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再次见面

  楚天雄见到这两个字时,突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任手机在手里响个不停,就是去不接听,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啊,自己的话都说到那份上了,还打电话来,是不是有病啊?

  还真是让楚天雄猜着了,林玉仓现在可不就是有病嘛,但是这个病,却是失踪的林浩造成的,这才又厚着脸皮把电话打了过来,他见楚天雄那样说话,以为林浩在楚天雄家里,只要林浩告诉他,到底在自己家做了什么手脚,只要林浩告诉自己,无论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下来,现在浑身刺痒的都想自己拿刀把肉割下来,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楚天雄见手机响个没完,接了以后,大声说道:“你他妈有完没完啊?告诉你老子急了到你家放把火,给你家的房子烧了,你信不信?”

  林玉仓现在是什么都豁出去了,只要不让自己受罪就行,说道:“对不起,我真的找林浩有事,麻烦你把电话给他好吗”

  楚天雄苦笑着,说道:“麻烦你想清楚,林浩在我这的话,我有必要接你电话吗?你记住,如果我确定林浩出了什么事的话,你就准备接受我的怒火吧。哦,对了,不妨告诉你,你听说过‘楚霸天’吗?我就是!”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他挂的痛快了,可林玉仓就没那么潇洒了。

  等对面挂了电话,林玉仓已经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但马上比坐下还快十倍的站了起来,如同坐在了钉子上一样,双手捧着屁股,一个劲的在那里蹦哒着,连手中的手机掉在地上,也顾不得了。

  之所以坐在地上,是因为心中着实恐惧,楚霸天那可是近年来,‘道’上有名的人物,凡在津门说出楚霸天,没有人敢不给面子,不知道楚霸天有什么关系,近两年把手中所有见不得光的买卖全部关停,摇身一变,成了津门首屈一指的商人,就自己这样的人,如果他真想找自己的麻烦,那自己只有自认倒霉,落荒而逃的份。

  现在就算把手机放在他的手中,告诉他林浩就在楚天雄家,让他把电话打过去,他都不敢再打过去了。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跺一脚都能让整个津门颤三颤的人物,那人是自己可以随便说打个电话,就能打个电话的吗?这位大神如果发了火,自己的后果••••想到这里,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发冷。

  在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这次打出去的是国人都熟悉的电话,十几分钟后,一辆闪着顶灯的救护车停在了林玉仓家的楼下,两个身穿白大褂的漂亮护士急急忙忙的从车上下来。

  还没等两人走上楼去,林玉仓一家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因为在楼上等着是痒,到楼下等,一样是痒的难受,在打完电话后,林玉仓与老婆强忍着刺痒,到卧室中把衣服穿好,给儿子穿好衣服。

  要到医院去总不能衣不遮体吧。等来到楼下等救护车,正好两个护士也刚下车,一问之下,把一家三口扶上车,关上车门,向医院驶去。

  等一家人到了医院,又是一系列的诊查做完,出来的结果却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结果竟然是急性中毒性皮疹。在一家人身上涂了一种药膏后,林玉仓全家人这才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当一家人一身轻松地走出医院时,已是第二天早上了,手上拿着那种药膏,林玉仓心中一阵的苦笑,这可是花了他一个月的工资买的啊!怎能让他不心疼呢?

  其实买药花不了几个钱,主要各项检查,三人一路做下来,连B超都做了,花了不到三千块,话说在当时,可是一个民工半年的工资了。

  一家人在回家后的几天,又得了一次这种怪病,后来林玉仓不得不说出林浩回来过的事,气的赵丽影把家中所有的床单之类的东西全扔了出去,这场闹剧才告结束。可全家人得了一种怪病——上床恐惧症。

  ?酷匠网永久Tu免p/费T}看7小O说@C

  楚天雄在第二天还没有见到林浩的影子,发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寻找林浩的下落,可林浩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渺无音讯!眼看着再有十几天过年了,楚天雄在津门还是没有得到林浩的半点消息。

  楚天雄也曾去过林浩的老家,问村里人有没有见到过林浩回来,结果却都说没见林浩回来过,无奈之下最后一次,不得已找到林浩上高中的弟弟林涛,一问之下,楚天雄才知道,林涛在哥哥走后的第三个月,就每个月收到从津门寄来的二百块钱,但都没有具体地址。这下楚天雄无语了,这小子是侦察兵吗?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自己就是找不到,还玩起了小孩的游戏。

  但楚天雄放下心来,至少林浩肯定是没危险,可能在什么地方有了工作,回来后自己把查找的力度放松了些。

  这几个月,津门的治安无比的好,人们都不知道为什么,楚霸天突然把过去的人马调动起来,相关部门也随之风声鹤唳起来,但后来见这些人只是四处散发一些消息,好像在找什么人,就在十几天后,放手让其折腾去了。

