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用手指着那个矮胖的中年人,愣在那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当自己反应过来,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睁开眼看过去,问道:“二叔,真的是您?”

  林浩的二叔名叫林玉仓,大叔叫林玉满,林浩的二爷爷在解放前,来到这里,凭着一份手艺,落户在津门,解放后由于闹了那次饥荒,回过两次家,家中有地,不至于饿肚子啊。所以到老家,带着两个儿子混口饭吃。由于林浩的二奶奶没的早,两个孩子当时还小,把林浩的二奶奶就埋在了老家,到了林浩的二爷爷没的时候,当地有并骨的习俗,林浩二爷爷把骨灰也埋在了老伴儿的坟内。

  每到清明,林玉满与林玉仓都会回家给父母上坟,填土。顺便到林浩家看看,吃个饭。林浩的父亲林玉海,是个要脸面的人,两个弟弟来时,都是热情款待,尽管自己一家人的温饱都是问题。

  林玉仓与林玉满,现在假假的也算城里人了,每次来都给林浩兄弟两买些糖块,面包之类的带回来,林浩从小对这两个叔叔印象也相当不错,就算今天林玉仓说出差了,心中还在劝慰自己,二叔忙,回来后,肯定会联系自己的,可连中午都没到,在这碰上了,林浩心里,顿时如被人用刀子捅了两刀似的难受。

  林玉仓见到站起来的人是林浩,那白胖的脸上,顿时蒙上一层红云,如同庙里贡的关老爷似的,他万万没想到,林浩会在这里出现,虽然林浩打了电话给自己,说已经到了津门,可津门那么大,自己今天带着自己的儿子来买些上学用的东西,刚来时间不长,买了东西准备回家,让儿子先到车上等着,自己付完账就走。谁能想到会碰上林浩啊。

  林玉仓不愧是一厂之长,见林浩问自己,马上镇定了下来,问道:“林浩?你怎么在这?她是?”

  说着话指向正怒气冲天的楚月问道,这也是林玉仓的高明之处,想让林浩把注意力转移。

  真别说,林玉仓这招还是管用的,林浩指着楚月,介绍道:“楚月,我刚认识的朋友。楚月这是我二叔.”

  “他真的是你二叔?什么素质啊,你是来找他的?”林浩点了点头,楚月接着说道:“你还是跟我走吧,再让他把你带坏了,我爸爸可饶不了我!”

  楚月什么性格,如果她不满意,才不管是谁呢,楚月的声音不低,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听的到,林玉仓当然也不例外了,听到楚月这样说话,真的很生气,主要当着孩子的面呢,这样说自己,那自己岂不是很没面子?这就要发作。

  林浩忙打圆场,说道:“楚月,我二叔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林玉仓见林浩说话了,自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能对林浩,说道:“你过来是找我的?什么事啊?”

  林浩狐疑的看向二叔,说道:“早上给您打电话,您不是说出差了吗?”

  林玉仓早就想好措辞了,林浩问起后,马上一脸无辜的,说道:“什么时候你给我打电话了?我没接到啊!是不是你打错了?”

  林浩现在也开始怀疑是自己打错电话了,毕竟第一次用手机,把号码按错了,也是情有可原的。点了点头,说道:“有可能吧,二叔,我爸爸去世了,我想在这里找个工作,所以来找您,我弟弟还等着我的钱上学呢。”

  说到这里,林浩不禁又有些伤感,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林玉仓忙说道:“孩子,来和叔叔回家,有什么事到家说!”

  看到这份热情,楚月也有些恍惚了,认为自己看人有些片面,毕竟林浩刚刚还告诉自己,站在事情的另一面去想事情。

  林浩看向楚月歉意的说道:“你自己买东西去吧,我随我叔叔去他家,最晚明天去你家拿我的衣服去。”

  林浩蹲下身去把掉在地上的文具一样样的捡起来,林玉仓父子都没有上前帮忙,等林浩把东西全部捡起来,三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楚月看着林浩的背影,喊道:“林浩,你把我自己放这就走了,你还是男人嘛?”

  林浩回头笑着看向楚月,说道:“你把马叔叔叫来就是了。我真有事,等我挣了钱,请你吃大餐啊!”

  林浩真的是着急了,不为别的,自己弟弟手里就有五百块钱,但是只够交书学费和不到三个月的开支的,虽然自己出来时,与几个朋友打过招呼,但自己弟弟那脸皮薄的,比大姑娘还不爱说话呢。没钱宁可饿着,也不会去向自己的朋友借钱,怎能让林浩不急呢?所以现在,林浩可不去想自己是不是男人的问题,金钱才是第一位的。

  林浩与二叔,和自己的堂弟一起来到一辆红色“夏利”前,二叔打开车门,让林浩坐在里面,这才到驾驶室,坐了进去,到了车内,林浩感觉一股热浪席卷了全身,马上出了一身的汗。

  林浩问道:“二叔,车里咋这热啊?”

