心壮志,可哥不敢想啊,家中都给我安排好了,哥就算有孙悟空的本事,也架不住家中的如来佛看着哥呢。”

  说着话,拿起身边的啤酒灌了一口,此时林浩已经距离他们很近了,看那位大哥扬起脖子喝酒的样子,不禁咽了口唾沫,听着他们的谈话,心中却想着如何才能把那诱人的烤串放在自己的嘴里,而且还不用自己花钱,此时的他有些明白自己放走那个小偷的心情了。

  又听刚刚那个说话的人,说道:“大哥,你知足吧,你上大学只是为了镀金,回到家就能上班,都有人为你安排好了。可我和二哥呢,毕业了都不知道去哪工作呢。”

  那个二哥此时开口了,说道:“行了,你们两个想那么远干嘛啊?毕业还有一年呢,想想眼下吧。”

  最小的那个人,说道:“其实眼下没什么可想的,就是上学而已,我是在想未来的方向,哪怕是个大概的方向,想让你们给我一点提示的,可你们却一个比一个消极。”

  林浩听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出神,自己在心中想:“方向,方向,如今自己人生的路,与此时的自己一样,都处在一个迷茫的时期,自己的方向在哪?弟弟?还是工作?”林浩此时已经被这句话给吸引住了,连饥饿都被忘记了。

  就听其中一个人,又说道:“你那方向只有你自己最清楚,我们能告诉你什么啊?••••••••林浩此时听到那人说的话,如同被醍醐灌顶,以后的话都没进入到他的耳朵里。只顾心中想道:自己的路当然是自己走了,人生的路有很多,但自己该如何选择呢?

  林浩忘记了饥饿,走出了这个小烧烤摊,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刚刚几人的声音,几句话,把自己心中的罪恶给打掉了,脑子里就只想着:自己的路,自己的路,怎样的路才是自己的路呢?林浩走出好远,渴的不行了,可是这不是在家里,渴了在缸里舀起水就喝,这是在外面。

  林浩正低着头走呢,突然一个物体向自己砸来,林浩完全是第一反应,伸手抓向砸过来的物体,等抓到手中,林浩再看向那个没有公德心的人时,只能看到两个红红尾灯了。

  再低头一看,林浩笑了,手里抓着的是半瓶矿泉水,他现在可顾不得这水被别人喝过,打开瓶子,把半瓶矿泉水一口灌到自己的肚子里,喝完后,林浩看着手中这个空瓶子在那发呆,这瓶子林浩可不陌生,虽然从未喝过瓶子里的水。

  自己父亲活着的时候,为了养自己兄弟俩,身体好的时候,就出去收废品,难道自己要捡废品过日子?如今好像也只有这条路才能让自己暂时摆脱困境,至少不至于犯罪,为了温饱,为了自己的弟弟,干什么都无所谓了。

  林浩是想到就做的人,开始低着头捡起废品来了,饿了一天一夜的他,把自己捡一夜的废品卖到一个刚刚打开门的废品站,换到手中十一块钱。

  来到外面林浩买了两套煎饼,一瓶水,还没吃饱,林浩看着手中可怜的几块钱,不敢再吃了。

  就这样林浩边捡废品,边找了几份工作,但是林浩连身份证都没有,谁敢用啊,一个工厂甚至说林浩是‘氓流’,林浩一气之下,干脆不再找工作了。

  捡破烂的同时,他在想那几个年轻人说的话,自己的路在哪?自己肯定不能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要如何才能找到自己的路呢?

  林浩几乎把整个津门市区都转遍了,走到哪,林浩都会注意人们的生活习惯,虽然自己的老家与这里,才四百里路不到的距离,但与这里根本没有可比性的。

  林浩终于找到自己的第一个目标,想要融入这个城市,就要接触这个城市,林浩开始边捡破烂,边找些临时的工作。像给人搬个地板,扛个水泥,以接触更多的人,了解都市的生活。有一次甚至帮人从医院背个死尸,那次就背一个,就挣了二百,当时当时的他高兴了一天。

  后来林浩无意中听到有人在打听自己的下落,而且好像听到是楚天雄在找他,林浩没有露面,因为林浩心中有了阴影,他不止一次的看到,城里的人们见到自己都躲自己老远,而且那目光中满是鄙夷之色,如果自己不能活出个样来,肯定不想见楚天雄。连自己的亲二叔都这样,何况其他人呢?