  别人可以不知道,但林玉仓可是知道,这几个月过的那可是提心吊胆的,身上的肥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下去了,还别说,如今看上去还挺精神的。就是每天生活的小心一些而已。

  昨晚下了一场大雪,给这座城市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楚天雄今天起得比较早,打算带着自己的老婆与女儿到商场里办些年货。来到客厅见到外面下雪了,忙在身上又披了一件大衣,打开门要出去扫雪,打开房门,楚天雄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年轻人,神色一怔,只见自家门前的台阶下,正站着一个看上去很狼狈的少年,一只手拿着的,正是正宗的津门小吃‘桂发祥麻花’,另一只手拿着两瓶酒,用网兜提着,双手冻得通红。

  一头乱发遮住眼睛,一件黄色的毛衣外面只套了件破西装,一条破了几个洞的深蓝色裤子,一双棉布鞋已经露出了里面的白色棉花,楚天雄见到后还以为是要饭的呢。

  “楚叔叔,早啊!”少年见楚天雄上下打量自己,主动打招呼道。

  “额••••你是••林浩?”楚天雄被眼前的年轻人叫的一愣,随后来到年轻人面前,打量了半晌,这不正是林浩吗!

  顿时热泪盈眶,向前一把抱住林浩,说道:“孩子,你这是去哪了?让你受苦了!”

  林浩只感觉一阵温暖,忙推拒着老泪纵横的楚天雄的搂抱,说道:“楚叔叔,我身上的衣服脏,快放开!”

  楚天雄此时哪肯放开林浩啊,又紧了紧自己的双臂,说道:“你小子这一走就是小半年,想死叔叔了!”

  林浩听到这话,终于不再推拒,因为那发自内心的关怀,林浩能感觉的出来,此时他也是忍不住有些激动激动。

  两人就这样站在雪地里,如同被冻僵了一样,一个是怕一松手,自己怀中的人再次消失在自己眼前,而另一个,此时正从一个不是父亲的男人的身上感受着父爱。

  几分钟后,楚天雄感觉到不对,马上放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老泪,这才说道:“你看我这人,快进屋去外面冷!”

  林浩这才注意到,楚天雄此时与几个月前比,脸上多了几许沧桑,头上的头发虽然依旧不长,但鬓角染上了几许银丝。林浩心中没来由的一痛,他人或许不知道,但自己怎能不知,这几个月来为了自己,整个津门都快被挖的三尺了,之所以他们一直找不到自己,不是找自己的人废物,而是自己有意的躲避,后来干脆在楚天雄家附近,一个偏僻的小四合院住了下来,不是林浩不想见楚天雄,而是林浩有自己的苦衷,楚天雄怎么也想不到,林浩这么一个孩子会明白灯下黑的道理。

  林浩歉意的看向楚天雄,说道:“楚叔叔,你看我这身衣服,我就不进去了,就是想在回家以前来看看您!”

  楚天雄把眼一瞪,说道:“你这混小子,信不信我削你,跟我进来,快点!”

  林浩知道楚天雄话虽然说得凶狠,但心中是关心自己的,没再推脱,拎着东西跟了进去。

  屋子里面与自己第一次来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林浩的感觉却不一样了,因为这次来,林浩有了一种回到家的感觉。

  林浩换好了拖鞋,同楚天雄来到客厅中,把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搓了搓手,又放在嘴边哈了口气。

  楚天雄疼惜的看着林浩,说道:“来,让叔看看,看你冻得,这手都起冻疮了,怎么就穿这点啊••••••”

  楚天雄说着话,拉过林浩的双手,攥着林浩那冻得肿起来的手,看着那一道道血口子,心疼的说不下去了。

  林浩傻傻一笑,说道:“没事的,在家就这样过冬的,今年比去年暖和多了!”

  楚天雄用那温暖的大手握着林浩的双手,感觉到如同手握着坚冰一样,从伤感转到愤怒,说道:“林浩,告诉我你那畜生叔叔家在哪,我看我很久不动了,有些人快把我忘了!”

  楚天雄此时的心中满是怒火,如果不是那个畜生,林浩能到如今的地步?此时把满腔怒火都放到了林玉仓的身上去了。

  林浩此时又感觉到了那股可怕的气势,但心中没有害怕,却被温暖所代替,知道楚天雄因为自己动了真怒。在津门这么长时间,林浩对楚天雄的事迹也是有耳闻的。

  忙说道:“楚叔,我真的没事,再说•••••••他应该也得到报应了!”

  林浩此时真的叫不出‘二叔’这两个字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