  坐在旁边的堂弟“哼”了一声,见父亲投过来的目光,没敢开口,但那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屑的问道。

  林玉仓说道:“夏天车内都是这样,车内空气不流动,太阳又晒,一到车内,就如同蒸桑拿一样,一会把玻璃打开,车子走起来就好了。”

  果然,等车子开出去后,林浩还真感觉没有那么热了,在车里看着急速倒退的景物,林浩心情格外好,终于见到自己的叔叔了。叔叔能给自己安排个什么工作呢?

  ‘k酷`匠L网Mv永0久)免费S(看q0小说

  想着自己的心事,只见汽车开到一个小区内停了下来,把林浩两人放下,林玉仓说道:“你们在这等我,停好车我带你们二人上去,别乱跑啊!”

  等了时间不长,林玉仓走了过来,对林浩说道:“林浩,这是你弟弟林宇,你可以叫他小宇,小宇应该小你两岁,比林涛大几个月吧?”

  林浩听到这位兄弟的大名,好悬没笑出来。心想:这还知识分子取的名字呢?叫淋雨,将来找个老婆,那得找姓打的,叫打伞,要不再淋坏了。

  林浩看向这个弟弟,有些瘦小,比自己还矮一点,人长得挺可爱的,就是没正眼看过自己,也许还在为自己刚才撞他那一下,生气呢?

  “对不起啊兄弟,刚才我真不是故意的!”林浩想缓和一下自己与这位兄弟的关系,大方的伸出手,想和林宇来个握手言和。

  林宇转过身,仰着头看都不看他,边向前走,边说道:“我不跟农民握手,脏!”

  林玉仓忙走了过来,干笑两声,说道:“林浩啊,别跟小宇一般见识,他还小,都是被我们惯的,走我们上楼,看看我家怎么样!”

  林浩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跟着林玉仓向楼上走去,走到四楼的时候,林玉仓向左一转,来到402,按下门铃。

  不多时,门被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妇女,一头大波浪卷的长发,配上一张瓜子脸,显得分外得体。

  打开门后看到林宇,一脸溺爱的说道:“宝贝儿,回来了,快进来,妈妈在冰箱里给你镇了西瓜,妈妈给你拿去啊!”。

  等看到后面的林浩,神色一怔,问道:“这是•••••”

  目光不善的看向林玉仓,可这时林玉仓正低着头换鞋呢,没看到自己老婆的脸,但有人看到了,那就是林浩。

  林浩看到自己的婶子,变脸比翻书还快,心中不满,但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就装作没看见婶子的脸色,还是恭敬的打招呼,说道:“这是婶子吧?我是林浩,叔叔应该向您提起过吧?”

  林玉仓这时也换完了鞋,见自己老婆面色不善,忙向老婆使眼色,说道:“你说他啊,是农村大哥家的大儿子林浩,我平时不总是提咱老家的哥哥吗?”

  可林浩的婶子并不买帐,不满的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农村哥哥家的,进来吧!”

  那农村两字说的有点刺耳。林浩虽然不快,但到了家门了,也不能不进去啊,抬腿就向里面走去,可是没等脚踏实地呢,一个声音让他抬起来的腿,又缩了回去。

  “给你,我家没那么多的拖鞋,先把这个套脚上!”林浩的婶子手里拿着鞋套说道。

  林浩此时的心情可没有刚才那么好了,想想在楚家时,一整套别墅比之这里不知道高档了多少,都没有要自己换了鞋再进去,可如今这是到家了,家里人让自己带上鞋套,林浩心里不好受,但面上没露出丝毫不满,接过鞋套,套在脚上。林浩不是没用过,在上高中时,上微机课,都要带上这东西的。

  来到屋子内,自己的叔叔不知道去了哪里,剩下的母子二人也不待见自己,林浩四处打量着屋子内的东西,虽然没有楚家的豪华,但也算不错了。来到客厅,林浩走到沙发前坐下来,想着家中的弟弟,陷入沉思!

  “林浩,你看看这些衣服,你有能穿的吗?”林玉仓不知从哪找来几件冬天才穿的衣服拿在手中,向林浩问道。林浩看着自己的叔叔,感觉面前的这个人好陌生。

  对着林玉仓,不悦的说道:“二叔,我是来找工作的,不是来收破烂儿的!”

  林浩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现在他算真正明白了,什么打错电话了,根本就是谎言,自己到这个家以后的种种,林宇母子对自己的态度。林浩看在眼中,如果还能忍下去的话,那叔叔一家人还不一定怎么耍自己呢,所以林浩不忍了。

  林玉仓责怪的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这些衣服可都是没穿几回的,现在不能穿,等冷了再穿不一样嘛?”

  见林浩不说话,也不接自己手中的衣服,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又说道:“你找我给你安排工作,现在挺难的,你也知道,在城里找份工作太难了,烧锅炉的都要大学毕业证,我到哪给你找去?”

  听到林玉仓那不满的话语和冷冷的表情,林浩冷冷一笑,道:“好,我记下了,但你也记住了,从此你我两家的林字,就不再是一个了,再见!”

  说完,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走到外面,林浩把门重重的摔上,一下子好像身上的力气都被掏空了,靠在墙上,泪水再次打湿了眼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