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仓现在心中纳闷,自己明明刚洗的澡啊,怎么会这么痒呢?边想边用手去抓,这一抓之下,身体不由自主的猛一哆嗦,脸上也流下了汗水。

  此时,这一家人谁也不好受,林宇洗了澡,来到自己的卧室,把脚晾干了,这才上床躺下,可就在似睡非睡的时候,感觉后背钻心的痒,而且这种感觉还在扩散,很快就传遍全身,因为此时睡意正浓,用力的翻了个身,想用后背与床单的摩擦缓解一下,可就这一摩擦,就感觉床上犹如一万根针扎进自己的后背似的,而那种痒变得更加剧烈,顿时一声惨叫,翻身滚到床下,手臂上此时也是痒得难受,用手一抓,刚才那种疼痛又袭上大脑,坐在地上正不知如何是好呢,父母开门走了进来,刚刚妈妈一摸自己的手臂,疼得差点没晕过去。

  而刚刚云雨过后的二人,此时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都如同得了癫痫一样,一抽一抽的。但不管怎样,两人还是关心儿子多一些,同时向儿子看去,这一看都是大惊失色。

  此时林宇全身泛红,坐在那里如同一只猴子一样,抓抓上面,又挠挠下面,可脸上一直是痛苦不堪的表情,还时不时地大叫一声,而被抓过的地方马上泛起一层,比用发酵粉发面还快,而且此时林宇有些控制不住了,在身体上一直抓个不停。

  二人见林宇这般动作,如同被传染了一般,实在是两人身上也痒得难受,但大人的自制能力比孩子强。但此时见林宇抓,两人也控制不住了,向自己身上抓去,明知道会疼痛难忍,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

  这下好了,一家三口,都自顾不暇,时不时的传出不似人类的叫声,又是半小时过去了,三人此时都是满身的红肿,抓向自己的动作却慢了好多,不是不痒了,而是半小时的折腾,已经让三人筋疲力尽了。

  赵丽影此时更是倒在地上,一只手在两腿之间不时的动一下,一只手放在胸前机械的抓着,面色更是潮红。不知情的人看到的话,还以为是单身怨妇正在自娱自乐呢。

  林玉仓也好不到哪里去,面上汗如雨下,喘着粗气,手也没闲着,但心中已经怀疑到林浩身上,不为别的,就林浩走时说的,‘没准今晚就会想我呢’这句话,已经可以肯定是林浩做的,心中那个恨,恨不能把林浩一口一口生撕了,如果不是跟林浩同源,可能得把林浩家祖坟都骂翻了。但事已至此,总要想个解决的办法才行啊,如果这样下去,不疼死就得痒死。

  林玉仓突然想起早上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又想到林浩身边那高个的姑娘,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马上忍者浑身的刺痒,找到自己的手机,在通话记录里找了起来,找了一会儿,见到一个139的号码,如获救星一样拨了出去,也顾不上此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今天楚天雄心里格外高兴,不为别的,就因为见到了自己战友的孩子,这孩子不但遗传了父亲的模样,一身功夫,人品也没得说,当今的年轻人,有林浩如此品质的不多了,心中越想越开心,决定今天陪林浩说说话,等林浩二人走后,打电话去公司,把事情向下面的人交代了一下,自己留在家,边等林浩回来,边陪老婆聊天,也算弥补一些自己过去的亏欠吧。

  可等中午小马把人送回来时,就见到楚月一个人,双手拿着不少的东西,而不见林浩的影子,把女儿叫了过来。

  楚天雄问道:“林浩呢?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楚月小嘴一撅,看着楚天雄,说道:“就知道林浩,没见人家手上拿着这么多东西吗?”

  楚天雄看到自己女儿那样子,忙伸手接过楚月手里的东西,放在身边,这才笑着问道:“宝贝儿,还吃醋了?”

  楚月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说道:“谁吃醋了?我是生那家伙的气了,我还什么都没买呢,就脚底下抹油——溜了。”

  楚天雄不解的看着女儿,说道:“林浩走了?”

  楚月点了点头,生气的说道:“可不嘛,我们在那里正转呢,碰到林浩的二叔带着儿子也来买东西,那家伙真不是好人!”

  楚天雄更是茫然,不接的问道:“林浩的二叔?他不是出差了吗?你们怎么会见到他呢?”

  楚月就把林浩见到他二叔,后来跟着他二叔走了的事说了一遍,当然,后来把林浩是今年高考状元的事也说了,等说完了,眼内已经含满了泪水,楚天雄也是摇头不已。

  过了好半天,楚天雄用手重重的在那檀木茶几上一拍,说道:“糊涂!”

  吓得楚月一哆嗦,看向父亲,问道:“怎么了爸爸?”