  就这样,林浩躲着楚天雄派下来的寻找自己的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等他凭捡破烂攒到五千时,他的心开始活了,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最好是给自己定制一个计划,三年!就三年,弟弟上大学时,自己必须要在津门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让弟弟也搬过来住,而且要在津门闯出自己的牌子。

  这样憧憬着未来,不知不觉捡了半年的破烂,眼看到年底了,怎么也要回家啊!在车站买了车票,顺便买了些自己认为不错的东西,想让弟弟尝尝津门的名吃,顺便向楚天雄道个别。

  楚天雄听完林浩讲的这些往事,既心疼又高兴,但更多的是愤怒。

  “林浩,你小子怎么把我与你那二叔比啊?你这一说城里没好人了?你那狗屁二叔能和我比吗?你这什么狗屁脑袋啊?要我和你二叔一样,我能找你?”楚天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林浩说道。

  林浩被楚天雄如连珠炮的问题,问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着,说道:“嘿嘿,当时也没多想,现在知道了,好像有些晚了。”

  楚天雄看着林浩没好气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这几个月有多大的收获,都拿出来叫我瞧瞧,我不相信你捡破烂还能比给人打工还挣钱!”

  在他看来林浩再怎么能干,手中也不可能超过六千,这还是林浩告诉他,自己手中已经超过五千了。

  林浩在身上摸了一阵,在场的人都没看清他从哪里掏出来的钱,茶几上已经多了一卷红红的百元大钞,只见他如同变魔术似的,时间不长就拿出五卷来。

  林浩看着楚天雄不好意思的,说道:“一卷两千,还有点零的,准备回家用。”

  楚天雄用奇怪的眼神看向林浩,指着茶几上的钱,问道:“你确定这都是你凭自己的能力换来的?”

  &酷P匠网首Q发

  林浩看向楚天雄,问道:“楚叔叔,您难道不相信我?”

  楚天雄一愣,随后摆着手说道:“不是不信,而是••••太多了!”

  李玉芬此时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说道:“行了,都洗洗脸,吃饭了,这都几点了,饭都凉了!”

  楚天雄一拍脑袋,说道:“都怪你小子,快点,你也去洗洗,咱们一起吃个饭,吃完了带你去买身衣服去,看看你这一身花子服。”

  林浩在楚家也不拘束,把茶几上的钱又都放进自己的衣服里,这才转身去洗漱。

  楚月来到林浩身边,好奇的问道:“林浩,你的钱放哪了?我怎么感觉你像在变魔术啊!”

  林浩笑着说道:“谁跟你似的,一天遭两回贼,我这身衣服就是防贼装,别看破,小偷肯定不会想到我会有钱。”

  “看你那德行,我要穿成你这样,可能死的心都有了。”楚月实在看不惯林浩这身打扮,如果只是为了防偷让自己穿上这身衣服的话,她还真接受不进去。

  “姑娘可是以有意中人了?”林浩到了楚家放松了很多,张口就问了楚月这样一句。

  楚月被林浩说的面上一红,主要是郝娜就自己在身边,听到林浩这样说,正掩嘴偷笑呢。

  “你才有意中人了呢,我说你呢,别往我身上扯!”

  “那就是被意中人一脚踹了,要不怎么就要死要活的!”其实林浩今天的反常与平时压抑的太厉害,有脱不开的关系,现在突然放松了下来,不自觉的和楚月开起玩笑来了。

  跟在后边的郝娜,此时已经被林浩逗得笑了出来,随后如同银铃的笑声传遍整座别墅。

  楚月气得一跺脚,恨声说道:“不理你们了,都欺负我,你爱穿不穿,不穿你光着我也不冷,哼!”

  说完快步向前走去,郝娜知道楚月平时泼辣,但没想到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楚月会说出这种话,当即脸一红也快步向前走去,林浩站在那里一阵的无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