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此时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有人嘘寒问暖,知冷知热关心自己的感觉,心中对自己那位二叔的点点的恨意,也在楚天雄的怒火中消失了,此时心中没有那么执着了。

  楚天雄看着此时的林浩,心中就是另一番感受了,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背负的东西,比好多成年人甚至都多,能把事情看得如此之透澈,自己甚至有所不如啊。

  /酷f匠v;网首发…B

  想到了这里,楚天雄问道:“林浩,咱们不提他了,告诉叔叔你这几个月去哪了,怎么到了如此地步啊,连头都不理一下,刚看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要饭的呢!”

  说着话,楚天雄又是一阵的伤心,在心中说道:“林哥啊,兄弟对不起你啊,当时如果不是你舍身相救,哪有我楚天雄的今天啊,但你走了,孩子就在我身边,我却没能照顾好他!”

  林浩见楚天雄眼圈又是一红,忙说道:“楚叔叔,我真的没事,真的,您不知道,我来这里五个月,收获甚至比我过去这十几年都多,过的是苦了些,但是我感觉值了。”

  楚天雄疑惑的看向林浩,问道:“你这话怎么说?”

  楚天雄此时看出来了,林浩那明亮的大眼中,似乎多出了不少的东西,是什么他一时看不透,但的确是多了些东西,但依旧明亮。

  “咋说呢,可以说从爸爸去世开始吧,以前有爸爸在,多大的困难都有爸爸在前面顶着,父亲是我们兄弟坚强的后盾,虽然爸爸平时很少对我们笑,甚至有些冷莫,那时候我看着别人能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撒娇,哭闹,我真的••••••咋说啊!”

  林浩说到这里,从破裤子的兜里掏出烟,点上深吸了一口,但那颤抖的手,还是出卖了林浩此时的心情。楚天雄看着林浩陷入一阵沉思。

  林浩又吸了口烟,这才接着说道:“我恨过,恨老天的不公,甚至恨我父亲,我没有妈妈,为啥不能从自己父亲身上得到更多呢,恨老天为啥要把我安排在这样一个家庭之中,记不得多少次躺在炕上,蒙着被子自己哭到睡着。在梦里梦到母亲又回到我们身边,在梦里母亲那么的温柔,疼我,爱我,呵护我,虽然在我的记忆中没有关于母亲的一丝记忆。

  恨我爸爸,恨他不知道关心我和弟弟,当别的孩子拿着奖状回到家时,父母都会夸几句,甚至带着孩子,给孩子买喜欢的玩具作为奖励。而我和弟弟,只能把这些作为一种奢望,每次高高兴兴的拿着奖状回到家时,见到的永远是父亲那张冷冰冰的脸,和一句‘贴墙上吧’,就再也没有任何表示,难道对自己的孩子笑一下,真的那么难吗?不奢望爸爸能给我们买玩具,不奢望爸爸给我们买新衣服,只要奖励我们一个笑容而已!”

  林浩激动地把烟蒂按在烟灰缸中,这才接着说道:“就在父亲去世前的一个晚上,不知道是几点,当我一觉醒来时,外面的天还很黑很黑,只记得我是被父亲屋子的哭声弄醒的,当时我很诧异,父亲在我印象中一直是冷冰冰的,永远没有感情似的,怎么会大半夜的哭呢?因为我和弟弟一个屋子,父亲自己一个屋子,我悄悄起来,连鞋都没敢穿,来到父亲屋外,父亲屋内有些许灯光顺着门缝映了出来,我顺着门缝看去。

  只见父亲泪流满面,那干瘪的双臂正抱着一个相框,嘴里嘟囔着‘我可能无法遵守我们之间的诺言了,我对不起你啊,倩真的挺不住了,我真的好累好累,如果不是你让我照顾俩孩子,也许我们早团聚了’。说到这儿,拿起放在身边的酒喝了一口,也不管嘴边还有眼泪掉下来一口喝下去,当时我傻了,没想到我爸爸会有这么脆弱的一面,接着我爸爸又说道‘你知道吗,我们的孩子都很争气,你看这满屋子的奖状’。把那张照片翻转过来,我看到照片中是一个看上去很清纯的女子,笑得很甜,但我从来没见过,那应该是我妈妈的照片。当时我控制不住落泪了,也许我弄出动静来了,爸爸看了一下外面,我吓得跑回自己的屋子,不知道父亲看到我没有,当时弟弟还睡的很香,我赶紧钻进自己的被窝,任眼泪落在枕头上,那是我第一个不眠的夜晚。

  第二天,父亲睡到下午,醒来时脸上依旧冰冷,我的内心却悄然发生了变化,不是父亲不爱我们,只是把爱的方式改变了一下而已,不想我们对他过于依赖,时间不长,父亲还是离开了我们。

  父亲的去世,对我们兄弟来说,如同天塌了下来一样,面对好多以前都没有想过的事情,面临选择!”