  楚天雄说道:“你们还小,一些人一些事你们是看不透的,林浩的叔叔哪是没接到电话啊?那是推脱,但是碰到林浩了,不得不那么说。我敢肯定,林浩在他叔叔那找不到工作。”

  楚月说道:“不能吧?林浩走的时候,我不放心,在后面一直跟到停车场,还是他叔叔给他开的车门呢!”

  楚天雄叹了口气,说道:“但愿吧,行了,你把东西收拾收拾,也该开学了,准备一下去吧!”

  楚天雄见女儿走了,拿出烟来点上,慢慢的抽了起来,心中无比疼惜,林浩这孩子怎么不跟自己说这些事啊,不行等他回来,就算自己把老脸豁出去,也要让孩子去上学,而且,说什么也不让他脱出自己的视线了,到他的老家把他兄弟也接过来。等一支烟抽完了,边向裤兜摸去,边说道:“这孩子命苦啊!”

  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到林浩给自己叔叔打电话的号码时,看了看,在自己的手机上拼上“高人”两个字,因为如果让自己碰到同样的问题,自己很可能会有种捉襟见肘的感觉,但林浩的叔叔不但没费什么唇舌就让林浩相信了自己,而且还让林浩同他一起走了,‘高人’二字当之无愧,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这位。

  存完了手机号,李玉芬叫他过去吃饭,因为林浩的关系,这顿饭有些食之无味,直到晚上,楚天雄还在心中想着林浩的种种。

  李玉芬见楚天雄心事重重的,都十一点了,还不睡觉,来到外面,劝了好一会儿,楚天雄才洗了澡,来到卧室,刚要上床,电话铃响了,而且是手机。

  楚天雄神色一动,忙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高人”二字,忙按下接听键,问道:“林浩是你吗?”

  不由得他不紧张啊,林浩从走,到现在都快十二个小时了,一个电话都没打,按林浩的性格,那是不应该的,所以见到电话上的显示,第一时间就以为是林浩打给自己的。

  但听到对面传来的却是一个有气无力的沙哑声音,问道:“你好,请问林浩在吗?”

  楚天雄听到这句话不亚于五雷轰顶,当时就愣在了那里,等对面喂了好几声,楚天雄这才反应过来,如一头雄狮一样吼道:“我不管你是谁,今天不把事说清楚,我劈了你!”

  VW酷F匠S网1x正版!;首gc发

  本来躺在床上的李玉芬,被自己老公的一声大叫,惊得坐了起来,穿上拖鞋,在后面抱住楚天雄的腰,低声的说道:“这是和谁啊,小点声,大半夜的。”

  对面的林玉仓也是被震的差点耳膜穿孔,吓得一哆嗦,手机差点掉地上,但有求于人不得不小心的应付着。

  对着电话小心的说道:“你好,我真的有事请找林浩,有什么事等林浩过来了再说好吗?”

  楚天雄现在真的是心乱如麻,林浩不在自己家,听对面的意思,也不在对方家中,他一个外乡人,到了这里两眼一抹黑,能去哪啊?如果不是自己腰上的双手,楚天雄现在可能就失控了,强压着怒火,对着电话那头说道:“说,找林浩什么事?”

  “是这样的••••••”林玉仓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当然肯定的,是把自己说得无比委屈,林浩盛气凌人。

  楚天雄耐心的听着对面的讲述,中途几次差点气的把电话摔出去,等咬着牙听完对面的讲述,楚天雄一阵冷笑,心中说道:“该,活该,如果我是林浩的话,这都是便宜你了。”

  “你说完了?”

  “说完了,快让林浩告诉我们怎么治吧,我可以向他道歉,给他找工作,什么都行,我们一家都快受不了了!”声音中无比急促。

  “那好,我告诉你,既然你没有错,没必要道歉,工作也不用你费心,但林浩不在我这,听清了,就算在我这里,我也不会让他帮你的,这就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你自找的。”

  “谁的电话啊?大半夜的,我听你们聊林浩了。”李玉芬见楚天雄挂了电话,但是身上那可怕的气息仍在,所以关心的问道。

  “个王八蛋,如果林浩有什么事,我楚天雄不介意再背上几条人命!”楚天雄现在已经血灌瞳仁了,如果李玉芬在他身前的话,就能看到那可怕的样子。

  “林浩怎么了?”李玉芬身体也是一僵,忙问道。说实话,李玉芬也很喜欢林浩的,林浩不但勤奋,而且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让人见到以后,就有一种亲切感。

  楚天雄这才说道:“恐怕是失踪了,刚刚打电话的人,是林浩那畜生二叔!”

  这时,楚天雄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楚天雄一愣,抬起手一看,‘高人’二字映入眼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