  林浩完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楚天雄听得阵阵揪心,也沉浸在林浩所讲的故事之中,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已有三个人,也为林浩的过往泪如雨下。

  确切的说是三个女人,其中两个是楚月和她的母亲李玉芬,一个却是林浩从没见过,此时已经被林浩所说的故事说的,在那里小声的哭泣起来。

  楚月母女认识林浩,多少知道一点林浩的过去,但站在楚月身边的女子却不知道林浩是何许人也,听着林浩所说的种种,简直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可悲的故事,而且发生在自己的身边。

  其实,三个女子中最先听到林浩故事的也是这位女子,她在来到楼下之后,连睡衣都没有来得急换,本来是想去叫楚月的,但听到客厅中,正听到林浩说收获不小,这才走了过来,因为她没有听到楚月提过这个带着浓浓的外地口音的人,楚天雄怎么会与这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认识的呢?

  而且这声音自己还很喜欢,想看看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站在那里听着林浩的讲述,越听到后面越伤心,不由自主的,就来到林浩的身后,楚月与李玉芬到来时,想说话,但都被这位少女给拦了下来,随后也被林浩的讲述所吸引。

  此时,屋子内被浓浓的悲伤气氛笼罩,林浩也被身后的哭声给吓了一跳,忙转过身去一看,这一看不打紧,林浩顿时向后退了两步,尴尬的挠挠满头的乱发。

  林浩不得不后退,因为刚才一回头之下,在距离自己不足三十公分的地方,站着两个女孩子,而且有一个自己没见过,两个女子身边,李玉芬正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自己,腮边挂着泪水,两女眼中也含满泪水,而且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子更是双肩耸动,低声饮泣,正是这个女子的哭声,打断自己的讲述。

  林浩看向李玉芬,尴尬的说道:“阿姨,您好啊!”

  抬起手来在脸上划拉一下,林浩此时也明白了,是自己说的话让几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想打个圆场,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圆,只能先向李玉芬打个招呼了。

  李玉芬点了点头,泪水又在眼中落了下来,见到林浩如今的样子,让她实在不能自已。

  楚天雄也抬起头来,看见三人,点了点头,又对林浩说道:“你接着说,没见都等着你向下讲呢吗?”

  的确,几人此时的目光全落在林浩的身上,等待着林浩说下去呢,连林浩不认识的女孩子都顾不得哭了。

  林浩此时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孩,女孩比楚月矮上一些,大概就一米七二吧,一身粉红色的睡衣,一头乌黑的长发自然的垂在肩下,瓜子脸,一双凤眼中满是晶莹的泪水,高鼻梁,一口洁白的银牙此时正咬着薄薄的下唇,正向林浩好奇的打量着。

  林浩不由得又挠了一下头,傻傻一笑,眼前的女子实在让林浩有些惊艳,这个女孩如果与楚月比的话,楚月是玫瑰,热情如火,满身是刺,但此女子却是百合,让人有种纤尘不染的感觉,连刚刚的伤感,在见到这女孩以后都不知去向了。

  楚天雄此时抬起手,指向那个女子,介绍道:“这是楚月同学,叫郝娜,因为我家离学校比较近,所以在我家住。”

  这时郝娜伸出洁白如玉的纤手,向林浩落落大方的说道:“你好,我叫郝娜。”

  林浩把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讪讪的说道:“呵呵,这手还是不握了吧,怕弄脏你的手,我叫林浩!”

  不知道为什么,林浩在这个女孩子身边,有一种很强的自卑感,楚天雄一家人见到林浩如此表现,都笑了起来,郝娜放下自己的手,也不禁莞尔,心中想道:这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打破了刚刚悲伤地气氛,楚天雄问道:“林浩,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收获了什么了吧?”

  “能有啥啊,我来到津门后才知道,想在这里生存下来,其实真的不容易,这里生活的节奏,比之我们老家不知要快多少,开始到这里时,两眼一抹黑,试着找过几次工作,都没人用我这没有任何技能的外乡人,还遭人奚落,真没想到,才距离几百里地,会有这么大的差距,为了养活我自己,为了快速的让自己融入这个城市,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说起来,还要感谢几位路边吃烧烤的哥们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